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503-504
書籍名稱:當代商神3【孤注一擲】當代商神4【一代梟雄】
作  者:何常在
定  價:280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17-9
原印條碼:978-986-352-617-9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8.20

出版重點:
※在創業的道路上經常需要孤注一擲,冒前人所不敢冒的險;然而感情之路上又何嘗不是如此?范衛衛對商深的一往情深或是崔涵薇默默地欣賞支持商深,誰才是孤注一擲?
※無名小卒要如何迅速致富?普通人要怎樣才能實現夢想?網軍、網紅當道,網路世界成為新一代商業戰場及平凡素人一展長才的平臺。本書即敘述小人物在時代大潮中奮鬥搏擊的成名傳奇!真實還原互聯網締造財富神話的波濤詭譎!更勝胡歌〈獵場〉十年沉浮蝶變!
※《武動蒼穹》作者、政商小說大神何常在神筆之作!全面超越《問鼎》《交手》!何常在迄今為止至為滿意之作!可謂商戰版《官場筆記》!創業者的《史記》!新浪讀書、搜狐讀書、騰訊讀書聯合力薦!點閱率屢創新高。
※想知道馬雲是怎麼創下資本額超過三萬億人民幣的阿里巴巴帝國?馬化騰如何創造排名全球第四大、僅次於谷歌、亞馬遜和E-Bay的騰訊集團?以馬雲、馬化騰、李彥宏、雷軍等名人為原型,重現互聯網三大帝國、七大諸侯的創業奮鬥史!

作者簡介:
何常在,原名崔浩,兼具網路作家和實體書暢銷作家雙重身分,亦是著名商戰小說作家,作品散見於國內各大報刊。曾在國家級報社駐當地記者站從事文化工作,周旋於官場之間,切身體驗官場的雲譎波詭,以旁觀者的角度觀察官場浮沉,可謂深得官場三昧。因之將十餘年來的官場所感所悟心得付諸文字。著有暢銷長篇小說《問鼎》、《勝算》、《交手》、《高手對決》和《武動蒼穹》等。在其政商小說走紅之前,他曾經寫過網文、青春美文和小品文,以及詩歌,而且在不同題材不同領域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獲得2016年度網路作家金獎,2017年第二屆網文之王評選中位列百強大神。


內文簡介:
天才高手 傲視群雄
當代商神 捨我其誰
善謀者勝,善算者贏!
商深到底是誰?他究竟有多神?為什麼被眾人奉為神明?連百大CEO都要買他的賬?
他是互聯網的隱形富翁,幾乎所有網路上市公司背後都有他的身影!在美國著名投資人史蒂夫眼中,他是IT行業一流人物中的一流人物!
歷時十八年、無數次創業失敗及商戰交鋒,他的成功秘訣與致富原因即將被公開披露……

商戰版《官場筆記》!創業者的《史記》!
小人物在時代大潮中奮鬥搏擊的成名傳奇!
真實還原互聯網締造財富神話的波濤詭譎!
全方位解密網路三巨頭成名及商戰真相的謀略大作

商深從儀表廠憤而辭職後,隨范衛衛來到深圳,這才知道范衛衛竟是富家獨生女,家族企業囊括地產、飯店,財力雄厚,沒有任何家世背景又無財力的商深立即遭到范父范母的歧視與阻撓,更不巧的是,崔涵薇與徐一莫因出差也在深圳,二女的出現令商深和范衛衛的情事更添變數,一連串誤會使兩人的關係雪上加霜,高深該怎麼辦,才能拯救這段關係呢?

