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096  
出版類型:社會議題、報導類寫實小說
書系列別:風雲現代系列
書系編號:X-096
書籍名稱:世事天機
作  者:楊志鵬
定  價:650元 (*79折優惠~9/30止)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768頁
出版日期:2014.08.27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為饗讀者,將於9/12(五)舉行《世事天機》新書研討會,歡迎參加!本書作者楊志鵬亦會親蒞現場,現身說法!
時間:2014.09.12(五)PM3:00—17:30
地點:紀州庵文學森林(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107號)3F人文講堂  02-23687577

出版重點:
◎層出不窮的建商弊案,你真的了解幕後花樣嗎?
官場潛規則:金錢加特權,一路亨通;沒錢沒人脈,寸步難行!本書揭開官商勾結的真實面目!
◎當代最具現實衝擊性的醒世小說,一部最原形畢露的官場現形寫真!
◎一個單純的報社編輯,為何會搖身一變,成為建案開發商?
而中間所牽涉到的龐大利益及人際關係網,又有多複雜?他又是如何頓悟,從佛陀中找到自己?
◎余世存、易中天、楊志軍、白燁、陳忠實……等數十位名家學者重磅推薦!

作者簡介:
楊志鵬,陜西漢中洋縣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武漢大學中文系畢業。從軍十二年,歷經青藏高原大漠戈壁雪山的洗禮,與佛學結緣。一九八六年轉業成為媒體人,先後至青海省文化廳和青島辦刊辦報。一九八一年開始發表文學作品。著有長篇小說《百年惶惑》、長篇散文《行願無盡》等數百萬字文學作品。主編《中國作家三千言》等多種圖書。一九九五年成為自由文化商人,先後創意投資五大文化產業項目,在海內外引起巨大回響,有《創意:楊志鵬五大文化產業行範五例》一書出版。二○○○年起策劃組織開發的青島小珠山大地藝術風景區,以現代摩崖石刻等藝術形式,展現佛教文化的獨特旅遊視點,引起社會高度關注。一九九八年皈依佛門,在家居士,實修多年。

 內文簡介:

物欲橫流的金錢時代  中國大陸的官商百態
紅塵中紛擾混亂的世事,醍醐灌頂的撞擊與警鐘……

當代最具現實衝擊性的醒世小說
一部最原形畢露的官場現形寫真
一個關於權謀、商戰、女人的故事;
一則生動演繹中國財富產生的神話!

一個單純的報社編輯,為何會搖身一變,成為建案開發商?一筆無中生有的巨額財富,使獲得者陷入與政府、外商和農民的重重矛盾之中。官場幾經洗牌,明爭與暗鬥下,權力的操弄與運用有著微妙的變化,許多不能說的秘密逐漸一一攤在太陽下。然而,隨著富商的突然暴斃,海內外矚目的中外合作大案卻走向了國際仲裁,既得利益者與機關算盡的官員們又該作何表演?正在亂象叢生之時,一代高僧的醍醐灌頂,能否使一切無常歸於平靜?

 

◎茅盾文學獎獲得者、中國作協副主席、《白鹿原》作者陳忠實:
他的筆觸直擊當代社會的許多亂象,但卻免去了俗世的塵囂,使我們看破了人生的真相,感到了從容、豁達、包容、快樂,找到了我們長久以來丟失了的精神所依。這樣的作家和作品是不多見的。
  
◎著名學者、作家、《非常道》《老子傳》作者余世存:
《世事天機》為我們樸實地書寫了一幅當代社會變遷的畫卷,為我們敘述了一個發展中的種種財富遊戲,為我們存照了一個人生成長的傳奇故事。作者舉重若輕,使得一部長篇小說如同佛經,因明相扣,具有俯首低耳的閱讀價值和動人心弦乃至醍醐灌頂的力量。
  
◎著名學者、廈門大學易中天教授:
上德不德,大智若愚。慈航既渡,苦海可居。鯤鵬有志,北溟無魚。性情所至,便是真如。
  
◎著名評論家、當文學研究會會長白燁:
在楊志鵬的生花妙筆之下,人物個個血肉豐滿,栩栩如生,事件個個意致豐沛,盪氣迴腸。楊志鵬顯現出來的,不只是他看得見的心嫻手敏,顯然還有一種深藏不露的慧心靈性。而這種獨特的藝術造詣,在當代作家之中,委實並不多見。

