愴烈黃埔-將軍望 愴烈黃埔:將軍望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

一部史詩性的征戰小說
一部讓靈魂戰慄的功名榮華笑夢錄
是機遇決定著命運,還是命運決定機遇?
「靈旗飄飄征夫淚,落木蕭蕭大戰場。」殘酷的戰爭改變了大中國,也徹底改變了他們!

一位年事已高,希望落葉能歸根的愛國名將;
一場尋親之旅,開啟了歷史的時光洪流。
一部以黃埔抗日名將為故事主軸、橫跨近代史數場重大戰役的長篇文學小說。
作者耗費近二十年時間、八度易稿創作之嘔心瀝血之作,情節感人至深,勾人心弦,
真實反映大時代社會背景

* 司馬中原 :「一部反映大時代壯烈事蹟的佳作。」
* 龔鵬程 :「以文學之筆,寫出大歷史的波濤,還給了歷年黃埔師生一個公道。」
* 南方朔 :「一部文學傑作,涵蓋了半世紀的歷史真相與表象,直接叩問我們的良知。」
* 蔡詩萍 :「令人感動的力作,凸顯了大歷史中人性的尊嚴,但也寫盡了人性的卑?。」
* 倪 匡 :「風雨一杯酒,江山萬里心。」

◎作者簡介:
鄭九蟬,著名作家。1949
年生,浙江人。曾任《台州商報》主編,係中國作家協會會員,現任台州市作家協會主席。著有《鄭九蟬文集》十二卷;另有長篇小說《黑雪》、《渾河》、《荒野》、《紅夢》及短篇小說集《能媳婦》、《淘金灘》等。短篇小說集《能媳婦》獲《當代》文學獎,長篇小說《黑雪》獲第三屆金鑰匙獎。

內文簡介:
當年,清帝退位,浙江大亂。
誰手中有槍誰就是草頭王,生活的困苦再加上算命先生的一席話,讓幾個情同手足的異姓兄弟義無反顧地投身軍旅,從此被拋入中國大歷史的激流中。

他們在戰場上搏殺,同命運角力,同人格的分裂鬥爭……無數的血痕祭起了一面旗幟:「將軍望」。
小說跨越多場著名的重大戰役,不但見證了中國近代史的分合興衰,更真實反映了大時代的悲歌。

邊人親戚曾戰沒,今逐官軍收舊骨。
磧西行見萬里空,幕府獨奏將軍功。——唐‧張籍《將軍行》

在我們的十里長街,有個不成文的老規矩:大凡是出了人物的家庭與本地有名的標誌性建築門前,總要豎起一根旗桿,上懸一面旗子。若此家是個酒店,三角形的旗上書有一「酒」字;若此家出了個狀元,旗子上書個「文」字;若是出了個將軍,旗子上則書個「將」字。這面旗子,便被本地人稱之為「望」。

是機遇決定著命運,還是命運決定機遇?
是上天註定的安排,還是英雄惜英雄的胸懷?
造化弄人,卻改變不了今世的兄弟情誼;
一次偶然的算命,決定了他們的命運,
一場驚天動地的戰役,卻讓他們從此開始了截然不同的人生際遇……

內文精摘:

早晨一上班,我接到了一份中央對台辦公室的電傳,通知地方黨委和政府隆重接待一位臺灣來的原國民黨高級將領,電傳裏說,林更新先生係著名愛國將領。老人現年已九十有五了。他的老家是在寧溪山裏的烏岩鄉,希望落葉歸根,不知他的家人是否健在?希望你們相關部門為他做好查找工作,並且妥善安置他的晚年生活。台州地區國民黨軍人多如牛毛,僅將官一級軍人就有七十多人。林老先生的老家烏岩鄉原住民,早在「大躍進」全民修建長潭水庫的時候四下遷走了,尋找其親友工作難度很大。

還沒有等我們把他家裏人找到,林老先生似乎有一點等不及了,坐著飛機就提前趕來了。當我匆匆從縣裏趕回時,他已經被地區台辦的工作人員從機場接來了,下榻在方遠國際大酒店。我到他的房間去拜望。

這是一個非常和藹的老頭子,滿臉紅光,胖乎乎得像個彌勒佛。他伸出來的那一雙手佈滿了皺紋,軟和得猶如一團棉花。他坐在寬大的沙發裏。我站起來給他遞名片的時候,老人家客套著也想站起來,畢竟年事過高,欠了好大的腰,這才把身子支了起來。

林老先生說,自己來到大陸的最大心願是要尋找三個故友。
我帶著歉疚的心情告訴他,尋訪親友的工作難度非常大。林老先生寬宏大量地說:「唉,他們可能也死於戰亂了,也可能改名換姓了。找不著,也就不用找了。」

「您老說說看,要找的那三個人是誰啊?」
「第一個人,是李少白。」
台辦主任說:「李少白在解放那一年就病故了。第二個要找的人呢?」
「此人名叫陳叔桐——他不會也不在了吧?」
台辦主任遺憾地說:「他也死了。」
林老先生問到這裏時,我的整個身子緊繃了起來,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他打聽的第三個人一定是我的父親!我屏聲息氣地等待著他問下一個人。
等了好長的時間,他這才又開口。此時,我發現他的整個臉在微微顫抖。
「林先生,那您打聽的第三個人是誰?」
林老先生卻沒立即回答我的問題。
「林老先生,我們會全力幫著您找的。」
「沒關係,我知道你們已經盡力了。我要找的第三個人,是我一生當中最好的一個朋友,也是一名抗日名將。」林老先生擺擺手說。
「他是我們這裏人嗎?」我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
終於,他軟軟的上下嘴唇一碰,說出一個令我渾身出汗的人名。「是,他本是桃源村人,名叫關光明,字啟星,原是國軍的一○九軍中將軍長。後來,他在東北戰場上與粟定鈞打了一仗,敗了,他就投共……不,投誠了。」
我腦中「轟」的一聲,立即知道這老人是誰了——天哪!他就是林興軍,我的岳父!他哪裡想到,站在他面前接待他的市委書記就是他的親女婿!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