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025-026
書籍名稱:官商鬥法Ⅱ之5【驚傳黑名單】之6【空手套白狼】
作  者:姜遠方
定  價:280元(*單書特惠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出版日期:2016.04.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樹大招風,人紅招忌,什麼樣的人會成為官場上的黑名單?如果不幸一旦被上級列入了黑名單,又該怎麼辦?如何才能化危機為轉機?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東北有三寶,官場也有三寶?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在官商之路上,你需要的是高人、貴人還是女人?絕對不能碰觸的官場大忌有哪些?保證官運一路亨通的竅門是什麼?左右逢源縱橫官道,贏得先機才是商道!

作者簡介:
姜遠方,男,縱橫官場十年,後棄政從商。先後從事法律,外貿等行業。有多部中短篇官場小說發表於期刊雜誌。其長篇力作《官商鬥法》及《官術》,首發即網路點擊突破千萬,引起高度關注和網友的熱切追捧。被讚譽為「三十年來最壯觀的官場小說」。

內文簡介:
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  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官與商鬥,互別苗頭;商與官鬥,盡見真章!

東北有三寶,官場也有三寶?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在官商之路上,你需要的是高人、貴人還是女人?
小三、小秘,哪一個是突破心防的致命武器?
金卡、房卡,哪一個是打通關節的最佳利器?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
絕對不能碰觸的官場大忌有哪些?
保證官運一路亨通的竅門是什麼?

打通政商二脈;經營最高境界!
左右逢源縱橫官道,贏得先機才是商道!

一山還有一山高,在官商鬥法你來我往的過程中,誰的背後勢力大、靠山硬,才是最後勝利的關鍵!海川的舊城改造項目由於牽涉利益龐大,不只民間企業爭得你死我活,更成了部會高層首長私下權力的拉距戰。海川在地的城邑集團老板束濤與地頭蛇孟森的背後勢力是市委書記張琳,而參與競標的外來財團中天集團,則是找上了束濤的死對頭天和房產合作,又與海川副市長孫守義結盟,兩方人馬為了拿下這個項目,不斷使出各種招術角逐競技。究竟最後的得標者會是誰?落馬的又是哪一方?這又會對未來的海川政局造成什麼影響?

【商場智慧語錄】我的座右銘是:第一是誠實,第二是勤勉,第三是工作。——卡內基

【目錄】
第一章 人間天堂    
第二章 待客之道
第三章 頭條新聞    
第四章 名家真跡
第五章 絕纓之宴    
第六章 黑名單
第七章 蛇蠍美人    
第八章 局面逆轉
第九章 老謀深算    
第十章 物極必反

內文精摘:
藍經理並沒有注意到身後這兩雙窺探的眼睛,他的心思完全都放在岳娟娟的身上。
他帶著岳娟娟就近找了一間酒店,衝進去開了房間,兩人跌跌撞撞的相擁著倒在了床上,岳娟娟擁住了他的身子,嬌唇就堵上了他的嘴唇,他感覺到一陣愜意的眩暈,閉上眼睛享受著這一切。
岳娟娟順著嘴唇脖子一點點的往下親吻,挑動了藍經理渾身的神經,他的身體忍不住扭動起來,很想要將岳娟娟壓倒,便睜開眼睛,看到岳娟娟已經輕解羅衫,玉一般的身子完全映入了他的眼簾,便翻身而上,在不斷地起伏中,到達了人間的天堂,最後在舒暢和醉意中失去了知覺。
一夜無夢,醒過來的藍經理並沒有馬上就睜開眼睛,而是閉著眼睛愜意的吸了一口氣,空氣中有著岳娟娟身上好聞的膩香,心裏不禁感嘆昨晚真是風月無邊啊。岳娟娟給了他這一生最好的一次享受,讓他知道做男人,原來是能享受到這麼大的快樂。
這種極品女人哪個男人遇到了都是極為幸運的,一會兒一定要跟她多廝混一陣子,最好是能夠跟她建立起一個長期的關係,也好多享受幾次像昨晚那樣的快樂。
想到這裏,藍經理伸手往身邊摸去。
按照他的想像,岳娟娟此刻一定是在他身邊熟睡,他要趁機上下其手,再享豔福。
沒想到竟然摸了一個空,藍經理睜眼一看,身邊空無一物,岳娟娟竟然不在床上。
藍經理愣了一下,這個女人哪裡去了?難道去了洗手間?便喊道:「娟娟,別這個樣子,都不陪著我,你起這麼早幹嘛啊?」
房間裏靜悄悄的,並沒有人回答他,藍經理心裏有點納悶,岳娟娟是在浴室,還是已經離開了?
