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一陣清脆的骨骼撞擊聲,戰家藥閣密室中,一個巨大的木桶化為百十塊碎片,一身精赤的戰無命緩緩自濺射的液體中站起身來,一股濃濃的草藥味充斥在密室的每一寸空間。

「終於突破到練骨境了。」戰無命滿意地打量著渾身上下無比勻稱的肌肉和修長的身材。五年時間,用了無數藥材,從煉肉到煉筋,至煉皮膜,終於突破命修第一階惜命境。擁有了基本保命手段。

《太虛神經》所述,修命先惜命,惜命先淬體,熬煉肉、筋、皮膜,使身體強健無災方是惜命。皮肉大成可煉骨、骨貴則命貴,骨賤則命賤,修命不知骨,何能命自主。此階為知命階,知命一圓滿,方入修命途。

真正修命是凝練臟腑、髓、換血。人若可將臟腑、髓和血脈凝練圓滿,則其生機綿長,氣血不衰,壽元無盡……

此時,戰無命的神魂元力還不足以完全翻閱靈魂中的《太虛神經》,無法瞭解掌命境之後的修練之法,但就所知的一切,讓他知道,這是一個逆天改命的機會,無盡的前世記憶讓他知道前路艱難,雖然因神魂不足僅融合了第九十九世的記憶碎片,不過他意外地發現,自己並不是再世輪迴,而是神魂在雷劫中消散的一剎那,自己重掌運程,自燃神魂——與天搏命!

好在神魂碎片得《太虛神經》所助,竟重聚魂源逆轉時空,跨越空間與時間重新融入這個九十九世的身體。

所以,如今的他,還是生活在他曾經生存過的那個時空,他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未來強大的神魂與現在弱小的神魂並生,雙魂並存於腦中魂海,隨時間的流逝,自己的成長,將慢慢融合成一魂。

但他知道,雙魂並生對於現在的自己是一個機會,隨著魂魄慢慢融合,自己前世所有的經歷,都會在腦海中重現。他重回巔峰,逆天爭命的可能性也變得更大了。

《太虛神經》的命修方式與他知道的元氣、戰氣不同,在這片大陸上,戰氣修煉是以神魂感應天地之氣,吐納引導,改造疏導己身,讓身體親近天地,每重境界對戰氣的親近和操控程度完全不一樣。

引氣入體,以氣而修為戰者;

氣感外發,發之有聲為戰士;

聚氣成形,可以驅物為戰師;

凝氣成實,有形有質是為戰宗;

氣通天地,凝若山嶽是為戰王;

天人交感,操控四方是為戰皇;

氣貫時空,神威如獄謂之戰帝;

返璞歸真,身融天地成就戰聖;

融氣破空,聚氣成元稱為戰神。

成就戰神之後,再修元就只能到更高層次的時空了!

命修講的是以己身為中心,天生命有損,後天補足之。要讓天地中的一切能量補足己身之不足,將自己修至圓滿。

戰氣講的是以天地為熔爐,把己身融入天地,以此而借天地之力成就無上神位。

戰無命更喜歡命修之法,以己身圓滿超脫不圓滿之天地,是自己掌控命運。若借天地來超脫,又如何能超脫天地?若要爭命,便要超脫天地,若要掌命,便要連天地之命運也一起掌控,何需借天地之力?

當然,戰氣體系也是一個非常好的輔助修行方式,在總結前世的記憶後,他知道戰氣修行可圓滿壯大神魂,命修之途可強大肉身,若兩相結合,則肉身靈魂盡皆圓滿,將使修行者更加強大。

戰無命自衣架上摘下衣衫穿上,一絲笑意泛上臉龐,長長地吁了口氣,自語道:「生命是如此美好,怎可荒廢。」說話間,一股白色戰氣凝成一隻大手輕輕拉開密室之門。

若是戰家有人見到必定大吃一驚,戰氣有形有質,竟已是戰宗級高手,而且還是四星戰宗,在牧野之城年輕一代中絕對是頂尖人物。

走出密室,一股強光讓戰無命的眼睛略有些不適。

這次閉關的時間太久了,若不是大伯戰青龍扛著,家裡只怕早就鬧翻天了,看來應該先去給大伯報個信。

想著,戰無命便向戰青龍的小樓走去。在藥閣,唯有戰青龍有單獨的小樓,畢竟戰青龍是戰家唯一的四品丹師,即將突破五品,可算是戰家的寶貝。

 

戰家宗堂,家族重地,每有重大事件或者重要節日聚會,才會聚於此地,當然,偶有極重要的客人來,也會在宗堂隆重接待。今天戰家宗堂聚集了戰家老一輩和家主輩的重要人物,是因為鄭家來人了。

鄭家與戰家可算是姻親,乃是家主戰青鵬四夫人鄭睿娘的娘家。

當然,若只是姻親關係,並不足以讓戰家在宗堂接待,另一個重要原因是,鄭家乃是大炎王朝頂級的門閥大族。

曾經的戰家在鄭家眼裡不過是個不入流的小家族,但很意外的,他們竟將睿夫人下嫁給了戰青鵬,成為戰青鵬最小的妾室。

連戰家都無法理解,高門大閥鄭家怎麼可能讓自己的女兒成為一個不入流的小家族的小妾?

