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風水相術)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419-420
書籍名稱:極品相師之19【物極必反】之20【逆天改命】
作  者:鯤鵬聽濤
定  價:280 特惠價$199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
出版日期:2016.09.1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人有旦夕禍福,然而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凡事都是禍福相依,否極自然泰來,物極所以必反,是乃世間常理。正如唐振東的命運,年少歷經諸多波折,不幸殺人入獄,卻在獄中遇到高人,出獄後即一路慢慢反轉,不但與各種人物結交,逐漸累積財富,更抱得美人歸,但是就在他一帆風順之際,老天又給了他無情的打擊,且看他如何翻轉命運!
※洞悉觀人之術,了解面相之法;吉人自有天相,天機豈可洩露!一代風水大師的傳奇經歷,揭開神秘莫測的相術世界!
※人逢喜事紅光滿面;印堂發黑,衰事不斷?!怎樣才算大富大貴之人的面相?鰥寡孤獨之人的手相又是如何?遭逢谷底時該如何逢凶化吉、否極泰來?運走巔峰時又該如何持盈保泰、守成精進?


作者簡介:
鯤鵬聽濤,本名丁濤,山東煙臺人,現為網路簽約作家。自幼喜愛文學,受過良好的教育,尤其擅長寫作。業餘時間搞創作,即使是經商以後仍著作不輟,著有《太極第一人》《極品相師》等作品,作品總字數達到五百多萬字,在多年的宦海商途中,積累了寶貴的人生閱歷,閒暇喜歡研究玄學易理,修習太極八卦,對社會與人性有深刻獨到的認識。

內文簡介:
否極泰來  品鑑乾坤  相由心生  命運大師

時來運轉,天機巧合,鐵口直斷,旦夕禍福;
紫微斗數,七星陣法,麻衣神相,指點迷津!
先天靠福報,後天靠運勢!流年順不順,命盤有依據!
一箭穿心,二龍戲珠,三陰之地,四靈山訣,五鬼運財……
一代風水大師的傳奇經歷,揭開神秘莫測的相術世界!

古往今來,不論帝王將相,王公貴族,莫不對傳統風水相術頂禮膜拜,究竟風水命相之說是否真有依據?或是只為怪力亂神的附和之辭?一般人又能靠風水面相之術改變一生嗎?本書主角唐振東為人義氣,聰明靈活,因為出手相助一位被非禮的女同學而身陷牢獄,在獄中,他意外結識了鬼谷子一派的傳人大師,習得了風水命相之法。出獄後,他先在市集擺攤賣水果維生,與隔壁的算命攤葉大師成為忘年之交,而後靠著一身高超的本領,替人消災解難,化厄除惡,展開一段曲折離奇的經歷。


凡事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唐振東意外又得到一面五行寶旗:素色雲界旗,卻引來奼女派的覬覦,趁他不備之際,暗中偷走了寶旗,為了找回寶旗,唐振東只得潛行至奼女派總部,竟誤中劇毒斷腸草,他該怎麼辦?他又是否能順利找回寶旗?在龍虎山考古的鍾教授突然來電,說有關於鬼谷子的重大發現,邀請唐振東前往龍虎山一探究竟,唐振東依約前往,卻碰上不可思議的怪事,著名景點懸棺竟意外掉落,唐振東與鍾教授尋線追查,又會遇到什麼恐怖的事?

【相師小寶典】貪狼星在陰陽五行中屬陽木,在體為陰水,在天上為北斗第一星,化氣為桃花,主禍福,是天上排憂解難的星曜,為多欲之星。貪狼外向,自信並善於表現,善交際;且多才多藝,,常能觸類旁通,舉一反三。

【目錄】
第一章  吸星大法
第二章  引魂入體
第三章  醫療疏失
第四章  柳枝小人
第五章  絕世寶穴
第六章  鬼谷殘碑
第七章  物極必反
第八章  斬邪雙劍
第九章  三味真火
第十章  無字天書

內文精摘:

