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懸疑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003 Xf004
書籍名稱:搜神異寶錄之3-4
作  者:婺源霸刀 
定  價:280元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88頁
原印條碼:978-986-352-466-3   978-986-352-467-0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7.10

出版重點:
懸疑作品的巔峰之作,不看到最後,你無法知道真相!
「六軍不發無奈何,宛轉蛾眉馬前死」唐朝有傾國之姿的楊貴妃被縊死在馬嵬坡下,然而貴妃之墓的真實所在卻成為歷史之謎。究竟楊貴妃是流落民間?抑或是遠遁去了日本?
 
作者簡介:
婺源霸刀,本名吳學華。筆名亦有:未卜、昭然、草草蟲。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法學會法制文學研究會會員、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中國毛體書法藝術研究院副院長、廬山白鹿洞書畫院高級研究員。
一個靠深厚的徽州文化孕育出的優秀小夥子,經過十幾年的不懈努力,終於成為專業創作人士。現已出版各類題材的中長篇小說二十多部計500餘萬字,電影電視劇多部。曾任數家雜誌社及軍事類報紙的執行主編、記者。著有《問官場,誰是貪官?》(風雲時代出版)

關鍵名詞便利貼:
貴妃墓之謎:
當年安史之亂,唐玄宗西逃至馬嵬坡時,隨駕護衛三軍不發,要求斬貴妃楊玉環。唐玄宗萬般無奈,只好賜貴妃自縊。然而又有一說,玄宗後來曾密令人將楊貴妃遷葬。因此該墓究竟是原來的墓,還是遷葬後的墓,或僅是衣冠冢?尚無確證。

內文簡介:
南派風水堪輿,北派盜墓挖墳。苗君儒看出,郭家祖墳不簡單。據說這塊墓地是擅風水的玄字派高人看的,並下了血咒。郭家祖墳與一般的墳墓不同,不僅沒有墓碑,且方位座北面南。需知南面陽氣太旺,犯煞。故意不立墓碑,就是要讓南面的陽氣過來,以陽鎮陰,起到陰陽共濟的效果。如果苗君儒沒有猜錯,墳墓的墓主應該是個女人,且這女人是暴斃而亡,死時不超過三十九歲……
而一千多年前的天寶十五年六月十四日(西元七五六年),楊玉環隨李隆基流亡的途中,經馬嵬驛時遇禁軍嘩變,被叛軍縊死,一代佳人香消玉殞,終年三十八歲。難道,貴妃之墓與郭家祖墳有非比尋常的關係?擅風水的玄字派與擅盜墓的地字派,素來不睦,又為何要聯手破解古墓的難解機關?日本忍者的出現,又與楊貴妃有什麼關係?

【目錄】
第一章 土匪風水師
第二章 郭家祖墳
第三章 玄字派的祖廟
第四章 十幾年前的賭局
第五章 屍體上的刻字
第六章 棋盤上的較量
第七章 百年盜洞
第八章 詭異墓道
第九章 長生殿
第十章  神石現世

內文精摘:
卻說苗君儒和程大峰正說著話,突然傳來細微的敲門聲。程大峰下了床去開門,可門外並沒有人,倒是地上有一頁紙,他撿起來一看,見上面寫著幾個字:快離開這裏,有人要害你們!
程大峰拿著那頁紙,問道:「苗教授,怎麼辦?」
苗君儒笑道:「他們要害我們的話,早就在吃的東西裏下藥了。睡吧,離天亮還早著呢!
兩人剛躺下不久,就聽到隔壁傳來一個男人的大叫,接著又有一個女人的慘叫:「救命啊!救命啊!」
程大峰正要起身,苗君儒沉聲道:「別多事,以防惹禍上身!」
外面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還有嘈雜的喊叫。程大峰再也忍不住,跳起身去開門,同時說道:「苗教授,我只是看看!」
門一打開,一個頭髮蓬亂,身體半裸的女人撲了進來,幾乎抱住程大峰,哭道:「救救我!」
從外面透進來的光線,照著女人嘴角和胸前的鮮血。程大峰扶住女人,問道:「發生了什麼事?」
他的話音剛落,只見外面衝進來一個男人,那男人「呀呀」地大叫著,揮舞著手裏的一把短刀,當胸刺向程大峰。
程大峰將女人拉到一旁,飛起一腿踢中那男人的腹部。男人的身體被踢飛出去,將對面的木板撞出了一個大洞。
那男人很快從洞裏爬出來,滿臉是血,嗷嗷叫著繼續撲上前。苗君儒飛速起身來到門口,趁那男人搶進門的時候,一把扣住男人持刀的手。他本想奪下男人手裏的短刀,可當他與男人的眼神對視時,頓時大吃了一驚。
這男人的眼珠幾乎暴凸出眼眶外,眼球通紅甚是嚇人。更讓苗君儒驚駭的是,這男人喊叫的時候,露出了幾顆大獠牙。
是人還是殭屍?
這男人的手被苗君儒扣住,扭過頭朝他一口咬了下去。他放開男人的手,身體微側,一掌劈在男人的腦後。
這一掌的力道不小,若是正常人,被劈中之後會當場暈倒。可這個男人不但沒有倒下,反而轉身朝他刺來。他後退一步,左手托住對方的手腕,右手猛擊對方的手肘關節。
那男人的手肘關節受擊,手腕反彈回來,只聽得「噗嗤」一聲,短刀插進脖子裏,鮮血頓時飛濺出來。
走廊裏的人驚叫起來:「殺人了,韓少爺被殺了!」
苗君儒登時警醒過來,朝程大峰喊道:「快走!」
程大峰叫道:「我走了,你呢?」
苗君儒拿出天地鎮魂金拋過去,說道:「不要管我,你去找她!如果三天之內沒有我消息,你們就離開這裏!」
程大峰說道:「苗教授,我一定會救你的!」
說完後,他跳窗而出!
苗君儒點燃燈,見那個男人倒在地上,從脖子裏濺出來的血,都是黑色的。而那個女人,卻已經嚇得癱軟在桌子底下了。他上前問那女人:「他為什麼要殺你?」
那女人抖索著說道:「我……不知道。他……他晚上喝酒還是好好的……半夜醒來,說……說很難受……我見他眼珠子血紅……而且嘴巴裏長出了……像狗一樣的牙齒……說他中了邪……結果他卻要殺我……」