沒人回答他,估計是已經離開了。藍經理心裏有點失落,心想這個女人也真是的,走也不跟自己說一聲。
他有點不太相信岳娟娟就這麼離開了,便套上衣服,起床去洗手間看了一下,衛浴間裏也是空的,岳娟娟真的是走了。
藍經理伸了一下懶腰,岳娟娟雖然已經走了,他的身體還是能夠感受到那種舒爽。
藍經理洗了把臉,方便了一下。正在這時,房間門打開了,有人進來了。
藍經理心中一喜,一定是岳娟娟去而復返,便打開門,喊道:「娟娟,你……」
藍經理愣住了,進來的不是他的娟娟,而是一個有點年紀的男人。這個男人他見過,就是那天在推介會上跟他搭訕過的束濤。
見到束濤的這一刻,藍經理心中泛起了很多疑問,其中最大的疑問就是:束濤怎麼會有這個房間的鑰匙?其次,岳娟娟跟束濤是不是一夥的?第三個問題是,如果岳娟娟跟束濤是一夥的,那自己是不是中了束濤安排好的圈套了?
藍經理的心一下子沉到谷底,現在他不敢期望這幾個問題都有對他有利的答案,他知道自己必須往最壞的方面去考慮了。
藍經理看著束濤,說:「這一切都是你安排的?」
束濤點點頭,說:「怎麼樣,藍經理,昨晚娟娟小姐陪你盡興了嗎?」
藍經理惱火地說:「你,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子呢?」
束濤伸手拍了拍藍經理的肩膀,笑笑說:「先別急,昨晚我可沒幹什麼,幹了什麼的是你啊,藍經理。」
藍經理氣急敗壞的說:「這都是你設圈套害我的。」
束濤笑說:「你先別發火,你看你這衣衫不整的樣子,先把衣服穿好了再說吧。」
藍經理看了束濤一眼,此刻他確實穿著有些不雅,這要鬧起來,對他並不好,便去床邊把衣服穿了起來。在他穿衣服的過程中,束濤去窗邊的沙發上坐了下來,也不說話,只是微笑著看著他。
邊穿衣服,藍經理腦子飛快的思索著,束濤布下這個局,肯定是想從他這裏得到什麼,可是他想要得到什麼呢?中天集團投標海川舊城改造項目的標底?還是別的?
