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這寶貝非我莫屬

離開朝都的鄭世榮像是出了籠子的小鳥,他慶幸自己跟著三叔出來歷練歷練,在朝都處處壓抑,而這牧野之城,於他來說根本就是蠻荒之地。早就聽說魔獸森林和幽雲大荒中有很多天材地寶,這次出來主要是想去見識一下魔獸森林,更重要的是想出來釋放一下心情。

牧野之城的怡紅院非常出名,因為牧野之城靠近幽雲大荒,常有冒險者在大荒中尋找稀奇之物,大荒中最著名的莫過於幽雲狐女。那是一種長年生活在大荒的種族,傳說祖上是狐修得道與人族合體後遺下的種族,幽雲狐女天生媚骨,妖嬈無雙,各個美豔無比,價值萬金,只是幽雲狐族人數稀少,生活在大荒深處,天生靈活如狐,在大荒中猶如精靈一般,甚難捕捉,怡紅院也是花了大價錢才買到一個,視若珍寶。

正因有此狐女,怡紅院遠近聞名,帝都人都知道。有傳言大炎皇帝曾私下向大臣提出,希望能在後宮添名狐女,傭兵公會都發佈資訊了,卻一直沒抓到。

鄭世榮心儀大荒,更多還是自狐朋狗友口中聽說了幽雲狐女的傳聞,朝都總有一群閑來無事的公子哥,整天風花雪月,對怡紅院這種地方當然不陌生。所以,自戰家出來之後,鄭世榮就找了個藉口與叔父分開,逕自去了怡紅院。

二十幾歲便擁有四星戰宗的修為,在牧野之城這個小地方,也算是數得上的高手了,鄭世榮很有優越感。

怡紅院的老媽子眼睛雪亮,鄭世榮離怡紅院還挺遠,她就迎了上去。老媽子一看就知道鄭世榮是風月場的老手,還是人傻錢多的主兒,自命不凡,自以為風流倜儻。怡紅院的姑娘最喜歡這種人了。

「哎呀,一看就知道,這位公子是外地來的吧,咱們牧野之城還真沒見過公子這般英俊瀟灑、風流倜儻的。」

鄭世榮覺得這牧野之城的老媽子的眼力,比朝都的老鴇強多了,說了一句大實話呀,他心懷大暢,抬手一錠金子塞進了老媽子深深的乳溝裡,笑道:「媽媽的嘴可真是甜,把你們這裡最好的姑娘多給我找幾位來。」說話間,已被眉開眼笑的老媽子挽著進了大門。

「姑娘們,來貴客了……」老媽子一聲喊,「嘩」一下,鶯鶯燕燕出來一群花花綠綠的姑娘,因為老媽子這句話的真正含義是:凱子來了,姑娘們快來分錢啊……

怎知鄭世榮來就是為了見識一下狐女,老媽子為難了。但鄭大公子甩出一張一千兩的銀票,老媽子立刻高高興興地引著鄭世榮去了狐女的狐狸窩。

老媽子拿著銀票還沒開心完,滿臉大鬍子的大漢就遮住了她的光線,還沒弄明白是啥事兒,就覺得胸前一涼。

今天真是財神高照啊,剛才那白臉公子剛塞進來幾錠金子,鬍子爺又塞進來一錠。老媽子頓時覺得鬍子爺那滿臉的大鬍子都可愛起來。

「這位大爺看上我們這兒的哪位姑娘啦,媽媽我馬上給你安排。」老媽子的笑聲可以膩死人,那群紅紅綠綠的鶯鶯燕燕再一次圍了上來。鬍子大漢的眼神突然變得無比犀利,姑娘們只覺得身上一涼,老媽子頓時揮了揮手笑罵道:「你們這些小騷蹄子,這位爺看不上你們,該回哪兒回哪兒去,別掃了這位爺的雅興。」

老媽子心頭發怵,這位鬍子爺可不好惹,這氣勢,嚇人得很,剛才那一眼,差點兒沒把媽媽的魂兒嚇出來,雖然是個大金主,但要是應對不好,只怕事兒就鬧大了。

「爺在我們這兒可有相好的姑娘啊?」老媽子小心地問道。

「我要小狐狸!」鬍子大漢似乎不喜歡多說話,說完一句話後,就拿出一疊明晃晃的銀票,不過卻沒給老媽子,而是在老媽子面前晃了晃。

老媽子的眼睛都亮了,差點兒沒把身子膩在鬍子大漢的身上,這樣的男人才叫男人啊,有殺氣,有財氣,那身子骨,鐵板似的,有底氣……不過,小狐狸剛進了鄭公子的房間,如果手腳快的話還在幹活,手腳慢的話也許正在脫衣服呢。

心一橫,老媽子定了定神,心忖:「看來只能讓這鬍子哥等一等了。」清了清嗓子,老媽子媚笑道,「爺稍等一下,小狐狸這會兒正在化妝呢,你先喝會兒茶,我叫幾位姑娘陪爺聽聽曲兒。小狐狸化好妝我就讓她來見爺!」

