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王!」戰青鵬的臉色十分難看,他沒想到居然有人敢在戰家的宗堂示威,還是妻子的娘家人,他目光冷冽地盯著鄭郁夫身後那兩名釋放威壓,緊逼鄭睿娘的老者,湧動出一股殺機,他確實怒了,即使對方是兩位戰王。

「欺人太甚!」戰青龍和戰天行拍案而起,宗堂頓時生出一絲暖意,戰青龍身上剎那間燃起一層紫色的火焰,將宗堂的寒意驅得一乾二淨。戰天行頭頂也沖起一股青氣,有如怒龍般撞向鄭郁夫。

「轟……」虛空中一陣爆響,鄭郁夫臉色一白,他身後的兩名老者悶哼一聲,倒退數步,撞碎了身後的屏風。

「區區二星戰王也敢在我戰家耀武揚威,若非看在鄭老爺子的面子上,今日就讓你等魂滅於此。我們戰家不歡迎你們,請你們滾出戰家!」

戰天行鬚髮無風自動,今日戰家以如此禮儀迎接鄭家之人,人家不僅不領情,還敢在宗堂出手對付戰家兒媳,怎麼能不叫戰天行勃然大怒。不過他也知道,鄭家今日來的人並不能代表鄭家的實力,戰家近幾年雖然發展迅速,但是與鄭家相比還有不少差距,高手沒那麼容易培養。

鄭家作為千年傳承下來的門閥大族,家族戰技和底蘊不是戰家所能比的,傳說鄭家有地級高等戰技,而戰家這些年找來的最好戰技也就是地級低等,這就是兩者之間的差距。

「炎叔,我們走。」鄭郁夫臉色鐵青,他本以為自己帶來的兩名戰王高手足以橫掃戰家,卻沒想到戰家老傢伙中居然有七星戰王高手,這樣的人物即使是在鄭家,也是頂尖的力量,再留下來就是自取其辱。驕傲是建立在實力上的。鄭郁夫很自傲,因為他四十歲便已突破了戰王,雖然現在還是一星戰王,可是在大炎王朝也算是頂尖的資質了,是家族的驕傲。可是當他看到戰青龍的紫色丹火,和散發出來的氣息,居然也是一星戰王,而且還是五品丹師,資質比他更優秀,他那點兒驕傲頃刻間被粉碎,無顏留在戰家,只得回去另想辦法。

戰無命趕到宗堂,正是大家不歡而散的時候,鄭郁夫一行有如喪家之犬般匆匆離開。戰無命十分不解,不是貴客嗎?怎麼弄成這模樣,像鬥敗了的公雞似的。

戰無命走進氣氛凝重的宗堂,一看,除了大爺爺和三爺爺在閉關,其他戰家的重要人物都在,娘親也在,大家的臉色都很難看,不由好奇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無命,你出關了?」戰青龍看到戰無命,頓時心情大好。這是一個多好的侄子啊,幸好當年沒被害死,若非這侄子的七星淬體液和後來研製出來的各種淬體的藥物,自己怎麼可能在四十五歲就突破至戰王,而且還突破了五品丹師,這個小侄子簡直是自己的福星。看到戰無命出關,戰青龍剛才的鬱悶頓時煙消雲散。

戰青龍的熱情戰無命已經習以為常,但是戰青鵬和戰天行還有戰青虎幾人卻十分不解,這個藥癡哥哥啥時候對侄子這麼好了。從小到大都沒見他對自己弟弟這麼好過,戰無命進藥閣才幾年,藥癡大哥竟然把他當祖宗似的供著。

「是的,命兒這次閉關的時間確實有些長,不過研究出一種新藥。」戰無命一臉純善的笑容,看得戰青龍心裡一陣惡寒。戰無命去藥閣勒索珍貴藥材的時候就是這副表情。這幾年下來,雖然戰家在外面賺了不少,但是藥閣的庫存卻一直虧空,這侄子就像是食量無窮的蛀蟲,還只吃珍貴的藥材。再次看到戰無命這種笑容,戰青龍突破五品丹師的喜悅突然變成了擔憂。害怕呀,萬一老爺子哪天查藥閣的賬,發現虧空這麼多,那還不要掉幾層皮啊!

「又有新藥?」戰天行頓時眉開眼笑,宗堂上的鬱結之氣一掃而空,這幾年戰無命每研究出一種新藥,就讓戰家獲利無數,地位節節攀升。若不然,戰老爺子還真得好好思量,是不是值得為小兒媳婦惹怒鄭家。現在卻不一樣了,不說兒媳婦賢慧,只說兒媳婦生的這個會下金蛋的小孫子,誰願意得罪這對母子啊,那不是把財神爺往外趕嘛。

「不錯,正想找大伯去試一下藥效。不過,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戰無命問道,他感覺剛才宗堂裡氣氛十分沉悶。

戰青龍遇上這個可愛的侄子,立馬由藥癡變成了快嘴婆娘,三言兩語將事情的經過講了一下,對戰無命的三舅極盡鄙視。

戰無命臉色發青,一股怒意自心底升起,他看了看母親的臉色,知道大伯沒騙自己,他沒想到,當日魔獸森林中那群人竟然是外公家族派來的,多麼荒謬的事,他從出生至今從未見過外公家的任何人,即使是剛才那個所謂的三舅和表兄。