反正不管束濤想要的究竟是什麼,藍經理心裏清楚今天這個局面是很難善了了。
穿好衣服後,他便坐到床上,對束濤說:「說吧,你想從我這得什麼?」
束濤笑說:「聰明,不愧是中天集團的高管。既然你這麼爽快,我就不拐彎抹角了,我想請藍經理幫我一個忙。」
藍經理說:「什麼忙?」
束濤說:「我想瞭解一下你們中天集團的財務狀況,不知道藍經理能不能把中天集團真實的財務報表給我一份?我想看看。」
藍經理一驚,束濤的目標原來是這個啊,一個企業的財務報表通常是企業的機密,尤其是真實的財務報表更是企業的絕對機密,這是絕對不能洩露給競爭對手的。他叫道:「你妄想。」
束濤笑了,說:「我妄不妄想很難說啊,也許我是要求的有點過分了,但是你藍經理也許很願意給我看呢?」
藍經理斥喝說:「胡說八道,我一個財務經理,怎麼能把企業的財務報表洩露給你呢?我是一個有職業道德的人,絕對不會做這個事的。」
束濤笑了起來,說:「任何東西都是有價錢的,你現在說不想做,是因為我還沒給你開出讓你這麼做的代價,等我開出了價錢,你就會改變主意的。」
藍經理堅決得搖搖頭,說:「我說不做就不做,什麼代價都不會做的。作為一個財務經理卻出賣自己公司的財務狀況,傳出去,我在這一行就不要混了。」
束濤笑笑說:「真沒想到原來藍經理是這麼有道德水準的人啊。」
藍經理說:「你不用用這種口氣跟我說話,我知道我昨晚是跟那個岳娟娟行為不檢了,那也只是我跟她的一夜情罷了,頂多我老婆知道之後會跟我吵幾句罷了,中天集團是不管這些花花事的,你想拿這個來威脅我,打錯算盤了。就是我老婆,她也知道我的風流個性的,不會當什麼事的。」
束濤看著藍經理,不禁鼓起掌來,說:「藍經理果然夠聰明,既然連這一層也能看得到,很好,我喜歡跟聰明人打交道,繼續說。」
藍經理覺得他已經打掉了束濤的最大的籌碼,束濤應該沒戲可唱了,但看束濤的樣子,似乎是勝算在握,心裏就有些慌張,想到昨晚自己有一段時間是沒有記憶的,便看了束濤一眼,說:「你還對我做了什麼,不會是拍了我的裸照吧?」
束濤笑了笑說:「既然你連單位和你老婆都不怕知道你跟別的女人有關係,我幹嘛還要怕你裸照啊?」
藍經理說:「這倒也是,既然這樣,我想你就沒什麼可以威脅我的了,那我們的這次會面就到此為止吧,時間也不早了,我還要去上班呢,你請吧。」
束濤笑著搖了搖頭,說:「你這個人性子怎麼這麼急啊?事情到這裏還早著呢,你怎麼可以就這麼急著趕我走呢?」
藍經理看了看束濤,說:「我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跟你談的。」
束濤笑笑說:「你沒有了是吧?」
藍經理說:「我沒有了。」
束濤說:「你沒有了我有啊,從進門開始都是你在說你的想法,現在既然你的想法說完了,是不是也該輪到我來談了?」
藍經理態度強硬地說:「不管你談什麼,我都不會聽的,你請離開吧。」
束濤笑了,說:「你這就不對了,你說話的時候,我都是耐心的聽著,怎麼輪到我,你就一點耐心都沒有了?再說,這個房間可是我花錢開的,要離開也是你離開啊。」
藍經理就站了起來,說:「既然這樣,那我走。」
束濤也不說話,笑瞇瞇的看著藍經理。
藍經理拿起隨身的物品就往門口走。束濤坐在沙發那兒,一句攔阻的話都沒有,就看著藍經理往外走。
藍經理走到了門口,見束濤一點都不攔他,心裏反而沒有自信了,他回頭看了看束濤,說:「我可真走了啊?」
束濤笑了起來,說:「你不怕後悔就走吧。」
藍經理的心沉了下去,這傢伙果然還有殺手#沒使出來,就怒視著束濤說:「姓束的,有什麼屁就趕緊放,別耍著我玩。」
束濤冷笑一聲,說:「藍經理,你這就不對了,你既然知道我不會就這麼輕易的放你離開,何必浪費腿腳往外走呢。你給我老老實實的回來坐著吧。」
