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 :Xf201 Xf202
書籍名稱:魔獸戰神之1【橫掃天下】  之2【逆天改命】
作  者:龍人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出版日期:2017.8.10

網路點擊超過十億的人氣作品
龍人十年磨劍,鑄就巔峰巨作
 

有史以來最好看的熱血小說
我命由我不由天!讓人熱血沸騰、氣勢恢宏的魔幻盛宴等你奔赴!
千萬讀者口口相傳、持續熱捧,一個你不曾到過的魔幻世界,盡在《魔獸戰神》!

一個歷經九十九世輪迴仍不屈服於命運的戰魂
一個誓要與天道抗爭逆轉命運的少年
九雷轟體,天劫噬魂
「我的痛,我的恨,只有天知,只有我知!這最後一世,我要以魂返虛,逆轉時空,我要重活此生!或生或滅,只此一搏!」

掌命之神戰無命被害,跌落凡間,神性盡失。若欲重返天道,必須從凡人開始修煉,百戰成帝,千戰成神;直到掌控天地規則,破碎虛空,方能重返天道。如若百世之內,戰無命無法憑藉自己的能力返回道界,那等待他的就是魂飛魄散……
戰家小少爺戰無命,一向被視為不學無術的紈?子弟,成天只會擺弄些不倫不類的草藥實驗。一次家族在魔獸山脈的春季狩獵,戰無命遭天上莫名其妙的東西砸中腦袋,當場墜入深潭,繼而被沖至魔獸聚集地。然而,細皮嫩肉的小少爺,竟未被虎視眈眈的魔獸吞噬,原來戰無命自八歲起就研究魔獸習性,若說在魔獸山脈的生存之道,戰家只怕沒有幾人比得上他。
只是,這次天擊,戰無命好似突然被打開了靈竅,前世的記憶瞬間衝入他的腦海中,眾多畫面如光影一般閃過他的腦海,一個與命運生生世世抗爭,氣貫天地的男人,面對無盡雷域和兄弟朋友的背叛,從未向命運屈服,一世世的成長,一生生的掙扎……
原來,此生已是他第九十九世,得知一切的戰無命發誓,即便拚得魂飛魄散,也要消滅一切曾經陷害自己、背叛自己、出賣自己的人。此後,他一路遇神殺神,遇魔殺魔,縱橫三界六道,成就最強魔獸戰神!


【目錄】
第一章 戰家必因我而崛起
「好,這就是我戰家獨家的爆炎丸。青鵬,你生了個好兒子,不能修煉戰氣又如何,這藥可讓所有人的戰鬥力大幅提升,就是舉家之功啊。不過,今日之事,僅止於此,任何人都不得外傳,此藥方列為戰家不傳之秘。」

第二章 對敵人就要先下手為強
戰無命臉色發青,一股怒意自心底升起,他看了看母親的臉色,知道大伯沒騙自己,他沒想到,當日魔獸森林中那群人竟然是外公家族派來的,多麼荒謬的事,他從出生至今從未見過外公家的任何人,即使是剛才那個所謂的三舅和表兄。「我要你們為曾經做過的一切付出代價!」

第三章 這寶貝非我莫屬
傳說天凰聖蓮生長於地心岩漿之中,千年一開花,此花能助人戰氣涅槃。九星戰王戰氣圓滿欲突破成為戰皇之時,戰氣將重新涅槃化為皇氣。天凰聖蓮便是最適合轉化皇氣的天材地寶。也有人說,晉升戰皇時若使用了天凰聖蓮,將來便有機會突破戰帝抵達聖階。因此,天凰蓮才有「聖」蓮之名。

第四章 搶的就是乾坤戒
戰無命竊笑,掏出乾坤戒和乾坤袋,眾人還沒來得及驚訝,「嘩」一倒,一堆一堆的東西鋪滿了大半個宗堂,什麼魔獸皮、魔獸晶核、魔獸材料、金錠、金磚、寶石、丹藥,令人眼花繚亂。
滿屋子的人全都目瞪口呆地望著地上金光燦燦的東西,再望向一臉無辜的戰無命,一個個都捂著腦門,像是發燒了一般。

