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103 Xf104
書籍名稱:帝王決3【傳國玉璽】 4【操縱天下】
作  者:水鵬程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08.20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傳國玉璽可說是國之重寶,誰擁有它,就等於是正統合法地握有天下至尊的權力,因之人人皆虎視眈眈;當唐一明得知前來投奔的大將手中竟有傳國玉璽時,說不心動是騙人的,加上眾人的勸進,他會將之佔為己有嗎?傳國玉璽又會為唐一明帶來什麼危機?
※三國歸晉,五胡亂華,這是一段最悲慘的亂世,群雄割據,誰能在亂世中勝出?又是誰能帶領百姓走出迷霧,迎向幸福的光明?看穿越的反轉人生,魯蛇的強勢逆襲!
※跳脫穿越模式,打敗同質小說!超乎想像的故事內容,勢不可擋的王者來襲!

三國短暫一統  六朝再度崩壞
重建王者之路  決勝東晉亂局

讓帝國瓦解分裂的是內憂還是外患?
使人民顛沛流離的是天災還是人禍?
土豪、公卿、世族,誰是下一個勝出者?
赤壁之戰、淝水之戰,哪一個才是世紀之戰?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到底有多緊繃?
投鞭斷流、血流成河,究竟有多慘烈!
魏晉南北朝,中國歷史上一段長達四百年的混亂時期,也是進入隋唐盛世前的黑暗年代,他卻意外亂入,從此走向不凡的帝王之路……

國唯我爭霸  誰是天生  勝背水一戰

【故事簡介】
得到良將與美眷的唐一明信心與日倍增,如虎添翼,率領眾人在泰山立足安家,並且進行一連串強兵富國之策。也許是上天也看到他的努力,竟有一名晉將身上帶著傳國玉璽投奔而來,眾人紛紛勸他黃袍加身,立即稱帝,唐一明會真的順勢稱帝嗎?而這枚玉璽又是否為真?

【歷史小常識】
慕容恪(321-367年),字玄恭,鮮卑人,前燕文明帝慕容光皝的第四子,景昭帝慕容之弟。是前燕傑出的政治家、軍事家,被後世譽為五胡十六國十大名將之一。慕容恪「幼而謹厚,沈深有大度」,十五歲時就統領軍隊,南征北戰,屢立戰功。官至太宰,總覽大權,卻毫無私心,平定內亂,勤於吏治,成為前燕支柱。

【目錄】
第一章  寶刀出爐
第二章  一大福星
第三章  傳國玉璽
第四章  建國稱帝
第五章  道破天機
第六章  帝國驕雄
第七章  幽靈軍團
第八章  中原霸主
第九章  城下之盟
第十章  創造奇蹟

內文精摘:
到了山上,唐一明先去王猛的家裏。
唐一明大聲喊道:「軍師,軍師。」
王猛見唐一明神色慌張,急忙迎道:「主公,何事如此慌張?」
唐一明小聲道:「軍師,今日來了一個晉將,那晉將身上還帶著傳國玉璽!」
「傳國玉璽?」王猛不敢相信地說道。
唐一明點點頭,道:「為了這個晉將,還丟掉我一員大將的性命,真是禍不單行。軍師,我來就是想問問你,如何處置那晉將?」
王猛沒有立即回答唐一明的問話,而是說道:「八王之亂後,匈奴漢國率兵攻破晉都洛陽,俘虜二帝,傳國玉璽就此落入匈奴的手中;之後又輾轉流到羯族趙國的手中,一直到冉閔稱帝,傳國玉璽一直待在鄴城。南方的晉朝雖然稱了天子,卻一直有些心虛,就是因為少了這個玉璽,如今鄴城被燕軍重重包圍,玉璽這麼重要的東西,燕軍又會怎麼輕易放過?今日玉璽到來,未辨真假,主公須得親自驗明真偽,然後定奪。」
唐一明聽了,思索道:「這玉璽看來不會是假的,燕軍一直窮追戴施,連夜奔襲了五百多里,如果玉璽是假的,燕軍根本不會如此孤軍深入。因此我研判戴施身上的玉璽是真的。」
