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509
書籍名稱:當代商神9【今世五霸】10【隱形商神】
作  者:何常在
定  價:280特價 $199元 (單冊)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40-7
原印條碼:978-986-352-640-7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11.20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網路早已是人們每日的必需品,廿一世紀的今天,稱霸網路的是哪五個?他們又分別做出了什麼驚世駭俗的事,因而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習慣?
※無名小卒要如何迅速致富?普通人要怎樣才能實現夢想?網軍、網紅當道,網路世界成為新一代商業戰場及平凡素人一展長才的平臺。本書即敘述小人物在時代大潮中奮鬥搏擊的成名傳奇!真實還原互聯網締造財富神話的波濤詭譎!更勝胡歌〈獵場〉十年沉浮蝶變!
※《武動蒼穹》作者、政商小說大神何常在神筆之作!全面超越《問鼎》《交手》!何常在迄今為止至為滿意之作!可謂商戰版《官場筆記》!創業者的《史記》!新浪讀書、搜狐讀書、騰訊讀書聯合力薦!點閱率屢創新高。
※想知道馬雲是怎麼創下資本額超過三萬億人民幣的阿里巴巴帝國?馬化騰如何創造排名全球第四大、僅次於谷歌、亞馬遜和E-Bay的騰訊集團?以馬雲、馬化騰、李彥宏、雷軍等名人為原型,重現互聯網三大帝國、七大諸侯的創業奮鬥史!

作者簡介:何常在,原名崔浩,兼具網路作家和實體書暢銷作家雙重身分,亦是著名商戰小說作家,作品散見於國內各大報刊。曾在國家級報社駐當地記者站從事文化工作,周旋於官場之間,切身體驗官場的雲譎波詭,以旁觀者的角度觀察官場浮沉,可謂深得官場三昧。因之將十餘年來的官場所感所悟心得付諸文字。著有暢銷長篇小說《問鼎》、《勝算》、《交手》、《高手對決》和《武動蒼穹》等。在其政商小說走紅之前,他曾經寫過網文、青春美文和小品文,以及詩歌,而且在不同題材不同領域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獲得2016年度網路作家金獎,2017年第二屆網文之王評選中位列百強大神。

內文簡介:
天才高手 傲視群雄 當代商神 捨我其誰

善謀者勝,善算者贏!
商深到底是誰?他究竟有多神?為什麼被眾人奉為神明?連百大CEO都要買他的賬?
他是互聯網的隱形富翁,幾乎所有網路上市公司背後都有他的身影!在美國著名投資人史蒂夫眼中,他是IT行業一流人物中的一流人物!
歷時十八年、無數次創業失敗及商戰交鋒,他的成功秘訣與致富原因即將被公開披露……

商戰版《官場筆記》!創業者的《史記》!
小人物在時代大潮中奮鬥搏擊的成名傳奇!
真實還原互聯網締造財富神話的波濤詭譎!
全方位解密網路三巨頭成名及商戰真相的謀略大作

互聯網大潮在經過長久的醞釀期之後,終於邁向春秋五霸的階段,興潮、索狸、絡容、芝麻開門和企鵝各占鰲頭,其中興潮、索狸和絡容實力雄厚,是最先稱霸的三家,芝麻開門和企鵝則是新興的霸主,然而,最後會是誰逐鹿中原,問鼎天下?畢京和葉十三眼看商深越來越成功,心中的妒意也越深,他們又會使出什麼可怕的伎倆來呢?

【商神檔案】
搜狐網(SOHU),創始人為張朝陽,狐狸象徵著機敏、靈活,這些特質十分符合搜尋引擎服務的特點,因此1997年11月他將「搜乎」改為「搜狐」,1998年正式推出搜狐網。2000年,搜狐在美國納斯達克證券市場上市。在中國的排名僅次於騰訊網和新浪網。搜狗網為其旗下子公司。

【目錄】
第一章 財富神話
第二章 弄巧成拙
第三章 潛力股
第四章 失敗了,是機遇未到
第五章 致命一擊
第六章 今世五霸
第七章 拓海九州
第八章 三巨頭
第九章 大丈夫當如是
第十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

