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107  Xf108 
書籍名稱:帝王決7【決戰前後】 8【山河歲月】《大結局》
作  者:水鵬程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10.20

出版重點:
※經過一連串的休養生息以及勵精圖治後,唐一明終於稱帝,建立大漢國,也下定決心與東晉展開最後決戰,他將會做出什麼樣的舉動和準備,來迎接這關鍵性的大戰呢?
※三國歸晉,五胡亂華,這是一段最悲慘的亂世,群雄割據,誰能在亂世中勝出?又是誰能帶領百姓走出迷霧,迎向幸福的光明?看穿越的反轉人生,魯蛇的強勢逆襲!
※跳脫穿越模式,打敗同質小說!超乎想像的故事內容,勢不可擋的王者來襲!

內文簡介:
三國短暫一統  六朝再度崩壞
重建王者之路  決勝東晉亂局

讓帝國瓦解分裂的是內憂還是外患?
使人民顛沛流離的是天災還是人禍?
土豪、公卿、世族,誰是下一個勝出者?
赤壁之戰、淝水之戰,哪一個才是世紀之戰?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到底有多緊繃?
投鞭斷流、血流成河,究竟有多慘烈!
魏晉南北朝,中國歷史上一段長達四百年的混亂時期,也是進入隋唐盛世前的黑暗年代,他卻意外亂入,從此走向不凡的帝王之路……

國唯我爭霸  誰是天生者  勝背水一戰

【故事簡介】
由於唐一明的意外亂入,使得原本已經夠複雜混亂的南北朝更是變局橫生,東晉的桓溫大舉三次北伐,企圖一統天下,卻不幸敗北;而大燕的慕容氏也宣告出局,接下來只看唐一明的態度了,唐一明靠著擁有火藥與大炮的優勢,更加上他與民共享的前衛作風,立即贏得百姓的擁戴,究竟他最後能不能將破碎的大好江山統一呢?

【歷史小常識】
王羲之(303-361年),逸少,東晉書法家,有「書聖」之稱,官拜右軍將軍,人稱王右軍。其書法師承衛夫人、鍾繇。王羲之在書法藝術史上取得的成就影響巨大,被後人譽為古今之冠,著名的《蘭亭集序》、快雪時晴帖等,聞名中外,常為後人複製臨摹。

【目錄】
第一章  破釜沉舟
第二章  一線生機
第三章  攻心為上
第四章  傲笑群雄
第五章  決戰虎牢
第六章  桓溫倒臺
第七章  王子奸細
第八章  露出馬腳
第九章  日落西秦
第十章  遠征西域

內文精摘:
睢陽城中,一員偏將走上了城樓,看到漢軍陳兵在城外,而且人數比第一來的時候高出許多倍,中間的軍陣裏,排列著四排碩大的炮口,黑糊糊的圓筒子,雖然他不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卻也能夠感受到一股冷峻的殺意。
不過,鮮卑人天生就是一股剛硬的脾氣,那員偏將看看城中還有兩萬多的士兵,認為可以一戰,便喊道:「想讓我們投降?門都沒有!呸!」
宇文通氣急敗壞地回到本陣,將那員偏將的話轉告給唐一明。唐一明冷笑了聲,對身後的炮兵連長說道:「先用一個班的兵力瞄準城樓,把那個該死的偏將給我轟掉,順便讓那些自以為是的鮮卑武士們也嘗嘗我們漢軍的厲害!」
「諾!」炮兵連長應聲,手中小旗一揮,便開始一連串動作,只見大炮的炮口冒出一層白煙,二十顆炮彈便徑直飛了出去,直接轟炸在睢陽城的城門上。
「砰!」
二十聲巨響後,城門被轟成了齏粉,那員偏將和周圍的弓箭手都被炸成碎片。燕軍害怕得紛紛退下城樓。
「再去喊話,順我者昌,逆我者亡!」唐一明厲聲道。
「漢王!住手!
突然,從遠處的樹林裏駛出一個騎士,那騎士手捂著臂膀,臉上呈現出痛苦之色,正是受傷逃遁的傅彥。
傅彥翻身下馬,跪在地上,連連叩首道:「傅彥請求漢王手下留情,傅彥願意去說服城中將士來降!」
唐一明急忙將傅彥扶了起來,激動地說道:「你果真願意向我投降?」
「漢王軍隊所向披靡,非我等所能比擬,只是城中將士都是與我朝夕相處的人,為了城中那數萬將士的生命,傅彥甘願帶領他們投降到漢王麾下,如蒙不棄,還請漢王收留!」傅彥道。
唐一明高興地道:「好!你果真是個識時務的人,你放心,只要他們肯歸降我,我自然不會虧待他們,我漢國境內也有不少羌騎,我對他們也都是一視同仁!」
「多謝漢王收留!漢王在此稍歇,傅彥去去就來!」傅彥拜道。
唐一明點點頭,道:「好,傅將軍,本王就在城外等你的好消息!」
傅彥說完,立即翻身上馬,奔馳到睢陽城下,大聲喊道:「快開城門,我是傅彥!」不多時,城門便開了一個小洞,傅彥單騎溜進城裏,城門再次關上。

