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15-416
書籍名稱:夜天子15【殺手對壘】16【連夜抓捕】《第一輯完》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單冊)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12-4
原印條碼:978-986-352-612-4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8.09

出版重點:
徐伯夷狠狠一刀刺向葉小天
那些官紳沒有級別高於葉小天的,全都落後他半步
眾人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根本來不及阻擋!
葉小天名言:「人做事,還是得有點底限,不能無所不用其極……」
月關繼《回到明朝當王爺》後,再破百萬點擊率,最強力作《夜天子》!
看古裝版的痞子英雄葉小天,如何走跳大明朝!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夜天子」電視劇,並由月關親自編劇,陳皓威執導,徐海喬、宋祖兒領銜主演,精彩可期,萬眾矚目!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為了娶瑩瑩,葉小天重回葫縣要打的主意正是擊敗徐伯夷這個「正妻」,還有王寧這個「二姨太」,如果可能,就連花晴風那個窩囊丈夫他也要踩到腳下,自己當家做主,做「武則天」!
然而徐伯夷也不是省油的燈,他竟跨越花知縣,上書朝廷,稱聲他可號召諸族百姓易名改姓,倘若朝廷採納了他的建議,那麼徐伯夷便可一夕作大。
如果徐伯夷只是往上爬,獨佔了功勞也沒什麼,花知縣只是失去了一次晉階的機會,羡慕不來的。可是,同縣為官,而且花知縣是正印官,這樣一件大事卻是由副手提出並主持的,這意味著什麼?意味著失職。
花知縣夫人蘇雅,一時心急找上葉小天求對策,豈料花知縣也得知了此消息,也冒雨前來找葉小天。
在葉小天的書房裡,花知縣竟見到了自己妻子的畫作,且更驚見藏匿在葉小天腳下的花裙,那花裙,竟是自己再熟悉不過的顏色……

◎明朝小檔案:【世襲罔替的土官】
世襲土官的傳承比諸朝廷的爵位傳承更加寬鬆,父死子繼,子死孫繼,沒有兒子,女兒也可以繼承,子弟族屬、妻女、女婿、外甥都可以繼承,這樣的話除非一場大瘟疫全家死絕,否則就是千秋萬代更替無盡,不管哪一族坐天下,他的家族都可以永享富貴。

【目錄】
第一章 想奪權的小妾
第二章 徐縣丞的反擊
第三章 錯連環
第四章 忍者神龜進化成了復仇男神
第五章 戲弄偽君子
第六章 遽生波瀾
第七章 悲劇的老徐
第八章 為他人作嫁衣裳
第九章 我傷的其實不重……
第十章 娶妾的念頭