王猛問道:「主公,戴施現在何處?」
唐一明道:「我讓人安排他食宿暫住下來,並且派楊元嚴加看守。」
王猛問道:「主公,傳國玉璽難道主公就不想據為己有?」
唐一明哈哈笑道:「傳國玉璽?一塊破石頭而已,只要有實力,要多少這樣的石頭都可以弄來。這塊破石頭如今反是燙手山芋,就算給我,我也保不住它,倒不如賣個人情,送還給晉朝好了。一來,讓晉朝知道在泰山上還有一支抵抗胡人的軍隊;二來,咱們也可以借助這個機會和晉朝交好,讓他們發兵北伐攻打燕國。軍師,你認為怎麼樣?」
王猛淡淡地說道:「重利當頭,主公能不為之所動,還能保持如此清醒的頭腦,實令屬下佩服。只不過……」王猛說到此處頓了頓,道:「只不過,這傳國玉璽也未必要歸還給晉朝。主公設想一下,晉朝的天子都當了許多年了,有沒有玉璽都無足輕重,正統的位置誰也取代不了,如果還給晉朝,最多是得到一些無關痛癢的封賞,但是如果把玉璽作為籌碼來和燕軍交換,主公想想,現在我們最缺的是什麼?」
「糧食!」唐一明想都沒有想,便答了出來。
「對,魯郡一戰,屬下雖然奪回許多糧食,但也只夠咱們維持到冬天的,一旦斷糧,到了冬天,我們又該吃什麼?所以屬下以為,不如奪下玉璽作為籌碼,來和燕國交換我們所需要的糧食!」王猛細細分析道。
唐一明聽了,不住點頭。
「軍師,你說得很對。從此處到晉朝,相隔千里,路途遙遠,護送起來十分不易,我們若殺了戴施,奪下玉璽,這消息也未必就能傳到晉朝去;倒是燕軍離我們最近,如今鄴城已被攻破,燕國大軍必將在近日南下,我們完全可以和他們交換我們所需要的糧食。」
王猛道:「戴施未必要殺,到時候將戴施和玉璽一起拿來交換糧食便是了。」
唐一明點點頭,忽然又想起一件事來,急忙問道:「燕國大軍南下,勢必會橫掃中原,看來天下大勢要改變格局了。軍師,燕軍可比段龕的齊軍厲害多了,我擔心燕軍會圍剿泰山。這樣的大勢下,我們又該如何自處呢?」
王猛伸出手,按在桌上的那幅地圖上,說道:「主公,你來之前,我就已經定好三個發展計畫,以幫助主公完成心中的宏偉霸圖。」
「哦,是哪三個發展計畫?」唐一明急忙問道。
王猛指著地圖,一邊比畫道:「主公請看,燕軍南下,已經成為勢不可擋的趨勢,而燕軍的首個目標,便是盤踞在青州的齊王段龕。如果段龕聰明的話,盡可以嚴守黃河沿岸和青州要道,阻塞燕軍通過,這樣一來,以齊軍的實力至少可以抵擋住燕軍一年以上。如果段龕龜縮在廣固城裏,燕軍一旦進入青州,勢必會將廣固城包圍,圍而攻之,只怕不出半年,段龕就要被滅。」
「嗯,你說得不錯,這也是我早就料到的。」唐一明道。
「呵呵。主公,這是燕軍的第一步,也是我們的第一步!」王猛道。
「我們的第一步?軍師,你是說,燕軍和齊軍對峙之際,我們乘勢對兩軍進行騷擾?」唐一明問道。
王猛點點頭,說道:「就是要騷擾他們,趁兩軍交戰之際,在青州的其他地方搶奪物資,以增加自己的實力。」
「那第二步呢?」唐一明問道。
王猛指著地圖說道:「燕軍一旦滅掉了段龕,我們就退到山上,嚴守各個山口要道,讓燕軍無法攻打我們。屬下猜測,燕王的雄心壯志在於天下,絕不會為了泰山一座小小的山頭過多損失兵力。但是,為了防止我們發展起來,肯定會派駐軍留守青州,燕國大軍向西用兵,矛頭肯定會指向已經在關中建立國家的秦國。等燕國大軍走後,主公便可以攻略青州,佔據這一片富饒的土地。」
「嗯,確實不錯。佔據青州後,我要好好地發展一下,招募更多的流民,開墾荒地,發展海軍和重工業,只有這樣,才能在青州站住腳跟!」唐一明自信滿滿地說道。
王猛呵呵笑道:「主公,你說得沒錯。燕軍向西用兵之後,肯定無暇東顧,主公在這個時候就可以穩重發展。等到有了一定實力之後,便可以向南佔領徐州,以二州之地足以雄霸一方。」