唐一明目視著睢陽城,靜靜地等候著消息。
可是這一等,便是半個時辰。
宇文通擔心問道:「大王,那傅彥不會言而無信吧?他都進去好一會兒了,以他在燕軍中的威望,應該很快就能說服他們的。這麼久,莫非傅彥是在拖延時間?」
唐一明很有信心地道:「本王相信傅彥!」
諸葛攸忍不住道:「漢王,俗話說,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啊!」
唐一明聽了,說道:「再等半個時辰,如果傅彥還不帶人出來投降,就把睢陽城夷為平地!」
「諾!」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眼看日頭偏西,可是睢陽城中還是沒有一點動靜。
「過了多久了?」唐一明再也坐不住了,不耐地問道。
「啟稟大王,還有一刻,時間就到了。」身邊的人回道。
就在這時,睢陽城城門突然打開來,傅彥帶著城中的兩萬多燕軍士兵排著長隊走了出來。
「呼!」唐一明長出了一口氣。他迎上傅彥,問道:「傅將軍,你的傷還好嗎?」
傅彥跪在地上,道:「傅彥率城中兩萬三千二百六十一人前來投靠漢王,還望漢王收留!」
唐一明將傅彥扶了起來,道:「傅將軍,你這是棄暗投明,本王十分歡迎。」
「唉!是末將糊塗,一直忠心於大燕,沒想到到頭來落得這個下場。」傅彥嘆道。
唐一明道:「將軍不必自責,其實,這是本王害了你……」
「不!若不是漢王如此,末將又怎麼能認清自己的處境呢?末將曾為大燕立下了汗馬功勞,多次衝殺於陣前,除了太宰慕容恪外,其他人都對我這種外來降將十分輕視,唉,不說了,傅彥從此以後就跟著漢王了,願意為漢王為開路先鋒,替漢王收取陳郡!」傅彥道。
「你……你怎麼知道我準備攻打陳郡?」唐一明驚奇地問道。
傅彥道:「漢王從徐州兵分兩路,一路南攻,一路北進,所攻取的都是豫州之地,而末將之前接到消息,貴國軍師王相國也率領大軍攻取兗州,末將能夠看得出來,漢王有佔據中原之意。兗州、豫州相接,若能攻取兩地,便能進佔宛洛,將燕軍驅逐出中原。末將不才,願意以降將身分為漢王攻取陳郡,也算是末將投靠漢王的第一功!」
「哈哈,好,太好了,本王身邊就是缺少你這樣的將帥之才。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本王就讓你繼續統領你的舊部,替本王收取陳郡,然後北進兗州,與相國合兵一處,攻取洛陽!」唐一明興奮地道。
傅彥感激地道:「漢王,傅彥是降將……漢王還能如此信任末將,末將……末將……」
「傅將軍,什麼降將不降將的,只要志同道合,就是兄弟,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傅大哥,做小弟的又怎麼會懷疑大哥呢?」唐一明道。
傅彥幾欲落淚,正色說道:「漢王,陳郡離此還有些距離,末將只帶部下五千精騎去取,其餘部隊都交給漢王,等收取了陳郡,漢王再對末將委以重任不遲!」
「好,就依傅將軍的意思。」唐一明道。
傅彥道:「漢王,末將這就去取陳郡,還請漢王在睢陽城中歇息一天,最遲後天,末將便請漢王到陳郡坐鎮!」
唐一明拱手道:「傅大哥保重!」
傅彥道:「漢王保重!」