內文精摘:
葉小天離開縣學時,眾官紳依舊前呼後擁,眾星捧月一般,他剛剛邁過門檻,就有一個捕快急急跑來,沙啞著嗓子呼喊道:「葉大人,葉大人,大事不好啦!驛路……驛路上……」
葉小天聞聲止步,眉頭不由自主地皺了起來:「大事不好?最近這大事也太多了些吧,這又出什麼大事了,莫非花知縣那邊又出了岔子?」
葉小天沉聲問道:「出了什麼事?」
那捕快疾步趕到葉小天身邊,猛一抬頭,獰笑道:「你說呢?」
他一抬頭,葉小天就發覺不對了,這人雖然一臉大鬍子,可那眉眼五官,分明就是徐伯夷。葉小天萬萬沒有想到已經身陷囹圄的徐伯夷會出現在這裡,不由大吃一驚。
徐伯夷狠狠一刀刺向葉小天,那些官紳沒有級別高於葉小天的,全都落後他半步,葉小天站住他們也都站住了,這時眼見有人行刺,眾人只來得及發出一聲驚呼,根本來不及阻擋。
葉小天驚出一身冷汗,急急抽身後退,腳跟在門檻上一絆,整個身子向後仰去,只聽「嗤啦」一聲,徐伯夷就一刀挑開了他的衣衫,登時血流如注。這時候高李兩位寨主才反應過來,猛地拔出了他們的佩刀。
徐伯夷一刀得手,不禁呆了一呆,一見葉小天渾身浴血,而高李兩位寨主則拔出了佩刀,神色猙獰,突然一陣莫名的恐懼,他大叫一聲,丟下刀子返身狂奔而去。
其實葉小天仰面一跤跌進門內,所以受這一刀不重,他身子倒仰時徐伯夷正好一刀刺到,近乎給他開了膛,問題是只豁開了一層皮,血沒少流,傷卻不重,只是看起來挺嚇人。
高李兩位寨主架住葉小天,一見他腹部殷紅一片,這一驚非同小可,急急叫道:「葉大人!葉大人!快!快拆門板來,抬葉大人去就醫!」
葉小天捂住傷口,臉色蒼白,吃力地道:「抓住他,不能……讓他跑掉!」
幾個差役還是頭一遭遇到官員遇刺的情形,一時間手忙腳亂,又想拆了門板抬大人去治傷,又想遵命去抓刺客,急得陀螺一般亂轉,恰在這時,又有一個挽著褲腿、民夫打扮的人向這裡趕來。
來人正是華雲飛,距他當初殺死孟縣丞和齊木已經兩年多了,華雲飛又正值身體長成的年齡,形貌變化不小,再加上他本是山中獵戶,城裡人認識他的比較少,所以在時過境遷,很少有人還關心當年那件事的情況下,他時而也會以真面目示人。當然,在官方的海捕文書上他還是逃犯,真名實姓是不能用的。
偶爾他還需要化化妝,比如上次冒充捕快幫閒,刀斬製造路難的幾個奸商時,他就扮了個大鬍子。後來扮民工時,就恢復了本來容貌,縱然有人看出他與昔日那殺人兇手相像,名姓不同,大多也只會以為是形貌肖似。
葉小天這是在讓華雲飛漸漸浮出水面,能夠公開見人,自己要在官場上混,總不能讓他一直當個黑人。如今華雲飛扮的是官府雇傭的探子,他查到一些情況,剛剛稟報了花知縣和景千戶,正要趕來知會葉小天,
華雲飛一見葉小天捂著肚子,被高李兩位寨主攙扶著,身上血跡斑斑,不由大驚失色,急忙衝過來道:「大哥,你怎麼了?」
那些差役哪敢讓他近身,立即揚起水火棍,警惕地喝道:「休得近前!」高李兩位寨主也舉起了手中刀,戒意凜凜。葉小天吃力地道:「是自己人,讓他……過來!」
眾人聽葉小天這麼說,這才讓開道路,華雲飛急急趕到葉小天身邊,葉小天道:「我沒事,徐伯夷……越獄了!你去……抓他回來,勿要使他……逃脫!」
葉小天說著,用帶血的手用力攥了一下華雲飛的手。華雲飛會意地點點頭,向幾名差役問清徐伯夷逃走的方向,便急步追了過去。

