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文學、散文
書系列別:文學大師經典新版
書系編號:Tg401
書籍名稱:郁達夫作品精選1:沉淪【經典新版】
作  者:郁達夫
定  價:$22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72頁
ISBN:978-986-352-621-6
原印條碼:978-986-352-621-6
CIP碼:857.63
出版日期:2018.08.20

出版重點:
※他為何沉淪?為何苦悶?為何厭世?郁達夫早期的短篇小說,亦是他的成名代表作,定稿於1921年,小說以郁達夫自身為藍本,一出版即震撼當時文壇。
※本書借由一個中國留日學生的憂鬱性格和封閉心理的刻劃,抒寫其在異邦所受到的屈辱冷遇,以及渴望友誼與愛情又終不可得的失望與苦悶,寫實地呈現異鄉遊子於困境中的無助與絕望,亦是面對自我的深刻剖析。
※五十年早逝的青春,三段糾葛的婚姻,讓郁達夫的人生與寫作風格與其他作家有截然不同的風格,由於經常發表抗日言論及文章,不幸於蘇門答臘遭日人殺害。郁達夫的小說帶有強烈浪漫主義色彩,亦深受日本文學影響。被譽為「亞洲現代主義文學的先驅」。

作者簡介:
郁達夫(1896~1945),原名郁文,字達夫,浙江富陽人。七歲入私塾。九歲便能賦詩。1911年開始創作舊體詩,並向報刊投稿。1914年入東京第一高等學校預科後開始嘗試小說創作。1921年與郭沫若、成仿吾、張資平等人成立新文學團體創造社。七月,第一部短篇小說集《沉淪》問世,震撼當時文壇。1922年自東京帝國大學畢業後歸國。五月,《創造》季刊創刊號出版。1923至1926年間先後在北京大學、武昌師大、廣東大學任教。在魯迅支持下,主編《大眾文藝》。1938年至新加坡,主編《星洲日報》等報刊副刊。1942年日軍進逼新加坡,逃至蘇門答臘。1945年突然失蹤,據傳被日軍憲兵殺害。《沉淪》、《銀灰色的死》、《春風沉醉的晚上》、《遲桂花》等皆為其著名小說。

 

內文簡介:

引領五四文學風潮   郁達夫成名代表作
大膽真實自我剖析   浪漫主義奔放迷離

他為何沉淪?為何苦悶?為何驚世?
無法宣洩的情感 備受壓抑的情緒  掙扎家國的情操
沉淪中你自沉淪  失落中你自失落

《沉淪》是郁達夫早期的短篇小說,亦是他的代表作,定稿於1921年,小說以郁達夫自身為藍本,講述了一個日本留學生的苦悶以及對國家弱小的悲哀。一出版即震撼當時文壇。郁達夫在《自序》中說:「《沉淪》是描寫一個病的青年的心理,也可以說是青年憂鬱病的解剖,裡邊也帶敘著現代人的苦悶……」身在異國的苦悶加上強國的歧視,即使自我放逐,陷溺於情欲中亦不能解救他乾渴的靈魂,反而更形自卑難堪,仍然沉淪於不可自拔的憂鬱中。郁達夫借此描寫當代年輕知識分子飽受帝國主義及封建勢力的壓迫,迷失自我的苦悶與對未知人生的迷惘,因而引發廣大回響與共鳴。

 

