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21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Ⅱ之5【須彌空間】
作  者:打眼
定  價:280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30-8
原印條碼:978-986-352-630-8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11.08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世界上真的有三度或四度空間嗎?所謂的須彌空間又是什麼?方逸一行人為了找尋上師功法,竟意外穿越到上古時代,他們要如何才能重返現代文明?而這回傳送陣又會把他們送到哪裡?
※《神幻大師》全新第二輯精彩展開,看方逸還會遇到什麼奇遇和奇人!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寶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內文簡介: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被仇家追殺的方逸三人,情急之下只好藏身於河中,沒想到意外穿越到上古的神秘空間之中,嘆為觀止之餘卻找不到可以回到現代文明世界的出口,眼看即將斷糧,又與外界失去聯繫,他們該怎麼離開這裡?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貌似傳送陣的東西,年代久遠,是否還能啟動?這一回,他們又將被傳送到什麼未知的地方?原來科幻電影中的傳送陣竟是真的?!

【神幻小檔案】須彌:原是梵文音譯,意思是「妙高」、「妙光」、「善積」。相傳是古印度神話中的名山。是諸山之王,世界的中心。須彌山下四周有大海環繞,依次有七重海,七重山。以須彌山為中心的九山、八海、四洲,再加上日月,就構成了一個世界。

【目錄】
第一章 兩個世界
第二章 密室機關
第三章 須彌空間
第四章 傳送陣
第五章 海中極品
第六章 逃出生天
第七章 極地霸主
第八章 生存法則
第九章 奇異靈石
第十章 無價之寶

內文精摘:
山頂的面積很大,方圓差不多有數千平方米,但是讓方逸等人傻眼的是,在山頂只有一棟石屋,而這個石屋看上去並不大,最多也就一兩百平方的樣子。
照他們的想法,這山頂上的建築一定輝煌無比,然而出現在他們面前的,卻是一個很不起眼的石屋,這讓方逸等人皆感無法接受。
「別想那麼多了,咱們進去看看就知道了。」
三人呆看著石屋站了足足有七八分鐘的時間,方逸終於開口打破了沉寂。就算是一向樂觀的方逸,此刻心裡也忍不住有些絕望了。
石屋門戶大開,不過裡面彷彿隔了一層紗一般有些模糊,方逸等人看的並不是很清楚。
「走吧,這裡要是還出不去,咱們可能真的要被困在這個地方了。」方逸苦笑一聲,率先向石屋走去。
「咦?我兄弟怎麼不見了?」
緊跟在方逸身後的彭斌,發現方逸的雙腳邁入石屋之後,整個人頓時不見了蹤影,於是連忙跟著跨了進去。
一進入門裡,彭斌鬆了口氣,因為方逸正站在自己身邊,只不過當彭斌抬眼看向前方時,整個人不由自主的愣住了。
在兩人前方,有一個占地面積上千平方米的圓臺,數十道青石鋪就的臺階使圓臺高高在上,在臺階上刻畫了很多神秘的字元和圖畫,這些字元和空間內的文字並不一樣,連彭斌也不認識。
在圓臺後面,有一棟極其宏偉的建築,這棟建築延綿向後足有數公里遠,建築上鐫刻著很多精美的圖案,和外面的那些簡單的建築不同,這些建築雖然也是山石所建,但每一棟屋子上都雕琢著一些異獸的形狀,雕工細膩,遠遠看去就如同真的一般。
在這棟建築的後方,則是高峰聳立,山峰雲霧繚繞處隱約可以看到一些建築物,山上植被茂盛,和外界荒蕪涼寂的景象相比,像是進入到另一個世界裡。
「我……我這是產生幻覺了嗎?」
看著眼前的一幕,彭斌不敢置信的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無法理解,一間屋子裡怎麼可能有另一個世界,看上去並不大的石屋,不可能容納下如此大的一個空間啊。