【商神檔案】Hotmail,是互聯網提供的一個免費電子郵件服務,於1995年由傑克‧史密斯和印度企業家沙比爾‧巴蒂亞(Sabeer Bhatia)建立,其出發點就是任何人可透過網路隨時隨地收發電子郵件,1997年被微軟以四億美元鉅資收購,成為MSN的一部份。2013年4月正式被Outlook.com取代。

【目錄】
第一章 賭注
第二章 未來的發展趨勢
第三章 錯的只是命運
第四章 大將之風
第五章 獨一無二的價值
第六章 初吻
第七章 一箭雙雕
第八章 同床共枕
第九章 從錯誤開始,因誤會結束
第十章 風雲際會


內文精摘:
總統套房一共兩個房間,一大一小,商深把崔涵薇和徐一莫放在大房間的床上,此時的她們,酒精濃度應該在體內達到了最高值,比在車上時還要醉得厲害,接近昏睡不醒了。
商深輕輕為兩人蓋上薄被,然後悄無聲息地帶上了門。
好在是套房,他可以睡在另一個房間,而且房間自帶衛浴,十分方便。
剛才還不覺得,現在一坐下來就感覺酒意上湧,雖然商深自知酒量還行,但剛才喝得太急,而且為了速戰速決,使出了必殺技,他知道他其實已經有了五六分醉意。
脫了衣服,舒服地洗了個熱水澡,感覺酒意減了幾分,撲在床上,感覺一陣潮水般的睡意襲來,片刻之後就睡著了。
不知過了多久,商深渾身疲憊,見窗外陽光大好,掙扎著起了床,推開房門走到客廳,頓時驚呆了。
客廳裡坐著四個人,范衛衛、崔涵薇、徐一莫和杜子清。
這是怎麼回事?商深迷糊了,范衛衛在他可以理解,為什麼杜子清也在?還有,他現在到底在哪裡,是回北京了還是仍在深圳?
「商深,你醒了,過來,我有話要對你說。」范衛衛一臉淺淺笑意,衝商深招手,「我決定不出國了,留在國內陪你。可是崔涵薇卻告訴我,她喜歡上你了,而且你也喜歡她,你們會在一起,你告訴我,是不是真的?」
一旁的崔涵薇安靜如淑女,不說話,只含蓄地笑,正在削蘋果。她的手法嫻熟,長長的蘋果皮連在一起沒有斷,像是一件藝術品。
徐一莫掩嘴而笑:「商深一開始也以為他喜歡的是你,後來他才發現,最適合他的城市是北京,最適合他的人是薇薇,衛衛,你就算留在國內也留不住商深的心,我勸你還是出國算了。國外的天空更美,世界更大,月亮更圓。」
「我希望商深有始有終,不要拋棄衛衛,衛衛對他那麼好,如果他這麼快就移情別戀,他和葉十三還有什麼區別?」
杜子清橫眉冷對,對商深怒目而視,「商深,你說實話,你是不是真的喜歡上崔涵薇了?你太讓人失望了,我一直以為你是一個有情有義的男人,原來你也是一個見異思遷喜新厭舊的庸俗男人!」
商深抓了抓頭,一頭霧水:「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我哪裡喜歡上崔涵薇了?衛衛,你怎麼來了?子清你怎麼也來了?還有,我們現在到底是在哪裡?」
「你還不承認你喜歡上我了?」
崔涵薇削完了蘋果,切了一小塊,用刀尖挑著遞到商深嘴邊,「是誰和我在飛機上相依相偎?又是誰和我在房間的地毯上上演了一齣香艷大戲?你不喜歡我?你覺得你能騙得了自己的內心?」
說話間,她將蘋果塞到商深的嘴裡,臉色陡然一寒:「吃了我的蘋果,從此就是我的人了。如果你敢背叛我,你就和蘋果一樣的下場……」
話一說完,刀光一閃,崔涵薇手中的蘋果被一刀兩斷,切成了兩片。
「好你個商深,真的喜歡上崔涵薇了,枉費我對你一往情深。」范衛衛撲了過來,雙手掐住了商深的脖子,「我掐死你。」
商深冷不防被范衛衛掐住了脖子,想要掙脫,卻發現范衛衛的力氣大得驚人,他居然掙脫不了,越掙扎反而被她掐得越緊,感覺喘不上氣來,似乎快要窒息了。
「啊!不要!」
商深一下醒來,原來是一個夢。
他大汗淋漓,醒來後,脖子被緊緊勒住的感覺還在,用手一抓,居然真的有一個胳膊死死地壓住他的脖子,他嚇得不輕,瞬間完全清醒。
怎麼回事,明明他是一個人睡在床上,為什麼旁邊會多了一個人?