唐一明聽了王猛的方略,覺得甚是滿意。但是,他還是有點擔心,因為南邊還有一個實力很強大的晉朝,如果不和它搞好關係,肯定是不行的。
「幾十年後會有一場淝水之戰,如果我能將這場淝水之戰提前的話,讓北方的燕國和南方的晉朝打一仗,他們兩敗俱傷,我再從中謀利,這樣一來,結束亂世的步伐就會加快。哈哈,這個主意好,那我就做個策劃者,先幫助燕國完成北方的統一,再鼓動晉朝發動北伐,等到兩國打起來的時候,也就是我問鼎天下的時候啦。」唐一明心中暗自想道。
「軍師,第三步是以青、徐二州問鼎天下,對嗎?」唐一明想完,問道。
王猛道:「主公完全說對了。」
唐一明點了點頭,對王猛說道:「軍師,有你這樣的良相在身邊,真是抵得上十萬精兵啊!」
王猛謙虛道:「主公過獎了!」
唐一明道:「我這就去套一套戴施的口風,如果他老實的話,我就留下他;如果他不老實,就殺掉他,奪得玉璽,好跟燕國換取糧食。」
王猛見唐一明起身要走,攔道:「主公且慢,以現在的形勢來跟燕軍換的話,只怕籌碼會很低,換取不了多少糧食。」
唐一明忙問:「那我們該怎麼換?」
王猛說道:「必須先和燕軍打一仗,而且這一仗必須是勝仗,否則以燕軍現在的實力,根本不屑於和我們交換。」
唐一明聽了,點頭說道:「軍師,你說得不錯。現在燕軍勢大,聲勢滔天,他們既然已經掃平了黃河以北,這次南下必定會橫掃中原。我們雖然佔據泰山,在段龕眼中也只不過是小小的泰山賊寇,那在燕軍的眼中,我們就更不值得一提了。軍師,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是讓燕軍對我們另眼相看,以勝利之師用玉璽作為交換,而非等到燕軍兵臨城下以後才交換。這樣一來,我們便可以將籌碼增加,從而換取更多的糧食了。」
「主公英明,一點就通。」王猛誇讚道。
唐一明笑道:「軍師過獎了,與軍師的不戰而屈人之兵相比,我這些是小打小鬧,不足一提。我這就去吩咐士兵,多做些陷阱,引燕軍來攻!」
「主公萬萬不可!」王猛急忙阻止。
「我們據險而守,抵擋燕國大軍,這有什麼不合適的嗎?」唐一明不解地道。
王猛搖頭道:「主公,此戰是關鍵的一戰,能否打出我們的威風,讓燕軍不敢小覷,全在一戰之中。我軍如果據險而守,和一般山匪無疑,因此必須主動出擊,在山外與燕軍決戰,然後以少勝多,一戰定勝負,只有這樣,才能顯示出我軍的實力。」
「與燕軍正面交鋒?這樣不妥吧?我們現在人少,而且都是步兵,如果出了泰山,外面都是平原和丘陵,很適合燕國的騎兵作戰,這樣一來,打起來就麻煩多了。」唐一明憂慮道。
王猛擺擺手,笑道:「非也!在平原和丘陵上作戰,我軍的勝算會更大。」
「此話怎講?」唐一明見王猛很有信心,急忙問道。
「主公,此乃驕兵之計。燕軍多是騎兵,在平原上很有優勢,正因如此,我們如果在平原上與燕軍作戰,才能讓燕軍的士兵產生驕橫的心理。如此一來,燕軍必定會輕敵,我們再施以妙計,則燕軍必敗無疑。」王猛解釋道。
唐一明聽完,哈哈笑道:「軍師高見,那我現在就去吩咐部下,厲兵秣馬,準備迎接大戰。」
王猛點點頭,道:「主公,燕軍如果渡過黃河,肯定會在陳留集結,從陳留到泰山,少說也要兩三日,這兩三日內,我軍必須做好充分的準備。」
「好,軍師,我先去招待一下戴施,我走了。」唐一明道。
「主公,內人已經做好飯了,主公吃完飯再走吧。」王猛挽留道。
王猛的新婚妻子也是從鄴城裏逃出來的後宮美女,姓袁名芳,出身士族,也算飽讀詩書。
唐一明呵呵笑道:「承蒙軍師盛情邀請,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唐一明便留下來,在王猛家吃過飯之後,這才離去。