「兄弟,這……這是不是一幅畫,畫得太逼真了啊?」
彭斌放下手,還是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用胳膊肘碰了下身邊的方逸。
「不是畫,這……這都是真的。」
方逸的聲音也有些顫抖,剛進來的時候,他也以為是自己花了眼,但山上泥土的芬芳和空間內游離的稀薄靈氣,讓方逸知道,他們進入了一個從未想像過的世界裡。
「老龍,你看看,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那麼小的一個屋子裡,怎麼可能有這麼大的空間?」彭斌側過臉,看向幾乎和他同時進來的龍旺達,眼前發生的這一切,讓彭斌恍如夢中。
「須彌芥子並非是不可能的!」
龍旺達雙手合十,眼中露出興奮的表情,對著高臺就拜倒下去,口中說道:「咱們這是來到須彌山了,佛祖保佑,讓弟子能見證虛妄……」
「須彌山?」
龍旺達的話,令方逸眼睛一亮,不過隨之又搖了搖頭,他知道龍旺達所說的須彌芥子是什麼意思,不過這個地方雖然和須彌芥子很相似,但絕對不是龍旺達所謂的佛門聖地。
「須彌」一詞原是梵文音譯過來,相傳是古印度神話中的一座名山,在佛經中也稱為「曼陀羅」。須彌山在佛教中極具意義,它又稱須彌樓、曼陀羅,據佛教觀念,它是諸山之王,世界的中心,為佛家的宇宙觀。而「芥子」形容的是是芥菜的種子,極其微小,「須彌芥子」所說的意思就是偌大的須彌山可以納於微小芥子之中,暗喻佛法之精妙,無處不在。
眼下的景象的確很像佛家所說的須彌芥子,龍旺達用這個詞來形容並不為過。只是除了很像須彌芥子之外,方逸沒有見到任何與佛門有關的事物,所以龍旺達說這裡是須彌山,方逸心裡不怎麼認同。
「老龍,難道……難道外面的人都進入到這裡面來了?現在就生活在裡面?」彭斌喃喃自語道,忽然,他轉身往後走去,想看看自己是否還能回到之前的那個空間裡。
「咦,又出來了?」
彭斌看了一眼外面的景象,知道自己的想法錯了,這個空間裡的人的確曾經進入過石屋不假,但絕不是生活在這裡面,因為石屋內外是互通的,如果這個空間有人生活,外面絕不會那麼的荒蕪。
「大哥,別試了!」方逸一把拉住彭斌,指了指高臺說道:「那個高臺像是個陣法,我懷疑他們通過那個陣法早就離開這裡了!」
方逸發現這個高臺的石階分佈很有規律,分為八個方位,看上去和九宮八卦有些相像。
「這個高臺能讓咱們離開?」
聽到方逸的話,彭斌的聲音陡然高了八度,不可置信地說。
仍在地上跪拜的龍旺達,聞言也抬起了頭,眼中充滿了期待。
「我猜的要是沒錯的話,應該可以。」
方逸猶豫了一下,點點頭,看到兩人眼中希冀的神色,方逸其實有句話沒有說出來,那就是他也不知道這個陣法,是否能帶他們回到原來生活的空間裡去。
來到這裡這麼長的時間,方逸曾經和彭斌還有龍旺達討論過,這裡應該是地球的一個平行空間,也就是科學家經常說的三度或四度空間。
這種空間的時間流速或許和地球一樣,但兩者可能永遠都不會交匯在一起,上古之人或許是用了陣法的關係,才在兩個空間之間開闢出一條通道,而維持這個通道運轉的,就是天地間的靈氣。
在得出這個推論後,方逸曾經一度很絕望,因為外界的靈氣幾乎都消失殆盡了,還是過了那條像是分界一般的河床後,方逸心中才生出一絲希望,因為環境的變化似乎說明這裡的靈氣還沒有完全消失掉。
「那還等什麼?咱們快點離開這裡啊!」彭斌大聲嚷嚷道,過了幾個月像是籠中鳥一般的日子之後,任是誰也不想在這個地方多待一天了。
「大哥,那麼多天都待了,也不差再耽誤一點時間吧?」
看彭斌迫不及待的樣子,方逸苦笑道:「這個高臺雖然像是法陣,但我也不知道它還能不能運轉,需要研究一下再說,另外,你不想到後面的建築裡去看看嗎?」
「好吧,咱們去看看。」彭斌聞言猶豫了一下,說道:「兄弟,你可一定要弄清楚啊,不然咱們可真出不去了。」
「大哥,你以為我不想出去啊?」方逸翻了個白眼,道:「先去那些建築物裡面看看,要是沒什麼好東西,我就回來研究這玩意兒。」
「好,入寶山咱們也不能空手回啊!」
彭斌點點頭,一馬當先的向高臺走了過去,方逸和龍旺達緊跟在後面。