第五章 閃電雕的蛋
「青伯,不是說這藥物可以掩蓋氣息,逃過閃電雕的探查嗎?怎麼我們還沒到黑木崖下,便出現了這麼多閃電雕……」被護在中間的少女很是惱怒。
「我也不知道怎麼會這樣,這藥可是二公子花大價錢從丹宗的一個弟子那兒買來的,不可能是假的,而且閃電雕通常各有各的巢穴,最多是夫妻共居一穴,咱們怎麼一下子引來了五隻……」

第六章 到我們漁翁得利的時候了
「哇,還有千年血靈芝,五百年的七星海棠花,人形的何首烏,五品天星蘭……」戰無命打開一個乾坤袋,不由得失聲叫了起來。乾坤袋和戒指不一樣,不能加持元神烙印,因此,戰無命無需解開老猴子的精神烙印就能打開,戒指戰無命卻不敢去試,若是觸動了老猿王的元神烙印,讓牠知道有人在抄牠的家,那不發瘋地趕回來才怪。上次是僥倖,這次只怕會很慘。

第七章 看我的絕戶計
鄭勇夫怒吼著奮力向高處攀爬,此時,他的戰氣幾乎全部耗盡,可憐一個三星戰王,此刻竟像個普通人一般,手腳並用地逃命。嚴寬眾人看得目瞪口呆,這還是當初那個意氣風發的鄭二公子嗎?這還是那個揮手之間制對手於死地的鄭家二爺嗎?這還是那個不可一世的三星戰王嗎?嚴寬諸人竟然聽到鄭勇夫呼喊的聲音裡有哭泣的聲音。

第八章 永遠不要和那小子為敵
鐵木合不再言語,強忍著殺意退出門外,在酒樓外的大街上與身後五人一字排開。他等,他不相信戰無命永遠不出來,若是目光可以殺人,只怕戰無命早已千瘡百孔了。當他看到戰無命一邊慢慢地吃著牛肉咂著嘴,一邊向他扮鬼臉時,差點兒沒忍住衝進去幹掉這個不要臉的傢伙。

第九章 坑你沒商量
「大哥,快走,是噬靈蜂!」圖哈哈並未因圖南修的輕鬆而放鬆,反而更加緊張。
「噬靈蜂!」圖南修大吃一驚,想也不想立刻收了幽影蜂轉身就跑。
噬靈蜂並不可怕,只是入階魔獸,但是噬靈蜂群卻極為可怕,因為戰氣不僅對噬靈蜂無效,還是噬靈蜂的糧食,如果沒有達到巔峰戰王形成自己的氣域,那麼你的戰氣護罩便會被噬靈蜂啃得千瘡百孔!

第十章 浮誇又逼真的演技
戰無命一臉的無辜和焦慮,還帶著無限懊悔,賈青和顏義都被感染了,他們差一點兒都要相信戰無命說的是真的了,這是一個從小信奉靈劍宗的孩子,這樣的孩子怎麼可能會主動傷害靈劍宗的人,真要傷害了,也是因為不知道對方是靈劍宗的人。這演技太絕了,以至於賈青和顏義同聲道:「是啊,前輩,事前我們真不知道他是靈劍宗的弟子。」