兩日後,果如傅彥所言,唐一明帶著數萬大軍果真站在陳郡城牆上。
陳郡是豫州刺史的治所,傅彥投靠漢軍的事還沒有那麼快就傳到陳郡,傅彥正是利用這個時間差,帶著五千精騎進了陳郡,直接闖入刺史府,殺掉燕國所委任的刺史,並且控制住局勢,用他的個人威望收降了一萬五千的燕軍,並且佔據了陳郡。
睢陽、陳郡兩地均落入漢軍的手裏,不僅使得漢國的地盤擴大了一倍,還讓唐一明得到三萬多的燕軍,實力大為增加。
為了賞罰分明,唐一明便任命傅彥為豫州刺史,率領三萬多燕軍駐守陳郡,並且賜予大將軍銜。但是,唐一明還讓他們繼續保留原有建制,以免一時適應不了。
佔領陳郡後,唐一明便駐紮在陳郡,派偵察兵打聽王猛、李國柱等人的消息,另一方面也密切關注燕軍的動向。諸葛攸在此時告別唐一明,率領三千多殘軍退回晉朝淮南駐地。
此時,王猛已經攻下了大半個兗州,陳兵於野,直逼陳留;李國柱、趙乾、陶豹、孫虎四人也已經攻取了譙郡和汝陰郡,並且駐紮在汝陰,與汝南郡相鄰。如此一來,唐一明所制定的中原攻略第一步完成,將半個中原都收入自己的囊中,並且將燕軍推向了西邊。
與此同時,燕軍自從臨潁一戰勝利之後,便在慕容恪的指揮下,大軍所向披靡,使得士氣低落的晉軍節節敗退,最後不得不退守襄陽。燕軍則順勢南下,駐紮在新野,對於漢國出兵卻毫不知情。
新野城中,大元帥慕容恪正在與眾將歡聚一堂。
「大元帥,這半個月來,我軍勢如破竹,節節勝利,晉軍則是連戰連敗,如此一來,不出一年,我軍便能盡占荊襄之地,實在是可喜可賀啊!」孫希興奮地道。
慕容恪也是一臉笑容,環視著眾將道:「這些都是眾將的功勞,只要我們再接再厲,必然能夠一舉攻破襄陽。桓溫的老巢就在荊襄,晉軍裏,除了桓溫,再無任何人是本帥的對手,只要擊敗桓溫,佔據荊襄,便等於將整個晉朝一分為二;到時候,關中與荊襄同時出兵,攻打巴蜀,將巴蜀也收入我大燕的囊中,如此一來,佔據江東的晉朝就不足為慮了!」
「大元帥,真沒想到我軍會進展得如此順利。」陽驁不禁感慨道。
「四哥,我覺得晉軍敗退得如此迅速,似乎有點不合情理。我軍前腳到,晉軍戰都不戰便退走了,似乎有意地保留實力。晉軍三十萬,可是安全退走的還有十幾萬,而且在每每撤退的時候,似乎知道自己要敗一樣。還有,漢國也不能不防,唐一明雖然口頭上答應兩不相幫,但是我大軍南進,豫州、兗州空虛,萬一漢國攻打我軍那就糟糕了。」慕容垂擔心地說道。
慕容恪道:「五弟,你說的不無道理,不過,我已經讓慕容塵駐守兗州,傅彥帶著兵馬乘勢收取豫州,兩地差不多有十萬軍隊,就算唐一明要攻打的話,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別忘了,我可是在那裏放了許多炸藥的,就是為了防止和漢國對陣的時候用,以傅彥的將才……」
「大元帥,大事不妙了!」一個燕軍小將灰頭土臉地從外面跑了進來,身上還帶著血污。
一石激起千層浪,本來大廳高興的氣氛,因為這個小將的到來變得緊張起來。
慕容恪當即問道:「出什麼事了?」
那小將跪在地上,哭喊道:「大元帥,漢軍……漢軍攻佔了豫州大片郡縣,傅彥將軍也投靠了漢軍!」
「什麼?你說什麼?傅彥他投靠漢軍了?兗州……那兗州如何?」慕容恪緊張地問道。
那小將道:「末將從汝陰郡趕來,漢軍李國柱、趙乾等人正舉兵攻打汝南郡,末將聽說兗州也遭到了漢軍襲擊,而且大部分被漢軍佔領,如今漢王和王猛正在夾擊陳留!」
慕容恪聽後,僵硬地站在那裏,恨恨地拍了面前的桌子一下,震得桌子上的東西亂飛,紛紛掉到地上,他恨恨地道:「可恨的唐一明!傅彥……傅彥怎麼會投靠漢軍?中原是大燕根本所在,豈能丟失?傳我將令!火速回師!」