◎百萬暢銷書《藏獒》作者、著名作家楊志軍:
志鵬是我的同道,是那種淡如水的朋友。作為佛教徒,他以善良和慈悲為底蘊。我信賴志鵬,就像信賴人人內心的美好。
  
◎著名評論家王幹:
作家用了一個很東方的方式,看待世事和人生。楊志鵬全知視角下的寫作,用的是佛教的天眼。小說中的人物班瑪大師則用佛眼和法眼看待世界,開示眾人;黃嘉歸用慧眼看待世界和人生;其餘的眾多人物用肉眼看待人生世事。這是一部拿佛教慈悲,對待宇宙人生的小說。
  
◎著名作家、《天下無賊》編劇王剛:
楊志鵬的小說用自己的大量的細節,用作者本人複雜的情感,用他被這個社會一次次掠奪,擠壓,敲詐,調控,甚至於是經過了宏觀調控的感情——重新灌溉出了那片田地……

 

內文精摘:

序言 回頭 余世存


楊志鵬先生把他的小說《世事天機》寄給我,我花了兩天時間讀完,多有受益,以至於這兩天成為近來庸常生活中最有意義的日子。
這部長達五十多萬字的小說,直指當下現實,其離奇或重大超乎我們的想像。這種想像,也是當代虛構作品鮮有抵達的品質。當代的漢語虛構作品,無論抒懷敘事,還是追求純粹的文學審美,多跟現實漸行漸遠。在作家們的筆下,已經很難看到比社會現實更有想像力的東西,這已經成為全社會的共識。《世事天機》是少有的例外,它敘事平實,將社會生活尋常又驚心動魄的悲喜劇講述給讀者,讓讀者欲罷不能。所以,我更願意將這部具有現實震撼意義的小說,當作時代的報導和民族秘史來讀。一部虛構的小說,在我們讀來如此真實,一如實錄。
作者向我們講述了一個「當代開發專案」的故事,圍繞這個「開發專案」,主管官員、執行官員、專案開發者、招商引資者等等之間的因緣和合。一個叫黃嘉歸的文人下海,懷著夢想,要把當地臨海一座名為空山的荒山開發成大地藝術風景園區。他身無分文,因為能夠使當地招來外資,而讓官員們積極為他註冊、實行優惠政策。一個空頭或皮包公司,招來了異國的藝術家和商人,在空山開發,把人類之子如老子、孔子、魯迅、霍金等人請上山,把佛經故事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的故事請上山,把五千言的金剛經請上山成為最大的摩崖石刻……這個宏大的想法在實施過程中自然受到了權力、資本、人性等等多重的圍剿,經過幾年時間的角力,黃嘉歸退出,實現了部分想法的園區仍成功地成為當地重要的旅遊景點。反正空山的藝術將悠久地對人嘆息,而他的歌聲已經沉寂。
這個故事是一個典型、一個縮影。我們從中看到,國人開發、做局、立項、圈錢,是如何扭曲人性人心的。在這個資源資本化的時代,由於權力、資本不受制約,幾乎不需要任何創造,因而房地產化、都市化成為便捷的通道。權錢交易,資源到手,即推出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專案產品,政府總理曾痛斥的「豆腐渣」,讓大眾消費,如此拆建出一個個新的城市新的家園,不由得人們不生活其中,承受生態心態世態的污染。
如果說我們從媒體上看到的多是拆遷和房地產化的表象,那麼本書則生動地講述了其內幕,講述了官商這一生物鏈的狀態,拍賣、招標、註冊、生活、表演等等。官商的橫衝直撞成為時代的生產力,他們是我們社會最忙碌的人群,因為他們的欲望,幾十上百個行業被拉動了,一文不名的荒山荒灘有了巨量的財富值,更不用說城市的寸土寸金,還在一步一步地賣力幹活的民眾驀然發現自己已經大躍進到一個「摩登」的現代社會。千百年來自然變遷的農耕社會,就這樣被空前的權錢力量改觀。他們幾乎沒有個人生活,他們的人生既隱秘又公開,他們在縱欲和沐猴而冠之間跳躍。不受制約的官員為所欲為,以權搶錢、搶女色、搶面子位子,傍商、傍資源、傍橫流的欲望。傍官傍資源的商人成為時代的寵兒、成功人士,吃喝嫖賭,花天酒地,粉墨登場。女人、文人、戲子等等都被權錢徵用,供其役使、發洩,或為其幫閒、幫忙、幫凶。