再一看,更是驚得目瞪口呆。一人玉體橫陣,渾身上下只穿了內褲,連內衣都沒有穿,近乎赤身裸體地躺在他的身邊,一隻胳膊正好壓在他的脖子上,顯然剛才惡夢中被掐的感覺都是因為這條潔白如藕的胳膊。
燈光半明半暗,但商深依然可以看清身邊女孩全身上下每一塊裸露的肌膚以及她健美的身材。必須說她的身材真好,凸凹有致,堪稱完美,尤其是小腹上若隱若現的馬甲線,表明了她平常喜歡運動、熱愛健身的習慣。
商深忙移開眼睛,雖然對方是自己送上門來,他不是偷看,但不經對方允許就是偷窺。
還好,女孩嘴巴動了幾下,然後翻了個身,將胸前的兩座山峰壓在身上,只留給商深一個美麗的後背。
後背如一馬平川的平原,光潔無暇,咦,在後背的正中心有一個指甲大小的胎記,就如被人按了一個紅紅的手印一般。
商深一時好奇,伸出右手食指按了下去。也是怪了,不大不小,正好和他的食指合絲合縫,好像是很久以前他的食指輕輕按下,留下的一個永遠的紀念一般。
怪事,真是怪事,怎麼會和他的食指大小一樣?商深愣住了。
他的目光又向下移,頓時呼吸為之一窒!
讓商深呼吸停止的不是徐一莫翹挺的臀部——沒錯,上錯床的女孩正是徐一莫——而是她的腰窩,有如一對美麗的性感之眼,帶給他強烈的震撼。
腰窩就是背後腰間兩個凹下去的窩,位置在臀部接近尾椎的連接處,有兩個像酒窩一樣凹下去的地方,又稱為「維納斯的酒窩」。在醫學上被稱作「麥凱斯菱」,美術界則稱「聖渦」,是最理想的人體模特兒的標誌之一,據說只有百分之三胖瘦合宜、體形勻稱的年輕女性才能擁有!
一般的馬甲線可以通過堅持不懈的運動訓練獲得,腰窩就不同了,因為每個人身體構造的不同,有腰窩的人該處肌肉較薄,才會產生凹陷。這種先天缺陷,大多受到遺傳的影響。
徐一莫居然有腰窩?太神奇了,商深自認不是色狼流氓,但是遇到傳說中千無其一的腰窩,哪裡還按捺得住好奇,忍不住伸手輕輕落在徐一莫的腰窩上。
觸手的感覺滑膩如玉,商深手指在腰窩中只放了一下,就趕緊收了回來,唯恐被徐一莫察覺。
商深這時才意識到一個更嚴峻的問題——徐一莫近乎赤身裸體睡在他的床上,別說和范衛衛交代了,萬一被崔涵薇發現,他也吃不了兜不走,就算再怎麼解釋也無法澄清他和徐一莫同床共枕的事實。
至於徐一莫是怎麼跑到他的床上的,他大概猜到了七八分,從她濕漉漉的頭髮還沒擦乾以及身上殘留的水珠判斷,應該是她半夜起床去洗澡,之後迷迷糊糊地上錯了他的床。
儘管他什麼都沒做,也不管徐一莫是怎樣醉後失態,現在的問題是他該怎樣才能擺脫嫌疑。等徐一莫醒來,肯定也會懷疑他對她做過什麼,就算沒有懷疑,只要一想到自己春光外洩,也會讓人尷尬無比。
商深撓頭了,怎麼才能做到既不讓徐一莫尷尬,又不讓崔涵薇猜疑他和徐一莫發生什麼,兩全其美的辦法呢?
有了!商深想到了一個妙計,他躡手躡腳地來到衛浴間,沖了個澡,然後摸到崔涵薇的房間,見房門虛掩,輕輕敲了敲門。
沒人應聲。
又敲了幾下,還是沒有聲音,他小心翼翼地推開房門,藉助不算明亮但仍可看清房內所有景象的燈光,只看了一眼他就大吃一驚——房內空空如也,床上只有散亂的被子和橫七豎八的一堆枕頭,哪裡還有半個人影?
不是吧,人呢?