「沒事,我直接去小狐狸房間找她,爺我就喜歡不化妝的小狐狸。」說話間鬍子大漢逕自向樓上走去。

「爺、爺,你別急啊!」老媽子急了,怎麼遇上不講理的爺了呢,非得讓人明說小狐狸正在接客。

「大爺我難得來一次,我馬上要見小狐狸,媽媽你為何攔我?」大鬍子甕聲甕氣地質問。

「這個……」

「這個什麼?爺的時間很緊,別跟爺吞吞吐吐的。」鬍子一聲冷哼,老媽子只覺得渾身發冷,不由自主地說了實話。

大鬍子一聲冷哼,逕自向鄭世榮的貴賓房走去。

幽雲狐女並不像想像中那樣風騷入骨,反而像空谷幽靈,清靈淡雅,不施粉黛恰如初露小荷,讓人不忍褻玩。脫俗的容顏和那雙隱秀碧藍的眼眸,只是看一眼,便讓人無限銷魂。柔若無骨嬌小玲瓏的身軀,一步三搖,行若落葉飛花,坐如輕風拂柳,端得是姿態萬千,讓人見之不忘。

鄭世榮感覺,這狐女比傳說的更加誘人,今日雖然砸了不少金子,但是太值了。鄭世榮計算了一下身上的金票,不由得歎息了一聲,區區幾萬兩金票,只怕是不夠為狐女贖身。傳說曾有一狐女在靈寶閣的拍賣會上拍出了近五十萬的高價。此地不是鄭家的勢力範圍,想以勢壓人估計也不行,要不然,這怡紅院早就保不住這狐女了。

狐女經過專業訓練,知道如何取悅男人,更懂得如何把握男人的心理。鄭世榮見到狐女第一眼,就已慾火焚身,但那狐女清冷淡雅的氣質又讓他不得不裝出風雅的樣子,不然太丟面子了。

就這樣,狐女唱唱歌,陪陪酒,而後再摸摸手,說說話……鄭世榮聽完狐女講述的悲慘身世和大荒風情後,同情心氾濫,一股男兒豪情直沖腦門,對這弱女子升起無限憐惜,於是在狐女依偎在鄭世榮懷裡時,他忍不住又掏出兩張千兩銀票塞到狐女手中。而後雙方感情升溫,終於郎情妾意衣帶漸寬……

「碰……」房門在悶響後「嘩啦」一聲倒地……郎情妾意慾火焚身的鄭世榮衣帶已解下了一半,狐女更是香肩淺露,風情無限,卻被這突然的破門之聲嚇得二人慾火全消,情意全無……

鄭世榮心裡這個氣啊,這究竟是怎麼回事,爺爺我好不容易出一趟朝都,好不容易約上狐女,正是情意深重,馬上就要真刀真槍拚殺的時候,來上這麼一齣。若只嚇著本公子還好一點兒,竟然嚇著了狐女妹妹。

鄭世榮勃然大怒,心中殺機頓生,抬頭一看,就見一個大鬍子冷然望著他和狐女,像是看著一對姦夫淫婦一般,老媽子則氣喘吁吁地追在後面。看到這架勢,急了,說道:「爺,咱們這裡是做生意的,你不能這樣,小狐狸正在陪客人……」

「給我閉嘴!」大鬍子冷冷一喝,老媽子不敢再說了,她感覺到了一股殺意。老媽子給身後的龜公遞了個眼色,這個人她可得罪不起,只好去請能當家做主的人來解決了。

狐女一副受驚的樣子,慌忙理好衣衫,被眼前的情況弄得不知所措。她的工作都是媽媽安排的,作為專業人士,要讓客人自願把錢塞到自己的手裡,還問夠不夠花。哪想到箭在弦上了,竟衝進來一位鬍子大爺,眼前這位白臉哥哥長得眉清目秀一表人才,可比那傻大黑粗的鬍子叔叔可愛多了,於是狐女小鳥依人般挽著鄭世榮的胳膊,尋求庇護,霎時間激得鄭世榮男兒氣概上湧,怒罵道:「不知死活的東西,敢打擾本公子的雅興,今天看在狐妹妹的面子上,你自挖雙目滾出牧野之城。」

「就憑你這個小白臉?」大鬍子冷冷反問,傲然道,「你乖乖將小狐狸讓給本大爺,本大爺今天就不和你計較,這裡有錠金子,就當是給你的賠償。」說話間,大鬍子自懷中掏出一小塊金子,拋了拋,一臉輕蔑。

鄭世榮怒了,長這麼大從沒有人敢這樣和他說話,居然像羞辱乞丐一般羞辱他,那錠金子不過數兩而已,拿出來打賞都不好意思,對方居然說是他的賠償金,明顯就是羞辱。他仔細打量一下大鬍子,並未感覺到戰氣,竟是一個完全沒有修為的普通人,螻蟻般的人也敢在他面前囂張。嬸可忍叔不可忍,一揮手,一股鋒銳無匹的淡黃色戰氣之刃削向大鬍子的脖子。他不想與螻蟻對話,那對他是一種污辱。

大鬍子笑了,低喝道:「好啊,居然敢和我動手。」說話間,一抬手,像沒事人一般將那氣刃拍碎,身子一晃,瞬間掠到鄭世榮面前,抬手就是一拳。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