此時,戴施已經吃飽飯,他連續奔波許久,又累又餓,終於一頓飽餐,稍微可以喘口氣了。
吃飽飯後,他被帶到一間木屋裏。他取下背上的包袱,將包袱打開,一枚傳國玉璽就此顯露在眼前。
他拿起玉璽,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自語道:「為了你,我可是費盡周折,等到明日,我就可以帶著你返國了,從此你也不用再流浪在外,我也可以加官進爵,享受榮華富貴啦。」
戴施仔細瞧看之後,便將玉璽又用包袱給小心地包了起來,緊緊地繫在自己腰間,躺在木床上休息。
「泰山上果然氣象不同,房舍依山而建,起伏有序,錯落有致,完完全全是個山城,看來這泰山上果然有能人。」戴施的腦海中緩緩地想道。
「哎!」戴施長長地嘆了一口氣,自言自語地說道:「可惜胡兄弟了,要不是他冒死相救,我戴施早就落入胡人的手裏,此時只怕已經成為刀下亡魂了。這唐一明倒也是個人物,居然能在胡人的眼皮子底下佔據泰山,只可惜燕軍已經南下,怕是也守不了多久,我要是勸他和我一起走,一起回國的話,不知道他願不願意?這裏有許多百姓,我要是將他們一併帶回國,再加上玉璽的功勞,肯定會得到更多的賞賜。哈哈哈!」
戴施的腦海裏一直在想著自己得到榮華富貴以後的樣子。
不知道過了多久,戴施迷迷糊糊中聽見有人敲門。
「誰?」
戴施雙手急忙捂住了自己繫在腰裏的包袱,將包袱裏的玉璽緊緊抱住,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還重要。
「戴將軍,睡了嗎?在下唐一明。」門外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
「是他?!他是這裏的主人,我要是不見的話,只怕會引來別人的厭煩;只是,他現在來又是幹什麼?難不成他知道我身上帶著玉璽,想要搶我的功勞?」
戴施腦中浮想聯翩。想來想去,還是決定開門。
他將包袱從腰間解下來,然後放在床底下,等到確定把玉璽藏好之後,這才敢開門。
「吱呀」一聲,門開了。戴施揉了揉眼睛,裝作剛剛睡醒的樣子,道:「唐將軍,有什麼事情嗎?」
唐一明見戴施身上斜背著的包袱沒了,當下說道:「哦,有點事想請教戴將軍一二。」
戴施打了個手勢,同時說道:「唐將軍,裏面請!」
唐一明也不客氣,徑直走到房間裏,目光四下打量了一番,見周圍都沒有戴施身上背著的那個黃布包袱,心中不禁生疑:「戴施這傢伙肯定是把包袱給藏起來了,如此遮遮掩掩的,那包袱裏一定就是傳國玉璽。」
「唐將軍請坐!不知道你找我有什麼事?」戴施推過來一張凳子,畢恭畢敬地說道。
唐一明坐下,不動聲色地說:「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據我的部下來報,說鄴城被攻破了,我是魏國的將軍,又怎能不關心一下都城的情況呢,所以才來叨擾將軍,還請將軍莫怪。」
「唉!此事不提也罷,鄴城被燕軍圍攻數月,城中糧盡援絕,守城士兵和城中百姓相互而食,那種慘狀簡直是亙古未有。貴國太子為了讓士兵吃飽肚子有力氣打仗,便將皇宮內的十幾萬美女統統殺掉餵養士兵,那幾日,鄴城簡直是……唉!不提也罷!」
戴施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唐一明聽完後,心頭也為之一震,人吃人的場景他還沒有見過,沒有身臨其境的經歷,他也體會不到那種血腥。他為之吃驚的,是對那些被殺掉當做食物的美女們。要不是他早就知道這段歷史,讓王凱去解救出一些美女,只怕他也不會遇到李蕊這樣的嬌妻,士兵們也不會每個人都娶得一個美麗的新娘。
「在下聽說鄴城被團團包圍,戴將軍又是怎麼逃出來的?」唐一明問。
