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3  
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23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尋夢【精品集】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出版日期:2015.6.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每一個人都會做夢,他也不例外,要命的是那個夢!
同樣的夢境,每日不斷重覆,以致他有分裂成兩個人的感覺:
白天,他是他,而晚上,他卻變成另一個人……

在倪匡科幻精品集系列23《尋夢》中,包含了〈尋夢〉、〈訪客〉兩個故事,喜愛倪匡科幻小說者,享受閱讀倪匡作品的冒險幻想境界,當會大呼過癮!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
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尋夢:
一個男人,自童年起就總是做著相同內容的夢境,被心愛的女人一刀斃命。一個女人,卻做著總是殺害一個小夥子的夢。這是他們的前世記憶?那麼今生,當他們相遇,又會發生什麼樣的事?似乎前生有糾纏,今生總有機會相識。這樣的因果,如果反過來說,是不是一個人的一生,和他發生各種各樣不同關係的其他人,全在前生和他有過各種各樣的糾纏?楊立群每個星期一次,重複著同樣的夢境,這已足以令人精神崩潰,尤其是這個夢的夢境,極不愉快,幾乎在童年時,第一次做了這個夢之後,楊立群就不願意再做同樣的夢。
但是,近一個月來,情況更壞了,到最近一個星期,簡直已是一個人所能忍受的極限。由於完全相同的夢境,幾乎每隔一晚就出現,以致楊立群有分裂成兩個人的感覺:白天,他是楊立群,而晚上,他卻變成另一個人,有著另外的遭遇。
  
※訪客:
你相信一個「死人」會去拜訪「活人」嗎?一位神祕的訪客導致了著名政治家鮑伯爾的死亡,令人震驚的是,這位神祕訪客在拜訪鮑伯爾時已經是個「死人」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此次,衛斯理將發揮驚人的推理能力,揭發了一個隱藏在巫都教之後的陰謀……

※目錄:
◎尋夢:序言             
第一部 一個不斷重複的怪夢  
第二部 另一個角度看怪夢   
第三部 前生的孽債      
第四部 鍥而不捨尋找夢境   
第五部 不是冤家不聚頭    
第六部 熱戀         
第七部 幾十年前的嚴重謀殺案 
第八部 前生有因今生有果   
第九部 人人都有前生糾纏   
第十部 行為瘋狂再度殺人   
第十一部 事情終於發生了   
尾聲             
◎訪客:序言             
第一部 死人來訪       
第二部 會講話的死人     
第三部 追查送死人上車的人  
第四部 巨大的藏屍庫     
第五部 生死恩怨       
第六部 我是不是一個死人   