原本他想悄悄叫醒崔涵薇,就說他去洗澡,洗澡後想回房間,卻發現他的床被徐一莫霸佔了,讓崔涵薇去他的床上和徐一莫一起睡——如此便可以迴避他和徐一莫同床共枕的事實,以免崔涵薇胡思亂想——相信崔涵薇不會拒絕。
如此安排,等徐一莫醒來,就算發現睡錯了房間,但身旁是崔涵薇就沒有大礙了。
只是崔涵薇到哪兒去了呢?可別出事才好。
咦,好像有水聲?商深側耳一聽,果然從浴室傳來嘩嘩的流水聲,他長舒了口氣,崔涵薇應該是去洗澡了,等她一會兒好了。
結果等了半天,水聲嘩嘩響個不停,就是不見崔涵薇出來,商深著急了,崔涵薇和徐一莫都喝了不少酒,別跌倒在裡面。
他不放心,輕輕敲了幾下浴室門:「涵薇,你在裡面嗎?」
沒人回應。
「涵薇?」商深愈加感覺不對,加大了敲門力度,也提高了聲音。
依然除了水聲沒人回答。商深顧不上許多,當即推門而入。
果然崔涵薇泡在浴缸裡,沉沉睡去。水龍頭沒有關,水一直流著,溢出了浴缸,滿地都是水。
還好浴缸裡滿是泡沫,一絲不掛的崔涵薇才沒有春光畢露地呈現在商深面前,只露出了脖子以上的部分,在酒意的刺激和熱水的浸泡下,她人面桃花,粉頸如玉鎖骨深陷,兩條玉臂伸在浴缸上,呈現溫泉水滑洗凝脂之美。
不過……商深只驚艷片刻就無心欣賞崔涵薇的美女入浴圖了,因為崔涵薇的睡姿看似可愛,實則非常危險,稍有不慎就有可能一頭栽倒在浴缸中,即使不被淹死,也會被嗆得正著,要麼碰得頭破血流。
商深搖搖頭,滿心無奈,徐一莫連床都會上錯,崔涵薇居然在浴缸裡睡著,平常端莊、淑女的兩個女孩,喝醉後怎麼變得如此荒誕,簡直變成另一個人一樣!
他記得以前他喝醉,都是老老實實地睡覺,酒品很好,什麼出格的事都不會做,哪裡會像徐一莫和崔涵薇一樣,醉到醜態百出。
真拿她們沒辦法,如果不是他在,說不定真會出什麼事。商深輕輕一拉崔涵薇的胳膊:「涵薇,醒醒,別在浴缸裡睡覺。」
崔涵薇被吵醒,睜著迷茫的雙眼,尚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過了幾秒鐘才說:「啊,商深,你要幹嘛?你怎麼在我的床上?」
然後她注意到不對,她不是在臥室,而是在浴室,驚恐地猛然站了起來:「哎呀,我怎麼睡在澡盆裡了?」
「不要!」
商深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天地良心,他真的沒有想要偷看她的身材,美女出浴肯定要比美女入浴更香艷,更有視覺衝擊力,雖然只是一晃而過,商深隨即就閉上了雙眼外加捂住眼睛,卻還是看到了崔涵薇的胴體。
比起徐一莫,崔涵薇的身材毫不遜色,甚至還要白嫩幾分,而且她的腰比徐一莫還要輕盈幾分,如果不比健美度,她渾身上下散發的女人味要比徐一莫更誘人。

「臭商深,死商深!」
崔涵薇一站起來意識到不對,她沒穿衣服,如此一來,等於是她在商深面前裸身赤體,而且還是自己主動呈現的,太羞人也太氣人了。
都怪商深,大半夜不睡覺,幹嘛要跑到她房間來啊?她又羞又氣,忙坐了下去,抓住香皂就扔向商深。
「喂,不關我事。」商深被香皂砸中,滿是委屈,「涵薇,你聽我說,出了點意外,一莫睡到我的床上了。」
「啊?你們發生什麼事了?」崔涵薇大驚失色。
半夜裡,崔涵薇醒來後覺得渾身難受,就想洗個澡再睡。她明明記得起來的時候,徐一莫還睡在身邊,怎麼一轉眼就睡商深床上了?
「我們可沒怎樣。」商深忙解釋說,「我起來去沖澡,回來後就發現她在我床上了,我沒敢叫醒她,怕她尷尬,就想叫你去睡在我的床上,這樣她也不會記得是自己跑錯房間了……」
「你看見什麼了?」
崔涵薇不放心,話一出口才想起她已經被商深看了個遍,頓時臉紅過耳,「剛才的事你不許說出去。要是說出去,我和你沒完。」
「怎麼個沒完法?」商深最不喜歡聽別人說和他沒完了,故意問道。
「我……」
崔涵薇一時語塞,愣了片刻,忽然大著膽子恐嚇說:「我就賴上你,非嫁給你不可,你不娶也得娶。」
不會吧,就看了一眼得負責一輩子?何況他還是被動接受,又不是他主動要看的。
好吧,好男不和女鬥,商深認輸:「怕了你了,我不說就是了。就這麼說定了,我去你床上睡,你去我床上睡。還有,別再在浴缸裡睡了,小心水涼了著涼。」
商深走了許久,崔涵薇才慢慢地穿好衣服裹上浴巾,來到商深的房間,見徐一莫睡得正香,崔涵薇搖了搖頭,睡錯了床都不知道,還露著上身。
嗯,商深考慮得挺周到,她這個樣子,要是醒來後發現睡在一個男人身邊——哪怕這個男人是商深——肯定會無地自容。別說,商深還真是個事事細心的男孩。
不過……崔涵薇想到了一個問題,徐一莫光著上身,會不會也被商深看了去?肯定是。死商深,臭商深,看了徐一莫又看了她的,便宜他了!
