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無命沒死,他再次醒來時,已被大水沖到了野狗河谷,這是一個魔獸密集的地方。他醒來時,駭然發現,腦海中多了一塊散發著神光的玉片,一股莫名的能力讓他可以冥視內心,審視腦海。他的意識與玉片碰觸時,一種前所未有的血脈相連之感讓他清晰地聽到玉片中的呢喃聲。於是,他知道這塊玉片是一部神奇的經書《太虛神經》

「太虛生混沌,混沌開天地,天地分陰陽,陰陽化萬物,萬物自有靈,修命可無窮,命裡無窮時,神魂化太虛,太虛為何物,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太虛神經》似乎是一篇講述天地至理的綱要,讓戰無命明白,戰氣之修是由外而內,感外在之氣而壯自身之力,將外在之氣吞吐於體內,納新吐故,從而提升自己生命的本質。因為外在無限大,所以可以讓自身無限成長,但是萬靈自身的內在也是無限的,若修自身,同樣可以修得無比強大,直到最後與太虛同在……

這是一條與戰氣修煉完全不一樣的修煉之道,讓自小神魂異常無法修煉戰氣的戰無命大喜過望。《太虛神經》前期的修煉需要大量的藥物,那些藥物唯有真正得到戰家藥閣的認同,家族才可能提供給他使用。以他小少爺的身分,雖然看上去極為得寵,但能得到的資源卻極為有限。

不過,戰無命沒有時間多想,就被四周聚攏過來的魔獸嚇了一大跳。在他醒來的片刻,四周竟聚集了十餘隻魔獸,都把他當成了可口的點心,只是這些魔獸誰也不願意讓其他魔獸獨吞他這塊鮮嫩可口的點心,起內訌了。

戰無命一摸身上,所幸這次帶出來準備在魔獸山脈試用的藥物並未丟失,急忙掏出來在身上一陣亂抹,一股難聞至極的臭味飄散出去,四周十餘隻低階魔獸如見了鬼般號叫著逃開了。

戰無命鬆了口氣,他的猜測是對的,高階魔獸糞便的氣息對低階魔獸有著天生的威懾,魔獸分辨魔獸等級主要是靠氣息和威壓,糞便雖然沒有威壓,但是卻有他們的氣息,低階魔獸的慣性思維認為,這是高階魔獸的領地,哪敢過多停留。

不過,戰無命的危機並未解除,陸地上的魔獸氣息對水中魔獸的影響力要弱很多,噬血魔鱷成為他致命的威脅。戰無命被水流沖出數百里早已經筋疲力盡,哪能跑得過噬血魔鱷。好在這幾年不斷研究藥物,總算還有一些積累,此時也不管懷中有什麼藥,一股腦兒地全扔進了野狗河中,結果出乎意料的好,河水中兇猛的噬血魔鱷居然被毒死了。戰無命也因又累又驚,再次昏迷過去。好在沒多久,戰家人就找到了他。

戰無命煉出龍精虎猛之藥後,戰家人終於開始重新審視這個怪怪的小少爺。

戰家雖然對外宣稱將小少爺狠狠地教訓了一頓,但私下裡,戰家老爺卻十分開心。大家都不是傻子,這藥雖說登不得大雅之堂,但賺進來的卻是真金白銀。

幾經追問,眾人才得知,戰無命因禍得福,在魔獸森林中大難不死,意外得到一個古老的傳承,獲得了不少古丹方,這龍虎猛藥便是依照古丹方所煉,只是礙於傳承誓言,戰無命不能將傳承洩露給任何人。

對此,戰老爺子並不在乎,傳承在戰無命手中和在戰家手中有什麼分別,這是自己的孫子。

 

戰無命帶著戰川回到自己的小院。

「段叔,齊叔,辛苦了,我那隻白雀獸有什麼異常沒有?」戰無命笑得跟朵花似的。

自從那次狩獵事件之後,戰家又給戰無命多安排了幾個護院。

「白雀獸已經不再狂暴了,只是身體有些虛弱。」段護衛答道。

「哦,看來這藥不會致命,只是不知道功效如何,還得讓人來試試。」戰無命欣喜道。

戰無命逕自走入丹房。戰無命的丹房就像一個大廚房,裡面有一個小號丹爐和一口大鐵鍋。戰老爺子因上次的事來過一趟戰無命的丹房,見到這個另類的丹房,差點沒笑岔氣,這丹房連個丹爐也沒有,還是後來老爺子有求於戰無命,被戰無命勒索了一個丹爐。不然,誰都會認為這只是一個廚房而不是丹房。

戰川看到那口大鐵鍋也有些想笑,爐子下面架著柴,被煙熏得烏七麻黑的,這根本就是一個煮飯的大鐵鍋和一個燒水的爐子嘛,若是老爺子知道他那愛惜得不得了的丹爐被戰無命拿來這麼用,只怕會氣吐血。

戰無命小心地將一顆火紅色的丹藥送到戰川面前,那藥有一股微腥的藥草味,混雜著一股很特別的怪味,十分刺鼻,藥丸的形狀實在不怎麼樣,一般的丹藥是圓的,這顆卻坑坑窪窪的,表層還有些像鼻屎一樣的毛刺,與煉丹大師用丹火燒出來的圓潤無比的靈丹相比,完全就是鼻屎。