巍峨的洛陽城中,到處都瀰漫著緊張的氣氛,漢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橫掃豫州和兗州,讓在洛陽城中的慕容塵感到惶惶不安。
五日前,慕容塵剛剛從陳留兵敗,對於漢軍所用的大炮,他無能為力,堅守只有死路一條,於是他來不及帶走城中糧草,便在隆隆炮聲中帶著部隊逃遁到滎陽,他自己則回到洛陽搬兵救援。
與此同時,慕容恪正帶領二十萬燕軍從新野迅速返回,沿途得知豫州和兗州都被漢軍佔領後,慕容恪懊惱不已,也對漢軍的作戰實力感到震驚。
十幾天以來,不曾下過一滴雨,乳白色的輕霧瀰漫在空氣裏,籠罩著遠處的林木,散發著燃燒似的氣息。許多灰暗的、輪廓朦朧的雲飄浮在蒼藍的天上,此時是六月,天氣酷熱無比煩躁。
陳留城中,漢軍幾乎都躲在房檐下,不敢在烈日下曝曬。唐一明、王猛等人會師後,只用了短短兩天時間而已便攻下陳留。整個城中駐守著十萬漢軍將士,全部都是最為精銳的士兵。
太守府裏,唐一明搖著闊葉扇子,笑道:「軍師,這一路攻來,你們辛苦了,如此燥熱的天氣裏,仍然能夠保持如此強勁的戰鬥力十分不易,如今我們已經佔領了兗州和豫州,完成中原攻略的第一步,下一步就是宛洛。據關二牛回報,慕容恪已經從新野撤軍,二十萬大軍不日就抵達洛陽,慕容塵也駐守虎牢關,看來,慕容恪是想和我們進行決戰了!」
「怕什麼?決戰就決戰,他們能打敗晉軍,卻未必能打敗我們,咱們的大炮可不是吃素的!任他來多少兵馬,只要炮兵團在那裏一架,定然叫那些燕軍有來無回!」陶豹大咧咧地說道。
眾人聽了陶豹的話,都哈哈地大笑起來。
「你們笑什麼?難道俺說錯了?咱們的大炮本來就很厲害嘛。」陶豹道。
「是很厲害,不過也不能過於依賴它,太過依賴,就會使得士兵有驕狂的心理,士兵會想,反正有大炮,也就不會想去苦練自身的能力了。不過,這次我們一定要讓燕軍喪膽!如果能夠消滅燕軍的這二十萬主力大軍,我們就能穩站中原,關中和西北也會盡皆反燕,這樣一來,燕軍只能退守黃河以北。」唐一明分析道。
姚襄道:「不錯,秦國、涼國和代國雖然被滅,可是餘孽未除,一旦這二十萬燕軍戰敗,勢必會激起關中叛變,到時候各地反燕情緒高漲,燕國也就大勢已去。我軍佔領洛陽之後,也可向北進軍,攻打燕國,乘勝追擊,一舉便可使得燕國覆滅!」
「不!不能進展得如此迅速!」王猛反駁道。
姚襄問道:「為什麼?一旦剪除了這二十萬燕軍主力,燕軍在河北的兵將就不足為慮,我軍不趁勢佔領,難道還讓燕國苟延殘喘不成?」
王猛道:「話雖如此,可是事實並非如此。燕軍用了兩年時間滅了三國,可是到頭來呢?卻還是一盤散沙,我軍不能步燕軍後塵,應該在佔領中原之後休養生息。中原經過數十年的戰亂,早已是荒蕪一片,如果要永久居於此地,必須多招納民眾,給予他們土地,將中原發展成天下的糧倉!如此一來,我漢國才能長久於天下!」
「呵呵,軍師說得不錯,這正是我要說的。我們用兩年時間繁榮了徐州和青州,以我軍現在的實力,佔領中原後,就沒有必要再繼續擴張了,只要守好中原,繁榮發展,其他地方的霸主也絕對不敢犯邊,等兩三年後,中原成為了天下糧倉,我軍再出兵不遲。得中原者,得天下!只要我國擁有著先進的大炮武器,就能傲笑群雄,晉軍已經元氣大傷,五年內難以恢復,如果此戰再將燕軍擊敗,那燕軍也如同晉軍一樣。另外,此時黃大在三韓的軍團,應該發動了對遼東半島的攻擊,只要佔領遼東半島,就等於切除了燕軍的退路,黃大在北,我們在南,好好地發展幾年時間,必然能夠成為天下的霸主!」唐一明緩緩地說道。
眾人聽後,都紛紛點首稱是。
「大家難得能夠歡聚一堂,而且慕容塵也給我們留下了不少糧草,今天是我們佔領陳留的第一天,就讓大軍開懷暢飲一番,三日後,起兵和燕軍決戰!」唐一明下令道。
「是!」眾將齊道。

