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衣青年正是戰無命,不過此刻卻是一副陌生的面孔,他雖然以雷霆之勢擊殺了鄭世榮,但是他也知道,季家必定會有高手追來,現在,他還不想和季家大動干戈。

 

季向東來到小院外,皺了皺眉,這院子是牧野龍家的產業,身為四大家族之一的龍家,絲毫不弱於季家。難道兇手與龍家有關係?正猶豫間,季向東感應到一絲特別的氣息。一個消瘦的身影從巷口走過,讓他有一絲意外。

「這位小兄弟請留步。」季向東疾步上前。青年止步,季向東眼中閃過一絲疑惑,眼前之人與老媽子描述的大鬍子完全不一樣。

「啊,你是季家老爺吧,你找小的有事嗎?」青衣青年一臉驚喜,像是受到大人物垂青,十分榮耀。

季向東有些失望,心忖:可能是錯覺,那大鬍子明明消失在龍家的院子外,與這年輕人有何關係。而且這年輕人身上沒有一絲戰氣波動,顯然只是個普通人。季向東見年輕人一臉興奮的樣子,耐著性子問道:「你可見過一個大鬍子經過這裡?」

「大鬍子?這個小生倒是沒有,不知季老爺家可缺管家?管賬也行……小的不才……」

季向東的表情無比精彩,這是什麼人,大街上問個話就開始毛遂自薦,還要管家、管賬的肥缺……他連半句多餘的話都不想跟這人說了,轉身向龍家院門走去。

「季老爺,季老爺,我還沒說完呢……行不行給個話啊……」青年似乎很想到季家幹活,竟然追了上來。

「滾!」季向東惱了,怎麼會有這樣沒臉沒皮的人,看不懂人臉色。

青衣青年一怔,感覺到季向東身上那股濃濃的殺氣,嚇得退了幾步,嘟噥著:「沒有就沒有,用不著這麼凶吧。」說著悻悻地走出了巷子口。

季向東並未敲門,而是和戰無命一樣越牆而過,院子空著,沒有人居住。季向東臉色變了。一個空院子,顯然對方只是在混淆視聽。轉身掠出院子,季向南與鄭郁夫的身影也出現在院外。

「千里尋煙獸也帶來了?」季向東一喜,有了千里尋煙獸,沒有人能逃過追蹤。當千里尋煙獸在院子的水井邊轉了一圈,衝出院子在剛才他與年輕人拉扯的地方轉了幾圈時,季向東的臉色都青了,千里尋煙獸認出剛才和他拉扯的年輕人的氣息正是兇手的氣息。而他卻被那年輕人給耍了……

季向南感覺到兄長氣息的變化,不由得訝問:「大哥,怎麼了?」

「我剛被那兇手耍了一道,對方精通易容之術,二弟看看這個。」季向東說著把從鄭世榮手中撿來的破碎羊皮遞給了季向南。

季向南一看,失聲驚呼:「天凰聖蓮?」

鄭郁夫聽了這聲驚呼臉色驟變。

「大哥,這張碎地圖是哪裡來的?」季向南頓時有些尷尬,剛才過於激動了,想到身邊還有鄭家人,又有些後悔。如果地圖上標出的位置有天凰聖蓮,豈不是要分鄭家一份。

「這是死者從兇手胸前撕下的,兇手應該是將地圖貼胸收藏,意外被拍碎。這張破碎的地圖根本就看不清終點在何處,上面所繪地形十分怪異,為兄一時間想不起是什麼地方,若此處真有天凰聖蓮,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找到兇手。」季向東肯定地道。

鄭郁夫長長地吸了口氣,侄兒被殺確實給他不小打擊,但如果因此獲得天凰聖蓮,對家族來說卻是大功一件。

傳說天凰聖蓮生長於地心岩漿之中,千年一開花,此花能助人戰氣涅槃。九星戰王戰氣圓滿欲突破成為戰皇之時,戰氣將重新涅槃化為皇氣。天凰聖蓮便是最適合轉化皇氣的天材地寶。也有人說,晉升戰皇時若使用了天凰聖蓮,將來便有機會突破戰帝抵達聖階。因此,天凰蓮才有「聖」蓮之名。

