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過!」戰老爺子喝了聲,戰無過只好狠狠地瞪了戰無命一眼,他對這個弟弟也是無可奈何。

一旁戰家幾個重要人物想笑又不好笑,看著戰青龍一臉尷尬,戰老爺子卻笑了,扭頭望向戰無命道:「命兒,這種藥是不可能在沒有丹火溫養的情況下得以發揮最大藥效的,告訴爺爺,你是怎麼做到的?」

「爺爺,還是你目光如炬,這藥確實是溫養過的。其實,大伯手中那顆藥只是半成品,真正的成品就是……」戰無命伸手指了指牆角那坨白雀獸的糞便。

「啊……」眾人面面相覷。                                  

戰青龍表情凝重地望向戰無命,深吸了口氣,肅然問道:「無命,你說的是真的?成藥真的是白雀獸的糞便?

「是的,孩兒又不會戰氣,更沒有丹火,就算有丹火也控制不了啊,用柴熬出來的藥糊糊靈氣雜亂,沒有經過溫養,藥力不純,雜質太多,所以孩兒就想到這個辦法。白雀獸為三級靈獸,傳說身有朱雀神獸的淺薄血脈,體內獸火十分適合溫養。命兒對魔獸作過長期研究,發現白雀獸的消化很特別,對於堅硬的東西,牠能用朱雀火的烈焰完全消化,但是糊狀的東西吃進去,獸火卻只能將其烤乾,反而消化不了,能完整地排出體外,不過其中的雜質卻已被獸火提純。孩兒也是反覆試驗才得以驗證。」戰無命肯定地道。

白雀獸是種性情溫和的魔獸,且是朱雀神獸的遠親,含少量神獸血脈,高貴華麗,很多家族圈養此獸,因其是三階魔獸,自身戰鬥力相當於七星戰士,速度和耐力也強於馬匹,因此,深受眾人喜愛。但是從來沒有人對白雀獸的消化進行研究,此刻聽了戰無命的話,眾人不由得對這個不著調的小少爺另眼相看。

「果然奇妙,果然奇妙……」戰青龍嗅著手中的藥丸以及那隻沾著白雀獸糞便的手。在白雀獸糞便的氣息裡他嗅出一絲生機,這種生機用丹爐都未必能煉出來,除非是頂級煉藥師。他為戰無命的奇思妙想驚歎不已。

「此藥效至少可以讓人的潛能短時間內爆發一倍,如此恐怖的藥力,雖然有些副作用,但確實是武者的福音,只要掌握此丹方,我戰家必定會快速崛起。命兒,你為我們戰家立下了一大功。不知這藥叫什麼名字?」大長老戰天行大笑道。

「如此藥效,不如就叫爆炎丸吧。」戰青龍可沒指望戰無命能想出什麼好名字,掏出手帕邊擦手邊搶先說道。

「好,這就是我戰家獨家的爆炎丸。青鵬,你生了個好兒子,不能修煉戰氣又如何,這藥可讓所有人的戰鬥力大幅提升,就是舉家之功啊。不過,今日之事,僅止於此,任何人都不得外傳,此藥方列為戰家不傳之秘。」戰天行誇完戰無命,又回頭對戰青龍道,「青龍,你身為戰家首席藥師,以後由你親自教導命兒。藥閣中的藥材不對命兒限制,命兒拿取時只要報備就行了。」戰天仇拍了拍手道。

「可是,可是這藥是白雀獸的糞便。」戰無過還在糾結自己剛剛抓了糞便。

「是糞便又怎麼了?吃了就可以活命,難道不值得嗎?」戰天仇一句話雷倒在場所有人,尤其是女眷,臉色都變了。不知道這爆炎丸的來歷還好,既然知道它是白雀獸拉出來的,想到以後要吃它,就像是吃了蒼蠅一般噁心。

只有戰無命一臉無辜地望著眾人,心中暗自偷笑,事情正向著他預計的方向發展,爆炎丹的研製必然會在戰家引發轟動效應,從此,當初那個不學無術的紈絝大少戰無命,也將以全新的面貌進入家族眾人的視線,被大家所重視。

只有得到家族的重視,獲得爺爺和父親的認可,戰無命才能自由出入藥閣。

自由出入藥閣,隨意支配藥閣中的藥物,這才是戰無命做這一切的最終目的。

 

第二章對敵人就要先下手為強

 

