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012 U+013  U+014
U+015 U+016 
出版類型:武俠小說
書系列別:風雲武俠經典--上官鼎精品集
書系編號:U+012~U+016
書籍名稱:俠骨關(全套1-5冊)
作  者:上官鼎
定  價:$240元/單冊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352頁
ISBN:978-986-146-658-3
出版日期:2010.05.21
風雲書網:http://www.eastbooks.com.tw(購書網站) 

出版重點: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上官鼎)昔年叱吒風雲的武俠著作!
著名武俠評論家林保淳作推薦序!
特邀國寶級藝術文學家楚戈封面題字!


作者簡介:
上官鼎,為劉兆玄,劉兆黎,劉兆凱三兄弟集體創作之共同筆名,隱喻三足鼎立之意,而以劉兆玄為主要執筆人。
上官鼎文筆新穎,表現方式亦頗現代,且在武打招式及奇功祕藝上,可謂新舊並冶,故深得各方好評,金庸對他也公開推譽。
上官鼎下筆清新自然,以描寫手足之情與朋友之義見長,而其揣摩小兒女心態,一派天真摯情,尤其傳神。其筆下人物,皆生動活潑,刻劃得栩栩如生,故極受讀者喜愛。

內文簡介:

看上官鼎的俠骨和柔情

進入前所未有的武俠新境界


貌不驚人的酒店老板,竟是十幾年前轟動武林的華山前掌門?一幅白絹上繡著的「天下第一」四個字,又代表著什麼意義?一個是風度翩翩的美公子,一個是氣度武功出眾的青年,在偶然的因緣際會下認識而成為惺惺相惜的知己好友,這兩個年輕人對天下及武林又將造成什麼樣的影響?丐幫幫主率眾前往土木堡救駕,卻一去不返,新一代幫主白鐵君為揭開楊陸生死之謎,與好友左冰明察暗訪,竟發現一樁駭人的陰謀,而策劃的人竟是……

