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一起走,迪克 我們一起走,迪克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動物小說大王又一感人肺腑之作溫馨出版!
◎本書作者作品多次獲金鼎獎等多項文學獎項,其作品曾被譯成英、法、日、韓等文字,廣受不同膚色、不同地區的讀者歡迎。
◎故事超越《靈犬萊西》,情節更勝《再見了,可魯》!

 作者簡介:

沈石溪,原名沈一鳴,上海人,八○年代初開始從事文學創作,已出版五百多萬字作品。所著動物小說將故事性、趣味性和知識性融為一體,充滿哲理內涵,風格獨特,深受讀者的喜愛。沈石溪的動物小說,受到海峽兩岸讀者的歡迎。他以鄉野傳奇文體著稱,擅於揣摩動物行為與心理,描繪生動。其著作《第七條獵狗》、《一隻獵鵰的遭遇》、《紅奶羊》、《象母怨》、《殘狼灰滿》、《混血豺王》等,皆獲得各種文學優秀作品獎項,得獎無數。他的作品《狼王夢》並獲台灣第四屆「楊喚兒童文學獎」,《保姆蟒》獲行政院新聞局一九九六年度金鼎獎優良圖書出版推薦獎,《狼妻》、《黑熊舞蹈家》、《美女與雄獅》、《野犬姊妹》、《虎女金葉子》等八部作品亦被台灣各大報版面推薦。而他的作品更被譯成英、日、法等多國文字,廣受全世界讀者歡迎。

內文簡介:
  
這隻狗是他的朋友,
也是他的親人,
更是他的唯一……

一隻血統高貴卻奇醜無比的癩狗、
一個雙目失明卻極有音樂天賦的盲童,
一個偶然的相遇,
綻放了友情的花朵;激起了真情的火花!!
  
愛可以創造奇蹟,愛也是一種能量。
比《再見了,可魯》更感人落淚的情節;
比《靈犬萊西》更善解人意的忠心伴侶。
一個發生在一隻流浪癩皮狗和一個盲童之間
的真情故事!

內文精摘:

牠跳離路中央,給他讓道。他剛從牠身邊走過去,突然,從盲少年背後駛來一輛漆成紅色的大拖拉機。盲少年正走在路中央,擋住了拖拉機的道,司機皺著眉頭,拼命按喇叭,叭——叭叭叭,叭叭叭;快,讓開路,靠邊點!
盲少年興許是被喇叭催急了,興許是被轟鳴的引擎聲嚇壞了,腳步踉蹌地朝路邊疾走。土路坑坑窪窪,盲少年一腳高一腳低,沒走幾步就絆在一塊隆起的土堆上,身子一仄,跌倒在地。那根盲棍被拋到半空,落到路邊的小泥溝裏去了。
紅色大拖拉機捲起一團泥塵,擦著盲少年的身邊疾駛而過。
盲少年翻身起來,跪在地上。拖拉機的轟鳴聲把盲棍落地聲掩蓋得乾乾淨淨,他連盲棍掉在那個方向都搞不清。他的雙手在路面來回摸索著,尋找著。牠曉得,盲棍是盲人的第二雙眼睛,他在尋找自己的眼睛。牠看得清清楚楚,盲棍掉進路邊的小泥溝,而他卻朝相反的路中央去找。
南轅北轍,這當然是徒勞的。盲少年無神的眼窩裏蓄滿了淚水。
牠望望土路兩頭,連個人影都沒有。突然間,牠動了惻隱之心,產生了一種對孤立無援的弱者的同情。他需要牠的幫助,牠有能力幫助他。牠毫不費勁地跳下小泥溝,銜起盲棍,走到盲少年面前,將竹棍塞進他的手裏。
「誰?」盲少年鼻翼間漾起驚喜的表情,「是好心的叔叔,還是好心的阿姨在幫助我?是熱心的大哥哥還是大姐姐?是慈祥的爺爺還是奶奶?」
牠甩動尾巴,搖晃著腦袋。可惜,他看不見牠否定的表情。
汪,牠輕輕吠叫了一聲。
「要是你沒有主人,你就跟我回家吧。」盲少年說,「你同意的話,來,走到我面前來,讓我摸摸你。」
牠溫順地靠上前去。他伸出雙手捧住牠的腦袋摟進懷裏。他的手在牠耳朵和腦門摩挲了一陣,手掌緩緩地順著牠的脖頸向脊背捋摸下去。
人類的手掌真是具有不可思議的魔力,發燙的掌心、痙攣的手指,淋漓盡致地傳遞著他愛的心曲。就像一股清泉流進了牠乾涸的心田,就像一團聖火照亮了牠陰晦的靈魂。牠禁不住全身顫抖起來。牠產生了一種在戈壁跋涉終於找到了綠洲,在苦海中沈浮終於踏上陸地的喜悅。
牠使勁伸出狗舌舔盲少年的鞋子,舔得無限虔誠。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