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魯迅作品精選—經典新版
書系編號:Tg103
書籍名稱:魯迅作品精選3:朝花夕拾【經典新版】
作  者:魯迅
定  價:220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原印條碼:978-986-352-455-7
CIP碼:857.63
出版日期:2017.07.20

出版重點:
※是魯迅的一部短篇回憶錄集,收錄了魯迅在1926年間所寫的回憶錄十篇,更加收【無花薔薇】及【臉譜種種】兩大篇章,一次滿足你對魯迅的熱愛
※全書採夾敘夾議的方法,生動地敘述了他從農村到城鎮,從家庭到社會,從國內到國外的一連串不同時期的生活經歷,更抒發對親友師長的懷念之情,並對舊有封建社會進行了嘲諷和抨擊。
※中國現代文學的奠基人和開山巨匠;最勇於面對時代與人性黑暗的作家;掀起文壇筆戰與爭議最多的創作者!
※他揭示文學風雲數十年,號稱中國文壇第一人;他自言「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他引領時代潮流,挑戰舊有傳統,指出社會矛盾;被譽為「二十世紀東亞文化地圖上占最大領土的作家」。
※經典新版精選,不朽文學重現!


作者簡介:
魯迅(1881~1936),周樹人,字豫才,魯迅是他最多使用的筆名。魯迅家學淵博,國學根基深厚,先後在北京大學、北京高等師範學校等任教,並從事創作。享年五十六歲。魯迅是中國現代的社會病理作家,他對中國封建思想毒害及不合理的舊制度,極力抨擊,務求以文學改變國民的落伍思想。他所寫的小說,大都針對國民的人性弱點,揭社會的瘡疤而寫作,用字辛辣,諷剌深刻。一九一八年五月,首次用「魯迅」的筆名,發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第一篇白話小說《狂人日記》,奠定了新文學運動的基石。一九二一年發表的中篇小說《阿Q正傳》,更是中國現代文學史上的不朽傑作。

內文簡介:
橫眉冷對千夫指     俯首甘為孺子牛
帶露折花,色香自然要好得多,但是我不能夠。便是現在心目中的離奇和蕪雜,我也還不能使他即刻幻化,轉成離奇和蕪雜的文章。——魯迅

《朝花夕拾》原名《舊事重提》,是魯迅於1926年創作的10篇回憶散文。描述魯迅青少年時期的生活,反映了他的性格和志趣的形成經過。前七篇是他童年時代在紹興的家庭和私塾中的生活情景,後三篇敘述他從家鄉到南京又到日本留學,然後回國教書的經歷;揭露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會種種醜惡的不合理現象,同時反映了有抱負的知識分子在舊中國茫茫黑夜中,不畏艱險,尋找光明的困難歷程,以及抒發作者對親友師長的懷念之情。

豈有豪情似舊時     花開花落兩由之 
何斯淚灑江南雨     又為斯民哭健兒 ——魯迅

【目錄】
出版小引  還原歷史的真貌——讓魯迅作品自己說話    陳曉林
小引
一、朝花夕拾
狗‧貓‧鼠
阿長與《山海經》
《二十四孝圖》
五猖會
無常
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
父親的病
瑣記
藤野先生
范愛農
後記
二、無花薔薇
這也是生活
上海所感
生命的路
經驗