桃四娘腳步匆匆地從十字大街出來,拐進一條巷子,身後還跟著幾個夥計,肩扛手提的拿著不少東西。
葉小天的府邸論面積無疑是葫縣第一,論闊綽也沒幾個人比得上,但是有一種東西,葉小天就是用再多的錢砸,也不是短時間內和一些富紳人家能比的,那就是底蘊。
底蘊是需要慢慢積累的,家族的每一個人也需要在家族成長的過程中一點點成長。像葉小天家裡雇傭的那些人,大多是小門小戶人家出身,料理這麼大的一個家,既沒那個眼界,也沒那個能力。
桃四娘是秀才娘子,知書達禮,是葉府裡難得能拿得出手的人物,裡裡外外現在全靠她操持。如今葉小天升了官,尤其是經過這一番鬥法,鞏固了他在葫縣官民心中的威望,所以府裡時常有人走動。
如果待客的禮儀和物什不到位,人家背後笑話的只能是葉小天,所以桃四娘十分用心,今天更是親自趕到十字大街,採買了一些待客應用之物。桃四娘買得多,店家樂得送貨上門。
桃四娘剛剛拐進一條巷弄,前方突有一人狂奔而來,形容十分狼狽,桃四娘定晴一看,不由大吃一驚,那人頷下有一部大鬍子,應該是黏的,因為滿臉大漢,鬍鬚脫落,耷拉在下巴上,看他模樣,正是徐伯夷。
徐伯夷跑得好不狼狽,他憑著一股怨氣,殺到葉小天身邊,一刀刺出,卻突然感到極度的恐懼,仇恨渲泄後,帶給他的只有對死亡的畏懼,所以他撒腿就跑,激動之下潛力激發,還真被他逃開了。
不料桃四娘突然從前方走來,徐伯夷已經跑不動了,一見桃四娘,後邊還帶著幾個人,只道是來攔截他的,雙膝一軟就跪到了地上,帶著哭音兒道:「四娘!四娘!我知錯了,我真的知錯了!夫妻一場,你就放過我吧!」
徐伯夷那一刀見了血,倒下的是葉小天,嚇破的卻是他自己的膽。桃四娘並不知道他去刺殺葉小天,但先前他與葉小天鬥法失敗,被欽差拿問的事桃四娘是知道的,如今一見他形容狼狽,只道他是越獄逃出。
桃四娘被徐伯夷離棄,心中不知何等怨恨,可是看他此刻如此狼狽,心裡卻又不禁一酸。依稀記得兩人剛剛成親的時候,雖然清貧,卻也恩愛。從什麼時候起,他變得利益熏心,為達目的不擇手段了。
徐伯夷叩頭如搗蒜,額頭都滲出血來,桃四娘心腸一軟,扭過臉兒道:「你走吧,只當我沒見過你。」
「不能走!」
華雲飛大喝一聲,從牆外翻了過來。
徐伯夷一驚,竟然連滾帶爬地躲向桃四娘的身後。當他被關進囚籠的時候,他腦海中只有無窮的恨意,他只記得他一生的夢想都毀在葉小天的手裡,他只想不惜一切把葉小天殺死,他壓根兒就沒有想過自己的死活。
他以為他已經不畏生死了,但是當他那一刀刺下去,血光迸現的時候,他腦海裡突然迸發出來的卻不是報仇雪恨的快意,而是無盡的恐懼,恐懼緣於他對生的強烈渴望。現在徐伯夷什麼都不想,只想要活著,對生的渴望使他大失常態。
華雲飛沉聲道:「四娘,他是大人指定要緝拿的人,他……不能走!」
「娘子救我,娘子……」
徐伯夷涕淚俱下,華雲飛本來還擔心他會挾持桃四娘,所以腳尖蓄勢,隨時可以躍出,可是此時的徐伯夷只是抱著桃四娘的大腿在苦苦哀求,根本想不到這一點了。
一個極其懦弱的人可以突然變得無比勇敢,只要你的刺激超越了他的底限,又或者他長期壓抑下來的憤怒終於積累到了臨界點。一個極其勇敢的人也可以突然變得極其懦弱,只要你能摧毀他心中最為堅持的東西。
徐伯夷並不屬於這兩種人,他只是一向自視甚高,一向覺得他不同於尋常人,一向覺得他命中註定會有著不同於凡人的際遇和發展,忽然,這一切幻滅了,而憤怒卻又不足以支撐起他的勇氣,於是就變成了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
「娘子!是我糊塗,是我卑鄙,我知道錯了。你還記得嗎,我們剛剛成親的時候我們是多麼的恩愛。你還記得嗎,家族排擠我,看不起我,全部資源都拿去扶持族長的兒子,是你鼓勵我走出來!
「我是做錯了事,可我那是因為太渴望成功了啊,我努力過了,我真的努力過了,可我發現,沒有家世背景、沒有強硬的靠山,哪怕我比別人更加優秀,我也無法取得成功。你知道我心裡有多苦嗎?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吶……」
徐伯夷號啕大哭,桃四娘鼻子一酸,淚水忍不住在眼眶裡打起了晃晃。往事已矣,她對徐伯夷已經沒有了夫妻之情,但這並不代表她能絕情。曾經擁有的共同記憶是曾經美好情感的沉澱,而徐伯夷的哭訴喚起了她這份曾經的記憶。
「雲飛兄弟,求你放過他一次吧,就一次!四娘求你……」桃四娘開口替他向華雲飛乞求了,她的淚水終於忍不住落下來。看到桃四娘那副樣子,華雲飛的心弦也忍不住震顫了一下,但他隨即就硬起心腸,冷冷地搖了搖頭。
華雲飛沒有說話,而是緩緩拔刀,向前邁了一步。
「四娘……」
徐伯夷撕心裂肺的一聲嚎叫,嚇得魂不附體。桃四娘也不知怎麼想的,被徐伯夷這麼慘厲的一嚎,鬼使神差地向前一撲,猛然張開雙臂把華雲飛緊緊地抱住了:「你走吧,快走!我……我幫你這一次,從此情斷義絕,再無瓜葛!」
徐伯夷呆了一呆,見桃四娘把華雲飛緊緊抱住,突然心頭一陣狂喜,他一聲沒吭,猛地跳起來,彷彿一隻被狗攆著的兔子,飛快地衝出了小巷。
華雲飛左手抓著刀鞘,右手握著刀柄,刀子剛剛拔出一半,桃四娘緊緊地抱住了他,飽滿的胸膛正擠壓在他的手背上,那種柔軟與豐挺,駭得華雲飛一動也不敢動。
他還是一個十八歲的少年,從不曾被一個女人這麼抱著,那軟軟的、異樣的感覺,讓他的頭腦一陣迷糊,他根本不敢掙脫,因為那樣勢必要和桃四娘有更多的身體接觸,華雲飛整個人都懵了,只能顫聲道:「放開!四娘,你放開我!」
桃四娘哪肯放手,只是緊緊地抱著他,哭泣道:「對不起,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