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科幻小說
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32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異寶【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
出版日期:2016.12.21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本書包含(含:異寶、聚寶盆、筆友)三個故事。
※快來抓寶!世界上真的有聚寶盆?身懷異寶的感覺是什麼?讓人類瘋狂想要擁有的東西是什麼?始皇墓中竟有來自外星的稀世異寶?不能見人的神秘筆友究竟是人還是……
※衛斯理的幕後真身.科幻大師倪匡巔峰之作;超乎想像的怪誕謎題,高潮迭起,永不落幕。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異寶〉:
世界三大盜墓家之一的齊白在始皇陵墓中得到了一件奇怪的東西,這個東西由合金製成,具有強大的磁力,儘管齊白和衛斯理見多識廣,仍搞不清這究竟是什麼,甚至驚動了蘇聯的磁學專家也前來關心,眾人研究後,發現竟它能接收人的腦電波!難道,這真是外星人留下的某種飛行器的啟動裝置?還是根本只是小孩子玩的玩具?
※〈聚寶盆〉:
明朝首富沈萬三之所以富可敵國,竟是因為一個聚寶盆?難道世界上真有這種寶物?而這個人人皆欲得之的寶貝,在廿一世紀又重見天日?一個傑出的科學家偶然得到了據說是聚寶盆的碎片,經過仔細觀察後,才察覺竟是來自外太空的「立體複製機」!這是怎麼回事?聚寶盆裡的秘密是什麼?
※〈筆友〉:
兩個從未謀面的人藉由信件往來而交朋友,稱之為「筆友」,然而,你真的確定這個筆友是「人」嗎?白素的表妹結識了一名叫伊樂的筆友,正當兩人想正式見面交往時,卻發現根本沒有這個人的存在。難道伊樂是虛構出來的?還是身有殘疾不願現出真面目,或是隱藏在暗處犯罪的神秘怪客?
 
【目錄】
※〈異寶〉:序言
第一部 探驪得珠——盜墓第一法
第二部 具磁力的異寶
第三部 一塊活的金屬
第四部 能接收人的腦電波
第五部 混亂之中失去寶物
第六部 人腦和異寶有感應
第七部 神仙境界天開眼
第八部 腦能量大放異彩
第九部 十二金人的投影
 
※〈聚寶盆〉:序言
第一部 隱居郊外秘密研究
第二部 聚寶盆的碎片
第三部 精密儀器的一部份
第四部 他在研究甚麼
第五部 立體金屬複製機
第六部 打開人類科學的新紀元
 
※〈筆友〉:序言
第一部 快見面的筆友
第二部 出色之極的信件
第三部 一個大軍事基地
第四部 根本沒有這個人
第五部 冒險入基地
第六部 主理亞洲最大電腦
第七部 電腦活了
第八部 電腦的愛情
 
◎【試閱】:
門鈴響起,我恰好在門邊,順手打開門,門外是一個滿面風塵,連鬍子似乎都沾著疲憊的人,一身粗布衣服,他翻眼看了我一眼,就向內直闖了進去。
我連忙側了身子,讓他進來,他先來到放酒的櫃子之間,取了一瓶酒,然後,身子向沙發上一倒,打開酒瓶,就著瓶口,咕嘟咕嘟地不停地灌酒。
我看著他,心中又好氣又好笑,大聲喝著他:「喂,你以為你進入了什麼所在?一座無主的古墓?」
他又喝了幾口酒,才垂下手來,望著我,忽然長嘆了一聲。
能夠這樣把我的家當作是他自己家一樣的朋友,對我來說,為數也不少,可是像他這樣肆無忌憚的,倒也不多。
這個人,我已經很久沒見他了,而且平時,你想找他,還真不知道上哪兒去找才好,難得他自己摸上門來。所以我口中雖然呼喝著,心中著實怕他一放下酒瓶,跳起來就走。
及至聽到他嘆了一口氣,心事重重,我反倒放了心,因為這證明他並不是偶然路過,而是有事特地來找我的,那他就不會突然離去。
這個人的名字是齊白,看過我記述「盜墓」這個故事,一定可以知道,他是世界三大盜墓專家之一。其餘兩個,一個曾是我的好朋友,單思,死在某國特務之手。
(這是我對各國特務都沒有好感的原因之一,單思死得很冤枉,很無辜,一直到現在,所有認識單思的朋友,都還感到深切的哀悼。)
另一個是埃及人「病毒」,「病毒」以九十六歲的高齡去世。所以,齊白這個怪人,可以說是如今世上,碩果僅存,唯一的盜墓專家。
我看到他出現,感到十分高興,原因很簡單,因為早些時,我曾進入過一個敢稱是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古墓,那簡直是不可思議的地下宮殿。齊白既然是盜墓專家,我就想和他談談這個超級古墓。
我走過去,在他旁邊坐下。只見他雙眼睜得老大,盯著天花板,失神落魄,過了半晌,又大口喝了三口酒,再長嘆一聲。
看到他這樣情形,我忍不住笑了起來:「怎麼一回事,借酒消愁?」
齊白苦澀地道:「人生真是太沒有意思了。」
我「哈哈」大笑,這種話,出自多愁善感的少年男女之口,尚且可笑,何況是齊白這種一生充滿了傳奇,生活多姿多采得難以形容的人,聽得他一本正經這樣說,真是沒法子不捧腹大笑。
齊白又嘆了一聲:「衛斯理,很多人說你沒有同情心,我還經常替你辯護。」
我聽得出他的聲音之中,充滿了懊喪,看來他真正有了煩惱,作為好朋友,自然不適宜在這種時刻,過分取笑,所以我止住了笑聲:「好了,什麼事?是不是可以說出來,讓老朋友分擔一下?」
齊白陡然跳了起來,伸手直指著我:「一切全是你引起的。」
我怔了一怔,不明白何以他這樣指責我,我們沒有見面已經許久,而他的煩惱,看來是近期的事,那關我什麼事?