藍經理知道自己是掉進陷阱的獵物,此刻不是他耍威風的時候,便走回床邊,坐了下來,說:「說吧,你手裏還有什麼可以威脅我的東西。」
束濤笑笑說:「何必說威脅這麼難聽呢,我更願意把這看做是一場生意。你看,我要給你的好處都給你帶來了。」
束濤說著,從沙發後面拿出一個皮箱,放到床上打開,裏面是一遝遝的鈔票,藍經理粗略看了一下數目,大約有上百萬。
看到錢,藍經理心裏反而有些放鬆下來,他是中天集團的財務經理,過手的錢數目都很大,這皮箱裏面的錢尚不足以讓他驚訝;而且束濤既然拿出錢來,說明他手裏並沒有什麼可以威脅自己的東西,只好用錢來做收買的動作了。
想明白這一點,藍經理心裏暗自好笑,便看著束濤說:「你想要用錢來收買我?」
束濤點點頭,說:「你給我我想要的,這錢就是你的了。」
藍經理堅決的搖了搖頭,說:「我跟你講過了,我這個人是有職業道德的,絕不可能為了錢出賣公司的。錢你收回去吧。」
束濤火了,罵道:「姓藍的,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什麼狗屁職業道德啊,你在學會計的時候,老師是不是叫你不要做假賬了?你敢說中天公司的賬目中沒有虛假嗎?你明明就是一副小人的嘴臉,在我面前裝什麼君子啊?」
藍經理現在心中有了底氣,他並沒有被束濤嚇住,而是跟束濤嚷嚷道:「你對我說話客氣點,我是有原則的,我不能傷害公司的利益,我就不願意跟你合作,你能拿我怎麼樣?」
束濤冷笑一聲,說:「說得多好聽啊,我是有原則的,我不能傷害公司的利益?你先摸摸你口袋裏那張銀行卡,問問自己,那卡是怎麼到你兜裏的,看看你還能不能把話說得這麼硬氣。」
藍經理的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他說:「仇冰,這張卡也是你事先安排的?」
束濤笑著點了點頭,說:「是啊,你就不想想,你什麼忙都還沒幫到仇冰,他怎麼會那麼大方送你銀行卡呢?」
藍經理慌忙把卡從衣兜裏拿了出來,扔到束濤面前,說:「這卡的錢我還沒動,我退給你不就完了嗎?」
束濤笑說:「已經晚了,你收卡的過程已經被錄了下來,現在就算你把卡還給我,我也可以把你收取賄賂的錄音寄給你們公司,到時候你就是跟林董講職業道德,林董怕是也不敢相信你了。」
「你……」藍經理指著束濤說:「你真是卑鄙啊。」
說完這話,藍經理已經面如土色了,他知道束濤算是找到他的軟肋了。
在一個公司來講,財務經理絕對是一個重要的角色,不是老闆信任的人是不能擔任這個職務的。如果他接受仇冰賄賂的錄音讓中天拿到的話,那他在中天的前途也就完蛋了。不只如此,在行內,他的名聲也完蛋了,等於在會計這行算是再無立足之地了。
束濤笑了笑,把那張銀行扔到了那箱錢裏面,然後對藍經理說:
「藍經理,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一呢,是你把錢帶走,把中天財務的報表資料拷貝給我一份,我不說,中天也不會知道財務資料是你洩露給我的。就算他們知道了,你拿了這些錢,也能對自己有個保障。第二個呢,你不拿錢就離開,我甚至可以給你時間,主動跟你們林董坦白這一切,然後我再把錄音寄給他,看看他還信不信得過你。這兩條路,你選一條吧。」
藍經理心裏很清楚,就算自己現在跟林董坦白,林董聽了他的坦白之後,也一定會對他心存疑慮的。他的財務經理位置一定會不保的。因此,他實際上是沒有第二條路可以選擇。與其這樣子被人懷疑,還不如收下這些錢。
束濤是對的,自己把財務資料給他,不一定就會有人確認是他做了叛徒,就算有人猜到了,他也拿到一筆錢來補償了。反正中天集團也不是他的公司,沒有必要為了一點沒用的原則或者忠貞,就搭上自己的一生。