內文精摘:
牧野城戰家後院。
「小少爺來了……小少爺來了……」在幾個丫頭的尖叫聲中,滿院子的僕役一哄而散,有的藏身樹後,有的躲進了屋子裡……院子裡只剩下一隻僕役們驚慌之下跑掉的鞋子。
戰無命賊眉鼠眼地探頭向院子裡望了望,驚愕地發現,僕役院子裡一個人影也沒有,頓時大失所望。咳嗽了一聲,學著大人的樣子背著手、邁著八字步進了院子。
「本少爺光臨,你們這些可惡的傢伙居然全都偷懶,一會兒我就去告訴大娘,扣你們每人一個月工錢。」戰無命大聲叫道。
戰無命此話一出,僕役們哭喪著臉膽戰心驚地從各自躲藏的地方走了出來,望著戰無命那雙看似無辜的大眼睛,心都抖了。那張看似天真的小臉,竟嚇得僕役們兩股打戰,生怕被戰無命盯上。
小少爺來僕役院子,除了找人試藥外,沒別的事情。若是三個月前還好說,小少爺雖然喜歡胡鬧,但是對僕役非常好,說是試藥,不過是將藥閣中強身健體的丹藥悄悄偷出來給僕役們吃,美其名曰試藥,實際上僕役們受益良多。
但自從三個月前家族春獵回來之後,不知小少爺抽了什麼風,開始自己鼓搗藥,你說你一個整天自言自語,不務正業,不事修練,連戰氣都沒有的人,能控火煉丹嗎?你有丹火嗎?你知道什麼是藥性融合嗎?
聽消息靈通的人說,小少爺在魔獸山脈受了驚嚇,被一批神秘人圍攻,與家族眾人失散。找到時,小少爺竟然昏迷在離狩獵地三百多里遠的野狗河谷的河灘上。一個十二歲的小娃娃,長得白白嫩嫩的,昏迷在魔獸密集的野狗河,居然沒被魔獸吃掉,真是個奇蹟!
據說,小少爺躺在河灘邊,河岸淺水中還有不少死掉的噬血魔鱷,沒人知道是怎麼回事,連戰氣都沒有的小孩子,怎麼可能是那些連一星戰士見了都要落荒而逃的噬血魔鱷的對手,更何況還是一群。自此以後,小少爺更加瘋魔了。
前幾天,小少爺鼓搗出幾顆很難看的藥,試藥的是小少爺的貼身護衛,一品戰師段爺。段爺吃了那藥,三天沒下床,四房太太輪流伺候。後來有人問藥效,段爺的回答只有兩字「嘿嘿」。
就因為小少爺胡亂煉藥,還經常找人試藥,四夫人實在看不下去了,火冒三丈地找到小少爺,母子間那段對話經典得嚇人。
「你知道你煉的是啥藥嗎?」四夫人怒問。
小少爺一臉天真地答:「不知道啊,我就隨便抓了幾種草藥,用鍋熬啊熬,最後就成了這種藥糊糊,我刮下來搓啊搓,就成了丹藥了。」
別人煉丹用丹爐、丹火煉,還小心翼翼的。戰小少爺可好,煉丹用一口大鐵鍋熬啊熬,丹火沒有不說,還用柴燒火……
「本少爺今天心情很好。」戰無命一臉天真的笑容大聲道。
他話音剛落,所有僕役的臉都青了。每次戰無命說完這句話之後,下一句就是——我又煉成了幾種新藥。
「少爺,小的今天肚子痛,老拉肚子……」說話間,那僕役居然真的放了個屁,「不好意思,少爺,我肚子壞了,怕汙了少爺的眼,我還是先去茅房了。」說完也不等戰無命發話,扭頭就跑。
「少爺,我表姑的兒子今天結婚,新郎就是我……哦,不是……伴郎就是我……吉時快到了,我得過去了……」一個僕役緊張得話沒說完撒腿就跑。他家就他一個男丁,還等著他傳宗接代呢,可不能折在小少爺手裡。
片刻之後,院子裡的僕役再次蹤影全無,戰無命還沒來得及伸手去抓,就全跑光了,只剩下戰無命孤零零地站在院子中間,喃喃道:「這些沒用的傢伙,不就是試藥嗎?用得著怕成這樣……」話沒說完,戰無命眼睛一亮,牆角的樹底下還有一個年歲較大,看上去十分憨厚的大叔。