大炎王朝九郡八城,疆域數萬里。牧野之城,處於大炎王朝西南,西接魔獸森林,南接萬象城,北臨幽雲大荒,東進趙郡遙望朝都。可算是大炎王朝的邊境之地,但卻不與他國相鄰,從而遠離刀兵之災。又因其緊臨物資豐盛的大荒和魔獸森林,各種魔獸森林的天材地寶、獸皮晶核應有盡有,北面幽雲大荒更是探險者的天堂,牧野之城便成了冒險者進入大荒前的終點站,每日往來的冒險者和傭兵團比城中常住人口還多,因此,牧野之城的商業向來極為發達。

戰家,牧野之城四大家族之一,祖輩就一直在牧野之城經營,靠大荒和魔獸山脈發家,在大炎王朝也算是有一定影響力。有人說,大炎王朝的魔獸材料有一半來自牧野之城,而牧野之城有一半魔獸材料產自戰家。

牧野陳家,善營刀兵,其兵刃鍛造在整個大炎王朝都十分有名,大炎王朝的軍隊有一半兵器來自牧野陳家,其在牧野城中的地位無人能取代。

牧野龍家,主營大荒的生意,各路傭兵團都與龍家有極為密切的往來,龍家收集大荒的各種天材地寶,銷往整個蒼炎帝國,其影響力遠不止於大炎王朝。龍家還有一名五品丹宗,在整個大炎王朝地位超然。

牧野季家,只要能賺錢的生意都做,從酒樓到青樓,從藥材到錢莊,處處都有季家的身影,季家錢莊在大炎王朝信譽極佳,幾乎遍佈大炎王朝的每一城郡。

牧野之城四足鼎立,各具影響。當然,對整個大炎王朝來說,牧野四大家族不過是二流家族,遠離朝都,對王朝的影響比較有限。

不過,這種平衡最終還是被打破了,戰家藥閣突然推出了一種神奇的丹藥——爆炎丹,可以使戰宗以下的人戰力短時間內提升百分之三十,戰宗級高手的戰力短時間內提升百分之十,讓所有冒險者為之瘋狂。戰家的影響力陡增。大炎王朝,甚至王朝之外的勢力也因此而動,想求得丹方,只要有點腦子的人都知道,這種丹藥絕對是無價之寶。這種藥對於大陸上的超然勢力不值一提,因為他們的修為都在戰宗以上,但對於王朝之間的戰爭卻有極大的影響。

大炎王朝派來使者親臨戰家,目的不言而喻。同時牧野之城還出現了一些陌生的勢力,神神秘秘的,都是為了戰家的新藥來的。一時間,戰家風頭無兩。

這些事情戰無命並不關心,無論是戰家人將藥效稀釋還是大炎王朝使者親臨,那都是戰家大佬們需要把握的,而他,正在專心熬煉七星淬體湯。

戰青龍對戰無命的煉藥方式表示很疑惑,對戰無命配藥的藥方同樣很疑惑。七星龍葉草、五星海棠花、七步蛇毒、鐵背天蜈爪、金臂天猿血……這些藥物大部分含有劇毒,可是戰無命居然一鍋熬了。

戰青龍不僅疑惑,更心痛,那七星龍葉草可是五品靈藥,五星海棠花也是貴重丹草,居然和毒藥一起熬成湯,這是要做什麼啊,難道古傳承上的丹方是這麼煉的嗎?

戰無命浪費他還不好說,人家研究岀了爆炎丹,為戰家賺了大筆錢財,連大炎王朝都求上門了,浪費點藥算什麼,人家有古丹方,說不定還能搞出個爆靈丹。因此,他只好對這種慘不忍睹的煉丹方式多加包容了。

看不懂的東西,戰青龍只好不看,柴燒得滿屋子都是煙,他站在灶台邊上看了一會兒,臉都熏黑了,戰無命煮青菜一般,一股腦兒將所有藥材倒入鍋裡,然後猛往鍋下扔柴。若說這也是煉丹,那對全天下的丹師都是侮辱。實在看不下去了,戰青龍語重心長地道:「命兒啊,雖然家裡有錢,但是你也要知道節約,你這一鍋藥材可是上萬個金幣啊。你這是什麼丹?有何功效?」

「這個不是丹,是湯,用來洗澡的……」戰無命沒好氣地道。

「洗澡湯?!」戰青龍只覺得一陣頭暈,用了上萬金幣的藥材就是為了熬一鍋洗澡湯,這是多敗家的人才做得出來這種事情啊!戰青龍只覺得氣血上湧,斥道:「命兒,你怎麼可以這麼胡鬧,家族蒐集這些藥材也不容易,你怎麼可以拿來做洗澡湯!」

「大伯你消停一些吧,我什麼時候敗過家啊,我煉出的龍虎精丹不是被搶瘋了嗎,白雀獸糞便也被搶得斷貨了……」

「你給我閉嘴!是爆炎丹,不是白雀獸糞便!」戰青龍覺得再和侄子說話,他就要崩潰了,都是戰家血脈,怎麼就尿不到一個壺裡去呢?

