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301 xa302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醫道)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
書系編號:Xa301-302
 書籍名稱:首席御醫之1【當代奇人】之2【鋒芒畢露】
作  者:銀河九天
定  價:280元  特惠價$199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出版日期:2013.06.1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首部由草根中醫到首席御醫的長篇仕途小說
◎起點中文網金牌暢銷書作家銀河九天扛鼎之作,風靡網路,點閱率近千萬
◎一句話,就能斷人生死;一帖藥,即能救人一命!
◎超越大長今的夢幻極品御醫! ◎挽救你的生命,只需開一帖對症的藥!
他以望聞問切搞定首長夫人的怪病
他憑針灸功力震懾軍界強人
陳年痼疾對他是雕蟲小技
多處骨折是他的拼圖遊戲
從醫人,到醫國,曾毅憑藉一身技藝,平步青雲
政商名流、軍警要人強力推薦

作者簡介:銀河九天
本名謝榮鵬。大學時開始寫網路小說,至今已創作近八百萬字,其中《天生不凡》在二○○五年網路點閱率破千萬;小說《原始動力》《黑客江湖》獲「網絡文學十年盤點」最終大獎;小說《瘋狂的硬盤》入選起點中文網「八周年經典作品」。
 

內文簡介:

起點中文網金牌暢銷書作家銀河九天強力出擊
網路點擊率近千萬
醫行天下,藝伏今世
透視官場,揭盡機密
挽救你的生命,即挽救你的政治生命

曾毅平時也喜歡寫字,他站在字卷前看了片刻,眉頭皺了起來,他問旁邊的董洪峰:「董老闆,這字真是董其昌早期的作品?」
董洪峰一豎眼:「你這是什麼意思!別人的字,我或許能看錯,董其昌跟我是本家,他的字,我是絕不會看錯的。」
曾毅就搖了搖頭:「你要是這麼說的話,那這副字就是假的了!」曾毅指著那幅字,「我不懂什麼書法,我是從醫術的角度來觀察的。根據我的觀察,寫這幅字的人,當時中氣已絕,寫完這幅字,七天之內必亡,藥石無救。而董其昌是出了名的高壽書法名家,如果這是他的早期作品,就有些違背醫家常理了。」


他的望聞問切出神入化,一望而能斷人生死
他的針灸和正骨無招勝有招,令人嘖嘖稱奇
有本事不在年紀高,手到病除最重要!

年紀輕輕的曾毅,憑著祖傳絕技和中西醫兼修學養,在高手如林的醫學界脫穎而出,僅用三副中藥便解決眾醫束手無策的病根,備受青睞。他連續治癒多例著名中西醫專家頭疼的疑難雜症,並以高尚醫德贏得中外患者敬佩,與政界、商界、軍界、警界等諸多名人結下不解之緣,成為莫逆之交。此後,他亦醫亦官,醫人醫國,左右逢源,救死扶傷,淡泊名利,眾望所歸,逐漸成長為國內中醫界翹楚,真正的首席御醫。
   

內文精摘:


第一卷 引子
    「廢物,全都是廢物!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你們竟然一個都指望不上!
    秘書記錄時不小心把筆掉在了地上,張仁傑就像被踩到了尾巴的老貓一樣拍案躥起,在院長辦公會上大發雷霆,絲毫不顧惜往日的形象。與其說他是壓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不如說他是在恐懼,那根掉在地上的圓珠筆,就像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將張仁傑心裏最後的一丁點承受力給擊垮了。
    張仁傑是南江省人民醫院的院長,眼下,他的醫院捅出一個天大的簍子。
    一星期前,省衛生廳的副廳長馮玉琴因為便秘住進了人民醫院,別看馮玉琴只是衛生廳排名最末的一位副廳長,可要提起她的丈夫——省委書記方南國,整個南江省哪個不知,誰人不曉?
   現在南江省的第一夫人病了,醫院方面又豈敢懈怠?雖然只是個小小的便秘,醫院還是緊急抽調出七八名專家,組成了以張仁傑為首的醫療小組。
    經過仔細的檢查和化驗,醫療小組並沒有找到引起便秘的原因,只是在用手指觸壓的時候,能明顯感覺到馮玉琴的腹部存在著不明硬物。
    穩妥起見,醫療小組決定剖腹探查,這個方案也得到了馮玉琴的首肯。
    誰知一刀割下去,馮玉琴的腸管裏除了幾粒燥屎外,並沒有任何的異物,醫院方面頓時陷入被動。張仁傑更是差點暈倒在手術臺上,讓省委書記的夫人白挨了一刀,這事怕是沒有那麼容易善後吧。
    但更壞的事情還在後面,開刀之後,馮玉琴的便秘狀況離奇消失,而變成了連綿腹瀉,低燒不止。醫院方面採取了多套方案,但到目前為止,既止不住馮玉琴的腹瀉,也降不下馮玉琴的體溫。