「一定要找到此人,此人或許只是路過牧野之城,真正的目的是尋找天凰聖蓮。」季向南呼吸急促地道。如果能得到這株聖蓮,哪怕與鄭家對分,將來也會有更多的機會為家族打造出戰皇高手,那時,季家便可一躍成為大炎王朝的一流家族,就是在蒼炎帝國也會擁有一定的地位。

「此人殺了我的侄子,我誓殺此人,希望季兄能帶我一起追殺此人。」鄭郁夫急忙插口道。他有這麼好的藉口,自然不能放過,此地是牧野之城,只有季家的千里尋煙獸才有可能找到對方的下落。若是有足夠的時間,他更願意回朝都調集家族高手前來,但是對方不可能給他時間,所以,只好與季家綁在一起了。

「鄭三爺是我季家的貴客,以後季家還要仰仗鄭家,所以,一開始我就沒準備瞞三爺,也希望三爺能與我們一起尋找此寶,我們願與三爺一家一半,共用此物。當然,殺害令侄的兇手全權交給三爺處置。」季向東坦然笑道。

「如此,郁夫記下季兄這份情誼,日後鄭家必與季家共進退。」鄭郁夫大喜,而後又道,「此次隨我來的還有幾名隨從,也一併帶上吧,寶物出世必有奇獸守護,有備無患。」

「三爺所說甚是。二弟,你回去調集人手,我帶千里尋煙獸和三爺他們先走,我們會在路上留下記號,你儘快趕來。」季向東點頭稱是,向季向南說道。

 

戰無命樂呵呵地向前走著,戲耍季向東的感覺很好,他看到季向東那一刻,就知道,季家人已經發現了那片殘圖,無論那圖是真是假,季家都不可能放過這個機會,必然會追來,剩下的事情就是如何讓那些人滿意了。季家的千里尋煙獸可是個好東西,只是不知道口感怎麼樣,戰無命都快流口水了。

想到前世天凰聖蓮出世時的混亂,心中暗自警醒,雖然自己有前一世的記憶但也不能大意,否則害人不成,再把自己陷進去。好在天凰聖蓮盛開的日子還沒到,山谷中沒有太多厲害的魔獸,把握還是很大的。出發之前戰無命還特意將娘親的乾坤戒要了過來,能裝很多東西。

 

魔獸山脈,縱橫數萬里。

有人說整個魔獸森林的面積比大炎王朝還要廣闊,很少有人敢進入魔獸山脈深處。

即使是守了魔獸山脈幾百年的戰家,最遠也就進入魔獸山脈一千餘里,越深入,高階魔獸越多。傳說,魔獸山脈最深處,擁有堪比戰神修為的九階化形魔獸,同階魔獸要比人類更加強悍,因其肉身的力量遠遠超過人類,一些血脈強大的魔獸還有天賦神通,不弱於人類的天階戰技。

鄭郁夫和季家的高手一路被千里尋煙獸帶入魔獸山脈,一口氣深入山脈數百里,對方仍沒有停下來的意思。眾人遭遇了很多魔獸,一路走一路打,幸好進入魔獸森林不深,幾名戰王帶隊,來襲的魔獸根本不是對手。眾人越來越深入魔獸森林,魔獸也越來越難纏,追蹤的速度也越來越慢,前面的神秘兇手竟然無視魔獸森林中的魔獸,他走過的路上連打鬥的痕跡都沒有,顯然,他並未與魔獸正面交鋒。

正因如此,眾人才更加激動。對方一路未停,顯然目標十分明確,對方未受魔獸阻攔,說明對方是有備而來。這一切都表明,天凰聖蓮的消息可能是真的。那麼,只要追蹤到這個人,就有可能獲得此寶。此時,大家反而不急著追上對方,至少在到達目的地之前,不想影響帶路人。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