諺語
現代史
喝茶
清明時節
三、臉譜種種
略論中國人的臉
再論文人相輕
從幫忙到扯淡
世故三昧
罵殺與捧殺
從諷刺到幽默
從幽默到正經
吃白相飯

「揩油」
漫罵
搗鬼心傳
「友邦驚詫」論
中國人的生命圈
推背圖

二丑藝術
爬和撞
儒術
拿來主義
說「面子」
臉譜臆測
論俗人應避雅人
論「人言可畏」

附錄
雜文:對生活和現實的種種觀感
一、獨樹一格的雜文
二、魯迅雜文的豐富隱喻
三、時代的苦悶與血淚的見證

魯迅年表

內文精摘:
這也是生活

這也是病中的事情。 
有一些事,健康者或病人是不覺得的,也許遇不到,也許太微細。到得大病初愈,就會經驗到;在我,則疲勞之可怕和休息之舒適,就是兩個好例子。我先前往往自負,從來不知道所謂疲勞。書桌面前有一把圓椅,坐著寫字或用心的看書,是工作;旁邊有一把藤躺椅,靠著談天或隨意的看報,便是休息;覺得兩者並無很大的不同,而且往往以此自負。現在才知道是不對的,所以並無大不同者,乃是因為並未疲勞,也就是並未出力工作的緣故。 
我有一個親戚的孩子,高中畢了業,卻只好到襪廠裏去做學徒,心情已經很不快活的了,而工作又很繁重,幾乎一年到頭,並無休息。他是好高的,不肯偷懶,支持了一年多。有一天,忽然坐倒了,對他的哥哥道:「我一點力氣也沒有了。」 
他從此就站不起來,送回家裏,躺著,不想飲食,不想動彈,不想言語,請了耶穌教堂的醫生來看,說是全體什麼病也沒有,然而全體都疲乏了。也沒有什麼法子治。自然,連接而來的是靜靜的死。我也曾經有過兩天這樣的情形,但原因不同,他是做乏,我是病乏的。我的確什麼欲望也沒有,似乎一切都和我不相干,所有舉動都是多事,我沒有想到死,但也沒有覺得生;這就是所謂「無欲望狀態」,是死亡的第一步。曾有愛我者因此暗中下淚;然而我有轉機了,我要喝一點湯水,我有時也看看四近的東西,如牆壁,蒼蠅之類,此後才能覺得疲勞,才需要休息。 
象心縱意的躺倒,四肢一伸,大聲打一個呵欠,又將全體放在適宜的位置上,然後弛懈了一切用力之點,這真是一種大享樂。在我是從來未曾享受過的。我想,強壯的,或者有福的人,恐怕也未曾享受過。
記得前年,也在病後,做了一篇《病後雜談》,共五節,投給《文學》,但後四節無法發表,印出來只剩了頭一節了。〔2〕雖然文章前面明明有一個「一」字,此後突然而止,並無「二」「三」,仔細一想是就會覺得古怪的,但這不能要求於每一位讀者,甚而至於不能希望於批評家。於是有人據這一節,下我斷語道:「魯迅是贊成生病的。」現在也許暫免這種災難了,但我還不如先在這裏聲明一下:「我的話到這裏還沒有完。」 
有了轉機之後四五天的夜裏,我醒來了,喊醒了廣平。 
「給我喝一點水。並且去開開電燈,給我看來看去的看一下。」 
「為什麼?……」她的聲音有些驚慌,大約是以為我在講昏話。 
「因為我要過活。你懂得麼?這也是生活呀。我要看來看去的看一下。」 
「哦……」她走起來,給我喝了幾口茶,徘徊了一下,又輕輕的躺下了,不去開電燈。 
我知道她沒有懂得我的話。 

街燈的光穿窗而入,屋子裏顯出微明,我大略一看,熟識的牆壁,壁端的棱線,熟識的書堆,堆邊的未訂的畫集,外面的進行著的夜,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和我有關。我存在著,我在生活,我將生活下去,我開始覺得自己更切實了,我有動作的欲望——但不久我又墜入了睡眠。 
第二天早晨在日光中一看,果然,熟識的牆壁,熟識的書堆……這些,在平時,我也時常看它們的,其實是算作一種休息。但我們一向輕視這等事,縱使也是生活中的一片,卻排在喝茶搔癢之下,或者簡直不算一回事。我們所注意的是特別的精華,毫不在枝葉。給名人作傳的人,也大抵一味舖張其特點,李白怎樣做詩,怎樣耍顛,拿破侖怎樣打仗,怎樣不睡覺,卻不說他們怎樣不耍顛,要睡覺。其實,一生中專門耍顛或不睡覺,是一定活不下去的,人之有時能耍顛和不睡覺,就因為倒是有時不耍顛和也睡覺的緣故。然而人們以為這些平凡的都是生活的渣滓,一看也不看。 
於是所見的人或事,就如盲人摸象,摸著了腳,即以為象的樣子像柱子。中國古人,常欲得其「全」,就是制婦女用的「烏雞白鳳丸」,也將全雞連毛血都收在丸藥裏,方法固然可笑,主意卻是不錯的。 
刪夷枝葉的人,決定得不到花果。 
為了不給我開電燈,我對于廣平很不滿,見人即加以攻擊;到得自己能走動了,就去一翻她所看的刊物,果然,在我臥病期中,全是精華的刊物已經出得不少了,有些東西,後面雖然仍舊是「美容妙法」,「古木發光」,或者「尼姑之秘密」,但第一面卻總有一點激昂慷慨的文章。作文已經有了「最中心之主題」〔3〕:連義和拳時代和德國統帥瓦德西睡了一些時候的賽金花,也早已封為九天護國娘娘了。〔4〕尤可驚服的是先前用《禦香縹緲錄》〔5〕,把清朝的宮廷講得津津有味的《申報》上的《春秋》,也已經時而大有不同,有一天竟在卷端的《點滴》〔6〕裏,教人當吃西瓜時,也該想到我們土地的被割碎,像這西瓜一樣。自然,這是無時無地無事而不愛國,無可訾議的。但倘使我一面這樣想,一面吃西瓜,我恐怕一定咽不下去,即使用勁咽下,也難免不能消化,在肚子裏咕咚的響它好半天。這也未必是因為我病後神經衰弱的緣故。我想,倘若用西瓜作比,講過國恥講義,卻立刻又會高高興興的把這西瓜吃下,成為血肉的營養的人,這人恐怕是有些麻木。對他無論講什麼講義,都是毫無功效的。
我沒有當過義勇軍,說不確切。但自己問:戰士如吃西瓜,是否大抵有一面吃,一面想的儀式的呢?我想:未必有的。他大概只覺得口渴,要吃,味道好,卻並不想到此外任何好聽的大道理。吃過西瓜,精神一振,戰鬥起來就和喉幹舌敝時候不同,所以吃西瓜和抗敵的確有關系,但和應該怎樣想的上海設定的戰略,卻是不相干。這樣整天哭喪著臉去吃喝,不多久,胃口就倒了,還抗什麼敵。 
然而人往往喜歡說得稀奇古怪,連一個西瓜也不肯主張平平常常的吃下去。其實,戰士的日常生活,是並不全部可歌可泣的,然而又無不和可歌可泣之部相關聯,這才是實際上的戰士。 
八月二十三日。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