    張仁傑瞬間蒼老了十歲,頭髮大把大把地掉,馮玉琴剛住進醫院那會,他還覺得這是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可沒想到事情會演變到這個地步。事已至此,拍馬屁、搭天線之類的事,是想也別想了,必須趕緊想個辦法將馮玉琴的病治好,再拖下去,萬一又出現個新狀況,那自己的前途,甚至是身家性命都要賠進去。
    醫療小組再次會診之後,得出新的結論,馮玉琴的病,叫做「腸道菌群失調症」。
    按照西醫的觀點:健康人的腸道內寄居著種類繁多的微生物,這些微生物被稱為腸道菌群。腸道菌群按一定的比例組合,各菌種之間互相制約,互相依存,在質和量上形成一種生態平衡,當這種平衡被打破時,正常的腸道功能就會發生紊亂。
    醫療小組認為正是由於馮玉琴腸道內的菌群失調,才導致了她先是嚴重便秘,再是嚴重腹瀉這兩種極端情況的同時出現。
    想要治療腸道菌群失調症,倒是有一個速效的辦法:就是將健康人的糞便水,通過肛門灌注到患者體內,借此重新平衡患者腸道內的菌群比例。
    但是這「捅省委書記夫人屁眼」的事,張仁傑哪里敢做,他連彙報給馮玉琴聽的勇氣都沒有,治療方案直接否決。
    緊急商議之後,省人民醫院通過省衛生廳向衛生部的醫療專家小組求援。
    「小妹妹,今年幾歲了?叫什麼名字啊?」
    曾毅此時坐在開往榮城的火車上,笑眯眯地逗著對面的小女孩。
    小女孩有五六歲的樣子,眉清目秀,粉雕玉琢,只是有些無精打采,聽到曾毅的搭訕,她往後縮了縮,小手抓向旁邊的小男孩。
    小男孩立刻把嘴裏的冰棒拿出來,作出一副兇狠的樣子,「告訴你,不准欺負我妹妹,不然我會揍你的!」
    曾毅哈哈笑了起來,「你挺男子漢的嘛,這麼小就知道保護自己的妹妹了。」
    小男孩得意地「哼哼」兩聲,扭頭對自己的妹妹道:「心兒別怕,他要是再欺負你,我就用打狗棒法!」,這話說得倒是挺硬氣,不過說完之後,卻是很丟人地又去添自己手中的「打狗冰棒」了。
    「小孩子亂說話,這位小哥別生氣。」開口的是位六十歲出頭的老者,一副長者風度,臉上帶著歉意。
    曾毅一擺手,爽利笑道:「沒事,童言無忌,童言無忌。看得出這兩個小傢伙的感情倒是挺深的。」剛才這一老兩小上車,曾毅就看出來了,這兩個小孩是一對龍鳳雙胞胎,而老者應該是他們的爺爺。
    老者心裏不由對曾毅多了一分好感,雖說是童言無忌,但無端被罵作是狗,一般火氣盛的年輕人怕是也受不了,免不了要多幾句嘴,教訓小孩子「沒家教」、「不學人說好話」之類的,而眼前的年輕人卻很大度,看得出他是絲毫都沒有放在心上。
    「小哥你這是要去哪里?」老者就跟曾毅攀談了起來,漫漫長路,能有個聊天說話的人也不錯。
    「我去榮城。」曾毅答到。
    「那我們同路啊,我也去榮城!」老者呵呵笑了起來,他看曾毅的也就二十歲出頭的樣子,長得文質彬彬,應該是個大學生,就問道:「你是去念書的吧?」
