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回

 

就因為小少爺胡亂煉藥,還經常找人試藥,四夫人實在看不下去了,火冒三丈地找到小少爺,母子間那段對話經典得嚇人。

「你知道你煉的是啥藥嗎?」四夫人怒問。

小少爺一臉天真地答:「不知道啊,我就隨便抓了幾種草藥,用鍋熬啊熬,最後就成了這種藥糊糊,我刮下來搓啊搓,就成了丹藥了。」

別人煉丹用丹爐、丹火煉,還小心翼翼的。戰小少爺可好,煉丹用一口大鐵鍋熬啊熬,丹火沒有不說,還用柴燒火……

「本少爺今天心情很好。」戰無命一臉天真的笑容大聲道。

他話音剛落,所有僕役的臉都青了。每次戰無命說完這句話之後,下一句就是——我又煉成了幾種新藥。

「少爺,小的今天肚子痛,老拉肚子……」說話間,那僕役居然真的放了個屁,「不好意思,少爺,我肚子壞了,怕汙了少爺的眼,我還是先去茅房了。」說完也不等戰無命發話,扭頭就跑。

「少爺,我表姑的兒子今天結婚,新郎就是我……哦,不是……伴郎就是我……吉時快到了,我得過去了……」一個僕役緊張得話沒說完撒腿就跑。他家就他一個男丁,還等著他傳宗接代呢,可不能折在小少爺手裡。

片刻之後,院子裡的僕役再次蹤影全無,戰無命還沒來得及伸手去抓,就全跑光了,只剩下戰無命孤零零地站在院子中間,喃喃道:「這些沒用的傢伙,不就是試藥嗎?用得著怕成這樣……」話沒說完,戰無命眼睛一亮,牆角的樹底下還有一個年歲較大,看上去十分憨厚的大叔。

「還有一個,不錯,你很好,我讓父親給你加工錢。」戰無命高興壞了,找了一圈,母親身邊的人,自己身邊的人,連二哥身邊的人都問過了,沒一個願意給自己試藥的。找靈獸試藥,牠們又不會說話,怎麼能知道藥性的好壞,過來找僕役,又全都跑了。幸好,還有一個,戰無命笑得嘴都要咧到耳根上了。

「這個,少爺,小的戰川,想……想……」那中年大叔緊張得有些結巴,不知說什麼好。

「想給本少爺試藥嗎?太好了,這有什麼不行的,只要想就行……」

「不,不是的。小的,小的是想問,上次段爺吃的那藥,少爺還有沒有?」中年大叔不好意思地低聲問。

戰無命頓時愣了,什麼意思,大家不是都說那藥不好嗎?害得自己還被母親教訓了一頓,父親一頓鞭子抽得自己差點兒找不著北,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人私下裡問自己要那藥?

戰無命訝然問道:「你想吃那藥?」

「是,是……小的就是想吃那藥。」戰川大喜,看來有戲。

「上次那藥還有,不過,你想要那藥,得先給我試新藥。」戰無命想了想道。既然這麼多人想要上次那藥,估計那藥還是有用處的,要不然怎麼連三爺爺和二爺爺都偷偷地向自己討藥和藥方呢?

戰川開始糾結,想到小少爺駭人聽聞的熬藥之法,他就遍體生寒,但又想到以後的性福,還有家中那黃臉婆鄙視的目光,咬咬牙道:「好,只要少爺給我上次那藥,我就給少爺試藥。」

戰無命笑了,總算找到試藥人了。其實他根本就不需要試藥人,他很清楚自己所煉之藥的藥性,但是他需要通過試藥人讓家族裡的人看到他煉製的藥的價值。

戰家喜歡他的人很多,即使是鉤心鬥角的四位娘親,互相攀比競爭的三位兄長,也都寵著他,慣著他,因為他是一個不學無術,整天只知道自言自語地鼓搗一些不倫不類的草藥的紈絝大少。他不可能有機會競爭家主之位,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反正戰家也不擔心被一個沒有實權的小少爺敗掉,所以大家一直慣著他,捧著他,生怕他浪子回頭幹正事。但是這種局面自三個月前魔獸山脈春季狩獵之後,就被打破了!

一群神秘人偷襲了戰無命的營地,雖然護衛們捨命相護,他依然墜落深瀑,被水沖走了。所有人都認為,一個連戰氣都沒有,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不可能在那百丈瀑布的衝擊下生還,即使僥倖活下來,也不可能逃過遍佈山中的魔獸。

沒人知道,戰無命自八歲開始研究魔獸山脈,研究魔獸的習性,大家只知道他喜歡偷家中的藥物去找僕役試藥,卻不知道他是在人和魔獸身上進行藥性對比,那些藥他早就在魔獸身上試驗過了。若說在魔獸山脈的生存之道,戰家只怕沒有幾人比得上戰無命。

戰無命之前只敢在魔獸山脈邊緣,找一些弱小的魔獸試驗,本想借這次春季狩獵,深入魔獸山脈,找到更強大的魔獸試藥,沒想到卻出了這樣一場變故。

他被天上掉下來的莫名其妙的東西砸下瀑布的一剎那,一股龐大的熱流直沖腦海,他聽到一道破碎的聲音自靈魂深處傳來,左右著他的身體和思維。渾渾噩噩中,眾多畫面如光影一般閃過他的腦海,一個與命運生生世世抗爭,氣貫天地的男人,面對無盡雷域和兄弟朋友的背叛,從未向命運屈服,一世世的成長,一生生的掙扎……冥冥之中,戰無命覺得那個人就是自己。戰無命突然被打開了靈竅,前世的記憶瞬間衝入他的腦海。

「轟」的一聲,他的腦海彷彿被大量的經歷和龐大的記憶沖裂,某種禁錮在這衝擊之下化成碎片,而後他便失去了意識。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