「還有一個,不錯,你很好,我讓父親給你加工錢。」戰無命高興壞了,找了一圈,母親身邊的人,自己身邊的人,連二哥身邊的人都問過了,沒一個願意給自己試藥的。找靈獸試藥,牠們又不會說話,怎麼能知道藥性的好壞,過來找僕役,又全都跑了。幸好,還有一個,戰無命笑得嘴都要咧到耳根上了。
「這個,少爺,小的戰川,想……想……」那中年大叔緊張得有些結巴,不知說什麼好。
「想給本少爺試藥嗎?太好了,這有什麼不行的,只要想就行……」
「不,不是的。小的,小的是想問,上次段爺吃的那藥,少爺還有沒有?」中年大叔不好意思地低聲問。
戰無命頓時愣了,什麼意思,大家不是都說那藥不好嗎?害得自己還被母親教訓了一頓,父親一頓鞭子抽得自己差點兒找不著北,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人私下裡問自己要那藥?
戰無命訝然問道:「你想吃那藥?」
「是,是……小的就是想吃那藥。」戰川大喜,看來有戲。
「上次那藥還有,不過,你想要那藥,得先給我試新藥。」戰無命想了想道。既然這麼多人想要上次那藥,估計那藥還是有用處的,要不然怎麼連三爺爺和二爺爺都偷偷地向自己討藥和藥方呢?
戰川開始糾結,想到小少爺駭人聽聞的熬藥之法,他就遍體生寒,但又想到以後的性福,還有家中那黃臉婆鄙視的目光,咬咬牙道:「好,只要少爺給我上次那藥,我就給少爺試藥。」
戰無命笑了,總算找到試藥人了。其實他根本就不需要試藥人,他很清楚自己所煉之藥的藥性,但是他需要通過試藥人讓家族裡的人看到他煉製的藥的價值。
戰家喜歡他的人很多,即使是鉤心鬥角的四位娘親,互相攀比競爭的三位兄長,也都寵著他,慣著他,因為他是一個不學無術,整天只知道自言自語地鼓搗一些不倫不類的草藥的紈?大少。他不可能有機會競爭家主之位,對他們沒有任何威脅。反正戰家也不擔心被一個沒有實權的小少爺敗掉,所以大家一直慣著他,捧著他,生怕他浪子回頭幹正事。但是這種局面自三個月前魔獸山脈春季狩獵之後,就被打破了!
一群神秘人偷襲了戰無命的營地,雖然護衛們捨命相護,他依然墜落深瀑,被水沖走了。所有人都認為,一個連戰氣都沒有,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不可能在那百丈瀑布的衝擊下生還,即使僥倖活下來,也不可能逃過遍佈山中的魔獸。
沒人知道,戰無命自八歲開始研究魔獸山脈,研究魔獸的習性,大家只知道他喜歡偷家中的藥物去找僕役試藥,卻不知道他是在人和魔獸身上進行藥性對比,那些藥他早就在魔獸身上試驗過了。若說在魔獸山脈的生存之道,戰家只怕沒有幾人比得上戰無命。
戰無命之前只敢在魔獸山脈邊緣,找一些弱小的魔獸試驗,本想借這次春季狩獵,深入魔獸山脈,找到更強大的魔獸試藥,沒想到卻出了這樣一場變故。
他被天上掉下來的莫名其妙的東西砸下瀑布的一剎那,一股龐大的熱流直沖腦海,他聽到一道破碎的聲音自靈魂深處傳來,左右著他的身體和思維。渾渾噩噩中,眾多畫面如光影一般閃過他的腦海,一個與命運生生世世抗爭,氣貫天地的男人,面對無盡雷域和兄弟朋友的背叛,從未向命運屈服,一世世的成長,一生生的掙扎……冥冥之中,戰無命覺得那個人就是自己。戰無命突然被打開了靈竅,前世的記憶瞬間衝入他的腦海。