內文精摘:
如果說在深圳商深最不想見到的人只有一個的話,那麼許施首當其衝。倒不是說商深不敢見她,而是不想面對許施那張勢利、冰冷以及居高臨下的嘴臉。
「你怎麼在這裡?誰邀請你來的?你不知道這裡是高端聚會,閒雜人等不能入內的嗎?」
許施還以為她看錯了,現在確認是商深無疑時,心中怒火就不可抑制的燃燒了。想起商深當年還是一個不名一文的窮小子時就敢挑戰她的權威,後來商深傷透了女兒的心,以至於讓女兒為了他遠赴北京,寧可從事不喜歡的互聯網行業也要打敗商深,歸根結底,還是心中鬱結無法平息。
許施對商深就恨之入骨,如果不是商深,女兒現在會在她的身邊,接手家族生意,在范長天的指導下,一步步成長,為最終繼承范長天名下的股份而做好準備。現在卻是一個人在北京奔波,雖然全能管家最後賣出了千萬美元的高價,也算是了不起的成功,但在許施眼中,互聯網依然是不務正業的行業。還好女兒現在轉行從事實體製造業了,總算是改邪歸正了。
但讓許施惱火的是,女兒和商深分手也就算了,從北京帶回來的朋友——女兒一再強調不是男友——長相也太對不起觀眾了,只看了一眼就不想再看第二眼,心中就更加痛恨商深了。如果不是被商深傷得太深,女兒也不至於如此饑不擇食,居然挑了一個賣相這麼差的男孩充當備胎。
別說他不是女兒的正牌男友了,就算是當備胎,也不符合范家的身分,更不符合她的審美要求。平心而論,商深為人雖然討厭,但長相還說得過去。
許施在不願意看到畢京那副尊容的心情下,就起身四處轉轉。不料一轉之下,居然發現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再仔細一看,確認她沒有看錯,還真是商深,積蓄許久的怒火猛然爆發。
商深面對許施咄咄逼人的攻勢,努力地笑了笑:「也許我還真是閒雜人等,不過許阿姨不知道的是,確實是有人邀請我們過來的。」
「不要叫我許阿姨。」許施冷笑著環顧四周,「整個威尼斯酒店都是我的產業,不管是誰邀請你來,我都可以請你出去。」
「可以,只要許女士開口,我們馬上離開。」
商深語氣謙和而平靜,但在平靜之中,又有一股自信和中正,「不過不瞞許女士,如果您真趕我們出去,明天在各大網站就會出現一條新聞——威尼斯酒店拒絕客人就餐,以只接待高端客戶為由,將客人掃地出門——您覺得這樣的負面新聞會不會影響到威尼斯酒店的聲譽呢?」
「你敢威脅我?」許施臉色大變,「不要跟我扯什麼網站,網站算什麼東西?又有多少影響力?隨便報導,我才不怕。」
此話一出,馬化龍拂然變色,向前一步:「許女士,我是企鵝電腦公司的CEO馬化龍,如果你再態度蠻橫的話,不好意思,明天企鵝的網站就會如實地報導這件事。」
商深的話沒有震懾住許施,倒不是在許施的眼中網站的影響力真的不值一提,只不過長年久居深圳的她,對於深圳以外的新聞媒體,都不以為然,要麼視若無睹,當不存在一樣;要麼認為影響不到深圳。她不關心深圳以外的媒體,就想當然地認為其他深圳人也不會在意深圳之外的世界。
企鵝是深圳土生土長的網站,推出後,儼然是深圳最受歡迎的網站,許施自己也用企鵝聊天,她在愣了片刻後,臉色微緩:「原來是馬先生,失敬,失敬。你和商深是朋友?」
馬化龍冷冷一笑:「我和商深是關係非常密切的朋友,他也是企鵝的大股東之一。許女士,如果不是有人邀請我們上來,我們還真沒有閒功夫參加你們這種無聊的聚會,互聯網世界瞬息萬變,也許在喝茶的工夫,就會錯失一個創造財富神話的時機。」
商深暗笑,他第一次見到馬化龍太極手法綿裡藏針的高超,馬化龍的言外之意是,所謂的實體經營發展論壇前瞻會議不過是個沒有意義的無聊會議,除了浪費時間以外,一無是處。
「話不能這麼說,剛才我就和幾個朋友談成了一筆合作。」
馬化龍話音剛落,范長天邁著方步出現在眾人面前,滿臉紅光的他狀態明顯不錯,和商深上一次相見時相比,他又發福了幾分。
「商深來啦,歡迎,歡迎。」
和許施的咄咄逼人相比,范長天的態度就溫和大度多了,他微笑著和商深握手,又和馬化龍、王向西握手道:「馬總也和商深認識?」