整個龍虎山綿延數百公里,雲夢山是龍虎山的支脈,徐卓所說的鬼谷一脈的線索就在這裏。
「師父,你一路行來,怎麼也不說你得到的線索是什麼呢。」
這一路,唐振東問了徐卓兩次,究竟在龍虎山得到了什麼線索,但是徐卓一直閉口不言。直到兩人踏進了龍虎山,唐振東才又問道。
「我夜觀星象,看到了這本《本經陰符七術》即將出土的線索。振東,鬼谷門以後得靠你了。」
唐振東點點頭,「師父,我會努力的。」
「嗯,咱們在那邊坐一會兒,然後在村裏買點補給,我們可能要在山裏待好幾天。」
在師父徐卓所說的那個村裏,補給了一些糧食和水源,兩人就上了路。
「前面不遠處有半截石碑,應該就是鬼谷派的山門了。」
又走了好一陣的山路,兩人終於抵達徐卓所說的那塊石碑。
不知是被人為破壞,還是戰火波及之故,石碑只剩下了一半,殘缺不全。
石碑上有字,唐振東努力睜大眼看了半天,也沒認出是什麼字,他看向師父徐卓,不好意思地說:「那個,師父,我讀的書不多,上面寫的什麼啊?」
「這上面寫的是:欲尋鬼谷,先覓龍山;龍山有泉,是為龍泉;龍泉盡頭,九龍彙聚。」徐卓念著。
唐振東思索著這幾句碑文的意思:「欲尋鬼谷,先覓龍山,龍山有泉,是為龍泉,龍泉盡頭,九龍彙聚。」這話意思很好理解,就是鬼谷應該在龍山上,而不是雲夢山。
雲夢山是龍虎山的一個支脈,鬼谷先生為自己選擇埋骨的地方。龍山可能只是一個統稱,而龍虎山太大,想在這裏面找出龍山來並不容易。
等等,龍虎山好像就是龍山和虎山的統稱,上次鍾教授讓他去仙水岩考古的時候,他好像聽誰說過,什麼山勢像龍,故名龍山;有山像虎,故名虎山,最後才合二為一,稱為龍虎山。
徐卓從口袋裏拿出一張紙,唐振東接過一看,是他拓印下來的碑文:
「欲尋鬼谷,先覓龍山,龍山有泉,是為龍泉,龍泉盡頭,九龍彙聚,聚而成井,井中倒影,示天晴雨,井水如鏡,始得其門,不死鬼蝠,吸血龍藤,寒玉石床,精血化丹,紅石法壇,不死神××,這,後面應該還有字吧?」
因為石碑破損,所以無法辨識後面寫的是什麼。
徐卓點點頭,「肯定還有,不過是什麼我就不知道了,走吧,咱們還是就先找龍泉吧。」
突然唐振東心中冒出一個疑問:鬼谷自己的墓地,為什麼還要寫謁語,指引人家去尋找呢?於是提出了自己的疑問。
「師父,這不大對呀,祖師爺百年之後,肯定是不希望被人打擾,那他為什麼還會把自己的埋骨之處用謁語的方式寫出來呢,或者這根本就不是指引祖師爺的墓葬所在,而是別的什麼指引。」
徐卓搖搖頭,不以為然地說:「那是你不懂古人,他們固然希望安息,卻有一件更為擔心的事。」
「哦,什麼事?」
「就是身後傳承問題,越是位高權重者,越不希望自己的權勢衰落;越是富有者,越不希望自己家道中落,同樣道理,像咱們鬼谷門當時那麼興盛,鬼谷先生絕對會算到韜光養晦才是最好的方法,然而一旦蟄伏起來,很多門派的傳承勢必要丟掉,那怎麼恢復傳承?就需要有門派的秘典,鬼谷先生是一代經天緯地的鬼才,他肯定算到了這一天,所以才會在雲夢山留下指引。」
唐振東聽了點點頭。
兩人走了一段,徐卓突然問:「振東,你對龍泉怎麼看?」
「我認為龍泉不單單是條泉水,龍山,龍泉,莫不是跟龍有關,而祖師爺又是神仙般的人物,所以,祖師爺的埋骨之處,理所當然是龍虎山一帶風水最好的地方,就像謁語說的,應該是九龍彙聚之地;我們要尋找龍泉,就應該依據風水的原理,先找龍脈,再找龍脈旁邊的龍泉。」
「說的好。」徐卓一拍腦袋說。
徐卓之前是太想找到龍泉了,所以思維一直固定在龍泉之中,如果龍泉不是一條河呢?自己果真是當局者迷啊。
「走吧,咱們爬上這座山,看看周圍的地勢。」徐卓指著雲夢山說道。
兩人都是腳程很快之人,不到半個小時,已然站在雲夢山的山頂一塊巨石上舉目四望。
龍虎山真可謂是風水寶地,有山有水,山水環繞,遍觀山狀,若龍盤,似虎踞,龍虎爭雄,勢不相讓,繞山轉峰之溪水,遍納龍虎之陽剛,山丹水綠,靈性十足。
「振東,你看這龍虎山的龍脈在哪裡?」
唐振東觀察之後說:「我感覺這裏到處都有龍脈,似乎不止九條,至少發現了幾十條。」
徐卓點點頭,「傳說中的龍虎山,有九十九條龍脈,但是這九十九條龍脈卻十分散亂,有真龍,有虛龍,有大龍,有小龍,然而九龍彙聚的真龍之脈絕對不會太多,咱們要找的就是這個真龍之脈。」
「哈哈,師父,你功課做得很足啊。」唐振東哈哈笑道。
「那當然,我特別研究過《縣志》和《龍虎山志》,對於龍虎山的地理,我可是下過一番苦功呢。」
「不過,要在這九十九條龍脈中找到九龍彙聚的龍脈,真不是件容易的事。」唐振東慨嘆道。
「那當然,要不然師父我也不會叫你來啦。」

