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暢銷小說(靈異驚悚)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704
書籍名稱:地獄公寓(卷4)不存在的房間
作  者:黑色火種
定  價:350 特價$2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出版日期:2016.10.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重點書推薦:包書衣/雙封面(全套共六冊)


出版重點:
這個世界上,即使再怎麼不甘心,再怎麼渴望改變結果,還是有一些事情是無法做到的!
靈異研究者皇甫壑為了證明自己母親的清白而進入公寓,終於等到在他舊家的血字發布。
當年那隻鬼手,果然再次出現。只是,真相原來是……
皇甫壑的屍體,依舊倒在五○一室冰冷的地板上。他空洞的雙眼大睜著,在臨死前的一剎那,他想著,如果自己可以化身為厲鬼,那麼,至少可以為母親報仇。
臨死前的一瞬間,他想了太多,太多。他不知道,那個鬼其實一直就在他的後面,一直都和他們母子倆朝夕相處。他更不知道,從一開始,母親和他看見血手,就是血字的一部分。即使懷著強大的怨念,他還是無法變成鬼。住戶永遠也不可能靠自己的意志變成鬼魂,一如鬼魂無法踏入公寓一樣。五○一室和五○二室之間,有一段兩米多寬的牆壁。那個多出來的房間,那個不存在的房間!害死他母親、殺死了他和雪真的兇手,就在那堵牆壁的後面。可是,這個二號公寓的其他住戶,沒有人知道這一點。皇甫壑的手距離那個毒藥瓶,只有短短的幾釐米。如果他還活著,就可以用那瓶毒藥,徹底毀掉這堵牆壁,永遠地將這個惡魔封鎖在牆壁中的虛無房間裏。
但是,他無法做到了……

作者簡介:
黑色火種,原名董協,起點中文網VIP作家,著有《異悚》、《地獄公寓》、《死咒島》、《地獄電影院》等作品。在兩岸三地(起點中文網、卡提諾、宙斯、伊莉、波斯小說網..等)各大網站發表後,以長篇作品《地獄公寓》最受讀者推崇,點擊率直逼三百萬,因而聲名大噪。黑色火種作品長期穩居起點中文網及各大靈異類作品榜首,其作品在恐怖氛圍以及情節佈局上堪稱一流,人物性格鮮明,深受讀者推崇喜愛。黑色火種作品及將在台亮相,推出繁體中文版,首發將以《地獄公寓》打響名號,與讀者見面,相信將會掀起一波黑色風潮。

內文簡介:
◎第一幕:致命魔畫
血字要求住戶攜帶一幅水墨畫在身上,只要離開自己身體半徑一米,就會被自己的影子操縱而身亡。然而,上官眠在執行血字期間遇上頂尖殺手「冥王」要取她性命,在殺手與鬼怪兩面夾擊時,上官眠該如何應對?更不可思議的是,上官眠竟在此時遇上自稱通過十字血字的公寓前住戶彌真,身經百戰的彌真,能順利幫助上官眠逃過危機嗎?

◎第二幕:地獄復仇者
李隱舊日大學時期好友彌真自國外回來,同窗聚會原本十分觀樂,但一班對夫妻嚴琅和汐月的出現,勾起當年校園事件的悲慘回憶。而李隱接下來的血字指示,更離奇地是要跟著這對班對夫妻進行。原來,當年的校園慘案,原本無罪的夫妻倆竟有可能是真兇。眼見當年的死者以報復姿態出現,李隱該如何保護當年本為受害者的夫妻倆?而當血字期限將至,保護同學和維護自身性命相抵觸時,李隱該如何選擇?

◎第三幕:極限恐懼
日本極受歡迎的女星能條沙繪來到天南市,隔日卻離奇失蹤,連同經紀人也不知去向。新的血字發布,住戶赫然得知能條沙繪身上竟有著地獄契約碎片!原來,能條沙繪拚了命地想要逃脫一種被人追趕的莫名恐懼感,恐懼感卻如影隨形,且接近她的人多半難逃死亡的命運。名偵探神谷小夜子最終了解真相時,卻發現鬼魅原來藏身於一個匪疑所思的地方……

◎第四幕:無人生還
皇甫壑進入公寓的目的,一直都是想實現媽媽的願望,證實這世界真的有鬼。因為,多年前皇甫壑與母親相依為命居住在白嚴區的暮松社區二號公寓,母親竟接二連三見到鄰居身上有一隻血淋淋的鬼手出現,而隔一陣子,該名住戶就會莫名喪命。母親出於善意提醒鄰居小心提防,卻反被懷疑是殺人兇手,而最終被判刑身亡。這次的血字,竟就是暮松社區二號公寓,一心想為母洗刷冤屈的皇甫壑,是否能達成心願?