藍經理狠狠地瞪了束濤一眼,伸手就去把箱子扣上了,然後拎到身邊,說:「財務資料什麼時候給你?」
束濤笑說:「這就看你啦,越快越好。東西反正是由你掌控的,最好是今晚就能給我。」
藍經理想了一下,說:「沒問題,晚上你等我電話吧。」
束濤笑笑說:「那我們合作愉快了。」
藍經理氣憤地說:「誰跟你合作愉快了,我跟你講,只此一次,我再不會幫你了。」
束濤點點頭說:「沒問題,你只要把你們公司真實的財務資料給我,我保證不會再來煩你的。」
藍經理又說:「再是我把資料給你的時候,你要把仇冰送錢給我的錄音帶還給我,我可不想讓你繼續拿著我的把柄。」
束濤笑笑說:「放心吧,我一定會還給你的。」
兩人就分了手,藍經理回中天集團拿財務資料,束濤則是回到海川大廈。
一進海川大廈,迎面正碰著傅華往外走。
傅華打招呼說:「束董,你剛剛出去辦事啊?」
束濤說:「是啊,傅主任這是要出去啊?」
傅華回說:「有個文件要去送一下。誒,看束董滿面喜色,你這次事情一定辦得很順利吧?」
束濤難以掩飾心中的高興,事情確實是難以想像的順利,反正傅華也不知道他這次來北京的真實目的是什麼,便笑了起來,說:
「是很順利,我找到了一個投行的朋友,他說我們城邑集團上市很有希望,所以心裏特別的高興。」
傅華聽了,笑笑說:「那真是要恭喜束董了。」
束濤高興地說:「謝謝了,如果城邑集團這次真的能夠運作上市,少不了要常來海川大廈給你添麻煩了。」
傅華說:「這是說哪裡的話,麻煩什麼啊,我歡迎還來不及呢。」
兩人又寒暄了幾句,就分道揚鑣了。
傅華走出海川大廈,就趕緊撥電話給丁江,他心中對束濤跟他講的事並不相信,他覺得束濤這麼高興一定是有別的原因,應該跟丁江講一下。
丁江接了電話,傅華就把剛才看到的情形跟丁江說,丁江聽完,認同傅華的分析,可是他也猜測不出束濤究竟在搞什麼把戲,這個悶葫蘆打不破,兩人也只好靜觀其變了。

晚上,傅華去趙凱家吃飯。
吃完飯之後,傅華跟跟趙凱進了書房。
坐定後,傅華便說:「爸,小婷的事情真是叫你說中了,現在John不肯放手,小婷等於是被他纏住了,比起他們在一起的時候,小婷現在更加痛苦。」
趙凱看了傅華一眼,說:「你跟我說這個幹什麼?」
傅華苦笑著說:「爸,現在事情等於是僵在那裏了,您是不是能幫我們想個主意,讓小婷從這段關係裏面掙脫出來啊?」
趙凱不禁說道:「傅華,這個時候你跑來讓我想辦法啊?我記得當初就問過你,問你是不是想清楚了其中的利害關係,你告訴我想清楚了,既然想清楚了,你就應該有辦法解決眼前的困局啊。」
傅華有點尷尬的說:「如果我有辦法的話,也不會向您求助了。爸,小婷終究是您的女兒,如果能幫她的話,您還是幫她一下吧。」
趙凱笑了笑,說:「她是我女兒,這還用你告訴我啊?傅華,這件事你怎麼始終不明白呢?我不是不想幫自己的女兒,而是如果像你這樣子去幫了她,可能並不會得到一個好的結果。」
傅華更加尷尬了,說:「我承認這件事我是有點欠考慮了,但是現在事情已經這樣子了,您就當是幫我收拾殘局,給我出個主意吧。」
趙凱面色嚴肅地說:「我說了你會聽嗎?」
傅華點點頭說:「您的意見我一向是很尊重的,只要你說了,我一定會聽的。」
趙凱說:「那好,你回去就把John從你家裏趕出去。」
傅華愣了一下,他看了看趙凱,想從趙凱臉上看出他是不是在開玩笑。
趙凱神色很平靜,一點開玩笑的意思都沒有,便苦笑了一下,說:「爸,John現在的樣子很可憐,我再把他從家裏趕出去,是不是有點不太人道啊?」
趙凱冷笑了笑說:「是啊,他可憐你就把他留在家中,小婷可憐,你就再三的來替她求我,你真是個大善人啊。」