唐振東和師父徐卓邊聊天,邊仔細觀察著雲夢山周圍的龍脈,這些龍脈有真有假,有虛有實,有的山只能看出一條龍脈,有的龍脈則綿延好幾十座山;這些龍脈各不相同,卻有一個共同點:龍脈必有水,水起風雲,一遇風雲便化龍。龍虎山一帶,水系眾多,蜿蜒曲折,大山中必有水系,水系跟山勢結合後,因而組成龍脈。
龍虎山龍脈縱橫複雜,要查看九龍彙聚之地,單憑地理地貌很難查知,只能憑藉不斷的走訪,到各個山頭去走一遍,親自感受那裏的龍脈地氣。所以古代的風水師,必須有個好體力,尤其是為帝王家勘探風水的,更是要行遍萬千大川,方能尋得一處風水真龍之脈。
「振東,你找到九龍龍脈了嗎?」
唐振東的風水相術學自徐卓,徐卓看不出來,唐振東自然也看不出來了。
「實在不行,咱們只有多走幾個山頭看看了。」
「師父,我有個辦法想試一試。」
徐卓知道唐振東對風水的悟性非常好,而且很多地方舉一反三,不少地方早已超越了自己。
「什麼辦法?」
在九龍彙聚之地,風水寶穴一定是不容易發現的,因為這種奪天地之造化的寶地已經具有靈性,會韜光養晦,自動隱藏,即使找到了九龍,也不一定能找到真正的真龍之穴。
這就跟有一點錢的人,總是希望別人知道他有錢;但是錢越多的人,反而越希望低調,不想讓別人知道他有錢一樣,是一個道理。
真正九龍彙聚的龍穴,會在有人尋找的時候,自動偽裝成一個普通的地方,所以很難從外表看出來。因此古人說尋龍點穴,尋龍容易,點穴難;十年尋龍,百年點穴,尋找一處龍脈可能需要十年的功夫,但是要點中這個龍穴卻需要上百年。
尋龍點穴,重點在於「點」字上,一個點字,道盡了尋龍點穴的所有奧秘,龍脈可能綿延幾十里或數百里,但是真正的龍穴卻只有一個點,找到了這個點,就找到了龍穴。
把人葬在龍穴的這一點上,就可以享盡龍穴的所有榮華富貴,一旦偏離了這一點,所有努力都將付之東流。
「師父,尋龍點穴重在精確,但是我們現在看到的龍脈有這麼多條,虛龍假龍充斥其中,讓人眼花繚亂,無法分辨,那我們何不反其道而行之?無法精確,那我們就虛之,讓一切虛化,到時候虛龍假龍都將隱遁,真龍自然就浮出水面。」
「妙極。」徐卓拍手叫好。
他對唐振東的這個提議非常贊成,正的不行,就來反的,於是說:「那我們等明天早晨起霧的時候來,真龍自然就無所遁形了。」
在龍虎山這種水資源異常豐富的地區,山峰高聳,特別容易起霧。每到清晨,龍虎山都是雲霧繚繞。
聽到師父徐卓的話,唐振東呵呵一笑,「何須等到明天早上?現在就可以起霧了。」
徐卓看看豔陽高照,晴空萬里的天氣,想了想說:「這個恐怕有點困難。」
徐卓把自己熟知的各種陣法想了一遍,卻想不出來有哪個陣法能在這光天化日之下讓平地起霧的。
陣法成陣,借助的是天時地利。要知道陣法雖然有很大的威力,也可以實現很多常人不敢想像的威力,卻需要有外部條件的配合。
有句話說的好:巧婦難為無米之炊,手再巧的媳婦,面對無米下鍋的情況,也沒法施展她的絕世廚藝。同樣,一個威力再大的陣法,沒有這個陣法的引子,也不可能引動陣法的威力;即使有了引子,外部的環境跟陣法的屬性格格不入,還是沒法讓陣法實現應有的威力。
就好比唐振東在苗疆遇到的九星連珠大陣,這個陣法的威力能引動天雷之力,但是如果沒有天上九星跟地上九星的相互呼應,那根本無法引動天雷。