苗君儒問道:「他有沒有說這些天去了哪裏?」
那女人說道:「幹我們這……這行的……哪敢隨便問……客人呀?不過……他喝酒的時候,好像說過要發大財之類的話……還說要替我贖身!」
馬二帶著幾個人出現在門口,對苗君儒說道:「姓苗的,你知道被你殺死的人是誰嗎?他是韓縣長的兒子。是男人的話,就別逃走!」
苗君儒用一塊床單蓋住韓少爺的屍體,冷笑道:「放心,我不會走的。你先派人通知韓縣長,另外找一間沒有人住的房子,把韓少爺的屍體抬過去,免得影響了你們的生意。注意,千萬不能讓月光照著屍身!」
馬二問道:「為什麼?」
苗君儒淡淡地說道:「因為韓少爺中了屍毒,如今屍毒攻心,他已經不是人了。如果讓屍身照著了月光,接受月光的陰氣,就會發生屍變!另外再給我找些朱砂和一支毛筆來!」
一聽會屍變,馬二嚇得臉色大變,忙吩咐身邊的夥計,按苗君儒說的去做!

翠花樓後院有一間柴房,韓少爺的屍體暫時放在柴房的柴堆上。馬二帶著幾個夥計守在門口,他們還是擔心苗君儒會逃走。
苗君儒撕開屍體的上衣,用朱砂在屍體的胸口畫了一道鎮屍符,又在屍體的頭頂點了一盞長明燈。當他做完這一切的時候,馬二在門口說道:「姓苗的,我們大小姐來了!」
苗君儒走出柴房,見到了賽孟德,賽孟德的身後站著娟姐。
賽孟德問道:「你說韓少爺中了屍毒?」
苗君儒點了點頭,說道:「要不你進來看看?」
賽孟德問道:「你殺了人,卻叫你那個學生逃掉,你為什麼不跑?」
苗君儒笑道:「因為我想知道,他是怎麼中的屍毒!」
賽孟德說道:「人雖然是你殺的,但我們翠花樓也逃不了干係,等會韓縣長來,你怎麼跟他說?」
苗君儒笑道:「那就等韓縣長來了之後再說吧!」
沒過多久,一個五十歲出頭,頭上戴著禮帽的男人,帶著幾個員警,急匆匆地趕過來了。他進柴房看了韓少爺的屍體,憤怒地盯著苗君儒,朝幾個員警下令:「帶走!」
苗君儒說道:「韓縣長,你只看了屍體,還沒問清楚什麼原因,就要把我帶走。你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妥吧?」
韓縣長說道:「我兒子是你殺的,很多人都看見了,還有什麼好問的?我可不管你是什麼教授,殺人償命,我兒子可不能白死!」
苗君儒說道:「你兒子當然不能白死,但也得弄清楚他死的真正原因吧?你仔細看過你兒子的屍身沒有?他的嘴裏長出了獠牙,眼珠子都是紅的,從傷口流出的血,和兩隻手的指甲一樣烏黑,後頸長出了一層白毛。依我的經驗判斷,他之前就中了屍毒,只是屍毒潛伏於體內,沒有發作而已。昨兒晚上他喝了很多酒,又與女人交媾,從而屍毒發作,迷失了本性!」
韓縣長說道:「一派胡言,你以為你說什麼我就信呀?」
苗君儒說道:「你不信我沒關係,你找一個有經驗的仵作來看一下,就知道了!要不我把他胸口的鎮屍符擦掉,你找人把屍體抬到院子裏讓月光照一下,看看會不會屍變?」
聽苗君儒這麼說,韓縣長說道:「我兒子每天只在街上遊逛,他又沒有跟人家去挖墳,怎麼可能中屍毒呢?」
苗君儒說道:「中屍毒不一定要去挖墳,再說了,你兒子偷偷跟人家去挖墳,又怎麼會讓你知道呢?」
韓縣長說道:「我會派人調查清楚的,來人,帶走!」
幾個員警上前要銬住苗君儒,卻被他推開,他說道:「要逃我早就逃了,我跟你們走!」
在經過賽孟德身邊時,這個女人目光冰冷地望著他,倒是身邊的娟姐,眼中似乎有一絲焦慮,他的心一動,想起那個敲門示警的人,心道:那個人會是誰呢?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