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c029  

出版類型:文學、長篇小說
書系列別:懷念好書懷念老書系列-司馬中原精品集
書系編號:Qc029
書籍名稱:狐變
作  者:司馬中原
定  價:$22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146-906-5
原印條碼:978-986-146-906-5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2.08.21
風雲書網: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司馬中原鄉野傳奇系列作品之一,經典之作,勾人心弦。
※你聽過狐狸精、狐假虎威,但你知道真正的狐狸是什麼樣子嗎?司馬中原以親身經歷,現身「狐說」,告訴你狐狸的故事。
作者簡介:
司馬中原,本名吳延玫,江蘇省淮陰市人。他的作品曾多次榮獲臺灣各種文藝獎項,有第一屆青年文藝獎,1967年度教育部文學獎、1971年度十大傑出青年金手獎、第二屆聯合報小說獎的特別貢獻獎等。其作品內容包羅萬象,除以抗日戰爭為主的現代文學;以個人經歷為主的自傳式作品外,更有以鄉野傳奇為主的長篇小說,最為受到讀者歡迎。近年則以靈異的鬼怪故事受到年輕讀者的喜愛,其代表作有:《狂風沙》、《荒原》、《青春行》、《煙雲》等。

*司馬中原得獎紀錄
1960  第一屆青年文藝獎
1966  教育部文藝獎
1971  十大傑出青年金手獎
1978  十大榮民(首屆)獎
1980  聯合報小說特別貢獻獎
2010  獲世界文化藝術學院頒贈榮譽文學博士學位

 

《狐變》內文簡介:

一樣的鄉野,不一樣的傳奇!

一個失去了狐的人類世界,是狐獨又悲哀的……

滿腹狐疑、兔死狐悲、狐假虎威……
世人對狐的印象總是又奸又詐,
你對狐的印象是什麼?
你聽過哪些有關狐的傳說?

有關狐仙的種種傳說,早在我童年歲月裏,就已經在我心上播種萌芽了;家人在古老的宅子裏,夜晚如豆的燈光下面,講述眾多有關狐仙的事蹟時,總先四處窺瞥,然後,小心翼翼的卡起一隻碗來,據說那是蓋住狐仙的耳朵,讓牠們聽不見人們背後對牠們的議論。且別說聽那些神奇怪異的故事了,單從家人臉上的驚怖神情,就已經使人汗毛直豎,覺得周圍寒氣森森,彷彿即將有怪事發生啦!
不過,你也不用駭怕,做孩子的直接預感,並沒有那麼百靈百驗,要不然,我也不會年過半百,還安穩的坐在這兒,對你講說那一籮筐的怪異舊事啦!

目錄:

一、狐變
二、人頭
三、興隆集風波
四、二傻子娶媳婦
五、狼神

《狐變》內文精摘:

1

事情的起源是這樣的。
有關狐仙的種種傳說,早在我童年歲月裏,就已經在我心上播種萌芽了;家人在古老的宅子裏,夜晚如豆的燈光下面,講述眾多有關狐仙的事蹟時,總先四處窺瞥,然後,小心翼翼的卡起一隻碗來,據說那是蓋住狐仙的耳朵,讓牠們聽不見人們背後對牠們的議論,且別說聽那些神奇怪異的故事了,單從家人臉上的驚怖神情,就已經使人汗毛直豎,覺得周圍寒氣森森,彷彿即將有怪事發生啦!不過,你也不用駭怕,做孩子的直接預感,並沒有那麼百靈百驗,要不然,我也不會年過半百,還安穩的坐在這兒,對你講說那一籮筐的怪異舊事啦!
家父在當地的集鎮上,比較算是見多識廣的鄉紳人物,早歲帶過北洋馬隊,後來轉業從商,到過南方北地許多大碼頭,中年棄商,耕讀自娛,過了半生多采多姿的日子,據他說,十七歲那年,他宿在族中叔祖家的南樓,那是他初次遇著狐狸。秋涼的夜晚,他獨宿南樓,外面是大片荒蕪的大園子,古木陰森,蒿草沒徑,傳說那兒曾鬧過狐祟,那時他年輕氣盛,腰裏還插有一柄德造七道渠的手槍,自以為天不怕地不怕的,趁著三分酒意,獨宿南樓,原就帶有幾分向狐狸挑戰的意味。
「我也算是個聊齋迷,慣把蒲留仙頂在頭上的。」父親用低沉的聲音回憶說:「但我總覺得書本上傳講的不算數,除非讓我親眼看見狐仙。叔祖敬齋公他老人家勸我啦,要我不要仗血氣之勇,去開罪狐仙,他保證狐仙傳說,決非空穴來風,力證蒲松齡並非是個說謊的人。『蒲留仙寫聊齋,不是煮字療飢啊,』敬齋公說:『南樓原是我藏書臥讀的地方,若不是鬧狐,我會讓它荒落成這樣嗎?』
「我的性子夠執拗,無論他怎麼說,我仍然堅持著,要獨自留宿在那裏。天黑之後,我燒了一壺好茶,點燃了一枝蠟燭,倚在枕上看書。
「窗外有月光,夜風捲動一些乾葉子,秋蟲密密繁繁的叫著,此外並沒有什麼動靜;看書看到三更天,我有些睏了,就吹熄蠟燭,躺下身睡了。一片月光落在窗台上,把磚砌的窗櫺的影子,清楚的篩落在書桌上,慢慢的在眼裏模糊起來。
「似醒非醒,似睡非睡的光景,我聽到許多奇怪的聲音啦!一會兒是狂烈的風吹著簷和樹,呼嗚呼嗚的,無數砂粒子一直撲打著窗櫺。一會兒是屋裏的桌椅碰撞聲,花瓶落地摔碎聲,彷彿連身下的床鋪也搖動起來……鬼東西,牠終於來了!我機警的把右手捺在七道渠手槍的槍柄上,把兩眼睜開,從黑裏望出去,乖隆冬,牠,一隻大黑狐,大模大樣的端坐在靠窗的書桌上,月光照著牠的脊背,毛茸茸的影子十分清楚。
「牠的臉正衝著我,兩隻灼亮的綠眼盯著我看。牠用嘴巴噓噓的吹著口哨,我這才發現,聰外根本沒起風,屋子裏的家具也沒移動,一切怪聲音,都是牠的口技。我瞇起眼假裝睡著了,心想:有什麼花樣你儘管玩罷,倒看你能玩出什麼來,弄火了我,認準你的腦袋賞你一槍,你這台戲就唱完了!
「那隻黑狐不知是否知道我的想法,牠還在表演牠特殊的口技,吱呀,門開了,吱呀,門又關了,踏踏的腳步聲繞著床徘徊,彷彿真有人走進來的樣子,就差一點沒掀開我半蒙著頭的被子。嘩嘩嘩,書櫥裏的書瀉落下來,被微風播弄著。茶杯竟然在桌上咯咯的抖動起來。
「我想開始掏出手槍,但半邊身彷彿完全麻痺,不聽使喚了,明知手仍捺在槍柄上,也感覺得到槍柄堅硬的紋路,但全身不能動,手更不能動,好像被那隻黑狐用什麼樣妖異的魔法噤住一樣。

《狐變》內文精摘:

一向膽大的我,也惶急恐懼起來,我像被一條無形的繩索綑住全身,根本失掉抵抗,看樣子,只有任憑擺佈的份兒了。
「來了來了!牠無聲無息的跳過來,蹲在我枕頭旁邊,朝我噓氣,那種冷颼颼的風,逼得我無法呼吸,牠把長尾巴掉過來,揮灰似的揮著我的鼻子,我發覺牠是在有恃無恐的嬉弄我,我氣得牙癢,卻無可奈何,後來也不知怎麼地,居然就睡著了,一覺醒來,紅日滿窗,室內一切東西都沒曾移動過,回想昨夜的情形,恍惚是一場噩夢。我對叔祖敬齋公提過當時遇到的情事,他老人家居然也說我是在作夢,只有我心裏明白,那根本不是夢,每一點細節,都是事實。」
聽父親在燈下說起這則故事時,他已經年過五十,鬢髮和鬍鬚都有些花白了。南樓遇黑狐,只是他千百個遇狐經歷當中的一個,因為是開頭的一個,我記得非常清楚。在我童年的夜晚,經常聽到父親講這類的故事,有時候,他讓廚子替他準備幾碟精緻的小菜,溫上一小壺酒,細品淺酌之餘,打開他的話匣子,有時候,他坐在斑竹椅上,輕搖著摺扇,身邊小几上備有一杯苦茶,他談上一段,便歇下來,呷口茶潤潤喉嚨。寒夜有客來訪時,就著爐火,父親和來客天南地北的談論著,我就坐在一邊當上了聽眾,他們所談的,不僅是一則一則的故事,中間也間夾著許多品評和議論。
鎮上很多士紳,都知道父親對狐狸很有研究,其實,他不僅是研究狐,對人世間各類靈異事物、神秘事物,他都有極大的興趣,偶爾,他會對少數知己好友表示,假如日後得閒的話,他打算專寫一部研究狐狸的書,題名為「狐學」呢。
「您何止能寫狐學,簡直能寫大部頭的『靈異大全』啦!」來客掀髯大笑起來。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