【目錄】
銀灰色的死
沉淪
南遷
茫茫夜
秋柳
空虛
血淚
孤獨
釆石磯

內文精摘:
雪後的東京比平時更添了幾分生氣。從富士山頂吹下來的微風,總涼不了滿都男女的白熱的心腸。一千九百二十年前,在伯利恆的天空游動的那顆明星出現的日期又快到了。街街巷巷的店舖,都裝飾得同新郎新婦一樣,竭力的想多吸收幾個顧客,好添這些年終的利澤。這正是貧兒富主,一樣繁忙的時候。這也是逐客離人,無窮傷感的時候。
在上野不忍池的近邊,在一群亂雜的住屋的中間,有一間樓房,立在澄明的冬天的空氣裏。這一家人家,在這年終忙碌的時候,好像也沒有什麼活氣似地,樓上的門窗,還緊緊的閉在那裏。可是金黃的日球,離開了上野的叢林,已經高掛在海青色的天體中間,悠悠的在那裏笑人間的多事了。
太陽的光線,從那緊閉的門縫中間,斜射到他的枕上的時候,他那一雙同胡桃似的眼睛,就睜開了。他大約已經有二十四五歲的年紀。在黑漆漆的房內的光線裏,他的臉色更加覺得灰白,從他面上左右高出的顴骨,同眼下的深深陷入的眼窩看來,他定是一個清瘦的人。
他開了半隻眼睛,看看桌上的鐘,長短針正重疊在X字的上面。開了口,打了一個呵欠,他並不知道他自家是一個大悲劇的主人公,又仍舊嘶嘶的睡著了。半醒半覺的睡了一忽,聽著間壁的掛鐘打了十一點之後,他才跳出了被來。胡亂地穿好了衣服,跑下樓來,洗了手面,他就套上了一雙破皮鞋,跑上外面去了。
他近來的生活狀態,比從前大有不同的地方。自從十月底到如今,兩個月的中間,他每晝夜顛倒的,到各處酒館裏去喝酒。東京的酒館,當爐的大約都是十六八歲的少婦。他雖然知道她們是想騙他的金錢,所以肯同他鬧,同他玩的,然而一到了太陽西下的時候,他總不能在家裏好好的住著。有時候他想改過這惡習慣來,故意到圖書館裏去取他平時所愛讀的書來看,然而到了上燈的時候,他的耳朵裏,忽然會有各種悲涼的小曲兒的歌聲聽見起來;他的鼻孔裏,也會脂粉,香油,油沸魚肉,香煙醇酒的混合的香味到來;他的書的字裏行間,忽然更會跳出一個紅白的臉色來。她那一雙迷人的眼睛,一點一點的擴大起來。同薔薇花苞似的嘴唇,漸漸兒的開放起來,兩顆笑靨,也看得出來了。洋磁似的一排牙齒,也透露著放起光來了。他把眼睛一閉,他的面前,就有許多妙年的婦女坐在紅燈的影裏,微微的在那裏笑著。也有斜視他的,也有點頭的,也有把上下的衣服脫下來的,也有把雪樣嫩的纖手伸給他的。到了那個時候,他總不知不覺的要跟了那隻纖手跑去,同做夢的一樣,走出了圖書館。等到他的懷裏有溫軟的肉體坐著的時候,他才知道他是已經不在圖書館內的冷板凳上了。
昨天晚上,他也在這樣的一家酒館裏坐到半夜過後一點鐘的時候,才走出來,那時候他的神志已經變得昏亂而不清。在路上跌來跌去的走了一會,看看四周並沒有人影,萬戶千門,都寂寂地閉在那裏,只有一行參差不齊的門燈黃黃的投射出了幾處朦朧的黑影。街心的兩條電車的路線,在那裏放磷火似的青光。他立住了足,靠著了大學的鐵欄杆,仰起頭來就看見了那十三夜的明月,同銀盆似的浮在淡青色的空中。他再定睛向四面一看,才知道清靜的電車線路上,電柱上,電線上,歪歪斜斜的人家的屋頂上,都灑滿了同霜也似的月光。他覺得自家一個人孤冷得很,好像同遇著了風浪後的船夫,一個人在北極的雪世界裏漂泊著的樣子。背靠著了鐵欄杆,他盡在那裏看月亮。看了一會,他那一雙衰弱得同老犬似的眼睛裏,忽然滾下了兩顆眼淚來。去年夏天,他結婚的時候的景象,同走馬燈一樣,旋轉到他的眼前來了。