    曾毅搖頭,道:「算是去旅遊吧……」曾毅沒說實話,他這次去榮城,其實是受了師哥的邀請,要到省人民醫院去實習的,但他本人對於進入大醫院工作沒有什麼興趣,所以對此行的期望也不大,只是礙于師兄的面子,不得不去一趟罷了。
    「那你可是挑對了地方,榮城是南江省的省會,有山有水,氣候宜人,能玩的地方特別多,人文景觀也多,比如青陽宮、文殊院、玉龍山、天府街……」老者似乎對榮城非常熟悉,各處地名如數家珍,等把榮城的好地方介紹了一遍,他道:「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趁著年輕到各地走走,還是大有好處的。」
    「是,您老說得對。」曾毅笑著點頭,然後順著老者的話道:「那您老這次去榮城,是要給孫女看病的吧?」
    此話一出,老者的心裏頓時警惕起來,他這輩子走南闖北,深知這火車上最是魚龍混雜。有些人專門幹一種勾當,先是找機會親近你,拿話套取資訊,再和同夥設局進行坑蒙拐騙,這種勾當老者見多了,只是沒想到今天讓自己給遇上了,眼前這個光鮮體面的小夥子,肯定就是此道高手,不動聲色之間,竟把自己孫女得病的事給看了出來。
    「小哥你還會看病?」老者臉上依舊是笑意盎然,嘴裏卻是不漏絲毫的口風。
    「稍微懂一點。」曾毅並不知道對方已經起了戒心,他還接著說道:「我看小妹妹的病沒什麼大礙,不用看醫生,只要每天早晚各喝上一杯熱糖水,注意不要吃生冷的食物,過上一個月自然就會好了。」
    曾毅之前並不是要無端地跟小女孩搭訕,他一眼就看出那小女孩生病了。小女孩的身體明顯偏瘦,而且面色隱隱發青,就算是不懂醫的普通人,只要觀察得稍微仔細一些,也能看出小女孩的身體不好。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曾毅說話之後,反而是看著那個正在吃冰棒的小男孩,臉上換上一副嚴肅的表情,「倒是您這個孫子的病有點嚴重,這幾天暑氣正盛,他身邊隨時要有人照看,否則有點危險……」
    曾毅說這話的時候,刻意壓低了自己的聲音,他怕小孩子聽見了會有什麼負擔。
    不過這動作落在老者的眼中,反而成了一種鬼祟的行徑,這讓他更加肯定了自己的判斷,眼前這小子就是個騙子,為了騙錢,他故意拿這種嚇人的話來唬自己的!
    為人父母者,哪有不緊張自己小孩的,一般人乍聽到這種話,不管真假,多半都會上當的。這老者倒不是心狠,只是他對自己孫子孫女的健康狀態太瞭解了,前兩天剛做過一次全身檢查,要說自己的孫女有病,那是事實,可自己的孫子白白胖胖,活蹦亂跳,平時又吃得香睡得好,怎麼可能會有病?
    這可惡的騙子,竟然敢咒我的乖孫兒得病!
    老者心中厭惡至極,嘴上卻道:「小哥你說得對,這天是有些熱了,回頭我給他喝些藿香正氣水。唉……人老了,多說幾句就有點乏,我休息一會。」說完,竟是半眯起眼睛,不再搭理曾毅。