「轟」的一聲,他的腦海彷彿被大量的經歷和龐大的記憶沖裂,某種禁錮在這衝擊之下化成碎片,而後他便失去了意識。
戰無命沒死,他再次醒來時,已被大水沖到了野狗河谷,這是一個魔獸密集的地方。他醒來時,駭然發現,腦海中多了一塊散發著神光的玉片,一股莫名的能力讓他可以冥視內心,審視腦海。他的意識與玉片碰觸時,一種前所未有的血脈相連之感讓他清晰地聽到玉片中的呢喃聲。於是,他知道這塊玉片是一部神奇的經書《太虛神經》。
「太虛生混沌,混沌開天地,天地分陰陽,陰陽化萬物,萬物自有靈,修命可無窮,命裡無窮時,神魂化太虛,太虛為何物,其大無外,其小無內……」《太虛神經》似乎是一篇講述天地至理的綱要,讓戰無命明白,戰氣之修是由外而內,感外在之氣而壯自身之力,將外在之氣吞吐於體內,納新吐故,從而提升自己生命的本質。因為外在無限大,所以可以讓自身無限成長,但是萬靈自身的內在也是無限的,若修自身,同樣可以修得無比強大,直到最後與太虛同在……
這是一條與戰氣修煉完全不一樣的修煉之道,讓自小神魂異常無法修煉戰氣的戰無命大喜過望。《太虛神經》前期的修煉需要大量的藥物,那些藥物唯有真正得到戰家藥閣的認同,家族才可能提供給他使用。以他小少爺的身分,雖然看上去極為得寵,但能得到的資源卻極為有限。
不過,戰無命沒有時間多想,就被四周聚攏過來的魔獸嚇了一大跳。在他醒來的片刻,四周竟聚集了十餘隻魔獸,都把他當成了可口的點心,只是這些魔獸誰也不願意讓其他魔獸獨吞他這塊鮮嫩可口的點心,起內訌了。
戰無命一摸身上,所幸這次帶出來準備在魔獸山脈試用的藥物並未丟失,急忙掏出來在身上一陣亂抹,一股難聞至極的臭味飄散出去,四周十餘隻低階魔獸如見了鬼般號叫著逃開了。
戰無命鬆了口氣,他的猜測是對的,高階魔獸糞便的氣息對低階魔獸有著天生的威懾,魔獸分辨魔獸等級主要是靠氣息和威壓,糞便雖然沒有威壓,但是卻有他們的氣息,低階魔獸的慣性思維認為,這是高階魔獸的領地,哪敢過多停留。
不過,戰無命的危機並未解除,陸地上的魔獸氣息對水中魔獸的影響力要弱很多,噬血魔鱷成為他致命的威脅。戰無命被水流沖出數百里早已經筋疲力盡,哪能跑得過噬血魔鱷。好在這幾年不斷研究藥物,總算還有一些積累,此時也不管懷中有什麼藥,一股腦兒地全扔進了野狗河中,結果出乎意料的好,河水中兇猛的噬血魔鱷居然被毒死了。戰無命也因又累又驚,再次昏迷過去。好在沒多久,戰家人就找到了他。
戰無命煉出龍精虎猛之藥後,戰家人終於開始重新審視這個怪怪的小少爺。
戰家雖然對外宣稱將小少爺狠狠地教訓了一頓,但私下裡,戰家老爺卻十分開心。大家都不是傻子,這藥雖說登不得大雅之堂,但賺進來的卻是真金白銀。
幾經追問,眾人才得知,戰無命因禍得福,在魔獸森林中大難不死,意外得到一個古老的傳承,獲得了不少古丹方,這龍虎猛藥便是依照古丹方所煉,只是礙於傳承誓言,戰無命不能將傳承洩露給任何人。
對此,戰老爺子並不在乎,傳承在戰無命手中和在戰家手中有什麼分別,這是自己的孫子。