馬化龍曾經因資金短缺登門向范長天求助,結果被范長天委婉拒絕。他點頭說道:「認識,何止認識,還是合作夥伴。」
「哦?」范長天微帶驚訝地看了商深一眼,「商深,如果你的一二三和七二四能夠像OICQ一樣普及,你的公司也許也會被國外的資本收購,也上演一齣讓人震驚的財富神話。」
「算了吧!」許施對范長天的話嗤之以鼻,「他和葉十三鬥了很久,結果還不是輸了?不但輸了,還成就了葉十三,也算是為他人作嫁衣裳的極致了,呵呵。」
范長天和許施夫婦一唱一和,一個表面淳厚卻暗藏機鋒,一個話語輕薄且毫不留情,擺明了是要讓商深當眾難堪。
商深經過一年多的歷練,胸懷開闊許多,很有涵養地笑道:「成就他人犧牲自己,也算是偉大的事業。如果我能幫助許多個葉十三達到事業的頂峰,也是一樁美事。」
「你倒是有自知之明。」許施輕蔑地笑了笑,又看向馬化龍,「馬總也許不太瞭解商深,商深這個人,言過其實,不可大用,你和他合作,小心好好的事業被他弄得垮掉了。」
馬化龍不以為意地說道:「我和商深的合作,不勞許女士操心。有些話也許我不該說,但我還是忍不住想多嘴一句,不知道許女士為什麼對商深這麼有偏見?如果說商深是一個言過其實不可大用的人,那麼放眼中國整個互聯網行業大概就沒有人才了。許女士作為互聯網的外行,不知道業內的許多內情。國內幾乎每一家有影響的互聯網公司,背後都有商深的影子。」
許施一臉驚愕:「太誇張了,怎麼可能?」
「不好意思,打擾了。」
商深不想再多說下去,他的成敗是他個人的事,不想讓許施和范長天知道,也沒有必要讓他們認清自己,他朝許施和范長天微一點頭,轉身示意馬化龍和王向西離去。
剛邁步,身後卻又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商總,既然來了,就不要急著走,好好坐下談一談,也許可以幫你擺脫目前的困境,就算賣不了一點二億美元,賣到一百二十萬美元,也算是可以拿得出手的成績了,不是嗎?」
聲音尖銳而尖刻,嘲諷和嘲笑之意一覽無餘。
不是別人,正是畢京。
商深緩緩回頭,身後幾米開外站著一男一女,男人西裝革履,頭髮油光可鑒,女人長裙曳地,微施脂粉。如果說女人的美就如一幅藝術品的話,那麼她身邊的男人就像是藝術品旁的一盆醜陋的盆景,不但不協調,還破壞了整體美感。
范衛衛和畢京!
畢京的出現已經讓商深夠吃驚了,而畢京身邊的女孩居然是范衛衛,就更讓他無比震驚了。這麼說,范衛衛正式接受了畢京,畢京是以范衛衛男朋友的身分出席這場聚會了?
雖然他和范衛衛劃清了關係,但商深還是為范衛衛最終和畢京走到了一起而痛心,在他的潛意識裡,畢京能夠贏得范衛衛的芳心,多少有他的原因存在,否則以范衛衛的驕傲,她連認識畢京的興趣都沒有。
馬化龍和王向西對視一眼,心裡不約而同地想,事情越來越來複雜了,說不定邀請商深參加會議的人,正是畢京。
商深眼神複雜地看了范衛衛一眼,范衛衛目光淡然,彷彿商深只是一個無關的路人一樣,他將目光落在畢京的臉上:「人生無處不相逢,畢京,沒想到我們在深圳也能遇到,真是奇蹟。」
「我們遇到不算奇蹟,你的一二三和七二四能起死回生才算是奇蹟,哈哈。」
畢京見商深有意避開剛才的話題,故意引了回來。
「對了商總,剛才我和一個來自美國的投資商聊了幾句,他手中有資金正在尋找投資項目,雖然資金不是很多,才一百二十萬美元,但對你來說也算是一筆鉅款了,要不要我幫你引薦一下?如果成了,你可要請我吃飯呀。」
商深哈哈一笑:「真能促成,別說請你吃飯了,請你出國旅遊都不成問題。不過不好意思,一二三和七二四既沒有出售的計畫,也暫時不會融資。在我看來,賣掉自己的公司或是融資,現在的時機都不是最好的選擇。」
范衛衛對商深和畢京的交鋒保持著冷眼旁觀的態度,似乎他們之間的刀光劍影和她毫不相干一樣。
「哦?」商深的話引起了范長天的興趣,范長天用手一指身旁的座椅,「你的觀點有點意思,來,坐下聊聊。」