或是諸葛亮的八陣圖,八陣圖威力再怎麼厲害,如果沒有魚腹浦升騰如雲霧的氤氳水汽,豈會困住帶領十萬大軍的江東陸遜?
在龍虎山,山的背陽水面,的確是可以升騰起雲霧,但是要辨別虛龍假龍的雲霧,卻要遮擋山脈,於朦朧中剔除虛龍假龍,讓真龍現形。
但是要升騰起雲霧,就必須要讓雲霧的霧氣蓋過太陽的陽氣,現在是下午三點,正是太陽陽氣最盛的時候,要蓋過這最盛的陽氣,什麼陣法也做不到。
唐振東掏出包裏的杏黃法旗,盤膝坐下,凝聚精神,不久,山下蜿蜒的河流中便升騰起陣陣的雲霧。
雲霧向上升騰,很快的沒過半山腰,又繼續向上,迅速的以雲夢山為中心朝四周蔓延上來。
徐卓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情景,唐振東沒有擺任何陣法,竟產生了升騰的霧氣,而且越來越濃烈。
徐卓把目光投向唐振東手中的黃色法旗,看得很入神,激動地說:「難道這就是傳說中能呼風喚雨的杏黃法旗?」
徐卓知道關於杏黃法旗的一些典故。杏黃法旗也叫中央戊己杏黃旗,隸屬於先天五行旗之一。五行旗原本是上古人皇所設之法寶,包括玄元控水旗、青蓮寶色旗、素色雲界旗、離地焰光旗以及這面戊己杏黃旗。
人皇九頭氏以天道定地道,以五方旗守四方,傳說中,先天五行旗有開天闢地的威能。後來中央戊己杏黃旗和南方離地焰光旗被鴻鈞老祖所得,在分寶岩上傳於太上老君和元始天尊,自此戊己杏黃旗歸於玉虛宮的元始天尊。
後來元始天尊借給姜子牙,姜子牙憑藉這面杏黃法旗呼風喚雨,撒豆成兵,助周武王完成統一大業。唐振東便是藉著這面杏黃法旗行雲布雨,在龍虎山一帶佈置了大量的雲霧。
朦朧中,龍虎山更顯其俊秀的魅力。唐振東站起身來,一眼就看到東方披著晚霞的那道真龍龍脈。
在雲霧中,虛龍假龍之脈都消失的無影無蹤,只有真龍之脈在雲霧中若隱若現,上下起伏翻騰,真的好像幾條巨龍在競相追逐一般。
「九龍之脈。」
徐卓也被眼前的景象給鎮懾住了,雲層中,金龍在晚霞的映射中上下翻滾,好像披了一層金甲。
真龍龍脈本就不好找,九龍彙聚的龍脈,比真龍龍脈更加難尋,非是大機緣者不能尋得;而且,稍不注意就會錯失,就像成了精的人參一樣,明明近在眼前的人參一下就會跑得無影無蹤。連尋找都這麼困難,想點中這九龍之脈就更難了。
很多風水先生窮其一生之力都無緣一見,要在九龍之脈上埋骨,即使是帝王之命都極有可能壓不住。儘管古代帝王號稱真龍天子,但是天子畢竟只是一條龍,他葬在普通的真龍龍脈上,就已經是難得的機緣,想葬於九龍之脈,往往會適得其反。
什麼樣的風水寶地配什麼樣的人,帝王住龍穴,大臣居虎穴,普通的市井小民充其量找個風水好一點的地方;如果讓一個大臣葬在龍穴上,那他的家族反會遭遇不測之災,這叫無福消受。
一個人該有什麼樣的命,就有什麼樣的穴,當然從乞丐變帝王這樣的例子也不是沒有,但畢竟是少數,這只能說這個人的命硬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能壓住逆天改命來的巨大反噬。
九龍之脈可說是龍脈中的極品,九龍彙聚之處才是龍祖的所在,傳說中龍有九子,九龍之脈的盡頭便預示著龍祖的所在。能在九龍之脈下葬,這人勢必具有經天緯地之才,移山換海之能。
鬼谷號稱玄微真人,會隱形藏體之術,有混天移地之法,通天徹地之威,白日飛升之能,投胎換骨,超脫生死。徐卓嘆道:
「能葬在這九龍彙聚之地,看來古人尊稱鬼谷先生為玄微真人,誠不欺我也。走,咱們下山。」
唐振東跟師父徐卓飛快的下山,準備趁雲霧還沒消散的時候,尋到九龍之脈的盡頭——龍泉所在地。
孕育龍脈的地方必然有水,那水想必就是鬼谷殘碑中的龍泉了吧。
翻過兩座山頭,是一片稍微平坦的山丘,這個山丘應該是九龍中的一條龍的龍脊,找到龍脊,沿著龍脊繼續向前到龍頭盡頭,那應該就是九龍彙聚之處了。
「別動。」唐振東剛要翻過一株倒臥的大樹,就被徐卓給拉住了。
唐振東疑惑的看著徐卓,徐卓的目光看向地上,地上的青苔被踐踏過,旁邊還有兩個紙包。
「誰這麼沒公德心,隨意亂丟東西。」唐振東看到這兩包垃圾,嘴裏嘀咕道。
徐卓撿起地上的紙包,看了看,又聞了聞,判斷說:「不超過一個小時,這幾人看來跟咱們一個目的。」
「不會吧?」唐振東不以為然。
「你看,這是隻雞,一般探險的人是絕不會帶這種東西上山的,而且還用紙包包住。」
唐振東聽了徐卓的解說,也發現了不尋常之處。
「還有,你看,普通山友穿的都是防滑耐磨的長途靴子,但是這明顯是一般的平底鞋,只有平底鞋才不會在鬆軟的青苔上留下明顯的痕跡。」
「這群人輕功不錯,應該是練家子。師父,龍虎山有道教正一派,不知道是不是他們留下的痕跡?」
正一派是歷史悠久的大門派,興盛過很長時間,從東漢張道陵天師創立正一道後,正一道就在龍虎山紮根,龍虎山也成為正一道的祖庭。
「希望如此吧,我擔心是其他的門派來謀取《本經陰符七術》的,一會兒咱們要小心點。」
「嗯,看這幾個人走的方向,就是我們找的龍泉所在的方向。」
「走,快走。」
徐卓跟唐振東一路朝著九龍匯聚的盡頭——龍泉而去。
兩人邊走,唐振東查看著龍脈走勢,徐卓則觀察那幾人留下的蹤跡。
龍脈的旁邊是奔湧的河水,水流很寬,越沿著龍脈向上走,水流越窄,從寬達十米的大河變成了蜿蜒的溪水,到兩人所探尋的水流盡頭,水流只剩下一米左右寬窄的小溪流。
這條小溪流是從群山的半山腰處一處山谷中流出來的,這片山的半山腰因為處於地勢較高的位置,所以才能聽見水流潺潺的聲音。
徐卓指指水流出的山谷,低聲對唐振東說道:「他們人在裏面。」
「看來這群人不是衝著九龍之脈來的,就是衝著鬼谷的遺寶來的。」
「師父,咱們是否?」唐振東比了一個殺人的手勢。
「看情況吧,如果他們確實是跟我們搶奪鬼谷門遺寶,那就殺了他們。」
唐振東是個殺伐果斷之人,在他手上有過好幾條人命,對於威脅到自己的人,唐振東絲毫不會顧忌別人的生死。

張儀之、張儀正兄弟是正一道第六十五代嫡系傳人。這天,張氏兄弟還有跟他們同輩的曾儀銘三人,正在山中修煉符篆。
吃飯時,好好的天氣突起雲霧,雲霧迅速蔓延,沒一會兒,雲霧就遍佈整座龍山。
正一道是道教門派,對於道術中的觀氣之術,本就是看家本行,張氏兄弟在雲霧中,隱約見到一條身披金甲的巨龍在雲霧中翻騰,三人大為詫異,認為天降異象,必然有寶貝或者祥瑞出世。
正一道派雖屬道家,卻不忌葷腥,可以嫁娶,也可吃各種肉食,從不忌諱。三人分了兩隻在山下買的燒雞,便朝著那身披金甲的巨龍方向而去。
三人腳程也很快,恰好在唐振東和徐卓兩人剛要拐進山谷前,他們也進了山谷。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