我沒有辯什麼,只是盯著他,等待他作進一步的解釋。他喘了幾口氣,又坐了下來,垂頭喪氣地道:「你那篇記述,『活俑』,你那篇記述!」
我陡地震動了一下,剎那之間,我完全明白發生什麼事了!
「活俑」記的正是我進入世界上最偉大古陵墓的經過:秦始皇的陵墓。
齊白是盜墓專家,他對於古代的陵墓,有著一種瘋狂的熱情,那種熱情,近乎變態。對他來說,沒有什麼再比秦始皇陵墓,更可以吸引他!
或許由於看到了我的這個記述,或許是他早已有此「凌雲壯志」,不管是什麼,他一定去了那邊,想進入秦始皇的地下陵墓去。
而看他如今的樣子,這個偉大的盜墓專家,顯然在秦始皇陵墓前,遭到了巨大的挫折,他明知那麼偉大的陵墓就在腳下,可是他可能連入口處都找不到。
他受了那麼大的挫折,自然垂頭喪氣,覺得連人生也變成灰色了。
我想通了他之所以這樣子,就低聲問道:「你去過了?」
他點了點頭,我又問:「多久?」
齊白嘆了一聲:「說出來真丟人,足足一年。」
我作了一個手勢:「什麼也沒有得到?」
齊白瞪了我一眼,又低下頭去,雙手托著頭,吸了一口氣:「我本來以為比地鼠還要機靈,地底下有什麼地方是我去不到的?而且,我還有第六感,知道地下有著什麼,這是我作為一個盜墓者的天生異能。」
我笑著:「我還以為你有傳說中的法寶,譬如說,一面鏡子,向地下一照,就能看到三十六尺深地下所埋藏的一切。」
齊白用力揮了一下手:「我在那邊一年,公佈出來的陵墓面積是五十六平方公里,我幾乎踏遍了每一處,我清楚地知道,在我雙腳踏過之處,地下埋藏著不知多少寶藏,但是卻無法進入,這真是不可思議——」
我想起,卓齒,這個秦代的古人,曾向我詳細解釋過秦始皇陵墓中的種種防止外人進入的佈置,不禁吃驚於齊白的大膽。
因為齊白這樣說,他顯然曾用了各種方法,企圖進入地下宮殿。
我不禁搖著頭:「你太膽大妄為了,你能活著離開,已經算是你神通廣大了。」
齊白苦澀地笑了起來:「你是指墓中有著無數陷阱?嘿嘿,我要是有機會遇上那些陷阱,也心甘情願,事實上,我花了一年的時間,還是只在地面之上,轉來轉去,你以為我會有什麼危險?」
聽得他這樣說,我也不禁有點替他難過,這個人,一生之中,不知進入過多少古墓,所有的古墓,只要是略具規模,或多或少,都有防止外人侵入的陷阱,那些陷阱,自然難不倒齊白。
可是這一次,他卻連碰到陷阱的機會都沒有,也就是說,明知有那麼大的地下陵墓在,連如何著手都不能,別說其他了。
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因為那是他一生之中最大的挫折,足以令他懷疑自己盜墓的才能!
