韓冬,男,帥哥,西元1979年生。原從事科技業,六年前開始致力於網路創作,以無厘頭文學為主,從小立志以娛樂文字拯救世界,創作文字數百萬,製造笑料數千萬。想像力能上九天攬月,下五湖捉鱉,剎那間雲遊四海,被網友推舉為神州搞笑第一人。2003年應邀到火星講學,順便勸退了準備進攻地球的火星部隊,並贈與火星最高領導人一套自己創作的搞笑叢書。2005年應邀到閻羅店講學,治癒了工作人員集體抑鬱症。現旅居廣寒宮創作新書。
風雲時代特設韓冬專欄,
讓想更了解韓冬的朋友,與韓冬零距離。


穿新衣,過大年

每到年關的時候,就會回憶起小時候過年的開心勁,也算是為現在平淡的春節七天增添了些靚麗的色彩。那時的過年真可謂步步驚心,每隔幾天就有一個高潮。

之前叫公社後來改稱鄉鎮的地方每個月都有三次集會,我們叫做趕集。賣鍋的賣花布的照相的放錄影的賣老鼠藥的都會蜂擁而至,加上前來趕集的人,會把小小的鄉鎮圍得水泄不通。而這其中,又數每年過年前的那次集最為熱鬧,鄉親們腰裏揣著一年勞作賺來的錢,到集市上置辦年貨。

豬肉不用買,幾乎每家過年前都會請屠夫來宰一頭自家養的豬,給屠夫幾斤肉再請喝一頓酒算是報酬。牛羊肉要買一些。大棚產的青菜要買一些,一到冬天家裏都是白菜土豆蘿蔔三樣,過年會買一些綠菜招待客人。花生和糖要稱幾斤,親戚到家裏來拜年時,喝酒前總要聊天,聊天時都會坐一起吃瓜子花生,瓜子自己家裏炒或者煮。對聯、門神、福字,鞭炮等都必不可少。老媽還會帶著我去調布料,一般都是藍色,然後領我到裁縫店,量尺寸,做衣服,一般都是中山裝,幾天後便有新衣服穿了。

年貨置辦好後,心也就安了,回到家裏還有很多事情要做。油餅、麻花還有一種奇形怪狀的東西要提前7天就炸好,一炸一大筐,一直要吃到正月十五。我們這裏盛產大板瓜子,每家每戶都會煮好幾桶大板瓜子用來招待客人。這些事幹完之後,就是掃房,從內到外要把房間整個打掃一遍,老爸個子大,負責房間裏面上半部分,把笤帚綁在一根杆子上,伸到房頂上掃,一笤帚一臉灰,我和老媽負責清掃沙發、床、櫃子等下面的陳年垃圾,還要把紗窗和玻璃擦一遍,每家每戶都是一院子房子,這可是個大工程,通常要持續兩天時間。完後就是徹底清洗,從內到外的衣服,床單被罩等全都要洗一遍,沒有洗衣機的時候全靠老媽手洗,家裏第一台洗衣機是「威力」牌單缸的,87年買的,給老媽減輕了不少壓力。

這幾樣大活幹完後,一般來說離過年還有三天,可以去上墳了。調好燒紙湯,炒幾個菜,帶一瓶酒,把炸好的食物各樣拿一點,裁好黃紙,所有親戚一起來到先人的墳前給他們送過年的錢,彙報一年來的情況,祈求他們保佑家人來年平安如意。親戚們還會在墳上聊聊天,吃點東西喝幾口酒,據說只有我們吃了,先人們才能吃到。

接下來就是孩子們的天下了。玩的主要內容是放炮,那時候的鞭炮賊響,我一般都是買一種叫啄木鳥的炮,買5掛100響的,年三十下午帖對聯前放一掛,十二點時放一掛,大年初一早晨放一掛,正月十五晚上放一掛,剩下一掛拆散,裝在口袋裏一個一個點著放。用炮炸過各種各樣的東西,蓋子、塑膠瓶子、散養的雞,甚至是大便。後來出現了一種叫小調皮的炮,點著後先是在地上轉圈,最後「?」一聲炸開,這種炮有點貴,一年頂多買5個。

我個子夠高的時候,每年貼對聯和放炮便都是我的事啦。大年三十下午,從內到外都換上乾淨衣服,新衣服也在這時獲準上身。老媽把漿糊熬好,然後開始做壯倉麵,我就去處帖對聯和門神,貼完後放一掛炮,這時麵也做好了,這頓麵必須要撐著吃,吃得越多,來年收成越好,我很聽話,為了家裏有個好收成,幾乎每年都撐得直不起腰來。吃完飯,洗完鍋,就可以拜年了,彼時拜年很正規,必須要跪在地上說祝福的話,然後磕三個頭,先是爺爺、然後是老爸,再是老媽。他們都提前準備了嶄新的零錢,爺爺一般給5毛,老爸老媽一般都是1塊。這可是筆大錢,那時1毛錢能買7個水果糖呢,1掛100響的鞭炮也只幾毛錢。

83年第一屆春節聯歡晚會的時候我們家還沒電視,整個村裏都沒電視,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吃好吃的,包大年初一的餃子。後來有了電視後,就是坐在一起看春晚,我硬撐著不讓自己睡去,完全是為了完成12點時放炮的任務。大年初二開始,帶著禮物在親戚間走動,這也是我比較開心的事兒,每去一家,都能拿到壓歲錢,有5毛的,1塊的,大方點的經濟條件好點的還能拿到5塊、10塊的大面額紙幣,5塊以上的老媽都會替我收起來,說「我替你收著,回頭給你」回頭我就忘了,她似乎也會忘掉,直到念初中時,我才有自己保管壓歲錢的權力。

據說大年初一早晨的炮,誰家放的早誰家就更吉祥,於是每次除夕夜晚,我都睡得很不踏實,在睡著與醒著之間徘徊,生怕被別人搶了先,那時還沒有鬧鐘啊,連圓臉上頂兩個鈴鐺的那種鬧鐘都沒有,老爸和老媽倒是各有一塊夜光錶,可我也看不懂,只能聽雞叫,雞一叫我就從炕上爬起來,拿出準備好的炮,用一根杆子挑著,到大門外面放,幾乎年年都是我們家第一個放炮,緊接著家家戶戶門口的炮聲便炸響開來,嗯,每家都有一個等著放炮的孩子啊。

電視比較普及後,地方電視臺從大年三十晚上到正月十五,會連著放電視劇,這是又一件讓人開心的事,《少年張君寶》《我愛我家》《加里森敢死隊》《蜀山奇俠傳》等電視劇都是在那個時候一氣兒看完的,彼時,幾乎沒有電視廣告,非常過癮,頂多是一集和一集中間,用紅色背景,黃色字體展示黨政機關向全市(縣)人民拜年之類的話,正好利用這個時間去上廁所。

比較悲催的是,大年初十左右的時候,土地開始融化,農活也便來了,整地,往地裏拉糞……這些事都提上了議事日程,記得有一年因為老爸叫我和他去地裏拉糞而沒能看完《我愛我家》,我好幾天都沒跟他說話。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