三面都是高低的山嶺,一面寬廣的空中,好像有江水的氣味蒸發過來的樣子。立在山中的平原裏,向這空空蕩蕩的方面一望,誰都能生出一種靈異的感覺出來,知道這天空的底下,就是江水了。在山坡的煞尾的地方,在平原的起頭的區中,有幾點人家,沿了一條同曲線似的青溪,散在疏林蔓草的中間。有一天多情多夢的夏天的深更,因為天氣熱得很,他同他新婚的夫人,睡了一會,又從床上爬了起來,到朝溪的窗口去納涼去。燈火已經吹滅了,月光從窗裏射了進來。在籐椅上坐下之後,他看見月光射在他夫人的臉上。定睛一看,他覺得她的臉色,同大理白石的雕刻沒有半點分別。看了一會,他心裏害怕起來,就不知不覺的伸出了右手,摸上她的面去。
「怎麼你的面上會這樣涼的?」
「輕些兒吧,快三更了,人家已經睡著在那裏,別驚醒了他們。」
「我問你,唉,怎麼你的面上會一點兒血色都沒有的呢?」
「所以我總是要早死的呀!」
聽了她這一句話,他覺得眼睛裏一霎時的熱了起來。不知是什麼緣故,他就忽然伸了兩手,把她緊緊的抱住了。他的嘴唇貼上她的面上的時候,他覺得她的眼睛裏,也有兩條同山泉似的眼淚在流下來。他們兩人肉貼肉的暗泣了許久,他覺得胸中漸漸兒的舒爽起來了,望望窗外,遠近都灑滿了皎潔的月光。抬頭看看天,蒼蒼的天空裏,有一條薄薄的雲影,浮在那裏。
「你看那天河。……」
「大約河邊的那顆小小的星兒,就是象徵我的星宿吧!」
「是什麼星?」
「織女星。」
說到這裏,他們就停著不說下去了。兩人默默地坐了一會,他又眼看著那一顆小小的星,低聲的對她說:
「我明年未必能回來,恐怕你要比那織女星更苦咧。」
他靠住了大學的鐵欄杆,呆呆的盡在那裏對了月光追想這些過去的情節。一想到最後的那一句話,他的眼淚便連連續續的流了下來,他的眼睛裏,忽然看得見一條溪水來了。那一口朝溪的小窗,也映到了他的眼睛裏來,沿窗擺著的一張漆的桌子,也映到了他的眼睛裏來。桌上的一張半明不滅的洋燈,燈下坐著的一個二十歲前後的女子,那女子的蒼白的臉色,一雙迷人的大眼,小小的嘴唇的曲線,灰白的嘴唇,都映到了他的眼睛裏面。他再也支持不住了,搖了一搖頭,便自言自語的說:
「她死了,她是死了,十月二十八日那一個電報,總是真的。十一月初四的那一封信,總也是真的。可憐她吐血吐到氣絕的時候,還在那裏叫我的名字。」
一邊流淚,一邊他就站起來走,他的酒已經醒了,所以他覺得有點寒冷。到了這深更半夜,他也不願意再回到他那同地獄似的寓裏去。他原來是寄寓在他的朋友的家裏的;他住的樓上,也沒有火缽,也沒有生氣,總只有幾本舊書,橫攤在黃灰色的電燈光裏等他,他愈想愈不願意回去了,所以他就慢慢的走上了到上野的火車站去的路。原來日本火車站上的人是通宵不睡的;待車室裏,有紅紅的火爐生在那裏;他上火車站去,就是想去烤火取暖,坐待天明的。
一直的走到了火車站,清冷的路上並沒有一個人同他遇見,進了車站,他在空空寂寂的長廊上,只看見兩排電燈,在那裏黃黃的放光。賣票房裏,坐著了二三個女事務員,在那裏打呵欠,進了二等待車室,半醒半睡的坐了兩個鐘頭,他看看火爐裏的火也快完了。遠遠的有幾聲機關車的車輪聲傳了過來。車站裏也來了幾個穿制服的人在那裏跑來跑去的跑。等了一會,從東北來的火車到了。車站上忽然熱鬧了起來,下車的旅客的腳步聲同種種的呼喚聲,混作了一處,傳到他的耳膜上來;跟了一群旅客,他也走出火車站來了。出了車站,他仰起頭來一看,只見蒼色圓形的天空裏,有無數星辰,在那裏微動;從北方忽然來了一陣涼風,他覺得冷得難耐的樣子。月亮已經下山了。街上有幾個早起的工人,拉了車慢慢的在那裏行走,各店家的門燈,都像倦了似的還在那裏放光。走到上野公園的西邊的時候,他忽然長嘆了一聲。朦朧的燈影裏,息息索索的飛了幾張黃葉下來,四邊的枯樹都好像活了起來的樣子,他不覺打了一個冷噤,就默默的站住了。靜靜兒的聽了一會,他覺得四邊並沒有動靜,只有那工人的車輪聲,同在夢裏似的,斷斷續續的打動了他的耳膜,他才知道剛才的不過是幾張落葉的聲音。他走過觀月橋的時候,只見池的彼岸一排不夜的樓台都沉在酣睡的中間,兩行燈火,好像還在那裏嘲笑他的樣子。他到家睡下的時候,東方已經灰白了。

