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a203 xa204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
書系編號:Xa203-204
書籍名稱:淘寶黃金手(卷3)豪門秘辛(卷4)古墓奇珍 
作  者:羅曉
定  價:特惠價$199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88頁
出版日期:2013.02.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網路原名《超級黃金左手》,再創驚人點擊率!
繼好評如潮的《淘寶筆記》後,又一淘寶致富知性熱門金牌名作!
世界上有各種手,投手、黑手、操盤手、扒手……但你聽過「黃金手」嗎?有黃金瞳不稀奇,若是還有一隻黃金手,淘寶發家、點石成金,所有夢想都將化為現實!
亂世藏金,盛世藏寶;左手黃金,右手淘寶!唯有手握出奇法寶,方能賺得黃金滿缽!
有奇珍古玩,有文物字畫,有超絕鑑賞,有莫測醫術,也有兒女情長……看黃金手如何翻雲覆雨,扭轉人生!

 

 作者簡介:
羅曉,一個很宅很傳統的大男生,以本書正式踏入網路職業寫手的行業,是起點中文網的大牌作家。與《典當》作者打眼齊名。其最新力作《無雙寶鑑》、《最強相師》在網路火爆連載。

內文簡介:

亂世藏金盛世藏寶,古玩珍寶財產富豪
教你如何鑑定收藏,教你如何賺錢發財

亂世藏金盛世藏寶,在波瀾壯闊財富急劇膨脹的文物古玩市場上,周宣憑著一隻具有異能的黃金手,可以鑒別字畫的真假,可以感覺到玉器的年代和種性,感覺文物的產生和形成年代,能夠透過幾可亂真的表面直探贗品文物的核心,於是,他徜徉於古玩文物玉器之間,取人所棄,沙裏淘金,屢試不爽,無往不勝,迅速成為身價數億的大富翁,古玩文物界的大腕級人物。
宏城花園是新開發的高檔別墅區,樓價已經排在北京房價的前三,據說買房子的都是超級富豪,或是一線影視明星,業主們個個非富則貴。就憑這個地產外觀,氣勢就已經非同凡響。張老大有些汗顏,一直為自己買車而自豪,但到了這兒才知道,自己只是一條毛毛蟲而已。不知道洪哥把他們帶這兒來幹什麼

因為一場深海奇遇,引發異變,讓周宣擁有了一雙不可思議的「黃金手」,也因此開始了他的尋寶之旅,窮鄉僻壤,邊陲山鄉,賭石玩心跳,淘寶憑運道,一刀萬貫家產一刀傾家蕩產,鑽天坑,闖森林,探古墓,砸賭場……處處都是他的尋寶戰場,在在都是他的人生境界。他歷經艱難險阻,時時與死神相伴,九死一生疑無路,山窮水盡生機來,黃金龜,屍毒蟲,藏寶圖,金佛像,袖珍棺;夜明珠,象牙雕,壽山石,和田玉,玻璃翠,紅瑪瑙……


 

第四十一章  救命之恩

周宣再把冰氣運給第二條魚,將牠的尾部轉化了五分之一,這條金魚也毫不例外地沉到了水底,但腦袋卻向著上面使勁擺動,拼命想游回上面去。由於尾部貼著玻璃缸底部,它只能無力地掙扎,至少暫時還是活的,大口大口地張嘴一呼一吸吐著水。
周宣抓了抓頭,第三魚暫時就沒動牠,心想:最好是等到六個小時後,看看金魚變換回來後的生死狀態再決定下一步。
暫時無事,周宣把把箱子裏以前買的一些書拿出來翻看,基本功一直是他的弱點,雖然現在比以前好很多,但仍然是個不入流的級別。
書看得有點累了,再看看時間,才只過了一個小時,但眼睛有些睜不開了,乾脆就練起冰氣運行。運了幾遍氣,精神是好些了,周宣再躺到床上,眼睛瞧著牆壁,開始琢磨牆壁那邊是什麼樣兒?
冰氣自然也就沿著床透過去,牆那邊是魏曉晴!
這妞兒居然也還沒有睡,抱著個枕頭,哼哼地抱著枕頭說:「你古怪,你神經,打死你打死你,看你還搞什麼鬼!」
周宣頓時無語,不用想都知道她在說誰。不過周宣對她倒是沒有半分企圖,因為一想到她,周宣就會想到傅盈,這個他只要一想起就會心痛的女孩子!
唉,假如能再看到傅盈的話,周宣一定會拉住她的手不再鬆開!也許,這一生都再也不能見到她了。或許時間久了,愛情也會淡了吧。
周宣想著,迷迷糊糊竟睡著了。醒過來的時候,他揉揉眼睛,瞧瞧窗外,天還沒亮。
忽然又想起了自己測試的金魚。周宣趕緊坐起身,瞧了瞧表,剛六點過幾分,隨即起身到桌邊看望小魚缸裏的金魚。一條還在游動,另外兩條已經挺著白肚子仰翻著躺在水底。
周宣心裏一怔,趕緊把手伸進魚缸,那兩條金魚的身體已經僵硬,應該是死了!
黃金形態是轉化回來了,但魚也死了!
周宣抓抓頭,想了想,決定再試這最後一條金魚。那兩條魚都死了,或許是因為他轉化的是牠們的整個身體,而不是極微小的細胞分子。
周宣再度運起冰氣,這次冰氣先是分析了金魚體內的細胞分子結構,然後再將其中極微小的一部分細胞轉化為黃金分子,數量上絕不足以危害到金魚的生命。
那就好像是人身上被割了一點小傷口,會流一點血,會損失一些細胞,但卻沒有生命危險一樣。
在轉化了極小部分的細胞分子後,再觀察金魚,牠仍然在水中自由地游來游去。
周宣再運起冰氣,激發金魚體內的血液流動速度,把轉化為黃金的細微分子分離出來,流動到血液中。而血液中的冰氣,周宣是能控制的。
因為魚是冷血動物,身體內的血液相對來說少一些,所以運行的速度沒有人和陸地上的動物快,但周宣還是沒費什麼勁,就把魚血液中的黃金分子逼到了尾部。
周宣想了想,到洗手間裏拿了刮鬍刀片,然後回房把金魚從魚缸裏抓出來,用刀片小心地在尾部割了一個極小的口,冰氣再一逼,血液就將黃金分子逼出體外。
金魚的尾部流了一丁點血液出來,但血卻是金黃色的,而不是紅色。