幾人落座之後,氣氛微有幾分尷尬,馬化龍和王向西分別坐在商深兩旁,范長天和商深相對而坐,范衛衛和許施一左一右坐在范長天的身邊,畢京則是坐到旁邊的椅子上。
從座位的次序上可以看出,畢京和范衛衛的熟悉程度並不如商深想像中那麼密切,同時范家對他也有一定的排斥。
自始至終,范衛衛皆是一言不發,乖巧地坐在許施旁邊。
「你不覺得葉十三以一點二億美元賣出公司是很大的成功?」
范長天雖然對商深也微有成見,卻很看重商深的能力,剛才商深的話和他的某些觀點不謀而合,因而想和商深入談談。
「每個人對成功的定義不同,有人覺得只要賺到了錢就是成功,有人卻認為財富不能代表什麼,真正的成功是你擁有的影響力可以幫助多少人!財富說穿了不過是一個數字,如果財富不能發揮幫助別人的功能,其本身就沒有價值!」
商深並不是否認葉十三的公司賣到了一點二億美元不成功,只不過他和葉十三對成功的定義不同。
「以葉十三為例,公司賣了一點二億,對他來說,算是期望中了不起的成功,但在我看來,是人生的另一種失敗……」
「哧!」畢京譏笑出聲,「葡萄真是酸啊。」
商深不理會畢京的嘲諷,繼續說道:「外面公開的資料顯示是葉十三的公司連同旗下的中文上網網站以一點二億美元的價格賣給了雅虎,實際上,到帳的金額只有五千萬美元,其中七千萬以固定資產的投入以及股票方式折算,雖然葉十三和伊童依然持有一定股份,但已經失去了控股權。葉十三雖然仍擔任CEO,但伊童已經失去了董事長的職務,以後公司的發展和規劃,他們已經沒有多大的發言權,所以現在公司等於是別人的公司了。」
「至少還是股東,還保留了管理權,又賺到了錢,以後的經營和成本風險全在資方身上,這麼好的事怎麼被你一說卻成了失敗了?」許施忍不住取笑商深,「商深,你已經走火入魔了,見不得別人成功,所以千方百計尋求心理安慰和心理平衡,你真是夠了。」
馬化龍安然端坐,不過眼神中流露出來的憤怒還是暴露了他的心情,在為商深打抱不平。王向西反倒平靜,他目光淡然地在每一個人臉上掃過,對商深充滿了信心。
范衛衛心如止水,現在她再面對商深,已經沒有什麼感覺了。當她聽到商深否定葉十三的成功時,心中再次湧現深深的失望,確實如媽媽所說的一樣,商深真是夠了,自己不成功也就算了,還要否定別人的成功,難道否定別人就能掩飾自己的失敗?為什麼她以前沒發現商深是這樣的人?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果然一點兒不假。
范衛衛微微動了動身子,目光不經意瞄了商深一眼,見商深依然是一副從容淡定的神態,心中的鄙夷更多了幾分,一個人最可怕的不是失敗,而是不願意承認失敗。商深已經無可救藥,他一輩子也就這樣了。
「我沒有說葉十三賣公司是失敗,我只是說他的成功不是我想要的成功。」商深聽清了許施對他的嘲諷,也注意到了范衛衛眼中對他的鄙夷,再次重申:「就算葉十三在場,我依然堅持我的觀點。雖然眼下得了實惠,但從長遠來看,得不償失。」
「說下去。」范長天微微點頭,商深的觀點深得他心,悄然朝許施使了個眼色,示意許施不要插嘴,「你覺得葉十三和眾合公司,最後會是一個什麼結局?」
「失去了控股權後,等於是辛辛苦苦創立的公司拱手讓到他人之手,公司以後的發展方向,就由控股方說了算。控股方是外資,肯定會有自己的行事風格,從短期看,葉十三的管理方式會和資方的理念有衝突;從長遠看,資方對公司的發展規劃也會和葉十三的想法有分歧。不要小看這些,久而久之,衝突和分歧會逐漸擴大成為一條鴻溝。如果一家公司的內部不能達成統一的理念,董事會和管理層有了歧見,這家公司早晚會走向衰落。所以我大膽預測,重組後的眾合公司,葉十三身為CEO幹得並不愉快,雖然手中握有幾千萬現金,但得到金錢卻失去了事業……」
這一次,沒人再打斷商深,所有人都被商深的話觸動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