 內文精摘:
黎明前的黑暗,使得荒野中的景物陷在窒息般的空氣中。
寂靜的大地,似乎正在等待著那破曉的第一線光亮。
這荒原像是無邊無際的海洋,無垠的叢林和莽原四處延伸。
狂風吹過,呼嘯之聲有若怒濤澎湃,使這原始的荒原上更增添幾分神秘的氣氛。
這時候,有兩個人正默默地佇立在一個突起的小丘上。
天邊出現微曦,荒原上的景物欲現猶隱,一片混沌。
那兩個人來回走動起來,左邊那人停下身,輕聲道:「大哥,天快亮了。」
右邊那人也停下腳步,抬眼望了望天邊,應道:「大約就要來了。」
左邊那人忽然輕嘆一聲,道:「唉!說也奇怪,自從五年前咱們兄弟倆在點蒼山上祖師爺前正式封了劍,五年來咱們兄弟沒動過一次傢伙,但是每天的時間仍都耗在研究劍道上,是以小弟自思劍上功夫決不致退步,但是……」
右邊那人打斷道:「但是什麼?」
左邊那人又嘆了一口氣,道:「但是這次咱們重執長劍再入江湖,小弟我竟隱隱約約感到心寒膽顫之意……」他說到這裡停了一下,又道:「唉,大哥,小弟是太沒出息了。」
右邊那人道:「二弟,不瞞你說,為兄的這陣子也感到有點心寒,這並不是咱們沒出息,實在是今日這個局面太叫人震驚了。」
左邊那人道:「大哥說得不錯,咱們封劍後久不問江湖事,試想若是在五年前,便是玉皇大帝要來,咱們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恐懼之情呀!」
右邊那人沒有答話。
只見他微一揮手,叮然聲響,一道寒森森的白光飛起,他手中已握著長劍。
他輕輕彈弄著手中長劍,過了一會才仰首道:「兄弟,瞧,太陽快出來了。」
左邊那人點了點頭,微弱的晨曦照在他臉上,看得出他清?的臉上全是緊張神色。
他望著大哥手上那寒光閃爍的長劍,低聲道:「大哥,你說……你說……」
右邊那人抬眼道:「說什麼?」
左邊那人像是費了很大的力氣才說出來。
「你說那姓左的真能闖過前兩關到咱們這兒來麼?」
右邊那人搖了搖頭道:「二弟,你說呢?」
左邊那人道:「這實在是叫人難以斷言,風臨渡第一關,那姓左的便要碰上『八面金刀』駱老鏢頭,我似乎還沒有聽說過有人能在『八面金刀』手下走過百招而不敗的,難道駱老爺子會輸給他?」
右邊那人道:「話不是這麼說,『八面金刀』雖是當今世上數一數二的刀法名家,可是那姓左的功力更深不可測,試想十年前『川東雙煞』的事……」
左邊那人點頭道:「不錯,咱們雖沒見過『川東雙煞』,可是昔年他們的師父『七指婆婆』咱們可不陌生,她那一身黑砂神掌委實是神鬼莫測,『七指婆婆』死後,『川東雙煞』既是黑砂門唯一的衣缽傳人,那功力自是不差。」
右邊那人接道:「是呀,姓左的既能在走千招之上,連廢雙煞花老大的一臂、花老二的一腿,那麼姓左的厲害也就可想而知了。」
左邊那人道:「就算他闖過了駱老爺子的金刀,我還是不信他能再過得了『神拳無敵』簡青的一雙鐵拳。」
右邊那人點了點頭道:「雖然當時說好,那駱老爺子和簡大俠守前兩關,消耗姓左的內力,由咱們哥倆逼他使用那最耗心神的『七傷』拳力,那麼即使他又闖過咱們這一關,也將力盡而成廢人,那時在咱們後面的武當掌門天玄道長便可痛下殺手!」
他一口氣說到這裡,口中雖如此說,面上顏色卻絲毫未變。
事實上,他心中恐懼之念並未因有如此周密的預謀而有所減輕。
左面那人吶吶接口道:「大……大哥,萬一姓左的真闖了過來,他的『七傷』掌力,你別硬碰,由小弟去試試!」
右面那人面色一沉,大聲道:「二弟,你這是什麼意思?」
左面那人弟道:「等會兒一上來,咱們雙劍連環,我估計他姓左的就算是神仙,也不得不在十招之內施發『七傷』拳和咱們拚個同歸於盡。」
右面那人忽然一聲長笑,打斷了他的話。
他笑聲乃是含勁而發,傳出好遠,好一會才道:「十招?二弟,可不是我自吹自擂,想當年,甭說咱們雙劍並施,就是你我一人一劍,天下有人能在劍下走出十招的恐怕屈指可數!」
左邊那人道:「所以我說,大哥,你號稱天下第一劍,咱們點蒼一脈現在正值青黃不接之際,日後點蒼一門存續,你關係重大,那『七傷』拳力據說無堅不摧,等會……等會你千萬別出勁,由我去一試,不成也就罷了!」
右邊那人雙目直視左邊那漢子,他心中如何不知他二弟的話句句有理。
但這話被他二弟如此直接道出,心中百感交集,真不如說些什麼是好。
沉默,兩人併肩而立,右邊那人不時拂弄劍柄上的穗絲,這時旭日初升。
良久,左邊那人似乎忽然想起什麼事。
他脫口問道:「大哥,姓左的本事咱們可從未親見,全是耳聞而已,若他真有如此功力,那就算絕跡近卅年的那幾個高人,也不見得能勝過他?」
右邊那人似乎陡然吃了一驚,不由自主地退後了一步。
他面上神色一變,沉聲說道:「你……你說東海三仙、南北雙魏及那鬼影子?別胡說,他們早不在人世了!」
左邊那人點點頭道:「但是除了那些人外,小弟可真不能相信,武林中還有這等高人!」
右邊那人口角一動,正要開口說些什麼……
驀然兩人臉色一沉,晨風微揚處,傳來一陣步履之聲。
兩人互望了一眼,剎那兩人立將真氣歸元守一,微微貫注四肢,一齊轉過身來。
只見小丘右首處站著一個年約六旬的老人。
一襲灰布衣衫,靜立不動,在晨光之中顯出一種蒼勁的氣質。
兩人倒吸一口氣,右邊那人突然哈哈仰天大笑起來,只聽那笑聲之中竟微微有一絲抖顫的音調。
好一會兒,他止住笑聲,拱手問道:「可是左老先生?」
那老者回禮道:「老朽左白秋,兩位壯士請了。」
右邊那人頷首道:「在下卓大江,這位是敝師弟何子方。」
左白秋面上神色不變,頷首不語。
卓大江沉吟了一會道:「在下兄弟倆在這裡等候左老先生好久了!」
左白秋雙眉一皺道:「呵,原來你們是一路的?方才那兩仗可把老朽打慘了,糊里糊塗,不知你們為何要阻止老朽?」
卓大江面色一變,沉聲道:「咱們真人面前不說假話,左老先生,敢問你懷中之物可否借在下一觀?」
左白秋面色微變道:「什麼懷中之物?方才那兩個老頭也曾如此相問老朽,可能是其中有誤會?」
卓大江和何子方一齊沉聲道:「左老先生不必隱瞞,咱們今日是志在必得,否則不出一年,武林中定是腥風血雨……」
左白秋面色又是一變,哼道:「兩位既如此說,老朽不言也罷。」
卓大江冷笑道:「久聞左老先生功力蓋世,十年前『川東雙煞』之戰也還罷了,今日竟連過『八面金刀』、『神拳無敵』……」
左白秋冷冷一哼,插口道:「老朽不願佔人便宜,駱老鏢頭相攔,老朽拚著挨了他一記刀風,在三百招上叫他金刀撤手,只能算是扯平,那神拳無敵一關,老朽和他連對十五掌,他自動收拳而退,老朽也不能算是勝過他。」
卓大江和何子方兩人相對駭然。
左白秋冷冷一哼道:「卓大俠號稱天下第一劍,點蒼連環雙劍的威名歷久不衰,老朽能得機領教,真是三生有幸。咱們廢話少說,兩位請吧。」
卓大江怒笑一聲道:「姓左的,卓某稱你一聲老先生是尊你年高,你若是自恃功夫,助紂為虐,哼哼,卓某手中長劍可不認人。」
左白秋仰天大笑道:「好說,好說,今日之事,咱們不論誰對誰錯,只有在功夫上一見上下。」
卓大江長笑一聲,右手一動,「鏘」的一聲長劍抖彈而出。
霎時寒光大作,卓大江鐵腕一振,漫天劍影,長劍已橫胸而立。
單看這出劍的威勢,卓大江劍上的造詣便可見一斑。
左白秋面色微變,他似乎料不到卓大江劍上功力如此深厚。
「鏘」的又是一聲,何子方長劍也自出手。
卓大江冷冷一笑,道:「卓某兄弟封劍五年,今日為武林蒼生,不得不破誓重出……」
左白秋似乎想開口插言,但又哈哈一笑忍住不語。
卓大江左手拇、食兩指拈著劍尖,微微用力一壓,長劍曲成弧形,冷然道:「如此,姓左的,咱們得罪了。」
他知道此刻左白秋雖連過兩關,但內力消耗極巨,是以不再多說,立刻準備出劍。
何子方身形一掠,輕輕飄到左前方。
卓大江長嘯一聲,一彈長劍,陡然破空刺出。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