●劇情隱形炸彈:通過十字血字的彌真其實一直深愛著李隱,當她得知李隱也是公寓住戶後,萬分心痛。而此時,李隱竟上門要求彌真幫他一件事,彌真自然萬般配合。只是,這個李隱的言行舉止,總有著說不出的怪異……


※《全套共六冊》:(卷二)鬼魂的情書/(卷三)血脈的反戈/卷四)不存在的房間/(卷五)終極逐殺令/(卷六)惡靈的真相


內文精摘:

【目錄】
◎第一幕:致命魔畫
第1章殺手之王
第2章度過十次血字的人
第3章無敵催眠
第4章月溪鎮追魂

◎第二幕:地獄復仇者
第5章死亡聚會
第6章冤魂重現
第7章鬼魅住戶
第8章亡命停屍間
第9章雙重鬼殺手

◎第三幕:極限恐懼
第10章丟不掉的碎紙片
第11章鏡子陷阱
第12章噬魂之眼
第13章李隱的最後四十八小時

◎第四幕:無人生還
第14章復活的執念
第15章毒藥師
第16章血手印
第17章不存在的房間

※內文試閱:                                                                           
皇甫壑站在書桌前。窗台上積著很厚一層灰,他將那層灰輕輕拭去,看了看窗外。天已經完全黑了,讓人感到毛骨悚然。在地上鋪了報紙,大家坐著繼續討論。
「第一名被害者是五樓住戶唐真,第二個人是六樓的章秋霞,第三個人是五樓的李元,第四個人是四樓的李冕,第五個人是六樓的羅佳繪,第六個人……」皇甫壑稍微停頓了一下,說出了最後一個名字:「五樓的連天祥。」
「如果兇手是偽裝成了人的話,你認為誰會是兇手?」
裴青衣的問題,問到了大家最關心的地方。兇手,是偽裝成了人還是物?而殺人是否具有選擇性,是否存在觸發死路的條件?
「嫌疑人的話,這個二號公寓樓裏的每個人都有可能。」皇甫壑說道,「事實上,發生了殺人事件後,有不少住戶搬走了。我媽媽所說的鬼手殺人,雖然大家都不相信,可是不少人心裏還是有了陰影,這件事情被一些媒體報導後,這個公寓的房子也都沒有人敢買,這十幾年來,幾乎沒有新搬進來的人。」
「搬進來?」裴青衣忽然心中一動,「那我問你,有沒有發生案件時剛搬進來的人?」
「嗯,有一個。他叫方天鷹,是個美術學院畢業的漫畫家,就住在四樓。難道你認為……」
「漫畫家?這個人有沒有可疑的地方?」
「這個……事實上,他搬進來的時候,是那起案件發生的一周以前,我和他很少接觸。」
「之後搬走的人有哪些?」
「有五戶人家搬走了。搬走的人也要列入考慮嗎?」
「這個……」
畢竟,案子發生太久了,調查不在場證明、人證、物證都沒有意義了。
「我們去拜訪一下那位漫畫家吧。」裴青衣提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不四處走走,怎麼能找到生路提示。」
大家也感覺她說得有道理。目前情況下,搜集情報是第一要務。不過,如果有假情報混入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如何甄別真假情報,自然成為了本次血字的關鍵之關鍵!
「好吧,我和你們一起去。也不知道方天鷹在不在家。」
眾人做好準備,一起出門,把門鎖好後,朝樓梯間走去。大家都有意無意地注意著戰天麟,這個男人,實在沒有辦法不介意。
就在這個時候,戰天麟忽然停下腳步,說道:「你們先下去吧,我突然肚子痛,想上廁所。」
許熊有些關切地問道:「這個時候一個人回去,你不害怕嗎?」
「沒事。」戰天麟拿出一根煙叼上,徐徐吐出一個煙圈:「鑰匙給我吧。」
皇甫壑看向戰天麟,沉默了一會兒,把鑰匙交給了他:「你儘快吧。」
等五個人下樓之後,戰天麟卻露出一絲陰笑。接著,他就朝雪真家走了過去!