內文精摘:楊立群感到極度不安和急躁。令得他急躁不安,不是他昨天決定的一項投資,在二十四小時後,看來十分愚蠢,一定要虧損;也不是因為今天一早,就和妻子吵了嘴,更不是因為辦公室的冷氣不夠冷。
令楊立群坐立不安的,是一個夢。
每一個人都會做夢,楊立群也不例外,那本來不值得急躁。而且,楊立群不是容易坐立不安的人,他有冷靜的頭腦、鎮定的氣質、敏銳的判斷力、豐富的學識。這一切,使得他的事業,在短短幾年之間就進入巔峰,而這時,他才不過三十六歲,高度商業化社會中的天之驕子,叱吒風雲,名利兼具,是成功的典型,社會公眾欣羨的對象。
要命的是那個夢!
楊立群一直在受這個夢的困擾,這件事只有他一個人知道,從來也沒有對任何人說過。所以,他的女秘書拿著一疊要他簽字的文件走進來,忽然聽到他大喝一聲:「快出去!別來煩我!」時,嚇得不知所措,手中的文件全都跌到了地上。
楊立群甚至煩躁得不等女秘書拾起文件,就一疊聲喝道:「出去!出去!出去!」
當女秘書慌忙退出去之際,楊立群又吼叫道:「取消一切約會,不聽任何電話,一直到再通知!」
女秘書睜大了眼,鼓起了勇氣:「董事長,上午你和……廖局長約會……」
楊立群整個人傾向前,像是要將女秘書吞下去一般,喝道:「取消!」
女秘書奪門而逃,到了董事長室之外,仍然在喘氣,因為剛才楊立群的神態,實在太可怕了。不但神態可怕,而且女秘書還可以肯定,一定發生了極不尋常的意外。和廖局長的約會,是二十多天之前訂下的,為了能和廖局長這樣對楊立群企業有直接影響力的官員會面,女秘書知道,楊立群不知託了多少人,費了多少精神,這是近半年來,楊氏企業公司董事長一直在盼望的一件大事。可是如今,董事長楊立群卻吼叫著:「取消!」女秘書抹了抹汗,去奉行董事長的命令。
她決計想不到,楊立群如此失常,全是為了那個夢!
楊立群是甚麼時候開始做這個夢的,連他自己也記不清楚了。
他第一次做這個夢,並不覺得有甚麼特別,醒來之後,夢境中的一切雖然記得極清楚,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子做了夢之後,不應該保持這樣清醒的記憶,可是這個夢卻不同。
楊立群在那個年紀的時候,除了那個夢之外,自然也有其他各種各樣的夢,別的夢,一醒來就忘記了,而這個夢,他卻記得十分清楚。
正因為他將這個夢記得十分清楚,所以,當這個夢第二次又在他熟睡中出現,他立即可以肯定:我以前曾做過這個夢。
第一次和第二次相隔多久,楊立群也不記得了,可能是一年,也可能是大半年,也可能超過一年。以後,又有第三次、第四次,一模一樣的夢境,在夢境中,他的遭遇一次又一次的重複著。
漸漸長大,同樣的夢,重複的次數,變得頻密。楊立群可以清楚的肯定,當他十五歲那年生日,接收了一件精緻的禮物:一本十分精美的日記簿,他就有了記日記的習慣。於是,每重複一次那個夢,就記下來了,他發現,第一年,做了四次,第二年,進展為六次,接下來的十年,每個月一次,然後,情況變得更惡劣,同樣的夢,出現的次數更多,三十歲以後,幾乎每半個月一次,而近來,發展到每星期一次。
每個星期一次,重複著同樣的夢境,這已足以令人精神崩潰,尤其是這個夢的夢境,極不愉快,幾乎在童年時,第一次做了這個夢之後,楊立群就不願意再做同樣的夢。
但是,近一個月來,情況更壞了,到最近一個星期,簡直已是一個人所能忍受的極限。由於完全相同的夢境,幾乎每隔一晚就出現,以致楊立群有分裂成兩個人的感覺:白天,他是楊立群,而晚上,他卻變成另一個人,有著另外的遭遇。
前晚,楊立群又做了同樣的夢。
前晚,楊立群在睡下去的時候,吞服了一顆安眠藥,同時他在想:今晚,應該可以好好的睡一覺了,昨天才做過同樣的夢,今晚不應該再有同樣的情形,情形到了隔一天做一次同樣的夢,已經夠壞了,不應該每天晚上都做同樣的夢。當楊立群想到了這一點時,他甚至雙手合十,祈求讓他有一晚的喘息。
可是他最害怕出現的事,終於出現了。那個夢,竟然又打破了隔一天出現的規律,變成每天晚上都出現。
昨晚,當楊立群在那個夢中驚醒之際,他看了看床頭的鐘:凌晨四時十五分……多少年來,幾乎每一次夢醒的時間全一樣。
楊立群滿身是汗,大口喘著氣,坐了起來。
他的妻子在他的身邊翻了一個身,咕噥了一句:「又發甚麼神經病?」
楊立群那時緊張到極點,一聽到他妻子那麼說,幾乎忍不住衝動,想一轉身,將雙手的十根手指,陷進他妻子的頸中,將他的妻子活活捏死。
儘管他的身子發抖,雙手手指因為緊握而格格作響,他總算強忍了下來。從那時候起,他沒有再睡,只是半躺著,一枝接一枝地吸著煙。
然後,天亮了,他起身。他和妻子的感情,去年開始變化,他盡量避免接觸他妻子的眼光,同時還必須忍受著他妻子的冷言冷語,包括「甚麼人叫你想了一夜」之類。
那令得楊立群的心情更加煩躁,所以當他來到辦公室之後,已到了可以忍受的極限。當女秘書倉皇退出去之後,楊立群又喘了好一會兒氣,才漸漸鎮定下來。
他的思緒集中在那個夢上。
一般人做夢,絕少有同樣的夢境。而同樣的一個夢,一絲不變地每一次都出現,這更是絕少有的怪現象。他想到,在這樣的情形下,他需要一個好的心理醫生。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埋怨自己,隔天出現這樣一個夢,就應該去找心理醫生了,何必等到今天。
一有了決定,楊立群便鎮定了下來,他按下了對講機,聽到了女秘書猶有餘悸的聲音,吩咐道:「拿一本電話簿進來。」
女秘書立刻戰戰兢兢拿了電話簿進來,一放下,立刻又退了出去。楊立群翻看電話簿中的醫生一欄,隨便找到一個心理分析醫生。
楊立群真是隨便找的,在心理分析醫生的一欄中,至少有超過六十個人名,楊立群只是隨便找了一個。他找到的那位心理分析醫生叫簡雲。然後,他就打了個電話,要求立刻見簡醫生。
這是一種巧合。如果楊立群找的心理醫生不是簡雲,我根本不會認識楊立群,也不會知道楊立群的怪夢,當然也不會有以後一連串意料不到的事情。
可是楊立群偏偏找了簡雲。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