站在下面看高臺,只能窺得其中一角,等站上去後,他們才發現高臺十分的宏大,如果站滿人,足足可以容納四五千人,在高臺的地上,鐫刻著很多複雜的圖案線條,方逸看了,只感覺一陣頭暈腦脹,根本就看不懂。
方逸知道想要啟動這個法陣,恐怕不是一時半會能辦得到的,所以也沒在高臺上停留,和彭斌三人直接穿過高臺,來到高臺後面的那個建築前面。
來到近前,他們發現這棟建築居然高達四五十米,僅僅是石門就有二三十米高,幾人站在下面,心裡都有種在仰望巨人一般的感覺。
「咦?也是石門?」看著石門,彭斌嘴裡嘟囔了一句,隨意在前面幾塊巨大的青石上踩了下去。
沒想到,彭斌的腳剛踩到一塊青石,還沒來得及收腳時,面前的石門就無聲無息的開了,一道亮光照在三人身上。門內的情形清楚的出現在三人的眼中。
門內是一處很寬闊的大殿,大殿的兩旁,有十多尊巨大的雕塑,而亮光則是來自大殿的頂部,不知道是什麼材質的頂壁上散發出光芒,將整座大殿照射得有如白晝一般。在大殿的最裡面,有一個像是王座一般的高臺,高臺上放著十二把巨大的石椅,在石椅的上方,有一個和大殿頂壁一般材質的牌匾,牌匾上有三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這……這是大巫殿!兄弟,這……這些人,不,雕塑,就是你所說的巫嗎?」
彭斌的眼睛從雕塑艱難的移到牌匾上,他之所以改口,是因為那些雕塑並非全都是人的模樣,有很多是怪獸的形狀,就像是距離他們最近的第一個雕塑,全身都長著金色鱗片,左耳穿一條金蛇,腳踏兩條金龍,人面虎身,肩胛處生羽翼。
第二個雕塑則是鳥面人身,全身青木顏色,腳踏兩條青龍;牠它後面的那個雕塑是蟒頭人身,腳踏兩條黑龍,手纏青色大蟒,全身黑色鱗片。
數下來一共是十二尊雕像,每尊雕像的形體神態都完全不同,有些是人面獸身,有些則是獸面人身,是以彭斌也分不清楚它們究竟是野獸還是人類了。
不過,即使還沒進入大殿,彭斌和方逸等人也能感受到這些雕像的威嚴,一種無形的壓力瀰漫在整個空間裡,三人心裡均是有些發顫,要不是硬著頭皮,估計這會兒恐怕已經跪倒下去了。
「是,他們是十二祖巫!」方逸力求鎮定地說,內心卻是激動地無以復加。
傳說盤古開天闢地身殞之後,元神化三清,肉身精血大部分化為十二祖巫,祖巫天生肉身強橫無匹,為不死之身,能吞噬天地,操縱風水雷電,移山填海、改天換地。
但是在傳說中,元神弱小,因先天不足,無大法力,不能修道行、明自身禍福、領悟開天闢地精要,以至不能破虛成道,巫妖一戰後皆身損、消散於天地之間。是以方逸雖然聽說過很多巫的傳說,但他並不是很相信十二祖巫的存在,不過眼前的景象顯然顛覆了他以前的所有認知,這些雕像固然和他所知的十二祖巫有不同之處,但的確應該就是他們的原形了。
「他……他們是死的還是活的?」
看著那十二尊栩栩如生的龐大身形,彭斌的聲音有些發澀。
「是雕像,他們不是這個空間的人,」方逸想了一下,說道:「他們應該是被這個空間的人所供奉著的,十二祖巫如果真是生活在這裡的話,這個空間的洪荒巨獸怕是在就被橫掃一空了!」
方逸很容易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關節,十二祖巫的實力何等強大,別說十二個祖巫了,就是其中一人在這裡,這個空間的人都不會拒城而守的,而且在巨城的石壁畫上,也沒有十二祖巫和巨獸們戰鬥的畫面。
「看起來怎麼就像是真的一樣?」
聽到方逸的話,彭斌感覺身上的壓力似乎減弱了一點,挺挺胸道:「咱們進去看看吧,說不定還能留下什麼好東西!」
「好!」方逸感覺得到,這個大殿裡的靈氣要比外面濃郁很多,那十二祖巫雖然只是石頭雕像,但身上似乎也在流轉著淡淡的靈氣。
走進大殿,方逸等人再一次感覺到自己的渺小,站在巨大的雕像旁邊,他們即使仰起頭,也很難看到十二祖巫的全貌,不過在這個大殿裡,除了十二尊雕像外,在這些雕像的前面,都擺有一張石質的供桌。
以前這些供桌上供奉的是什麼東西,方逸他們不得而知,不過在第三張供桌上,漂浮著一個成人拳頭大小的光團,這個光團猶如無根飄萍一般,上不觸頂,下不著桌,就那麼飄浮在石桌上面。
整個大殿裡,一共有兩個這樣的光團,一個是在這個全身長著骨刺祖巫的供桌上,一個則是在一兩百米開外的一個祖巫身前,雖然相隔甚遠,卻極為顯眼。
大殿內的光線並不暗,不過這兩個光團還是一下子就吸引方逸他們的注意,方逸和彭斌對視一眼,兩人同時走到距離他們比較近的那個光團邊上,眼中都充滿了驚喜的神色。