「嘿,這個……這個賣相確實是難看了點兒。」說話間,戰無命撓撓頭,很不好意思地解釋道,「你也知道,本少爺修煉不了戰氣,那個什麼丹火,就更別說了,本少爺煉丹,絕招就一個字,那就是——熬。將各種草藥熬成糊糊,然後再把糊糊搓成一坨,哦,不,是一顆。」說話間,他斜斜地瞄了一眼牆角邊一坨粑粑樣的東西。

戰川順著戰無命的目光望去,差點兒沒吐出來,那裡竟然是一堆白雀獸的便便,糊糊的,黏黏的,一坨一坨,顏色火紅,與戰無命的藥丸分明是同一品種。戰川很懷疑戰無命手中這一小坨紅色的藥丸是不是拿錯了,要不是知道白雀獸是沒有靈智的,他都要懷疑是白雀獸將藥丸調包了。

「那個,那個是那無良的白雀獸不注意個人衛生,我說的一坨和那一坨不一樣……」戰無命畫蛇添足地解釋道。

接著轉移話題道:「你看,這顆藥小很多,不是坨坨的……」

「少爺,你別說了,我吃!」戰川的臉都青了,再讓戰無命說下去,他哪裡還敢吃這藥啊。說完不待戰無命解釋,戰川一把抓住那顆藥丸塞進嘴裡去了。

「啊……」戰無命一愣,見戰川也不喝水就將那龍眼大的藥坨坨給吞了,突然想起了什麼,叫了聲,「壞了,這是給魔獸的分量,人吃的分量得減半再減半啊!」

「啊……」戰川頓時心涼了半截,頃刻間,就感覺身體裡似有一股火在燒,四肢被這股熱流一沖,彷彿有無窮的力量。

「少爺,他不會有事吧,看他那臉紅得……」小雲也湊了過來,發現吃了丹藥的戰川臉紅得像要滲出血來一般,擔心地問道。

「壞了,藥的分量太多了。這個,小雲,你快去把我娘叫來,要是不壓制,我怕他的血管會爆裂……」戰無命也急了,我話還沒說完,你就搶著吃,這東西雖然不是白雀獸的便便,但是也差不多啊,又不是什麼好東西,那麼急著吃幹嘛!

「我熱……」戰川撕開上衣,露出被肋骨繃著的身體,此時,那瘦小的身體裡像是有一股奇異的能量在流動,戰川身上本就不多的肌肉滾動起來,血管一根根鼓脹著,像隨時可能爆裂一般。

「轟……」戰川一揮手,身前鐵製的藥架子「嘩」一聲碎裂開來。

「哇,好大的力氣。」小雲驚呼。

「快記下,這藥能讓人力量暴增,在短時間內提升個人力量……」戰無命不僅不驚,反而大喜。戰川那體質,修煉戰氣一直不能突破至戰師,現在卻一拳擊碎了鐵製的藥架,即使是一星戰師也沒有這麼大的力量。這藥的藥力確實很驚人。

「哦,不用記,快去找我娘,他快受不了了。」戰無命看到戰川痛苦地揮拳,空氣中傳來一陣陣爆響,急道。

「是。」小雲也從驚喜中回過神來,知道人命關天,急忙扔開手中記錄的卷軸跑了出去。

戰川如同一匹發狂的野馬,瘦弱的體內充滿了力量,雖然睿夫人以戰氣將他體內橫衝直撞的藥力約束起來,但他的神志也被強大的藥力衝擊得稀裡糊塗,若不是幾名戰家家將按住,只怕戰無命那廚房一樣的丹房此刻已成了廢墟。

「命兒,這藥方你究竟是自哪裡得來的?」睿夫人雖然氣惱戰無命膽大亂試藥,但是對這藥力卻十分吃驚,立時將此消息上報給夫君戰青鵬。

不僅戰青鵬被這個消息震驚了,老爺子戰天仇和大長老戰天行都被驚動了,如果睿夫人所說是真的,那麼,對戰家來說,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眾人看到戰川身上發揮出的藥效後,都沉默了,只有戰無命悻悻的,一臉無辜。

戰青龍將藥瓶中那不堪入目的藥丸倒了一小坨出來,聞了聞,自語道:「真想不到,命兒竟有如此高超的配藥天賦,真是天助我戰家。」

戰青龍笑得歡暢,扭頭向戰天仇道:「父親,此藥雖然賣相極差,那只是因為命兒不能使用戰氣,沒有丹火,所以才會如此,但藥效卻不假,若是由丹師依方煉丹,只怕藥效更強。」

「哇,大伯,你看,牆角還有幾堆藥坨!」戰無過突然發現牆角還有幾大坨與戰青龍手中的藥丸色澤相近,品相相當的物體,不由大叫起來。

戰無命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說,戰無過已經衝了過去,伸手抓了一坨遞給戰青龍。

「別……」戰無命還沒說完,戰青龍已經接過那一坨,聞了聞,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疑惑地向戰無命問道:「無命,這些是煉廢的藥嗎?」

「這個……」戰無命怯怯地欲言又止,「算是吧。」

「什麼算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大伯又不會怪你。」戰青龍皺眉道。

「其實,那坨是白雀獸的糞便……不過是白雀獸幫忙加工的,所以不算是丹藥的廢棄物……吧。」戰無命無可奈何地道。

「啊!」戰青龍和戰無過失聲叫了起來,戰青龍忙將手中的糞便扔了出去,揮手亂甩,眾人慌忙閃避。

「無命,你這個皮癢的……」戰無過頓時惱羞成怒,不僅自己抓了一手便便,還害得戰青龍也抓一手便便,還聞了聞呢,若非這麼多人在,估計戰青龍就要削他了。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