小說為我們講述了皇上或「爺」一樣的官員梁大棟、沒什麼文化卻如魚得水的商人鄭仁松、翻身農民欲望打開的暴發戶賀有銀、以為能夠征服男人的卜亦菲、皮條客一樣的京城記者劉立昌、明星藝藝和冒牌明星一一、辦公室主任馬可、村官丁小勇、被中國特色折磨扭曲得變異的海外藝術家夏冬森等等十來位人物。欲望橫流,幾乎沒有人經得住考驗,大家都參與其中,為專案為時代人生的遊戲或與或求,予取予奪,連主人公黃嘉歸都難以守住清白。儘管他的開發有著文化的夢想和光榮,有著難得的遠見和真正的創造性,但為了開發的順利,他也置身生物鏈中,為官商幫閒幫忙,把美麗送到梁大棟、鄭仁松的床上。
小說雖然觸目驚心,卻讓我們並不奇怪,反而有親切似曾相識之感,因為我們的時代就是這個樣子。因此它虛構,卻是報導性質的。在現代化意義上,這是類似於馬克‧吐溫的《鍍金時代》或德萊塞的《欲望三部曲》那樣的作品。在中國意義上,這是「洪洞縣裏無好人」的當代翻版,都有欲,都有罪,都有業。這是我們的共業,我們當代的「變形記」。正是這個中上層生物鏈的貪婪、橫暴、放縱、自以為是、愚不可及,我們最美好的家園被污染了,而小人物如官上村民的欲望也被打開了,而如開發區的辦事員如黃嘉歸公司的員工則被侮辱被損害了,我們如花的人物如周時迅夭折了……
報應是必然的。我曾經說,時代變動之劇,沒有人能夠安享三年前的知識、五年前的權力、十年前的財富……多藏者厚亡,得意者變形,聚斂者為他人忙,暴發者不得其死,攬權者喪心病狂……夏冬森有了心機,黃嘉歸有了鬥意,梁大棟差點被人當眾撞死而成為公眾眼裏的現世報者,鄭仁松死了,賀有銀植物人了,村民們半吊子現代化了,等等。人們像木偶一樣,被項目或時代的遊戲牽引著;劇本早已寫好,人生只是藉以書寫的文本。
當然需要救贖。只要人心不滅,就有希望。這種希望首先在作者那裏,他以一個佛教徒的大信悲憫而平實地為我們講述了這種希望。他雖然講述,卻仍表達了審判,伸冤在我,我必報應,雖然他的報應充滿了敬畏、同情和寬恕。
在黃嘉歸那裏,在如水一樣的女人周時迅、馬可、一一,甚至卜亦菲那裏,心也並未死絕。以黃嘉歸為代表,他們在經歷了數年緊張變異如戲的劇碼之後,回歸到平易健康。在劉立昌那裏,在梁大棟那裏,同樣有人心的跳動,即使暫時封凍,仍有復蘇的時候,有迷途而返的時候。人心向善,無論時代的遊戲如何荒唐,人生的躁動和渴求名利的迷狂如何可怕,善仍然存在,而且一切善念都會相遇、壯大,因此覺度自己和他人。
小說的主人公是黃嘉歸,黃本人為農民子弟,有才華,有智慧,有夢想,他最初也只是一個凡夫俗子,是一個心量不夠大氣的文人報人。他下海搞開發,像是人類歷史上永恆的成長故事:被棄置、孤身犯險、經歷誘惑,與女神相遇,跟惡者戰鬥,而成長歸來,成為一個能救濟周圍的英雄,能安慰周圍的大男人。在時代泥濘裏,他幫閒幫忙過,他不得不經歷那些污泥濁水、侮辱和損害,引導他的是來時的道路,是美好的女人,是聖者高人。小說為此寫了不少人的來路,農民子弟,曾經那麼卑微,又是那麼單純的人,但被時代的遊戲放大了欲望。前路如何之,仍需要每個人自己參悟、選擇。對黃嘉歸來說,像他自改的名字一樣,他的命運就是做到美好地歸來。小說也講述了這個時代的女人,為錢為生計為男人承擔了太多的東西,幸而她們的美和靈性還未喪失,在日常意義上,她們仍在永恆地引導男人提升自己。
小說還為我們寫了藏傳高僧班瑪大師與主人公黃嘉歸的緣分。這個游離時代又洞悉人心的大成就者,總是適時出現,引導黃嘉歸等人去經歷自己的因緣。他的現身讓我們相信,在人世間不能通達的地方,自有命運的安排。儘管我們有罪孽,易受誘惑,但無論如何,這世上某處仍有聖者和高人,他有真相,他知道真相,那麼在地上就還沒有滅絕,將來遲早會傳到我們這裏來,像預期的那樣在整個大地上獲勝。
小說的結局也確實是一個圓滿的勝利,報應的報應過了,積善的得到福報了,魔鬼般的梁大棟也行了懺事。在人們對仍未見有所改觀的時代遊戲不免絕望悲觀之際,作者推出這部小說,是濟世,是正法眼藏參與社會的演進,也是欲望時代的一副清涼劑。