    曾毅愕然,心說老人家你滿面紅光,中氣十足,似乎還沒老到說幾句話就會困的地步吧,他本來還想再說說那個小男孩的病情,但一看老者這個樣子,心裏稍一琢磨,也就明白了,是自己太熱心了,反而讓人家覺得自己有所企圖。
    「咳……,今天算是妄作一回好人!」
    曾毅無奈地搖頭,老話說得一點都沒錯,「醫不叩門,道不輕傳」,自己這主動送上門的醫生,在別人眼中,非但是一文不值,還以為你有歹意呢。算了,不說了,再說下去人家也肯定不會相信,弄不好還要招來乘警,好在是現在的醫療水準提高了,那小男孩就算發病,也不至於會有什麼生命危險,頂多就是要多遭一些罪罷了。
    感受到老者那邊飄來的若有若無防賊似的目光,曾毅乾脆躺倒了蒙頭大睡,眼不見心不煩。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車廂的廣播裏傳來悅耳動聽的聲音,「親愛的旅客朋友們,本次列車的終點站——榮城站已經到了,感謝您的乘坐……」
    曾毅從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木頭箱子,順著人流就下了火車。
    那老者一路上都在提防曾毅,卻始終太平無事,剛才曾毅取箱子的時候他注意了,那個木頭箱子的造型比較奇怪,有點像是古代醫生出診時隨身攜帶的那種箱子,這讓他心裏有點疑惑,難道是自己誤會人家了?
    再想起那年輕人的話,老者不由心中一緊,低頭看了看正在鋪位上熟睡的孫子,他想叫住那年輕人再問一問,誰知一眨眼的工夫,對方就沒影了。
    一輛掛著軍牌的豪華越野車緩緩分開人群,駛上了月臺,從車裏下來一位三十歲左右的美婦人,雍容華貴、精緻不俗,臉上超大的太陽鏡,讓人看不清她的容顏。看到老者,她喊了一聲「爸」,然後快步上前,「都說讓您別坐火車來,偏不聽!熬這麼大半天,就是我們年輕人也會有些扛不住的。」

