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有一天我會告訴你,我們是一起長大的。我錯過了機會,她現在已經結婚了。」
林語堂大師在他的自傳小說《賴柏英》中,如是說。

柏英從故鄉寄花給他──春天是攀緣薔薇,夏天是含笑或鷹爪花(一種芬芳;淺藍的小蘭花,香味也很清幽、很特別),秋天是一大堆木蘭珠子(可以助長茶香),冬天是漂亮的茶花或優美的臘梅花瓣──香氣淡雅,有滲透性,飄飄渺渺,難以形容,令人想起一朵花,也想起女人的微笑。

林語堂與初戀女友的故事,不是從這裡開始的,但卻有如花香氣,似遠似近,回憶無限美好。

好書,或者說好看的書,是不用在意它的「年齡」的。
無論時光有多麼遙遠,印刻在那段時光的美好,都不會消逝。

tc210  

http://www.eastbooks.com.tw/book.do?id=2160 (風雲書網購書網頁)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