這一天又是一天初冬好天氣,午前十一點鐘的時候,他急急忙忙的洗了手面,套上了一雙破皮鞋,就跑出到了外面。
在藍蒼的天蓋下,在和軟的陽光裏,無頭無腦的走了一個鐘頭的樣子,他才覺得飢餓了起來。身邊摸摸看,他的皮包裏,還有五元餘錢剩在那裏。半月前頭,他看看身邊的物件,都已賣完了,所以不得不把他亡妻的一個金剛石的戒指,當入當舖裡去。他的亡妻的最後的這紀念物,只值了一百六十元錢,用不上半個月,如今卻只有五元錢了。
「亡妻呀亡妻,你饒了我吧!」
他淒涼了一陣,羞愧了一陣,終究還不得不想到他目下的緊急的事情上去。他的肚裏儘管在那裏嘰哩咕嚕的響。他算算看這五元餘錢,斷不能到上等的酒館裏去吃一個醉飽,所以他就決意想到他無錢的時候常去的那一家酒館裏去。
那一家酒家,開設在植物園的近邊,主人是一個五十光景的寡婦,當爐的就是那老寡婦的女兒,名叫靜兒。靜兒今年已經是二十歲了。容貌也只平常,但是她那一雙同秋水似的眼睛,同白色人種似的高鼻,不知是什麼理由,使得見她一面過的人,總忘她不了。並且靜兒的性質也和善得非常,對什麼人總是一視同仁,裝著笑臉的。她們那裏,因為客人不多,所以並沒有廚子。靜兒的母親,從前也在西洋菜館裏當過爐的,因此她卻頗曉得些調羹的妙訣。他從前身邊沒有錢的時候,大抵總跑上靜兒家裏去的,一則因為靜兒待他周到得很,二則因為他去慣了,靜兒的母親也信用他,無論多少,總肯替他掛帳的。他酒醉的時候,每對靜兒說他的亡妻是怎麼好,怎麼好,怎麼被他母親虐待,怎麼的染了肺病,死的時候,怎麼的盼望他。說到傷心的地方,他每流下淚來,靜兒有時候也會陪他落些同情之淚。他在靜兒家裏進出,雖然還不上兩個多月,然而靜兒待他,竟好像同待幾年前的老友一樣了。靜兒有時候有不快活的事情,也都會告訴他。據靜兒說,無論男人女人,有秘密的事情,或者有傷心的事情的時候,總要有一個朋友,互相勸慰的能夠講講才好。他同靜兒,大約就是一對能互相勸慰的朋友了。
半月前頭,他也不知道從什麼地方聽來的消息,只聽說靜兒要嫁人去了。因為不願意直接把這話來問靜兒,所以嗣後他只是默默的在那裏觀察靜兒的行狀。心裏既有了這一條疑心,所以他覺得靜兒待他的態度,比從前總有些不同的地方。有一天將夜的時候,他正在靜兒家坐著喝酒,忽然來了一個三十來歲的男人。靜兒見了這男人,就丟下了他,馬上去招呼這新來的男子;按理這原也是很平常的事情。靜兒走開了,他只能同靜兒的母親說了些無關緊要而且是無味的閒話。然而他一邊說話,一邊卻在那裏注意靜兒和那男人的舉動。等了半點多鐘,靜兒還盡在那裏同那男人說笑,他等得不耐煩起來,就同傷弓的野獸一般,匆匆的走了。自從那一天起,到如今卻有半個多月的光景,他還沒有上靜兒家裏去過。同靜兒絕交之後,他喝酒更加喝得厲害,想他亡妻的心思,也比從前更加沉痛了。
「能互相勸慰的知心好友!我現在上哪裡去找得出這樣的一個朋友呢!」
近來他於追悼亡妻之後,總想到這一段結論上去。有時候他的亡妻的面貌,竟會同靜兒的混到一處來。同靜兒絕交之後,他覺得更加哀傷更加孤寂了。
但是見了靜兒那一副柔和的笑容,他什麼也說不出來了,所以只回答說:「我因為近來忙得非常。」
靜兒的母親聽了他這一句話之後,就佯嗔佯怒的問他說:
「忙得非常?靜兒的男人說近來你時常上他家裏去喝酒去的呢。」
靜兒聽了她母親的話,好像有些難以為情的樣子,所以叫她母親說:
「媽媽!」
他看了這些情節,就追問靜兒的母親說:
「靜兒的男人是誰呀?」
「大學前面的那一家酒館的主人,你還不知道麼?」
他就回轉頭來對靜兒說:
「你們的婚期是什麼時候?恭喜你,希望你早早生一個又白又胖的好兒子,我們還要來吃喜酒哩。」
靜兒對他呆看了一忽,好像要哭出來的樣子。
停了一會,靜兒問他說,「你喝酒麼?」
他聽她的聲音,好像是在那裏顫動似的。他也忽然覺得淒涼起來,一味悲酸,彷彿像暈船的人的嘔吐,從肚裏擠上了心來。他覺得一句話也說不出口,只能把頭點了幾點,表明他是想喝酒的意思。他對靜兒看了一眼,靜兒也對他看了一眼,兩人的視線,同電光似的閃發了一下,靜兒就三腳兩步的跑出外面去替他買下酒的菜去了。
靜兒回來了之後,她的母親就到廚下去做菜去,菜還沒有好,酒已經熱了。靜兒就照常的坐在他面前,替他斟酒,然而他總不敢抬起頭來再看她一眼,靜兒也不敢仰起頭來看他。靜兒也不言語,他也只默默的在那裏喝酒。兩人呆呆的坐了一會,靜兒的母親從廚下叫靜兒說:
「菜做好了,你拿了去吧!」
靜兒聽了這話,卻兀的不動身體。他不知不覺的偷看了一下,靜兒是在落眼淚了。
他胡亂的喝了幾杯酒,吃了幾盤菜,就歪歪斜斜的走了出來。外邊街上,人聲嘈雜得很。穿過了一條街,他就走到了一條清淨的路上。走了幾步,走上一處朝西的長坡的時候,看看太陽已經打斜了。遠遠的回轉頭來一看,植物園內的樹林的梢頭,都染了一片絳黃的顏色,他也不知是什麼緣故,對了西邊地平線上溶在太陽光裏的遠山,和遠近的人家的屋瓦上的殘陽,都起了一種惜別的心情。呆呆的看了一會,他就回轉了身,背負了夕陽的殘照,向東的走上了長坡。
同在夢裏一樣,昏昏的走進了大學的正門之後,他忽而聽見有人在叫他說:
「Y君,你上哪裡去!年底你住在東京麼?」
他仰起頭來一看,原來是他的一個同學。新剪的頭髮,穿了一套新做的洋服,手裏拿了一隻旅行的藤篋,他大約是預備回家去過年去的。他對他同學一看,就作了笑容,慌慌忙忙的回答說:
「是的,我什麼地方都不去,你預備回家去過年去麼?」
「對了,我是預備回家去的。」
「你見你情人的時候,請你替我問問安吧。」
「可以的,她恐怕也在那裏想你咧。」
「別取笑了,願你平安回去,再會再會。」
「再會再會,哈……」
他的同學走開了之後,他一個人冷冷清清的在薄暮的大學園中,呆呆的立了許多時候,好像瘋了似的。呆了一會,他又慢慢的向前走去,一邊卻自言自語的說:
「他們都回家去了。他們都是有家庭的人。Oh!home!sweet home2!」
他無頭無腦的走到了家裏,上了樓,在電燈底下坐了一會,他那昏亂的腦髓,也把剛才在靜兒家裏聽見過的話想了出來:
「不錯不錯,靜兒的婚期,就在新年的正月裏了。」
他想了一會,就站了起來,把幾本舊書,捆作了一包,不慌不忙的將那包舊書拿到了學校前邊的一家舊書舖裏。辦了一個天大的交涉,把幾個大天才的思想,僅僅換了九元餘錢;有一本英文的詩文集,因為舊書舖的主人,還價還得太賤了,所以他仍舊不賣。
得了九元餘錢,他心裏雖然在那裏替那些著書的天才抱不平,然而一邊卻滿足得很。因為有了這九元餘錢,他就可以謀一晚的醉飽,並且他的最大的目的,也能達得到了。——就是用幾元錢去買些禮物送給靜兒的這一個宏願。
從舊書舖走出來的時候,街上已經是黃昏的世界了,在一家賣給女子用的裝飾品的店裏,買了些麗繃(ribbon)犀簪同兩瓶紫羅蘭的香水,他就一直的跑上了靜兒的家裏。
靜兒不在家,她的母親只一個人在那裏烤火。見他又進來了,靜兒的母親好像有些嫌惡他的樣子,所以問他說:
「怎麼你又來了?」
「靜兒上哪裡去了?」
「去洗澡去了。」
聽了這話,他就走近她的身邊去,把懷裏藏著的那些麗繃香水等拿了出來,對她說:
「這一些兒微物,請你替我送給靜兒,就算作了我送給她的嫁禮吧。」
靜兒的母親見了那些禮物,就滿臉裝起笑容來說:
「多謝多謝,靜兒回來的時候,我再叫她來道謝吧。」
他看看天色已經晚了,就叫靜兒的母親再去替他燙一瓶酒,做幾盤菜。他喝酒正喝到第二瓶的時候,靜兒回來了。靜兒見他又坐在那裏喝酒,不覺呆了一呆,就向他說:
「啊,你又……」
靜兒到廚下去轉了一轉,同她的母親說了幾句話,就回到了他的面前。他以為她是來道謝的,然而關於剛才的禮物的話,她卻一句也不說,只呆呆的坐在他的面前,盡一杯一杯的在那裏替他斟酒。到後來他拚命的叫她添酒的時候,靜兒就紅了兩眼,對他說:
「你不喝了吧,喝了這許多酒,難道還不夠麼?」
他聽了這話,更加大口痛飲了起來。他心裏的悲哀的情調,正不知從哪裡說起才好,他一邊好像是對了靜兒已經復了仇,一邊又好像是在那裏哀悼自家的樣子。
在靜兒的床上醉臥了許久,到了半夜後二點鐘的時候,他才踉踉蹌蹌的跑出了靜兒的家。街上岑寂得很,遠近都灑滿了銀灰色的月光,四邊並無半點動靜,除了一聲兩聲的幽幽的犬吠聲之外,這廣大的世界,好像是已經死絕了。跌來跌去的走了一會,他又忽然遇著了一個賣酒食的夜店。他摸摸身邊看,袋裏還有四五張五角錢的鈔票剩在那裏。在夜店裏他又重新飲了一個儘量。他覺得大地高天,和四周的房屋,都在那裏旋轉的樣子。倒前衝後的走了兩個鐘頭,他只見他的面前現出了一塊大大的空地來。月光的涼影,同各種物體的黑影,混作了一團,映到了他的眼裏。
「此地大約已經是女子醫學專門學校了吧?」
這樣的想了一想,神志清了一清,他的腦裏,起了痙攣,他又不是現在的他了。幾天前的一場情景,便同電影似的,飛到了他的眼前。
天上飛滿了灰色的寒雲,北風緊得很。在落葉蕭蕭的樹影裏,他站在上野公園的精養軒的門口,在那裏接客。這一天是他們同鄉開會歡迎W氏的日期,在人來人往之中,他忽然看見了一個十七八歲的女子,穿了女子醫學專門學校的制服,不忙不迫的走來赴會。他起初見她面的時候,不覺呆了一呆。等那女子走近他身邊的時候,他才同夢裏醒轉來的人一樣,慌慌忙忙地走上前去,對她說:
「你把帽子外套脫下來交給我吧。」
兩個鐘頭之後,歡迎會散了。那時候差不多已經有五點鐘的光景。出口的地方,取帽子外套的人,擠得厲害。他走下樓來的時候,見那女子還沒穿外套,呆呆的立在門口,所以就又走上去問她說:
「你的外套去取了沒有?」
「還沒有。」
「你把那銅牌交給我,我替你去取吧。」
「謝謝。」
在蒼茫的夜色中,他見了她那一副細白的牙齒,覺得心裏爽快得非常。把她的外套帽子取來了之後,他就跑過後面去,替她把外套穿上了。她回轉頭來看了他一眼,就急急的從門口走了出去。他追上了一步,放大了眼睛看了一忽,她那細長的影子,就在黑暗的中間消失了。
想到這裏,他覺得她那纖軟的身體似乎剛在他面前擦去的樣子。
「請你等一等吧!」
這樣的叫了一聲,上前衝了幾步,他那又瘦又長的身體,就橫倒在地上了。
月亮打斜了。女子醫學校前空地上,又增了一個黑影。四邊靜寂得很。銀灰色的月光,灑滿了那一塊空地,把世界的物體都淨化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