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戰家必因我而崛起

「你們這麼多人欺負一個小孩子,真不要臉!有種跟小爺我單挑……」戰無命望著那群步步逼近的黑衣人,臉色煞白,語無倫次地叫道。

戰無命身下的白雀獸不安地刨著地面,身後湍急的瀑布飛落的聲音聽得戰無命心慌。這些人如鬼魅般一直追在他身後,讓他很是無奈。到底是何人要對付自己?居然在家族狩獵季設下伏擊。雖然,這些人不想要他的命,否則他早死一百回了。

黑衣人不語,緩緩地圍了上來。

「你們都給我站住,不然我就從這兒跳下去……」說著,戰無命一躍,落到瀑布邊上,威脅道。

那群黑衣人一怔,果然不敢再向前移動,害怕戰無命真跳下去。

「靠!水這麼深啊,看著頭都暈,這可怎麼辦?也不知道哥哥他們有沒有發現我失蹤了,會不會找過來……」戰無命扭頭望了一眼那彷彿瀉入深淵的瀑布,谷底的巨樹在眼中就像小草一般,這讓他更鬱悶了。要是對方過來抓自己,自己到底是跳還是不跳?不跳,黑衣人也許不會要自己的命,跳下去……靠,哥有懼高症啊啊啊……

「只要你跟我們走,我們不會傷害你……」

「那你先告訴我你們是誰,我再考慮要不要跟你們走。」

「你最好不知道我們是誰,除非你想死!」其中一個黑衣人冷冷地道。

「哇,你們就這點兒本事,嚇唬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算什麼英雄?」戰無命怕怕地向白雀獸靠近一些,站在懸崖邊,聽著瀑布流水擊打岩石發出的巨大聲音,心慌意亂,恨恨地糾結。

「咦……」黑衣人驚訝地叫了一聲。

天色突然暗了下來,彷彿剎那間天就黑了一般。

「難道要變天了?魔獸森林的天氣果然變幻莫測。」有人自語。

「小鬼,如果你不想死的話,就乖乖聽我的話,跟我們走。」

「啊,天吶,怎麼回事……」戰無命突然大叫一聲,無比驚訝地望向天空。

眾黑衣人一怔,順著戰無命的目光望去,陰沉的天空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漩渦,眾人還沒反應過來,一道刺眼的光亮猛然自漩渦中射出。

「嘩……」一道巨大的閃電猛然劈開黑暗,追著那抹自漩渦飛出的亮光劈落。

「啊……」戰無命還沒反應過來是怎麼回事,就見那抹自漩渦中飛出來的亮光筆直地向自己砸來,狠狠砸中了他的腦袋。戰無命的身體被巨大的衝擊力拋起老高,墜入萬丈深瀑。

一切發生得太快,黑衣人被這驟然發生的一切驚得不知所措,眼睜睜看著戰無命被砸落深瀑。

「轟……」緊隨而來的閃電擊空,在山崖上擊出一個巨大的坑,白雀獸沒有任何反抗,當即化成一堆灰燼,周圍的黑衣人也被氣浪衝擊得七葷八素,找不著北。

「四弟……」

「小少爺……」

隱隱的,戰無命似乎聽到呼叫聲,但他已無遐細思,一股龐大的熱流直沖腦海,一道破碎的聲音自靈魂深處傳來。

戰無命輕歎一聲:「想不到哥年紀輕輕居然就這樣死了,還是被天上掉下來的莫名其妙的鬼東西砸死的……更沒想到,哥居然還能聽到腦袋碎裂的聲音……」

來不及想更多,戰無命就覺得身體一震。

「轟……」一股巨大的衝力逆襲而上,戰無命的身體狠狠地砸進瀑布下的深潭,而後便失去了知覺。

三個月後,牧野城戰家後院。

「小少爺來了……小少爺來了……」在幾個丫頭的尖叫聲中,滿院子的僕役一哄而散,有的藏身樹後,有的躲進了屋子裡……院子裡只剩下一隻僕役們驚慌之下跑掉的鞋子。

戰無命賊眉鼠眼地探頭向院子裡望了望,驚愕地發現,僕役院子裡一個人影也沒有,頓時大失所望。咳嗽了一聲,學著大人的樣子背著手、邁著八字步進了院子。

「本少爺光臨,你們這些可惡的傢伙居然全都偷懶,一會兒我就去告訴大娘,扣你們每人一個月工錢。」戰無命大聲叫道。

戰無命此話一出,僕役們哭喪著臉膽戰心驚地從各自躲藏的地方走了出來,望著戰無命那雙看似無辜的大眼睛,心都抖了。那張看似天真的小臉,竟嚇得僕役們兩股打戰,生怕被戰無命盯上。

小少爺來僕役院子,除了找人試藥外,沒別的事情。若是三個月前還好說,小少爺雖然喜歡胡鬧,但是對僕役非常好,說是試藥,不過是將藥閣中強身健體的丹藥悄悄偷出來給僕役們吃,美其名曰試藥,實際上僕役們受益良多。

但自從三個月前家族春獵回來之後,不知小少爺抽了什麼風,開始自己鼓搗藥,你說你一個整天自言自語,不務正業,不事修練,連戰氣都沒有的人,能控火煉丹嗎?你有丹火嗎?你知道什麼是藥性融合嗎?

聽消息靈通的人說,小少爺在魔獸山脈受了驚嚇,被一批神秘人圍攻,與家族眾人失散。找到時,小少爺竟然昏迷在離狩獵地三百多里遠的野狗河谷的河灘上。一個十二歲的小娃娃,長得白白嫩嫩的,昏迷在魔獸密集的野狗河,居然沒被魔獸吃掉,真是個奇蹟!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