當初在龍婆托的筆記裡,他們反覆推敲龍婆托得到功法的經過,按照龍婆托隱晦的表述,他那功法是觸碰到了什麼物體後直接出現在腦海裡的,就像是佛門的醍醐灌頂一般,只可意會不可言傳。所以在見到這個光團後,兩人心中都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覺得這個光團裡就有他們一直想要尋找的功法。
「兄弟,這玩意要怎麼搞?」彭斌問向方逸。
「我哪知道啊,大哥,要不先用手摸摸看?」
方逸心想,他能知道上古年間煉氣士的事,就已經難能可貴了,而大巫橫行的年代要比煉氣士出現的時期更早,方逸知道的都是被當做神話故事流傳下來的傳說。
方逸說著話,一邊往前走,想要用手去觸摸光團,就在方逸的手掌即將接觸光團的時候,身後的背包裡忽然傳出「嘰嘰」的叫聲。
「小魔王醒了?」
聽到聲音,方逸臉色一喜,連忙縮回手,打開背包,一團紫得發亮的小傢伙從背包裡伸出頭來。
「小東西,擔心死我了,這次你怎麼睡了那麼久?」
看到醒過來的小魔王,方逸又驚又喜,忍不住伸出手在小傢伙的腦袋上揉了起來。
「大哥,你來看看,小魔王變化挺大的。咦?大哥,你在幹什麼?」
方逸將小魔王從背包裡給拎出來時,發現彭斌已經搶先一步,把手給按在光團上了。此時彭斌整個右手,都籠罩在光團中。
原本漂浮在石桌上的光團只是散發出瑩瑩的亮光,但是當彭斌的手掌接觸後,那光團忽然往外散溢開來,整個光團像是化成了一團霧靄,順著彭斌的手掌向他的身體蔓延而去。
方逸發現這會兒的彭斌似乎失去了自己的意志,眉頭微蹙起來,但臉上並沒有痛苦的神色,倒像是遇到了什麼不明白的事情一般,加上那光團自始至終都沒有給方逸任何危險的感覺,這讓他稍微鬆了口氣。
「三炮先生,彭遇到什麼事啦,這是怎麼回事啊?」一頭霧水的龍旺達問道。
「我也不知道,大哥一摸到那個東西,整個人好像就被定住了。」
看著彭斌不斷變幻的臉色,方逸幾乎可以肯定光團裡應該就有他們要找的傳承功法。
方逸不由向另外那個光團看去,龍旺達雖然不知道那光團是什麼,但是看到彭斌不斷變幻的臉色,似乎意識到什麼,口中宣了聲佛號,便不由自主的向遠處的那個光團走去。
「靠,這麼不要臉!」
看到龍旺達的舉動,方逸頓時有些目瞪口呆,原本他還想自己過去試試的,沒想到龍旺達居然搶先一步。
「吱吱……」
就在方逸要追上龍旺達的時候,抱在懷裡的小魔王忽然發出一聲尖叫,從方逸的懷裡跳了下去,身形像道閃電般,向百米開外的光團射去,衝到了光團中。
和彭斌一樣,小魔王觸及到光團後,整個光團就化成一團霧靄,緊緊地將小魔王的身體給包裹住,不知道是距離太遠還是錯覺,方逸發現那團霧靄要比彭斌這個淡得多。
「老龍,咱們還是等等吧!」看到龍旺達想向小魔王走去,方逸開口阻止。
「好吧!」龍旺達嘆了口氣。現在想要分一杯羹,看來是不可能的了。
「老龍,你們佛教沒有說過什麼是巫吧,我來給你講講吧。」方逸怕龍旺達去打擾彭斌和小魔王,便拉住他,說道:「說起來你修習的降頭術,就是脫胎於巫族,是巫醫當年的一個分支……」
巫術博大精深分支無數,龍旺達所會的降頭術,只不過是些玩蛇蟲的小道,方逸也不怕他學到什麼,將這一分支的來龍去脈仔細的說給龍旺達聽。
「咦?這麼快就好了?」
方逸原本打算給龍旺達講上大半個時辰的,但是沒等他說上五分鐘,籠罩在彭斌身上的那層霧靄就像是海水退潮一般,從彭斌身上瞬間縮回到石桌的上方,恢復成原來拳頭大小般的光團。
霧靄退回去後,彭斌好像也恢復了神智,只不過他睜開的雙眼還有些迷惘,那雙眼瞳像是沒有焦距一般,彭斌左右搖晃了下腦袋,竟然直接盤膝坐在石桌前,又緊緊閉上了眼睛。
看到退回去的光團比之前黯淡許多,方逸連忙拍了拍龍旺達的肩膀,說道:「老龍,這光團可以反覆使用,你先給我們護法,我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
方逸相信,在沒有找到出去的道路前,龍旺達應該不會對自己和彭斌生出什麼歪心來,而且那光團看似是可以重複使用的,龍旺達也沒必要冒著無法出去的危險和自己兄弟翻臉。因此沒等龍旺達回答,直接走到石桌前,將手掌伸向那個光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