崔涵薇越想越羞,越想越氣,酒意全醒,卻再也睡不著了。

天亮了。
徐一莫夢見她在游泳,頂樓偌大的游泳池只有她一個人,她一向自詡泳技高人一等,像運動員一樣身子在水中一個翻轉,準備再游一個來回,忽然泳池中的水一下全乾了,她就如離開水的魚一樣失去了依靠,「撲通」一聲跌落到泳池的底部。
「哎喲!」
徐一莫從睡夢中醒來,睜眼一開,她頭下腳上地摔倒在地上,準確地說,是上半身在地毯上,下半身還在床上。
原來是睡覺不老實摔到床下了,徐一莫擦了把嘴角的口水,爬了起來,才注意到上身沒穿衣服,趕緊回身抓過床單擋在胸前,然後想起了似乎哪裡不對。
正好崔涵薇從衛生間出來,她滿臉疑惑:
「薇薇,不對呀,我明明記得昨晚我們是睡在大房間,怎麼醒來在小房間了?是不是商深半夜和我們換了房間?也不對啊,他怎麼跟我們換房間的,難道把我們一個一個地抱過來?到底是哪裡不對勁,難道是我記錯了?真是奇了怪了。」
「你當然記錯了,昨晚我們就睡在這個房間。」
崔涵薇含糊帶過,莫名地臉又紅了,忽然想起一個疏漏的細節,忙說:「你先去洗漱一下,我已經買好機票,一個小時後出發去機場。」
徐一莫總覺得哪裡不對,一時間卻又想不明白,只好先去洗漱了。
徐一莫一進衛生間,崔涵薇就箭一般衝向商深睡覺的房間。
商深還在沉睡不醒,昨晚他折騰得實在太累了。
商深穿著內褲和背心,作為男人,倒也不算多不雅觀,只是和所有男人一樣,到了早上都會出現常有的生理現象,當崔涵薇從商深的枕頭下找到徐一莫的胸罩正要悄悄離開時,不經意間掃到商深的隱私部位,頓時羞得面紅耳赤,急急地跑開了。
回到房間許久,她的心臟還跳個不停,看向手中的胸罩,心想商深枕著徐一莫的胸罩一個晚上,不知道有沒有發覺?
「我的胸罩怎麼在你手裡?害我找了半天沒找到。」
徐一莫從崔涵薇手中搶過胸罩穿上,嘻嘻一笑,「女人呀,就是比男人麻煩,真沒辦法。」
「趕快收拾東西,我們等下吃早飯,然後去機場。」崔涵薇不想再和徐一莫糾纏胸罩的問題,催促道。她已經整理好自己的行李了。
「商深怎麼還沒起來?我去叫他,真是個懶豬。不過昨天晚上多虧了他,要不是他,我們可就慘了。」
事實上……昨晚你已經慘了,崔涵薇心裡無奈地道,有些事還是不知道的好。
她想起范衛衛,要走了,應該給范衛衛打個電話說聲謝謝。電話打過去,卻提示關機。
趕到機場,才早上九點多光景,距離飛機起飛還有一段時間,商深和崔涵薇、徐一莫坐在候機大廳等候。
就要離開深圳了,商深忽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輕鬆,他拿出手機,想起昨天和范衛衛互通訊息,他回了簡訊之後,范衛衛卻沒有回覆。
昨天發生太多事,慌亂中他也沒有多想,現在靜下來,忽然覺得哪裡不對。以范衛衛的個性,不可能不打電話來也沒有簡訊問候,她應該問他有沒有平安抵達北京,有沒有想她才對。難道范衛衛出了什麼事不成?