「好,爆炎丹就爆炎丹吧。我這也不叫洗澡湯,就叫七星淬體液吧!它可以淬煉體魄,強壯氣血筋骨。你知道為什麼很多魔獸的皮肉防禦強於戰衣嗎?因為牠們血脈先天強大,血脈自幼為其淬體,所以很多魔獸的皮刀劍難傷。我這七星淬體液可以讓人的皮肉逐漸強大到足以媲美魔獸的地步。」戰無命也有些無語,我撿個好名字套上,你應該就不會有這麼大反應了吧。

「真有如此功效?」戰青龍眼神頓時亮了起來。

「有沒有此功效,大伯你試試不就行了。孩兒因為無法修煉戰氣,才想以此湯強健己身,大伯你可不要到處亂說,這藥湯最好就你我知道,畢竟這藥材一鍋可是上萬金幣,要是老爺子知道了,哪裡還有我們的份兒啊。」戰無命無奈地道。

戰青龍眼珠子轉了轉,戰無命的話確實讓他心動,這一鍋湯所需要的藥材確實很貴,而且所需藥材也十分稀少,如果全家人都熬,很快就斷貨了。

如果真有效果,只能自己和小侄子共用,其他人靠邊站了。至於小侄子,也確實該強健一下體魄,連戰氣都不會,如果身體也不好,豈不是太浪費這個煉藥天才了,於是點頭道:「如果真像你說的這麼有效,那大伯就為你守住這個秘密,但這藥液要分一半給我。」

戰無命「嘿嘿」一笑,道:「這個一定,這個一定。我熬這麼一大鍋就是要給大伯一半的。這段時間侄兒想精研藥物,用到的藥物會很多,而且不想被人打擾,還請大伯多擔待。」

「這個沒問題,不過你要是研究出什麼藥方來,一定要先通知大伯。」戰青龍想了想,也就同意了。老爺子已經將小侄子交給了自己,他有古傳承,一心研修倒也無妨,反正一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

自此,戰家神經兮兮的小少爺很少露面。

大炎王朝這五年擴張極其迅速,隨著大炎王朝的擴張,一個偏安一隅的二流家族以看得見的速度強大起來,隱隱有擠入大炎王朝一流家族行列的苗頭,就是曾經推出讓冒險者為之瘋狂的爆炎丹的牧野戰家。

這幾年,大炎王朝與戰家深入合作,戰家的爆炎丹成為大炎王朝軍隊的必備品,從而讓大炎王朝的戰士在諸國爭雄中占盡上風,攻城掠地,國土擴張了數千里之廣。曾經九郡八城的大炎王朝,此時已經擁有十二郡了。大炎王朝的興起引起了蒼炎帝國的關注。不過,帝國從來不理會王朝之間的征戰,只要各朝承認蒼炎帝國的統治地位,每年依照領地面積朝供,帝國並不在意誰是這個王朝的強者,這也是帝國能保持活力和強盛的原因之一。

在大炎王朝的擴張過程中,世人知道了迅速崛起的戰家。戰家每年都會推出一種十分神奇的丹藥,戰家的丹藥全部交由珍寶閣代為銷售,戰家之人數錢數到手抽筋。據說戰家研製出的神奇丹藥甚至引起了巨無霸宗門丹宗的關注,使得牧野戰家聲名鵲起。世人皆傳,戰家有一神秘煉丹師,雖從未有人見過,但他的風頭甚至蓋過了龍家的五品丹宗,許多煉丹宗師拿到戰家的藥丸破解丹方,都不得其法。戰家丹藥,不可複製,唯有戰家自行煉製才會有此奇效。即使知道藥物成分也一樣。使得戰家那位神秘的煉藥大師被越傳越神,甚至有人懷疑是丹宗的高手寄居戰家。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