「青龍,這事你和孩子亂講什麼,好了,退下吧。今日之事到此為止,青鵬你要有所準備,鄭家來者不善。睿娘這些天就不要外出了,好好在家待著。」戰天行打斷戰青龍道。

「謝二叔關心。」鄭睿娘施了一禮,今日雖然受了氣,但是心裡卻暖暖的,整個戰家為她撐腰,尤其是夫君的維護,讓她知道了自己在戰家人心裡的地位。

「請二叔放心,在牧野城,他們不敢怎麼樣。我會讓人盯著他們。」戰青鵬肅然道。

「那就好。」戰天行說完信步向宗堂外走去,走到戰無命身邊,輕輕拍了拍戰無命的腦袋,慈愛地道:「你小子又長高了,二爺爺看好你,乖乖聽你大伯的話。」

「請二爺爺放心,命兒定不會辜負你們的期望。」

「命兒,你跟為娘來一下,為娘有話要跟你說。」鄭睿娘拉了一下戰無命。

「去吧!」戰青鵬似乎知道夫人的心思,跟老爺子走出門時在戰無命耳邊低聲道,「你娘心情不好,替為父好好開導一下她。」

戰無命心頭一熱。一段段碎片般的記憶在腦海中閃現,心中升起一股殺意:「鄭家,沒想到你們還是找上門了,不過這一次,我不會再因你們而落魄,我要你們為曾經做過的一切付出代價!」

 

鄭睿娘的故事再次印證了戰無命的記憶。鄭睿娘的母親秦襄擁有極其尊貴的身分,秦家在蒼炎帝國舉足輕重,是真正的世家貴族,家族力量甚至不弱於這片大陸上的超級宗門。

秦襄可謂天之驕女,當年追求她的年輕俊傑極多,鄭家前任家主,也就是戰無命的外公鄭無忌便是其中之一,但秦襄卻喜歡上了一個她不應該喜歡的人,秦家的世仇,南宮家的幼子南宮旺,二人不顧雙方家族的反對私訂終身。

秦家老爺子知道後大怒,將秦襄禁足在家,而南宮旺也被家族懲罰百壁十年。後來,秦家發現女兒秦襄居然已懷有身孕,孩子是南宮家的種。

秦家家主暴怒之下欲殺掉腹中胎兒,奈何秦襄以死相逼。

秦家家主失望之下讓秦襄下嫁給當時追求秦襄最熱烈的鄭無忌。鄭無忌明知秦襄懷有身孕,發誓會對孩子視如己出,這樣,秦襄才答應下嫁,秦家為了掩蓋家醜,倉促嫁女。後來秦襄產下一女,便是鄭睿娘。

鄭無忌因成了秦家女婿,為鄭家傍上巨無霸家族,這才被家族重視,逆襲上位成為鄭家家主。

由於秦襄身分特殊,鄭家不敢怠慢秦襄母女。直至三十年前,秦家惹怒蒼炎大帝,給秦家帶來巨大的災難,處處受到打壓,勢力一落千丈。

不過蒼炎大帝也不敢對秦家趕盡殺絕,因為秦家老祖也是個狠人,但是鄭家卻因此不再重視秦襄,鄭無忌對鄭睿娘也一改往日的疼愛,變得無比刻薄。

二十年前便讓她下嫁到邊遠的弱小家族戰家,當棋子般安排在牧野城。和秦襄也再無往日那般恩愛。

直到十年前,秦家老祖渡劫失敗,蒼炎大帝發動雷霆襲擊,秦家被滅。無人想起秦家還有一個女兒下嫁到了大炎王朝,鄭家不僅不敢對外說明秦襄的身分,還將秦襄軟禁在密室十餘年,害怕被蒼炎帝國的人知道鄭家與秦家的關係。鄭無忌也退出家主之位。七年前,秦襄突然暴病而亡,秦家最後的血脈就這樣斷了。

鄭家不知從何處聽說,蒼炎大帝滅掉秦家之後並沒有找到秦家的絕世戰技《寒帝訣》。傳說《寒帝訣》是天級巔峰戰技,有神鬼莫測之威。過了一段時間,鄭家人又打聽到,秦家老祖早預料到秦家之危,因此將《寒帝訣》暗地裡交給了秦襄。但秦襄死時卻無人發現那本絕世戰技。因此,鄭家才懷疑秦襄交給了鄭睿娘,只是一直沒有證據。

五年前魔獸森林的事情確實是鄭家人幹的,鄭家人並不想殺他,而是想活捉他,再拿他來威脅鄭睿娘交出《寒帝訣》。戰無命憤怒至極,鄭家人的作派讓他噁心,人性的醜惡完全顯露出來了,秦襄擁有戰王巔峰的修為,怎麼可能暴亡,肯定是被鄭家人害死的,怪不得娘親對鄭家的態度這麼差。

「娘親,請放心,孩兒必會為外婆討回公道,鄭家沒有存在的必要了。」得知母親與鄭家實際上並無血緣關係,戰無命心頭頓時輕鬆了很多。

「傻孩子,鄭家高手如雲,便是傾盡戰家之力也不是他們的對手,娘親告訴你這些是讓你小心鄭家的人,不要給他們可趁之機。」鄭睿娘笑道。

「娘,那《寒帝訣》真的在你手中嗎?」戰無命問道。

鄭睿娘一怔,點了點頭,小心地環顧了一下四周。

「孩兒想看看究竟是什麼東西。」戰無命想起前世自己正是因一部《寒帝訣》而打破了身體的禁錮開始修煉戰氣,而後走出大炎王朝,機緣巧合之下得到《雷行天訣》,冰雷雙修,才成為冰心雷帝。而戰家和娘親也是因《寒帝訣》被季家聯合外來勢力所滅。

現在,《寒帝訣》出現了,戰無命不想一切重演,那麼只有先下手為強了!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