作者潑墨于大師的神龍不見首尾,儘量有所說法,大師的言行看似隨意,卻都耐人尋味。一切都有因果,但更重要的是人間的成長。班瑪大師走了,但他留下了法。如何從生長變為成長,從本能變為覺悟,如何珍惜人身人生,這是作者以小說家言為我們說偈的用心之一。答案顯然是回頭,欲海無邊,回頭是岸;是往而有反,反思反省;是依止,止於美、善、因果,自度度人,自覺覺他。回頭後的日子,會更踏實,因為它把去處跟來路相連,它讓我們敬畏、慈悲、勇敢地面對,平靜地放下。
的確,人們只有回頭後,才能在人生的拋物線之旅中自如降落,才能身心自在,了斷因果,獲得大師說的圓滿,把每一天都過得充實。人生當然會經歷物欲世界的風雨,但也要知道回頭,把無常的妄想轉化,使人生成為不虛的真實。一如千年前的禪師所說,十年後回頭,看山是山,看水是水。這就是圓滿。
事實上,人類現代化的目的是什麼,個人在現代社會的歸宿認同如何?至今人言殊異。由於制度、習俗在現代化中的某種缺席,使得單向度的現代化日益暴露其負面效應。在追求現代化過程中,不僅拉美、非洲、南歐等國家遭遇國家性失敗,就是發達國家中的個人也日益異化,失去幸福和人生價值,更不用說發展中國家的社會和個人遭遇多重的污染、管制和變異。因此,就在現代化最為發達的歐美等地,冷戰之後人們一再抗爭個人在社會制度層面和人生層面遭遇的不公和不幸。
最近波及全球的「佔領華爾街」運動就再次表明了這一點,人們抗議華爾街的貪婪,抗議現代化的財富遊戲……人們在回頭,尋找與生俱來的情感、慈悲、公益等價值。
這其實也是東西方傳統文明念茲在茲的人文價值,在東西方古老文明的教導裏,人生是一個豐富的實踐之旅,絕非是以開發為名而對財富資源進行壟斷的聚斂過程。在這些文明的教誨裏,君子問道不問貧。在這些文明的教誨裏,大道之行,天下為公;壟斷資源阻礙其流通甚至炫耀為現代社會的個人成功標準,乃是人類和人性中最為醜陋的事實。在這些文明的教誨裏,利心易去,名心難除,名利心去道心生。人生有著正大的階段性內容:青少年時期的學子階段,青壯年時期的家庭和社會責任階段,壯年後的散財、遊方、尋道、修道、佈道等階段;國家、社會和個人都非以物質財富為發展的主要內容或終極目的。那些迷失其中者,當回頭以盡自己的天命天職。只有回頭,學子的學習才會純粹,居士的責任才能落實,賢者仁者的修道傳道才真實不虛。
因為慕道修行,作者並不以文學為最高的宗旨,因此小說所具有的典型或人物塑造並不是本書所追求的。相反,一如所有的高僧大德那樣,文學只是其因緣說法的方便之門。作者洗盡鉛華,為我們樸實地書寫了一幅當代社會變遷的畫卷,為我們敘述了一個發展中的種種財富遊戲,為我們存照了一個人生成長的傳奇故事。自然,作者的才情高於審美敘事,他舉重若輕,使得一部長篇小說如同佛經,因明相扣,具有俯首低耳的閱讀價值和動人心弦乃至醍醐灌頂的力量。
每一代人都在創造自己的歷史,即使有豐富的前人經驗說法,人們仍要活出自己獨特的「這一個」。這其中,人生的苦樂之旅需要當代的說法,人們可以對照往聖先賢、前言往識,但人們更需要當代的參照,當代的總體性解釋,當代的救贖。對男女愛情、飲食、財富、權力、人生,等等,人們需要當代的解答,人們不希望自己生活在一個曖昧的時代,人們不希望自己一直生活在懸而未決的社會,人們希望作家、知識份子、仁人志士、尋道成道的聖賢能夠為其提供這種答案或者說人生的參照。我樂意為讀者推薦楊志鵬先生的作品,因為從中可以看見世界的面目,可以看見自家的面目和位置。為此不揣冒昧地饒舌,希望讀者有所會心。儘管時代在黃嘉歸退場後又在上演新的故事,但故事的遊戲虛幻本質未變,且多已忘記過去。儘管時代的劇碼仍在重複地上演,他的經歷卻已經是傳奇。龔詩有云,他年金匱如收采,來叩空山夜雨門。幸運的是,作者替我們叩了空山,記錄了一段因果,為我們奉獻了這部《世事天機》。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