此時,雪真正在房間裏無所事事地聽著音樂,忽然聽到門鈴聲,連忙打開門,她看到戰天麟站在外面就是一愣,問道:「你是……皇甫的朋友吧?」
「我能進來嗎?」
「可以。」雪真正是心煩意亂。
戰天麟把門關上,眼中露出濃濃的殺機。既然皇甫壑身上有地獄契約碎片,那麼這個女人,就是最好的用來和他交換契約的籌碼。
戰天麟是一個對研究毒藥極為熱衷,甚至可以說是狂熱的人。他用蠍子、毒蛇、毒蜘蛛等各種具有強烈毒性的動物來研製不同的毒藥,經過多年研究,他研製出了好幾種可以在一瞬間置人於死地,卻讓人無法在體內查出藥物成分的毒藥。
他的身上總是帶著數量相當多的毒藥。這個秘密,縱然是和他結盟的神谷小夜子也不知道。他所合成的毒藥,絕對不比上官眠的蜘蛛毒弱,而且別人無法製出解藥來。
雪真給戰天麟倒了茶。「皇甫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雪真焦急地問,「你知道些什麼嗎?」
「這個嘛,」戰天麟端起茶杯晃了晃,「你想知道嗎?嗯?那邊好像有隻蟑螂?」
「什麼?」女性對於蟑螂自然是深惡痛絕,雪真立刻轉移了視線,而在這一瞬間,戰天麟就將右手移動到她的茶杯上方,食指和大拇指搓了幾下,一些粉末就撒入了茶水中,迅速溶解了。
戰天麟特意用了見效比較慢的一種毒藥。這種毒藥一旦喝下,如果沒有解藥的話,三小時之後,雪真就會感覺全身猶如烈火焚燒一般,大量出血而死。
「沒有啊?你看錯了吧?」雪真回過頭來,卻見戰天麟悠閒地把茶喝下:「嗯,我好像看錯了。」
雪真也把茶杯端起,輕輕地抿了一口。這種粉末,無論稀釋多少倍,藥效都絕對不會減弱。哪怕只喝一口,也足夠了。戰天麟看了看手腕上的錶,雙目露出一股獰色。這麼一來,皇甫壑再不甘願,也必須要將地獄契約碎片雙手奉上了。完事之後,把皇甫壑也一起殺死就行了。能夠在不知不覺中對人下毒的方法有很多,而且毒藥完全無色無味。剛才就算雪真沒有泡茶,戰天麟也有很多方法可以對她下毒。地獄契約碎片,他是志在必得的。