商深越想越不安,忙撥出電話。范衛衛的手機關機了。
怎麼會關機呢?商深心中的不安越來越強烈,都怪他,如果昨天他告訴范衛衛他還留在深圳的真相就好了。他想了想,發了一通簡訊。
「衛衛,對不起,我不該騙你,其實我還在深圳,是為了幫崔涵薇和徐一莫一個忙,今天會回北京。希望你一切順利,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訊息剛發出去,手機就響了,商深還以為是范衛衛打來的電話,忙按下接聽鍵:「衛衛……」
「衛衛?我不是衛衛,我是王向西。」話筒一端傳來的卻是王向西的聲音,「商深,你們還在酒店嗎?昨晚不好意思,我本來是去助陣,結果自己卻喝多了,後來發生了什麼都不記得了。」
「王哥……」商深穩定一下情緒,「我們已經到機場了,昨晚多虧王哥幫助,否則還真過不了關,謝了。等回到北京我們再電話聯繫,後會有期。」
「好,保持聯繫,我和化龍大概過段時間會去一趟北京,到時我們再面談合作的事。你等一下,化龍有話要和你說。」
「商深,你也看好改寫ICQ的前景?」
馬化龍沒和商深寒暄,直接切入主題,「說說你的想法。」
「ICQ的成功就說明了市場前景,我覺得網路即時通訊軟體早晚會代替e-mail,成為人們交流的工具,hotmail的成功例子可以複製。」
「太好了,你和我的看法完全一致。」
馬化龍大聲叫好,高亢的聲音從話筒中透出來,可以讓人感受到他的興奮。
「我有一個建議,商深,向西已經改寫了一部分ICQ的代碼,現在正在後期完善中,你考慮一下和他合作,共同編寫一個全新超越ICQ的軟體,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OICQ,怎麼樣?」
經過初步接觸,商深認可王向西的為人,認真地想了想:「我願意和王哥合作。」
「好,那就先這樣說定了,過幾天我和向西會到北京和你當面談。」馬化龍將電話轉給了王向西。
「商深,祝你一路平安。記得替我向一莫、涵薇問好,我就不給她們打電話了。我去北京之前,會提前和你聯繫。手機別忘了開機,都是IT時代了,天天關機怎麼跟得上瞬息萬變的時代。」
王向西本想和徐一莫說幾句,話到嘴邊沒好意思出口。
商深笑了笑,掛斷了電話。
「王向西的電話?」崔涵薇聽出什麼,一攏頭髮,笑道:「他還想邀請你加盟他和馬化龍的公司?」
「不是,他想和我聯合編寫軟體。」商深有了主意,「我想了想,涵薇,不管我是加盟你的公司,還是加盟王哥和馬哥的公司,其實兩者並不衝突,可以是雙贏的結果,等回北京我再詳細和你說說我的想法。」
「好呀,沒問題。」崔涵薇喜笑顏開,心情很好。
「不對,我總覺得哪裡不對。」徐一莫湊了過來,手指放在下巴上,作深思狀,「昨晚似乎哪裡有問題哦,我明明記得一開始是睡在大房間,早上起來後怎麼是在小房間呢?而且我睡覺時穿了睡衣,醒來後卻只穿了件內衣……咦,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商深,你老實交代,你到底對我做了什麼?」
商深大窘:「你不要誣賴好人好不好?你和涵薇同床共枕,我怎麼可能對你做過什麼?」
「你的意思是,如果不是涵薇和我在一起,你就會對我做什麼了,是不是?」
徐一莫想起早上她找不到胸罩,後來一轉身又找到了的怪事,隱隱間覺得並不是她記錯了,而是確實有問題。
「我不是這個意思……」商深被徐一莫的邏輯氣笑了,「算了,不和你說了,反正我什麼都沒做,我是清白的。」
「切!」徐一莫伸手一推商深,「我發現原來你也挺壞的,說,以前的憨厚和老實是不是裝出來的?對了,你演戲的水準挺高的嘛,昨晚你不但騙倒黃廣寬他們,連我也被你的表情騙過了,這才知道你竟然是深藏不露的高手。」
徐一莫用力過猛,商深沒防備,被她推得朝旁邊一倒,正好撞在崔涵薇的身上。崔涵薇冷不防被商深一撞,哎呀一聲,下意識伸手抱住商深。
「不要這麼肉麻好不好?明明想抱,還要假裝是被我推的。」徐一莫調侃商深和崔涵薇。
她還想再取笑二人幾句,忽然眼睛睜大,嘴巴大張,愣道:「啊,不好了……」
崔涵薇被徐一莫取笑,正要反駁,忽然見徐一莫張口結舌一副見了鬼的樣子,笑道:「什麼不好了?除了你不好,沒什麼不好。」
商深順著徐一莫的目光望去,也驚呆了,不遠處站著兩個人,顯然是一對母女,媽媽漠然而高傲,女兒清麗又脫俗,正是許施和范衛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