洛陽城。
慕容恪從新野帶著二十萬大軍返回洛陽,使得瀰漫在洛陽上空的緊張氣息煙消雲散。大軍只在洛陽休息了一天,隨即開赴滎陽的虎牢關。
虎牢關,這座洛陽城的屏障,扼守著從東向西的必經路線,成為重要的關口之一。虎牢關壁立千仞,南連嵩嶽,北臨黃河,唯有西南一深壑幽谷通往洛陽,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是東都洛陽的門戶。由於地扼要衝,歷史上許多軍事活動均發生於此。
六月十日,漢軍和燕軍對峙在虎牢關前,漢軍十萬,燕軍二十三萬,三十三萬兵馬陳列在不足百里的地方上,將虎牢關東西兩側的寬闊道路都盡皆占滿,從空中望去,黑壓壓的一片。
虎牢關上,慕容恪戴著猙獰的面具,遙望關外大片的曠野,隱約能看見十里之外的漢軍營寨。身後慕容垂、慕容塵、孫希、陽驁等人皆侍立在左右,沒有人說話,頂著烈日,吹著熱風。
良久,慕容恪轉過身子,取下了臉上戴著的面具,說道:「慕容塵,你說漢軍能在十里之外攻打城池?」
慕容塵點點頭,臉上顯出驚怖之色,惶恐地道:「大元帥,一點不假,陳留之戰,我軍還沒有看見人,就聽見隆隆爆炸聲,城中便瘡痍滿目了。」
「唐一明到底是人還是鬼?為什麼總是能夠製造出讓人意想不到的武器來?就算是晉軍的投石機,射程也不過四五里遠……漢軍現在在十里之外紮營,若是一番狂轟亂炸,只怕虎牢關裏的二十萬大軍便會在頃刻間化為烏有!我該怎麼辦?」慕容恪腦子裏一片混亂,心中焦躁不安。
自從十五歲一戰成名,慕容恪這個名字便與燕軍緊密地連接在一起。二十年來,慕容恪未曾遇過如此強勁又詭異的對手。
「大元帥,漢軍新到,暫時未展開攻勢,不如……不如今夜劫營如何?」孫希道。
慕容恪搖搖頭,道:「漢軍營寨四處都有拒馬環繞,內設高塔,藏弓箭手,而且又分成十幾個小寨,縱使能夠殺入營寨中,也是徒勞無益。以漢軍的實力,如果唐一明真想攻打我軍的話,只怕早在十里之外就開始轟炸了,如今他立下營寨已經有兩天了卻毫無動靜,你們難道不覺得奇怪嗎?」
「是有些奇怪!」慕容垂道:「四哥,你可曾看出其中奧秘?」
慕容恪搖頭道:「如果我能看得出來,就不會站在這裏了。不管他有什麼動靜,我們都只能靜觀其變!五弟,你傳令讓大軍散開,將營寨每隔五里一營,這樣一來,可以避免漢軍突然發動襲擊。」
「每隔五里一營?那隊伍豈不是要紮到滎陽去了?要調動的話也不好調動啊!」慕容垂質疑道。
慕容恪道:「五弟,我們不是要和唐一明血拼,而是要保存實力。你照我的話去做,就算敗也不至於慘敗,至少還有兵力沿途堵截。」
「嗯,我知道了。」慕容垂便去下達命令了。

作者簡介:
水鵬程,1985年生,喜愛金庸的武俠小說,高中時嘗試寫長篇武俠小說,成為行走在現實邊緣和文字光影中的少年。大學畢業後在網上進行創作,用「水鵬程」為筆名,毅然投入網路寫手的行列,目前仍筆耕不輟。

創作者介紹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