不理解的事情戰家很少花腦子去想,無論鄭家是以什麼樣的心態嫁女,戰家依然無比隆重地對待睿夫人,能得高門大閥鄭家下嫁女兒做小妾,這是多大的面子,多大的尊榮,因此,戰家上下,無人敢對睿夫人不敬,即使只是一個小妾,也比戰青鵬的大婦和平妻尊崇。

難得的是,睿夫人雖出身高門大閥,卻並不以下嫁為恥,這些年一心為戰家操持家業,與眾夫人和睦相處,贏得了戰家上下的口碑。雖然生了一個怪怪的小少爺,但近年來,這位小少爺卻成了戰家飛速發展的最大功臣。所以鄭家來人,戰家以最高的規格,最周到的禮節對待,只為當年鄭家下嫁的恩情。

睿夫人嫁入戰家二十餘年,鄭家從未來過人,似乎忘了有這麼一個女兒在牧野之城,而睿夫人也很少回娘家,回娘家也是匆匆來去。戰家人隱隱覺得睿夫人與娘家並不親近,戰青鵬也為夫人不平,這些年,他是真心疼愛睿夫人,因為這是一個值得敬愛的女人。

鄭家來人,是睿夫人的三哥鄭郁夫與睿夫人的侄子鄭世榮。戰青鵬很多年前見過鄭郁夫一次,這麼多年,這位三舅爺沒有什麼變化,一臉病色,目光陰鷙,一副天下人負我的表情,時常不自覺地撫一撫兩縷青髯,像是很有風度的樣子,但在別人眼裡卻十分做作。大家很難將鄭郁夫和睿夫人聯想到一起。

鄭世榮更是一臉傲慢,即使是面對睿夫人這個姑姑,也像是面對鄉下農婦似的,橫眉冷目,一臉不屑。這一點讓戰青鵬十分不悅,鄭郁夫如此,但對方是兄長,你作為一個侄子如此,便是缺少家教了。

「小妹,你必須跟我回去,來時大哥已說過,若小妹執意不回去,把東西交給我帶回去也可,這樣咱們的兄妹情分還在。」鄭郁夫根本不在意戰家人的臉色,似乎這個宗堂中沒什麼人能入他的眼。

戰家人的臉色非常難看,俗話說,在家從父,出嫁從夫,再怎麼說睿夫人也是戰家的兒媳,無論什麼事情也得說個理,鄭郁夫這哪裡是和妹妹說話,完全是以勢壓人。鄭家的親情就如此淡薄嗎?還是睿夫人根本就不是鄭家親生的?

「我是不會回去的,三哥說的話我根本就不明白。睿娘嫁入戰家以來,未從娘家拿過一針一線,難道鄭家要睿娘自戰家拿東西貼補娘家嗎?鄭家什麼時候淪落到需要人貼補的地步了?」睿夫人冷冷回應。

「哼,別以為我不知道,二娘去世時,東西若不是交給你,又會交給誰?」鄭郁夫冷哼,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鄭世榮的眼裡閃過一絲嘲諷。

「我倒想問問,我娘是怎麼去世的?五年前究竟是誰在魔獸森林對我兒痛下殺手?」睿夫人拍案而起。戰家眾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

戰青鵬臉色鐵青,五年前在魔獸森林有人對戰無命下手,硬是把人逼下百丈瀑布,雖僥倖未死,卻讓戰家上下憤怒不已,經多年追查,一直沒查出任何線索,沒想到今日睿夫人竟說出這樣的話,顯然,睿夫人早就懷疑鄭家了。

這讓戰家無法理解,鄭家為何要殺自己的外孫。看到睿夫人問出那句話後,鄭郁夫臉色都變了,戰家人就知道睿夫人猜對了。

「三哥,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戰青鵬知道此時該自己說話了,他是鄭家的女婿,是戰無命的父親,睿夫人與鄭家矛盾不小,作為丈夫,任何時候都應該與妻子站在一起,哪怕是面對高門大閥。

「這些事與戰家無關,這是我鄭家的家事。」鄭郁夫絲毫不給戰青鵬面子,冷冷地回應。

「若真是如此,那三哥請回吧!這裡是戰家,睿娘是戰家的媳婦,也就是戰家的人,鄭家的家事我可以不管,但是睿娘的事戰家必須要管。」戰青鵬憤然而起,若是幾年前,戰家或許要仰鄭家鼻息,但這五年來戰家飛速發展,隱隱有成為大炎王朝一流家族的趨勢,戰青鵬身為戰家家主,有自己的傲氣。鄭家人又如何,若是連自己的妻子都無法保護,連男人都不配做,又如何做戰家家主。

「鄭世侄,有話好好說,戰鄭兩家姻親,應該多多往來互助,何必如此,有何事不可講。老朽自不量力一回,鄭世侄將事情講清楚,若真是睿娘不對,老朽自當讓睿娘賠罪,該怎麼處理就怎麼處理。我想五年前命兒遇險之事定是一個誤會,鄭世侄大可開門見山地講出來。」戰天行打起了圓場。

鄭郁夫臉色一僵,他從來沒把戰家放在眼裡,不過是個鄉下的暴發戶而已,沒想到戰青鵬今天的語氣如此強硬,根本就不想與他多談。

戰家以最高禮節相待,卻熱臉貼了冷屁股。再怎麼說,戰家也是牧野城中的百年家族,而今更是大炎王朝中舉足輕重的新貴,你鄭家就算不念姻親關係,也沒資格在戰家的宗堂作威作福。

鄭郁夫陰著臉,並沒有回應戰天行的話,也沒看戰青鵬,而是冷冷地盯著鄭睿娘,冷漠地問道:「小妹真的不肯跟我回朝都?」

「不可能!」鄭睿娘十分乾脆地回應。

「小妹也不將東西交出來?」鄭郁夫再問。

「不知道三哥說的是什麼。」鄭睿娘回答得更乾脆。

鄭睿娘的話音剛落,鄭郁夫身後陡然傳來一股濃郁的寒意,宗堂裡的空氣彷彿凝成了霜一般。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