戰無命帶著戰川回到自己的小院。
「段叔,齊叔,辛苦了,我那隻白雀獸有什麼異常沒有?」戰無命笑得跟朵花似的。
自從那次狩獵事件之後,戰家又給戰無命多安排了幾個護院。
「白雀獸已經不再狂暴了,只是身體有些虛弱。」段護衛答道。
「哦,看來這藥不會致命,只是不知道功效如何,還得讓人來試試。」戰無命欣喜道。
戰無命逕自走入丹房。戰無命的丹房就像一個大廚房,裡面有一個小號丹爐和一口大鐵鍋。戰老爺子因上次的事來過一趟戰無命的丹房,見到這個另類的丹房,差點沒笑岔氣,這丹房連個丹爐也沒有,還是後來老爺子有求於戰無命,被戰無命勒索了一個丹爐。不然,誰都會認為這只是一個廚房而不是丹房。
戰川看到那口大鐵鍋也有些想笑,爐子下面架著柴,被煙熏得烏七麻黑的,這根本就是一個煮飯的大鐵鍋和一個燒水的爐子嘛,若是老爺子知道他那愛惜得不得了的丹爐被戰無命拿來這麼用,只怕會氣吐血。
戰無命小心地將一顆火紅色的丹藥送到戰川面前,那藥有一股微腥的藥草味,混雜著一股很特別的怪味,十分刺鼻,藥丸的形狀實在不怎麼樣,一般的丹藥是圓的,這顆卻坑坑窪窪的,表層還有些像鼻屎一樣的毛刺,與煉丹大師用丹火燒出來的圓潤無比的靈丹相比,完全就是鼻屎。
「嘿,這個……這個賣相確實是難看了點兒。」說話間,戰無命撓撓頭,很不好意思地解釋道,「你也知道,本少爺修煉不了戰氣,那個什麼丹火,就更別說了,本少爺煉丹,絕招就一個字,那就是——熬。將各種草藥熬成糊糊,然後再把糊糊搓成一坨,哦,不,是一顆。」說話間,他斜斜地瞄了一眼牆角邊一坨粑粑樣的東西。
戰川順著戰無命的目光望去,差點兒沒吐出來,那裡竟然是一堆白雀獸的便便,糊糊的,黏黏的,一坨一坨,顏色火紅,與戰無命的藥丸分明是同一品種。戰川很懷疑戰無命手中這一小坨紅色的藥丸是不是拿錯了,要不是知道白雀獸是沒有靈智的,他都要懷疑是白雀獸將藥丸調包了。
「那個,那個是那無良的白雀獸不注意個人衛生,我說的一坨和那一坨不一樣……」戰無命畫蛇添足地解釋道。
接著轉移話題道:「你看,這顆藥小很多,不是坨坨的……」
「少爺,你別說了,我吃!」戰川的臉都青了,再讓戰無命說下去,他哪裡還敢吃這藥啊。說完不待戰無命解釋,戰川一把抓住那顆藥丸塞進嘴裡去了。
「啊……」戰無命一愣,見戰川也不喝水就將那龍眼大的藥坨坨給吞了,突然想起了什麼,叫了聲,「壞了,這是給魔獸的分量,人吃的分量得減半再減半啊!」
「啊……」戰川頓時心涼了半截,頃刻間,就感覺身體裡似有一股火在燒,四肢被這股熱流一沖,彷彿有無窮的力量。
「少爺,他不會有事吧,看他那臉紅得……」小雲也湊了過來,發現吃了丹藥的戰川臉紅得像要滲出血來一般,擔心地問道。
「壞了,藥的分量太多了。這個,小雲,你快去把我娘叫來,要是不壓制,我怕他的血管會爆裂……」戰無命也急了,我話還沒說完,你就搶著吃,這東西雖然不是白雀獸的便便,但是也差不多啊,又不是什麼好東西,那麼急著吃幹嘛!
「我熱……」戰川撕開上衣,露出被肋骨繃著的身體,此時,那瘦小的身體裡像是有一股奇異的能量在流動,戰川身上本就不多的肌肉滾動起來,血管一根根鼓脹著,像隨時可能爆裂一般。