戴施餘悸猶存地說:「戴某不才,得聞鄴城被圍,便帶著部下幾百兵士前去襄助,結果徒勞無功,還險些喪命。如果不是你們魏國的城門守將叛變,打開了城門,只怕此時燕軍也決然攻不下鄴城。城破之時,我趁燕軍不備,從南門帶人衝殺而出,一路向南逃走,本想與北伐大軍會合,哪知北伐大軍已經於上月退回。中原廣袤千里的地方上又恢復了割據的形勢,我便一路向東,準備繞道回國,哪知又被燕軍追上,手下軍士全部戰死,只有我一人逃了出來。如果不是在接近濟南的地方上遇到胡兄弟,我早已死在燕軍的手裏了。唉!」
唐一明聽戴施說起胡燕,心中也頗為傷感,但是臉上波瀾不驚地道:「北伐大軍?敢問將軍,貴國何時北伐的,為什麼我這裏沒有一點兒消息?」
戴施道:「今年二月到六月,大軍從荊襄一帶出發,一路向北,然後攻下洛陽後便撤軍了。」
「奶奶的,原來是這樣的北伐啊,沒有頭尾,只攻下洛陽就回軍,真的捨棄了北方的大好河山和黎民百姓啊,看來偏安的思想已經深入晉朝人的心裏了。」唐一明心道。
唐一明單刀直入地問道:「聽說將軍身上帶著傳國玉璽,不知可否屬實?」
戴施聽唐一明突然問起此事,心中大驚,臉上露出慌張之色,急忙擺手說道:「不,絕無此事!唐將軍,你且莫聽別人亂言,那些都是謠言。」
唐一明看到戴施的表情,心中已經明確,戴施身上確實有傳國玉璽。
「這傢伙言語閃爍,分明是害怕我會搶奪他的傳國玉璽。哼!反正你已經落入老子的手中,搶你又怎麼樣?殺你都不是難事了,如此遮遮掩掩的,你當我是傻瓜嗎?這傢伙說起人吃人的事情來,眼皮都沒有眨一下,似乎是很平常的事,眼中更是佈滿血絲,看來也吃了不少人肉,不然又怎麼能活到現在?」唐一明心中緩緩想道,嘴上卻裝作無事地說:
「呵呵,戴將軍,你不必如此驚慌。不管你身上有沒有玉璽,我都不會搶你,更不會殺你,我準備把你送回國,我已經寫信讓人告知貴國,讓他們派兵來接應你。你也知道,從泰山到貴國,中間有不少割據的勢力,路途遙遠,恐怕不好走,所以要暫時委屈一下戴將軍,在山上多逗留幾日,等到貴國的人一來,我就親自送你走。」
戴施一聽唐一明要他多留幾日,心裏是一百個不願意,當即婉拒道:「不,唐將軍,你的好意我心領了。只是這樣太耗費時間了,萬一燕軍殺到,我就無處可逃了,我必須儘快回國,將戰報呈報上去。在下只求一匹快馬,也不要將軍護送,今日便走,請唐將軍看在大家都是漢人的分上,完成在下這個小小的請求吧!」
唐一明聽了,哈哈笑道:「戴將軍,你慌什麼。燕軍就算來了也不礙事,泰山上有兵將三萬,糧食還可以支撐半年。何況這裏是山區,不適合燕軍騎兵作戰,那些鮮卑人不就是仗著自己是馬背上的勇士嗎,到了這裏,就得下馬作戰,成為蹩腳士兵。我都不怕,你怕個什麼?」
「不不,燕軍此次是大舉南下,大將軍慕容恪更是文武雙全,神勇無敵,更加上他手下還有皇甫真、陽驁為輔,來勢洶洶,勢不可擋,萬一他把泰山團團圍住,想走都走不了啦。唐將軍,我見你也是人中豪傑,不如就和我一起歸國,我上奏天子,給唐將軍封賞一個大大的官職,從此在江南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豈不美哉?」戴施急道。
「這傢伙竟想把我勸走。我又不是不知道東晉的那些士族門閥制度,就算我去了,給的官職再大,也絕對不會有實權;我想結束亂世,你們想偏安。道不同不相為謀,我跟你回去還不如堅守在此,就算是做個山大王也逍遙自在,比那些偽君子強多了。何況我的心中更有雄心壯志,你們能和我比嗎?」唐一明心中冷冷地說道。
「呵呵,多謝將軍美意。在下出身低微,不適合在貴國待下去,在下只想帶著這山上的民眾一起抵抗胡人,也算是為死去的陛下報仇。」唐一明直言道。