    老者笑著,「我暈車的老毛病你又不是不知道,吃什麼藥都不管用,還是坐火車好,又穩當又安全!行了,先把孩子抱上車吧!」
    美婦人看到自己的孩子,臉上洋溢出幸福和滿足,可惜兩個小孩此刻睡得很熟,她不忍心叫醒自己的寶貝,就在兩人臉上各親了一口,然後小心抱著放在了車後座上。
    等老者坐上車,美婦人道:「車窗就開著吧!」
    「關上!孩子們正在睡覺呢,別再給吹著涼了,就這麼一截路,很快就到了。」老者是暈車,但還不至於那麼脆弱。
    車子開起來後,美婦人關切問道:「心兒現在是什麼情況?」
    「吃飯總是吐,晚上睡著了不停地打冷顫,療養院那邊的醫生治老年病還行,但對小兒病沒什麼好辦法,到現在也沒查出病因來。」
    美婦人從後視鏡裏觀察了一下女兒,臉上露出擔憂之色,道:「我已經聯繫了京城901醫院最好的兒科教授,明天一早就去看。」
    老者點點頭,然後不再說話,大概怕攪醒了孩子。當車子從站前廣場穿過的時候,老者還是忍不住向熙熙攘攘的人流望去,心裏希望能看到那個年輕人的身影。
    「爸,你要找人嗎?」美婦人問到。
    老者搖了搖頭,收回目光。
    車子隨後疾馳而去,很快消失在了視野中。
    曾毅從出站通道裏鑽出來,拿出手機發了一條短信:「已到榮城,曾毅。」,然後伸手攔了一輛計程車,直奔南江省人民醫院。
    邵海波站在門診大樓的下面,望穿秋水地盯著遠處,三年多沒見了,也不知道曾毅這小子長什麼樣了。
    邵海波小時候家裏很窮,初中畢業後,他就被父母送到鎮上曾老爺子那裏學習中醫,以圖日後有個安身立命的手藝。後來曾老爺子看他勤奮上進,是個有大志氣的人,就資助他繼續求學,直到大學畢業。
    大學期間,邵海波學的是中醫,但考慮到眼下中醫前途暗淡,他就通過自學,拿到了中醫和西醫雙學位,後來順利考上西醫臨床的研究生。畢業之後,他被分配到南江省人民醫院,經過幾年的打拼,如今已經是消化科的主任醫師,在南江省的衛生界,也算是小有名氣。
    這些年來,邵海波心裏一直都記著曾老爺子的恩情,他想報答,可沒等到他出人頭地,曾老爺子先駕鶴西去了,這便成了邵海波的一塊心病,時時作痛。
    曾老爺子只有一個獨孫,就是曾毅。在世人的眼中,醫生是要越老才越靠譜的,曾老爺子去世的時候,曾毅才十多歲,根本無法支撐起自家的診所,他索性就關掉診所,到外地求學去了,趁著假期,又四處遊歷,整個一神龍見首不見尾。
    上個月曾毅大學畢業,邵海波接到消息之後,立刻做出決定,這次無論如何,自己也要把曾毅弄進省人民醫院,給他安排一份好工作,也算是對死去的曾老爺子有了一個交代。
    一輛計程車駛進人民醫院,停穩之後,邵海波就看到了曾毅的身影。
    曾毅比過去長高了很多,有將近一米八的樣子,或許是長期受曾老爺子薰陶的緣故,這小子身上也有那麼一股仙風道骨的味道,明明就站在你的眼前,卻讓你感覺到飄渺悠遠。
    「小毅,哈哈哈……」邵海波很激動,一路大叫著小跑過去,上前就是一個熊抱,「我都快認不出你了!」
    曾毅也是非常高興,他還給邵海波一個更有力的擁抱,道:「師哥你發福了,要不是你喊我,我還真不敢認了呢!」
    「過了幾天好日子,能不發福嗎!」邵海波上上下下打量著曾毅,心裏有些酸楚,「師哥慚愧啊,這些年讓你一個人在外漂泊,肯定吃了不少的苦!」
    曾毅直擺手,憨笑道:「看師哥你說的,我哪有吃什麼苦?閑雲野鶴,不知道有多逍遙自在呢!」
    邵海波知道曾毅是在寬慰自己,道:「現在可算是好了!以後你就呆在我的身邊,哪兒也別去,咱師兄弟兩個好好幹,不能丟了師傅他老人家的臉!」說著,他就要幫曾毅提東西,「外面天熱,先到裏面涼快涼快吧!」
    曾毅手上並沒有別的東西,就那個木頭箱子,這箱子看起來有些年頭了,古樸滄桑,暗紅色的箱面上雕刻著一束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惟妙惟肖,箱子兩頭各有一隻銅環小耳,用繩子一穿,就可以背在身上。
    邵海波的眼淚又差點掉了下來,記得當年曾老爺子每次出診,都會背著這個行醫箱,如今東西還在,人卻已經是陰陽兩隔,怎能不叫人感傷呢。他趕緊吸了一口氣,才抑制住這股情緒,「以後這箱子就放在家裏吧,現在醫院都是坐診,基本上沒有什麼出診的機會了。」
    「背習慣了,到哪都會帶著。」曾毅笑了笑,自己提著箱子跟在了邵海波後面。
    「你嫂子知道你來,一大早就開始準備接風宴了,我還給你留了一瓶珍藏多年的茅臺,晚上咱們不醉不休。」邵海波多年心願得償,高興得不行,「醫院這邊我也都說好了,一會就帶你去報到,等實習上一段時間,有了這個資歷,我再幫你爭取個好的職位!」

    曾毅笑著點頭,「謝謝師哥,有什麼好事,你總是第一個想著我!」

    邵海波頓時板起了臉,「以後象這樣的客氣話,全都給我收起來,我不愛聽!」
    省人民醫院的大樓,九層以下是各科的門診、以及化驗科、影像科、血液科這些對外科室,九層以上,則是行政管理部門所在,人事科就設在第十層。
    有邵海波領著,報到手續辦得很順利,只是在最後一道關卡時出了點問題,曾毅學的是中醫,而省人院的中醫科規模很小,只有四位大夫,按照醫院的規定,每位大夫可以帶兩名實習生,可現在這四個大夫手裏的實習生名額都滿了。
    「邵主任要不去找院長說說,再批一個名額?」人事科的人建議到。
    換作一星期前,邵江波肯定毫不猶豫就找張仁傑申請去了,可是現在出了省委書記夫人這檔子事,張仁傑看誰都不順眼,尤其是治療小組裏的這幾個大夫。
    邵江波現在去說,純屬自找黴頭,搞不好張仁傑一拍桌子,連曾毅的實習資格都得給取消了。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