齊白這個人,如果不盜墓,不知道去做什麼好,難怪他要感嘆人生沒有意義了。
他長嗟短嘆,我想了一想:「那也不能怪你,當年窮數十萬人之力建成的陵墓,你想憑一己的力量去破解,當然沒有可能。」
齊白抬起頭來:「你不懂,這不是鬥人多,也不是鬥力,而是鬥智。」
他說著,指著自己的前額,用力戳了幾下:「是鬥智。這一年來,證明我的智力,及不上三千年前,建造陵墓的那些設計家。」
我只好道:「由你設計一座隱秘的陵墓,讓他們去找,也未必找得到。」
聽得我這樣說,齊白側頭想了一想,精神振作了一些:「也有道理,把東西藏起來容易,要找出來,就難得多了。」
我作了一個手勢,表示同意他的說法。他又道:「根據你的記述,那個入口處,如果我在,一定早可以找到入口處在什麼地方。」
我道:「我相信,當時我和白素都想起過,可是又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你,不然,一定會邀請你一起前去。」
一聽得我這樣說,齊白又現出了懊喪莫名的神情。一個人只有在他認為錯失了一生之中最好的機會,或是認為錯失了一生之中最美好的物事,才會有這樣懊喪的神情。
他手捏著拳,在自己胸口搥打著:「當時我還不覺得什麼,自信可以在那裡,至少找到三個以上的入口處。可是我踏遍了那個地方,卻一個都發現不了。譬如說,如果再有一個九塊石板鋪成的所在,我一定可以發現。」
我皺著眉:「每一個出入口,一定不一樣。隨便舉個例子說,在一叢灌木之下,可能就是一個出入口,你總不能把周圍幾十公里之中的每一棵樹,都連根掘起來看看。」
齊白搔著頭,我又道:「你真應該慶祝,你沒有發現什麼出入口,不然,就算你找到了,只要進去的步驟,有一點點不對,你早已死在那裡了。」
齊白長嘆了一聲:「真是鬼斧神工,衛斯理,這座陵墓,不是地球人建造的,策畫整個工程的,一定是外星人,一定是。」
他忽然轉換了話題,本來我想笑他幾句,但一想到,他如果覺得自己是輸在外星人手裡,或許心理上不會那麼難過,所以我不置可否。
齊白卻十分認真:「有過外星人在秦代出現過的記載,你是知道的了。」
我笑了起來:「沒有,我還是第一次聽人那樣說,你有什麼根據?」
齊白用訝異的神情望了我,彷彿我絕不可能不知道,我又作了一個手勢,表示我真的不知道,他才道:「真怪,我以為你早知道。晉朝干寶所作的『搜神記』,卷六就有一則記載著——」
他講到這裡,我已明白他說什麼了,所以我立時接了上去:「我知道了,那記載是『秦始皇二十六年,有大人長五丈,足履六尺,皆夷狄服,凡十二人,見於臨洮』……是不是?」
齊白道:「是啊,你知道。」
我笑了笑:「齊白,這一類的記載,中國的小說筆記之中,不知道有多少,那作不得準,更不能由此申引到那是外星人降落地球的記錄。」
齊白陡然叫了起來:「你怎麼啦,衛斯理,這記載雖然簡單,可是有時間,有地點,有人數,有這種異常人的身材大小,有他們的服飾,這麼詳細的記載若是作不得準,那還有什麼可以作準?」
他一口氣講了下來,我仔細想著他的話,倒真覺得很難反駁。
我只好道:「你喜歡作這樣的設想,那也無傷大雅。」
齊白大搖其頭:「不是設想,記載得明明白白,中國文字上的記載,很少有這樣明白的。臨洮就是如今甘肅省岷縣,這地方,是秦代築長城西面的起點,有著特殊的意義。」
我已經猜到他接下去要講什麼了,這令得我大是駭然,忙道:「你的想像力比我豐富,我承認,拜托,別把你想到的講出來,我怕受不了。」
齊白神采飛揚,和剛才的垂頭喪氣,大不相同:「為什麼不能講出來?從來也沒有人這樣設想過,是不是?你當然知道,萬里長城,是在太空中唯一可以用肉眼看到的建築物。」
我發出了一下悶哼聲,他將要講的,和我所料的一樣。
他果然講了出來:「萬里長城的真正功用,是作為外星太空船降落地球的指標,就如同今日飛機場跑道上的指示燈一樣。」
我只好看著他,聽他發表偉論。
他又道:「照這樣推測下去,整個地下宮殿,根本也不是作為陵墓用的,是外星人在地球上的一個基地,後來不知由於什麼原因,才變成了秦始皇陵。那十二個外星人,不知是來自什麼星體,他們一定有著極其超卓的能力,極發達的科技……由古代的度量衡推算,這十二個外星人的體型十分巨大,每一個都超過十公尺,而且他們的服飾,一定十分怪異,當時人根本沒有見過,所以就只好籠統之稱為『夷狄服』。」
