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科幻小說
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29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虛像【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400頁
出版日期:2016.11.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本書包含(含:虛像、洞天)二個故事。
他在海市蜃樓裏,看見了一個讓他為之傾心的女子
為此,他辭去前途看好的工作,費盡心力去追尋她
只是,當那美好的虛像轉為現實,是否真的那樣美好?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虛像〉:
衛斯理的好友江文濤,是個天生的航海家,足跡幾乎遍及中東各國,自言世上大約沒有一個女人可以令他著迷而墮入愛河,因為像他這樣四海為家的人,是絕不適宜有一個家的。然而,一天他來找衛斯理,卻神情憂鬱地表明自己戀愛了,只是讓他陷入瘋狂愛戀的,卻是他在沙漠中見到的海市蜃樓景像,一名阿拉拍女郎,回頭一望的巧笑倩兮!為了替好友成就一場動人的戀情,衛斯理運用人脈,將照片散發至阿拉伯各個小村落,更和江文濤一起深入沙漠,試圖找出少女所在的真實地點。然而,途中竟遇沙漠盜匪劫持,衛斯理被迫和盜匪頭子比試刀法,卻在盜匪窩中,見到了那照片中的女子……

※〈洞天〉:一塊石頭在你眼前,當你看著它時,它是一塊石頭;當你不看它時,它又會是什麼模樣?
一個自幼頗有慧根,喜愛廟宇的少年,突然在尼泊爾高山上的桑伯奇廟附近離奇失蹤了。衛斯理與白素,以及著名的攀山家布平一同前往桑伯奇廟探查,然而整間廟裏的喇嘛,似乎都行為詭異。原來,前陣子,廟裏憑空出現了一塊大石,廟中最年長有智慧的貢雲大師,眼盲心不盲,堅稱廟裏有了來客,但他感應得到來客的存在,卻悟不出來客話中之意。為此,他邀集眾多派別的上師前來共同參研,卻一無所獲,直到,那個少年的到來……

【目錄】
※〈虛像〉:
序言                  
第一部    愛上了一個虛像      
第二部    不顧一切的尋找      
第三部    沙漠中最兇惡的強盜    
第四部    與第一號刀手拚生死    
第五部    盜族首領的婚禮      
第六部    中了毒計         
第七部    邪惡猙獰的實在
※〈洞天〉:
序言   
前言                  
第一部    攀山家的奇遇       
第二部    人是形體,石頭也是形體  
第三部    一個瘦削的東方少年    
第四部    從小對廟宇有興趣的怪孩子 
第五部    來到世上懷有目的     
第六部    廟中喇嘛怪異莫名     
第七部    靈界的邀請        
第八部    頓悟的境界        
第九部    「西方接引使者」   


內文精摘:

我打開了相片簿,那本相片簿,也根本只能放四張相片,第一張相片是黑白,很朦朧,攝影技術可以說是屬於劣等的。
在那張相片上看到的是幾棵沙漠中常見的棕樹,有一個水池,在水池旁,有幾個女人,其中兩個,頭上頂著水罈子。
有一個,蹲在水池邊,正轉過頭來回望著,那女子的頭上,披著一幅輕紗,她的臉孔,也看不真切,只可以看到她的一雙眼睛,十分有神采。
我看看那張照片,口中雖然沒有出聲,可是心中卻在想,江文濤這個人也真是,如果他只有他戀人的四張照片,那麼,至少那四張照片,都應該是精心傑作才是,怎麼弄一張那樣模糊不清的照片,放在首位,那張照片上,一共有三個阿拉伯女人,究竟哪一個才是他的戀人?
我抬起頭來,向江文濤望了一眼。
江文濤像是也知道了我的意思,他伸手指著那個蹲在水池邊,回頭望來的那女子,道:「就是她!」
我皺著眉,道:「照片是你所拍的麼?」
江文濤點著頭,道:「是!」
我搖頭道:「攝影技術太差了!」
江文濤苦笑著,道:「我沒有辦法,但是你看以後的三張,卻奇跡也似地清楚!」
我呆了一呆,因為我不知道他所說的「沒有辦法」,和「奇跡似的清楚」,究竟是什麼意思。
我將照片簿翻過了一頁,看到了第二張照片時,我也不禁「啊」地一聲。
第二張照片,的確清楚得多了!
兩張照片拍攝的時間,一定相隔很近,因為那阿拉伯女郎,仍然保持著回頭望來的那個姿勢,她的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使得任何男人看到了,都會不由自主地呆上一呆,然後在心中暗嘆一聲:好美!
她在微笑著,笑得很甜,她的長髮,有幾絲飄拂在她的臉上,那使得她看來更加嫵媚。
我早知道,能夠令得江文濤愛上的女孩子,一定是十分出色的,現在已經獲得證明了。
我笑著,道:「你是怎麼認識她的。」
江文濤卻答非所問,道:「真美,是不是?」
我點頭道:「沒有人可以否認這一點!」
我說著,又翻到了第三頁,那女郎已站了起來,她看來很高,修長而婀娜,比她蹲在池邊的時候,更要動人得多,她仍然在笑著。
我又翻到了第四頁,那阿拉伯女郎已將一個水罈頂在頭上,笑得更甜、更美。
我指著照片,道:「文濤,當一個女孩子,肯對你發出那樣的笑容時,那證明你的追求,是不會落空的,可是你看來卻還很煩惱,為了什麼?可是因為回教徒不肯嫁給外族人?」
江文濤苦笑著,道:「那太遙遠了,你提出來的問題,不知道在哪年哪月,才會發生!」
我一呆道:「什麼意思,你未曾向她求過婚?瞧,她對你笑得那麼甜?」
江文濤的笑容,更苦澀了,他道:「你弄錯了,她不是對我笑!」
我皺了皺眉,「哦」地一聲,道:「這張照片不是你拍的,你有了情敵?」
江文濤卻又搖頭道:「不,照片是我拍的。」
我又向那張照片看了一眼,道:「那我就不明白你在搗什麼鬼了,照片如果是你拍的,那麼她就一定對你在笑,她叫什麼名字?阿拉伯人的名字,可難記得很啊!」
江文濤站了起來,攤著手,道:「她的名字?我根本不認識她。」
我又呆了一呆,我覺得江文濤有點神思恍惚,他的話也有點語無倫次。
這時,我覺得江文濤有點神思恍惚,當他又向下說去的時候,我簡直認為他的神經,多少有點不正常了,他又道:「我總算見過她,還拍下了她的照片,可是她卻連見也未曾見過我!」
我瞪著眼,望著江文濤,我自問不是一個愚蠢的人,可是說老實話,我也的確無法明白,江文濤那樣說,是什麼意思。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