這個時候,皇甫壑等人也來到方天鷹家門口。門鈴按了幾下,方天鷹才叼著香煙來開門。
「嗯?你們是誰啊?」
皇甫壑開口道:「是我啊,方先生,皇甫壑。你還記得嗎?當年你第一次和我見面,說要以我為模特兒畫少女漫畫的。」
「嗯?皇甫……哦!當年那個小正太啊!」方天鷹的面部肌肉明顯抽搐了一下,「你怎麼回來了?有十多年沒見了啊,進來說話吧。」
就在這時,走廊另一頭的一扇門打開了,裏面走出一個穿著風衣、戴著鴨舌帽的男人。男人走到門口的時候,皇甫壑看了他一眼,這時門已經快關上了,皇甫壑忽然身體一顫,隨即立刻又把門打開!
「你,站住!」
那個男人已經走到了電梯口,正是剛偷完情的夏豪。本來他打算玩個通宵的,誰知道張夢霞的丈夫羅成打電話說要提早下班回家,他只好馬上離開。
夏豪嚇得面如土色,實際上他沒有見過羅成,見皇甫壑直衝過來,以為對方就是羅成,發現了自己是姦夫。於是,夏豪立刻衝入電梯。皇甫壑趕到電梯口的時候,門已經關上了。
「手……」皇甫壑悚然地說,「出現了,血手,而且,這次出現了兩隻手,正要掐他的脖子了!快,走樓梯!」
出現了兩隻血手?大家都感到當頭一棒,不禁有點腳軟。開什麼玩笑?哪兒有明知道有鬼還跑過去的?找死嗎?事情到了這個地步,沒有人可以救那個男人了!此時大家都無比緊張。
「皇,皇甫……」裴青衣臉色鐵青地說,「我們就不去了。」
「是啊,主動接近鬼,我們還沒有那個膽子。」
但是,皇甫壑顯然已經對那個鬼仇恨到了毫不懼怕的地步,他正準備衝進樓梯間,被裴青衣一把拉住了。
「你冷靜一點!現在的重點是調查不在場證明!還有就是拍照!看一看有沒有少了什麼『正常姿態』的東西!」
這時候,許熊、蘇小沫和司筱筱都正在用照相機不斷拍照。每個樓層的每個角落都不漏掉。可是,依舊毫無線索。
大家回到房間後,發現戰天麟站在廁所門口。
「怎麼了?」皇甫壑走了過去,「你發什麼呆?」
「你自己看吧。」
皇甫壑走到廁所門口,隨即,他打了個寒戰!
那個戴鴨舌帽、穿著風衣的男人,此時竟然倒在浴缸裏,脖子上有著明顯的紅色手印!
「他死了。」戰天麟冷冷地說,「從脖子的手印和下身失禁來看……他是被掐死的。」
血字的恐怖,終於掀開了第一幕!
那個本來乘坐電梯到樓下去的男人,居然死在了五樓,而且還在皇甫壑的家裏?
「快,快離開這裏吧!」蘇小沫嚇得朝皇甫壑身後躲,失聲大叫道:「鬼,鬼肯定就在這個房間裏!」
裴青衣倒是沒有多大驚訝,對皇甫壑說道:「果然和你有關係,你能夠想到什麼嗎?」
「也不一定。」皇甫壑此時冷靜了下來,將廁所的門關上:「我想,這也有可能是公寓刻意安排的。如果屍體被二號公寓住戶發現的話,就會馬上報警,到時候,只怕警方會將和此事有關係的我帶去訊問,那個時候,我們就不得不離開這個公寓了。」
「原來如此,公寓是為了不讓我們受到血字影響而觸發影子詛咒。」裴青衣不得不承認皇甫壑的話很有道理。這個二號公寓是血字執行地點,在午夜零點以前,絕對不可以離開半步。
「你確實看到了,有兩隻血手在掐住他的脖子吧?」裴青衣問道,「你認識這個男人嗎?」
「不認識。四樓那個房間的住戶,我記得是一對夫婦,這個男人我沒見過,大概是來做客的。這個公寓的情況,我十多年來一直在監視,所以,可以確定那對夫婦沒有搬家。」
裴青衣又看向戰天麟,問道:「說一說你發現屍體的詳細經過。」
「我方便之後走出廁所,回過頭的時候,就發現這個男人倒在浴缸裏了。就這麼簡單。」
莫非那個鬼就在這個浴缸裏?
「我們還是……離開這個房間吧。」裴青衣皺眉說,「待在這裏太危險了。」
「可是……」蘇小沫焦急地問,「我們接下來去哪裏?」
「去雪真家吧?」司筱筱連忙說,「這個公寓裏的人對皇甫的敵意都很深,而剛才雪真還幫你說話,看來她很信任你。」
「不可以!」皇甫壑卻斬釘截鐵地否定了司筱筱的建議,「聽好了,絕對不可以!你們當中任何一個人,都不要再接近雪真!」
裴青衣明白皇甫壑的心思,他是擔心,一旦接近雪真,會讓她也遭受池魚之災。過去的血字中,受到牽連而死的非住戶數不勝數,眼下這個戴鴨舌帽的男人就是個活生生的例子。
「我看,我們不要離開了。」皇甫壑語出驚人,「你們以為離開就安全了嗎?我認為,生路恰恰和這個房間有關係,我們如果現在離開了,反而是著了公寓的道!」
他這麼一說,五個人都答應了,接下來大家就檢查照片了。這個辦法,以前子夜曾經用過,裴青衣何等精明人物,自然也懂得拾人牙慧,立刻照搬過來。在之前上樓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多次拍照了。當時雪真也在,她以為這些靈異研究者是想拍到什麼靈異照片。
只是,對四樓並沒有特意拍太多,照片核對下來,也沒有發現不對勁的地方。裴青衣感到很失望。
「真是可惜,」她歎了口氣,「算了,我們現在就去四樓再多拍點照片……」
「等一下!」皇甫壑突然想起了什麼,「我想起來了,十幾年前,連叔叔給雪真買了一台攝影機,她當時興奮地拉著我在公寓裏到處拍,如果她還保留著……」
「你是說……」
「雖然具體的時間記不清楚,但應該是在案件發生的那一年!也就是說,如果拿來比對現在的照片,說不定就可以發現什麼!我去找雪真,裴青衣,你們到樓道各處再拍照片!」
大家頓時興奮起來!裴青衣等人下樓後,皇甫壑朝雪真家走去。此時已經六點半了,皇甫壑按下了門鈴。
「你,你……」雪真看見皇甫壑,心中忽然湧起一陣酸楚,她剛才內心一直在掙扎,要不要主動去找他,自尊心和對他的思念一直在交纏搏鬥,現在,他居然來了……
雪真看到皇甫壑的一剎那,忽然有種衝動,想撲到他的懷裏,求他不要再離開。小時候開始產生的情愫,隨著時間的流逝,這份愛恨糾葛已經在她心中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跡,無法抹去了。
雪真終於意識到,其實她也希望孫心蝶不是真凶,那樣的話,她就可以沒有愧疚、沒有罪惡感地和心愛的男人在一起了。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