傅華聽出了趙凱話中的譏諷意味,乾笑了一下,說:「爸,我不是想兩頭討好的意思,我這個時候把John從家中趕出去,似乎也無助於事情的解決啊?」
趙凱忍不住說:「傅華啊,你知道你在這件事當中犯了什麼錯誤嗎?就是你這個人心太好了,對誰都不忍心,對誰都想幫忙。但是你也要知道一句老話,那就是善行不一定會結出善果,很多時候,善行也是能結出惡果的。你現在面臨的困局,就是善行結出的惡果。」
傅華困惑的看了一眼趙凱,說:「爸,我不太明白您的意思。」
趙凱說:「你不明白是吧,那我講給你聽好了。小婷跟John這段婚姻一開始為什麼會成立,是因為小婷覺得你對她照顧不夠,產生了逆反心理,才喜歡上John這種對女人百依百順的男人,這種男人只會哄女人開心,在女人喜歡他的時候,他對女人來說,就像是對女人百般呵護的賈寶玉,女人會覺得他是一個很好的男人。但是生活並不老是兩個人卿卿我我的,尤其是小婷,從小就是被人捧在手心裏的寶貝,別人寵她,她覺得是應該的,久而久之,她就會對此產生厭倦,反而會想起那些並不完全以她為中心的男人,比方說你。小婷當初那麼迷戀你,就是因為你並不寵她,你很有個性,這給了她新鮮感。而John這一點就比不上你了,小婷對他厭倦也是必然的。」
傅華說:「這個道理我明白啊,但是這跟您說的善行結出惡果有什麼關聯啊?」
趙凱緩緩說道:「有什麼關聯,我下面就會告訴你的。像你這種男人,在這社會上並不是太多,小婷想要再遇到你這樣子的人,機會並不大,反而像John那種的男人很多,今後小婷再遇到的還是那種男人,所以就算小婷跟John分開了,她未來也不一定會幸福,說不定會陷入這樣一個循環中,喜歡上一個人,可是很快就厭倦了,再離開,再遇到新的男人。與其這樣,我倒覺得不如讓她跟John繼續在一起更好些。這也就是為什麼我明明看出小婷想要離開John,但是我不給她這個機會的原因。我也知道她痛苦,但是我如果讓她離開了John,將來她可能更痛苦。所以我不想發這個善心。也許過幾年之後,她會習慣跟John的這種生活的。」
聽了趙凱的這番分析,傅華心中有點明白趙凱說的意思了,趙凱的意思是指他當初可憐趙婷所發的善心,帶給趙婷的不一定就是幸福。看來他確實把問題想得太簡單了。
趙凱接著說道:「結果呢,你卻跑來替小婷說話,搞得倒好像我這個做父親的是為了自己的顏面而不願意給小婷幸福似的。我當時就想,也許你說的對吧,因而鬆了口,同意小婷跟John分開。」
傅華苦笑了一下,慚愧地說:「這是我不好,我沒明白您的苦心。」
趙凱接著說道:「你的不好並不止這一點,你既然想幫小婷從不快樂的婚姻中解脫出來,為什麼你不幫忙幫到底呢?怎麼轉過頭去又去幫John,你這是不是也太爛好人了?你知道嗎,John那種個性的人,是得過且過的,你給了他一個安定的環境,讓他可以蜷縮著不出來,也就讓他可以拖著不跟小婷分開。而且你和鄭莉這樣子對他,也讓他覺得你和鄭莉是支持他、同情他的,他會覺得他這麼做是對的,越發會堅持原來的做法。這就是這件事為什麼會陷入困境的原因,你兩邊都想幫,也讓兩邊都覺得自己是做對了,自然就沒有人會放棄了。」
傅華越想越覺得趙凱說的很有道理,頭也越發的低了下來,汗顏地說:「看來還真是我做錯了。」
趙凱搖搖頭說:「這也是你的性格造成的,你這個人善良心軟,有時候考慮事情就不能從理智的角度出發。」
傅華下定決心說:「晚上我回去會跟John談一下的。不過我擔心他自己出去找地方住了之後,也不會同意跟小婷分開的。爸,我想小婷和John是不可能再在一起了,爸爸,您看是不是您跟John談一下?事情總是要解決的,這麼耗下去,對誰都不好。」
趙凱想了想說:「好吧,我明天就找John談一下。」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