「轟……」戰川一揮手,身前鐵製的藥架子「嘩」一聲碎裂開來。
「哇,好大的力氣。」小雲驚呼。
「快記下,這藥能讓人力量暴增,在短時間內提升個人力量……」戰無命不僅不驚,反而大喜。戰川那體質,修煉戰氣一直不能突破至戰師,現在卻一拳擊碎了鐵製的藥架,即使是一星戰師也沒有這麼大的力量。這藥的藥力確實很驚人。
「哦,不用記,快去找我娘,他快受不了了。」戰無命看到戰川痛苦地揮拳,空氣中傳來一陣陣爆響,急道。
「是。」小雲也從驚喜中回過神來,知道人命關天,急忙扔開手中記錄的卷軸跑了出去。
戰川如同一匹發狂的野馬,瘦弱的體內充滿了力量,雖然睿夫人以戰氣將他體內橫衝直撞的藥力約束起來,但他的神志也被強大的藥力衝擊得稀裡糊塗,若不是幾名戰家家將按住,只怕戰無命那廚房一樣的丹房此刻已成了廢墟。
「命兒,這藥方你究竟是自哪裡得來的?」睿夫人雖然氣惱戰無命膽大亂試藥,但是對這藥力卻十分吃驚,立時將此消息上報給夫君戰青鵬。
不僅戰青鵬被這個消息震驚了,老爺子戰天仇和大長老戰天行都被驚動了,如果睿夫人所說是真的,那麼,對戰家來說,這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眾人看到戰川身上發揮出的藥效後,都沉默了,只有戰無命悻悻的,一臉無辜。
戰青龍將藥瓶中那不堪入目的藥丸倒了一小坨出來,聞了聞,自語道:「真想不到,命兒竟有如此高超的配藥天賦,真是天助我戰家。」
戰青龍笑得歡暢,扭頭向戰天仇道:「父親,此藥雖然賣相極差,那只是因為命兒不能使用戰氣,沒有丹火,所以才會如此,但藥效卻不假,若是由丹師依方煉丹,只怕藥效更強。」
「哇,大伯,你看,牆角還有幾堆藥坨!」戰無過突然發現牆角還有幾大坨與戰青龍手中的藥丸色澤相近,品相相當的物體,不由大叫起來。
戰無命張了張嘴,還沒來得及說,戰無過已經衝了過去,伸手抓了一坨遞給戰青龍。
「別……」戰無命還沒說完,戰青龍已經接過那一坨,聞了聞,眉頭頓時皺了起來,疑惑地向戰無命問道:「無命,這些是煉廢的藥嗎?」
「這個……」戰無命怯怯地欲言又止,「算是吧。」
「什麼算是吧,是就是,不是就不是,大伯又不會怪你。」戰青龍皺眉道。
「其實,那坨是白雀獸的糞便……不過是白雀獸幫忙加工的,所以不算是丹藥的廢棄物……吧。」戰無命無可奈何地道。
「啊!」戰青龍和戰無過失聲叫了起來,戰青龍忙將手中的糞便扔了出去,揮手亂甩,眾人慌忙閃避。
「無命,你這個皮癢的……」戰無過頓時惱羞成怒,不僅自己抓了一手便便,還害得戰青龍也抓一手便便,還聞了聞呢,若非這麼多人在,估計戰青龍就要削他了。

作者簡介:
龍人,本名蔡雷平,於一九八三年開始小說創作至今,以《亂世獵人》引領東方小說風潮,共著有作品二十餘部。龍人作品憑藉天馬行空的藝術構思、富有鮮明民族特色的語言表述,全景式地對上自洪荒下到魏晉的中國的歷史進行了獨特的演繹。同時,他的作品還融合了當下最為流行的各種文學元素,被讀者奉為是「二十一世紀的小說新經典」,《魔獸戰神》為龍人十年磨劍鑄就的巔峰巨作。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