做完之後,周宣把魚再放回魚缸中。金魚依然歡快地游動著,沒有絲毫的不順暢。
周宣哈哈一笑,得意地扔掉刀片,回到床上躺下來睡覺。這一下睡得踏實極了,老爺子的病,他終於可以毫不懷疑地解決掉了!

再醒就是給一陣敲門聲鬧醒的,門外是魏曉晴的聲音:「都什麼時候了,還不起床!」
周宣一怔,瞧了瞧表,居然十點鐘了!
趕緊起床穿衣,才去開了門。
魏曉晴散著頭髮,素著臉,這樣子有點像漫畫裏的美少女。
「好好地不睡覺,深更半夜又起來折騰,這下好了吧,大家都起來了,爺爺還專門要我們不要來打擾你,讓你多睡一會兒。誰知道你不爭氣,硬是睡到十點都還不動,哼哼,一家人都在等你一個人,你讓不讓我們吃早飯啦?」
魏曉晴的話讓周宣臉紅不已,趕緊說:「好好,我洗臉刷牙,馬上下去。」說完趕緊跑進洗手間裏洗漱。
周宣洗漱完畢走到房間裏,魏曉晴居然還在,此時正臉露怒容,一手抓著一條死魚,氣呼呼地道:「你!你這個變態的傢伙!」
周宣頓時訕然,那兩條死金魚的屍體自己沒有處理,仍然丟在桌子上,天氣熱,都有點發臭了。
這確實沒法解釋,周宣只能裝傻閉嘴。
魏曉晴想了想,還是把魚缸抱了出去,邊走邊說哼哼道:「真變態啊,活生生的金魚就這麼被你弄死了!」
周宣跟在她後面沒說話,反正自己的試驗也達到了目的,損失幾條金魚怕什麼呢,回頭給她補上就行了,她說就說吧。
客廳裏,魏曉雨和魏海洪陪坐在老爺子身旁,薛華居然也沒有上班去,還在陪著老爺子說著話。
周宣一下樓,老爺子就招了招手:「小周,快過來坐下!」
老爺子臉色好了許多,茶几上放著一隻碗,裏面的粥只剩一點點,顯然是老爺子吃的。
在叫周宣的時候,周宣覺得這老爺子就只是個普通的慈祥老人,也沒有了那指揮千軍萬馬時的威風煞氣。
看到魏曉晴氣呼呼地端著個小魚缸,魏海洪詫道:「曉晴,你端個魚缸做什麼?」
周宣還沒坐下,便趕緊對魏海洪說:「洪哥,我有話跟你說!」
「哦!」魏海洪瞧著周宣,微笑著站起身,然後拉了周宣到二樓的房間裏。
周宣到了房間裏,魏海洪指著沙發說:「坐下說吧。」
「洪哥,」周宣猶豫了一下才說,「我昨晚想到了一個解決難題的方案,是關於老爺子的病的,所以抓了幾條金魚試驗了一晚,結果死了兩條。不過問題倒是解決了!」
「那有什麼,不就是兩條金魚嘛,當然是老爺子的病要緊啊。」魏海洪笑呵呵地回答著。
「我不是這個意思。」周宣遲遲疑疑地回答著,「洪哥,我不知道應該怎麼說。」
「在老哥面前,沒什麼不能說的,你說吧。」魏海洪安慰地拍著周宣的肩膀。
周宣點點頭,有點吞吞吐吐地道:「洪哥,老爺子的病,我也許能幫他根治!」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