我見他這樣堅持,也不想和他爭論下去,因為這種事,爭下去永遠沒有結果。
而齊白對這則簡短的記載,還真有不少獨特之見,他又道:「這十二個高大的外星人,一定曾和秦始皇見了面,而且,還一定幫了秦始皇的什麼忙,所以秦始皇替他們立像,十二金人像,就是這十二個外星人的像,可惜十二金人歷史上雖有記載,卻不知道到什麼地方去了,記載說由於金屬的缺乏,要盡收天下兵刃來鑄這十二金人像,其巨大可知,這十二個金人像,恐怕也在陵墓裡面。」
我伸了一個懶腰:「秦始皇若是有外星人相助,他也不會那麼早就死了,一定會像他所想的樣,千秋萬世傳下去。」
齊白「嘿」地一聲:「誰知道其中又有了什麼意外?照我推測,秦始皇想求長生不老的靈藥,多半也是外星人的指點。可憐他以為蓬萊仙島是在地球上,據我看,所謂蓬萊仙島,自然是地球之外的另一個星球。」
我笑著:「是,有人說,『山海經』根本是一本宇宙航行志,現在人在考證『扶桑』是日本還是墨西哥,根本沒有意義,在『山海經』中記載的稀奇古怪的地方和那地方的生物,根本全是地球之外的,是浩渺宇宙之中別的星體上的情景。」
齊白十分興奮,說了一句中國北方土語:「照啊,這才有點意思,你現在承認在秦代,的確是有外星人到過地球,曾和當時的人,尤其是高層人士,像秦始皇,有過接觸。」
我搖頭:「根據我所說的,不能達成這樣的結論。我至多承認,在那時候,中國歷史上秦、漢時代,神秘事件特別多,那倒是真的。」
齊白站了起來,來回走了幾步,我想了一想剛才的對話,感到他不會無緣無故提起這些問題來,一定另有原因,所以我道:「你有什麼話要說的,痛快一點說出來,比較好些。」
齊白停了下來:「好像瞞不過你,你知道,我那一年功夫,也不是一無所獲。」
我望著他,不知道他這樣說是什麼意思,剛才他還說,連一個入口處都找不到,那還會有什麼收獲?齊白隨即解釋著:「在眾多的盜墓方法之中,有一種古老的方法,源自中國的盜墓者,這種方法,叫作『探驪得珠法』。」
我笑了起來:「這是你那一行的行語,我聞所未聞,探驪得珠法?名稱何其大雅!」
齊白點頭:「是的,首先採用這個方法盜墓的,是中國四川一帶的盜墓者,據說,這種盜墓法,是由四川自流井一帶,鑿鹽井的技術中衍化而來。四川的鹽井開鑿技師,可以用特殊的工具,深入地下好幾百公尺,將需要的鹽汁汲取上來。」
我有點駭然:「你的意思是,那種方法,是不必進入墓穴,也不必弄開墓穴,而使用特種工具,把墓中的東西取出來?」
齊白的神情很有點自傲:「正是如此。」
我又呆了半晌:「好,那你用了這種特殊的盜墓法,取得了什麼?」
齊白眨了眨眼,道:「你應該先聽聽我的經過,我想到,這麼大的陵墓,裡面幾乎有所有的一切,隨便找一個地方,用探驪得珠法,總可以找點東西出來的——」
我不等他講完,就道:「別對我說經過,你究竟找到了什麼?剛才你還說一點成績也沒有,你這滑賊。」
齊白狡猾地笑著:「要是我走一遭,花了一年的時間,竟然什麼也弄不到手,那早就一頭撞死在那裡了,這點能耐都沒有,還做什麼人。」
我的好奇心被他的話引至不可遏制的程度,大喝道:「你究竟弄了什麼東西到手?」
齊白笑得更狡猾:「我太知道你的為人,如果我一下子就告訴你,你就不會再聽我的講述了。」我向他的身上,上下打量著。可想而知,用那種什麼「探驪取珠法」,不可能把大件的東西弄到手,一定是十分細小的物事,那麼,如果他弄到了什麼,一定藏在身邊。這時,我真恨不得在他身上,徹底搜查一番,可是他顯然不會讓我這樣做,所以我也唯有裝出毫不在乎的樣子,甚至還打了一個呵欠。
齊白仍在發表他的盜墓術:「這種方法之所以有這樣的一個名稱,是由於它是專門用來盜取死人口中所含的那顆珍珠。大富大貴人家,有人死了,千方百計,不惜重金,一定要找到一顆又大又好的珍珠,含在口裡,據說可以維持屍體不敗,也可以令得死者的靈魂,得到安息。」
我不去打斷他的話頭,取了一隻杯子,倒了半杯酒,心中著實想把那隻杯子,塞進他的口中去。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