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海豹 白海豹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冰天雪地裏,一隻小海豹以其族類特有的姿態側躺著,
黑溜溜的大眼像是瞭望著遠方,看不出太多表情。
在牠身後,斷肢殘骸散落一地,刺眼的紅,在白色大地上觸目驚心……
這是美聯社記者在二○○四年三月所拍攝的照片。難以想像,
這種景況年年發生且愈演愈烈,人類為了利益及虛榮而大肆獵殺海豹,奪取皮毛。
加拿大政府公然宣布每年的海豹獵殺配額,在二○○六年獵殺了三十三點五萬頭海豹,
創歷來新高。

每年春季,正是海豹皮毛長得最豐美的時節。海豹獵人手持棍棒,以最快的速度狠狠地向海
豹的頭打去,海豹應聲倒地,接著,是一片血淋淋的剝皮地獄。

「十分鐘以後,小考梯克再也認不出他的伙伴們了,因為從鼻子到後肢,他們的皮都被剝了
下來──扔在地上堆成了一堆。」
海豹們有沒有可能逃離地獄?
或牠們有沒有想過可能選擇別種生活?

我們不得而知。
然而,諾貝爾文學得主、英國著名文豪吉卜林願意去設想一個故事,一隻奇特白海豹的故事。

作者簡介:

魯迪亞德.吉卜林(RudyardKipling,1865~1936)是英國著名的小說家和詩人。
他以「卓越的觀察能力、新穎的想像、雄渾的思想和傑出的敘事才能」榮獲了
諾貝爾文學獎,是第一位獲此殊榮的英國作家。
吉卜林一生著作頗豐,共創作出版了八部詩集,四本長篇小說和二十一部短篇小說集和歷史
故事集,還創作了大量散文、雜感、隨筆、遊記、回憶錄等

內文簡介:

考梯克是隻白海豹,除了還未長大的小海豹外,
擁有一身純白皮毛的海豹是前所未有的。
而考梯克的獨特並不單止於皮毛,當牠的伙伴
傻傻地像乖巧的羊群般被海豹獵人趕向屠場時,
只有考梯克發出了疑問,
在沒有同伴能回答牠的問題後,
考梯克說:「我要跟過去瞧瞧!」
於是,牠成為唯一不因被驅趕而前進的海豹。

親眼見到剝皮慘狀的考梯克久久不能釋懷,牠想,海豹們是否能到一處沒有人類的地方去呢?只要沒有人類,就不會有這些恐怖的事發生了。但是,要找一處人類尚未染指又適合海豹居住的地方,委實難上加難,因此,沒有一個同伴支持牠的想法,就連考梯克媽媽都說:「你無法制止屠殺。去海裏玩吧,考梯克。」

如果考梯克聽從這些既無奈又無用的勸說,那麼牠就不是考梯克了,牠仍然四處去尋找那萬分之一的可能。牠花費好幾年的時間,游了好幾千英里,到海中各個島嶼考察,終於,在牠幾乎要放棄希望時,牠找著了牠心目中的島嶼。
故事到此並未結束,因為愚昧的海豹們並不願輕易離開牠們固有的棲息地。於是,從未因爭奪地盤而與別的海豹戰鬥的考梯克,不得不與冥頑不靈的同伴們戰鬥一場,半強迫地要求同伴們與牠前往安全的棲地。
遷移到美好島嶼的海豹們開始過著幸福美滿的日子,人類從來沒有來過,血腥的場景也不再發生。只是,我們知道,白海豹考梯克的故事到目前為止,終究只是個理想化的故事。

本書共由七篇故事組成,每一篇都給與人不同的感動,〈白海豹〉為其中一篇。

內文精摘:

白海豹:
過了一會兒,來了十到十二個人,每個人都拿著三、四尺長包鐵的棍子。一個人說了聲:「開始吧!」他們就以最快的速度用棍子狠狠地向海豹的頭打去。
十分鐘以後,小考梯克再也認不出他的伙伴們了,因為從鼻子到後肢,他們的皮都被剝了下來──扔在地上堆成了一堆。

勇鬥眼鏡蛇:
瑞基猛地跳了過去,咬住眼鏡蛇奈格。接著瑞基就像被狗叼住的老鼠一樣,被奈格前後左右,上上下下轉著圈地摔打;他的身體被甩到地板上,撞到鐵製的舀勺上、肥皂盒上、軟毛刷上,砸到浴盆的錫邊上,但他仍是紅著眼睛,死死咬住不放。為了家族的榮譽,他寧願死後人們發現他的牙仍是咬住的。

馴象師吐瑪依:
一頭大象吼了起來,所有的大象都跟著吼,足足吼了五到十秒,可怕極了。樹上的露水給震了下來,像下雨一樣噼噼啪啪落在那些看不見的脊背上。所有的大象都在跺著地,聽起來就像在山洞口擂打戰鼓的聲音一樣。

女王陛下的僕人:
他們服從命令,就和人一樣。騾子、馬、大象,或者公牛,他們服從他的主人,學人服從他的中士,中士服從他的中尉,中尉服從他的上尉,上尉服從他的少校。少校服從他的中校,中校服從指揮三個團的准將,准將服從他的將軍,將軍服從總督,總督是女王的僕人。事情就這樣。

莫格立的兄弟們:
莫格立站了起來,胸中是滿腔怒火和憂傷,因為自己一直像隻狼,狼群從前也從未向他說過他們如何恨他。
「叢林的門對我關上了,我必須忘了你們的話和你們的友情;但是我會比你們更有同情心。因為我雖然與你們血緣不同,卻親如兄弟,我許諾如果我和人生活在一起作人,我決不會像你們出賣我那樣去把你們出賣給人。」

大蟒行獵記:
卡阿轉動著身體畫了一個大圈又一個大圈,蛇頭不停地在中央晃來晃去。緊接著,他的身體開始不斷地變幻形狀,由圓圈變成8字形,柔軟的三角形、四邊形、五邊形、螺旋形……一刻不停,又不緊不慢,嘴裡還不停地嘶嘶叫著。天愈來愈黑,最後那個挪動的、變幻的圓圈不見了,但仍可聽到蛇鱗沙沙的響聲。

老虎的末路:
老虎西里汗聽到他們雷鳴般的腳步聲,爬起身來,拖著沉重的身體往河溝下游跑,邊跑邊從左右張望,想找條路逃走。可是河溝兩岸都是直上直下的,他只好繼續往前走,肚子裡裝滿了食物,笨重不堪。只要能不打仗,他什麼都願意幹。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