戴施悵然說道:「人各有志,我不勉強你,既然如此,將軍請給我一匹快馬,讓我現在就走吧。」
唐一明勸道:「戴將軍,你急什麼?你且在這裏好生休息,等過幾日我打敗燕軍,自然會送你去,到時候你也會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
「打敗燕軍?你別做夢了,可以說是癡心妄想,慕容恪手下厲害的不僅是他的騎兵,還有他的幽靈部隊,那些可都是個個驍勇善戰的步兵,是如同虎狼一般的人物。唐將軍,我也不等了,就請唐將軍給我一匹快馬,我這就走。」戴施冷笑一聲道。
唐一明聽戴施如此說話,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眉頭緊皺,想要知道慕容恪手下的那支幽靈部隊是什麼樣子。
唐一明猛然起身,向門外大聲喊道:「楊元!」
戴施見唐一明走出門大喊,還以為是要給他馬匹,當即跟了出來,說道:「唐將軍,你真是性情中人,辦事如此豪爽,令在下佩服。今日一別,不知道哪年哪月才會再見。不過,將軍和胡兄弟的大恩,在下銘記於心,絕對不敢忘懷。」
唐一明沒有說話,眼睛緊盯著從一邊跑來的楊元。
楊元向唐一明行了一個軍禮,隨後道:「主公,喚我何事?」
唐一明指指身邊的戴施,吩咐道:「這幾日你不必回去養馬了,養馬的事交給別人來做。你就留在山上,好好地招待戴將軍,要讓他衣食無憂,別讓他亂走,知道了嗎?」
「諾!」楊元答道。
戴施聽唐一明的話,分明是要將他軟禁起來,立即大聲抗議:「唐將軍,你……你這是幹什麼?」
唐一明嘿嘿笑道:「你說我幹什麼?你明明身上帶著傳國玉璽,休想瞞騙過我。為了救你,胡燕被燕狗殺死,我沒有殺你給胡燕謝罪,已經是對你很客氣了。你這幾日就好好地待在木屋裏,哪裡也不准去,看好你的玉璽,等我打敗燕狗的軍隊,自然會把你送回去。嘿嘿,只不過是送你和燕狗換取糧食。」
「你……你……唐將軍,在下身上確實有傳國玉璽,我願意將玉璽獻給將軍,如果把玉璽歸還給我國,定然會得到賞賜,這些都給將軍,在下只求活命,別無其他。請將軍放我歸去,千萬別把我交給燕賊,我殺了燕賊不少人,他們恨我入骨,一定會殺了我的。」戴施急忙跪在地上央求道。
唐一明看戴施跪地請求,不禁鄙視道:「晉朝有你這樣的將軍,真是悲哀!你雖然穿著將軍的鎧甲,卻連武器都丟了,哪裡還有個將軍的樣子?在漢人面前你是將軍,在燕狗面前,你卻連狗都不如。傳國玉璽?哼!一塊爛石頭而已,我要它有何用?」
戴施忙道:「傳國玉璽怎麼是爛石頭呢?擁有它,就可以稱帝了,這樣一來,將軍就可以當皇帝了……」
「呸!我就算想當皇帝,不要傳國玉璽也一樣能當。用它換糧食,是再好不過的了。你放心,我不會殺你,你就安心地在山上好吃好喝吧。」唐一明說完,隨即轉身就要離開。
「將軍……將軍……」戴施看見唐一明要走,急急地跪在地上不斷拜道。
「楊元,好生看管此人!」唐一明邊走邊大聲令道。
「諾!主公放心,屬下定當不負主公之命!」楊元回道。
「唐將軍……唐將軍……」
戴施急忙站起來,想要趕上唐一明,卻被楊元和幾個士兵攔住,將他推進木屋裏,並且將門給鎖上。
「戴施啊戴施,你可別怪我,胡燕因你而死,你身上又帶著玉璽,不把你拿去換糧食,我就是傻瓜了。別說此處與晉朝相隔千里,消息不通。就算是他們知道了,又能奈我何?哈哈哈!」唐一明嘴角洋溢起一絲笑容,想道。

作者簡介:
水鵬程,1985年生,喜愛金庸的武俠小說,高中時嘗試寫長篇武俠小說,成為行走在現實邊緣和文字光影中的少年。大學畢業後在網上進行創作,用「水鵬程」為筆名,毅然投入網路寫手的行列,目前仍筆耕不輟。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