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科幻小說
書系列別:奇幻新視界系列
書系編號:Lf001
書籍名稱:新本穿梭時空三千年
作  者:蘇逸平
定  價:3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560 頁
出版日期:2016.04.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書中插圖by知名插畫家-柯界明 Alan Quah
◎當今兩大科幻大師倪匡、劉慈欣友情作序,大力推薦!
◎網友最期待科幻小說!星際大戰唯美浪漫版!時隔十年,中生代暢銷作家蘇逸平又回來了!再度穿越時空,要你淪陷。
◎山海經為什麼會引發星際大戰?人類DNA與宇宙運轉有什麼關係?小叮噹的時光旅行機竟真的存在?!牛頓不是人,而是人工智慧百科全書?
◎在新本的創作中,蘇逸平在原有的時空架構下加入了「末日後自然與機械之戰」、「達摩是數學家不是武學家」、「神族定期洗人類的記憶」、「西遊記是場殘酷的不歸路實驗」等元素,創造出更有動感、全觀、聲光效果的新風格。在新世紀的全新氛圍中,小說的創作也進入超媒體時代的嶄新面貌。

作者簡介:
蘇逸平,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電機系畢業,美籍華人,現居住在美國華盛頓州貝爾悠市。曾任職美國微軟總公司、電腦業務代表、臺灣有線電視公司製作人、主持人、專業翻譯、專業作家、廣播節目主持人、科學月刊編輯委員、倪匡科幻獎長駐複審。蘇逸平獨創的「網狀時空平行世界」理論,更影響了後世穿越小說的許多創作者們,堪稱為「穿越小說的啟發者」。蘇逸平以科幻小說「穿梭時空三千年」出道,此後數年以驚人的速度陸續推出「龍族秘錄」、「星艦英雄傳說」、「封神時光英豪」、「時空學院」、「倒霉神探系列」等作品,凡七十餘部,席捲了整個華人書市,在中國國內市場更是聲譽崇高,深得讀者的喜愛,除了在網路上大受歡迎,也是大眾文學網路必備的名家作品。經過沉潛廣泛接觸各類奇異領域,如古文明、超自然、中國古代玄學、催眠、星象、另類療法等知識,對於世間萬物的詮釋與見解,體會出一種「全觀」的境界。蘇逸平更將這樣的新視野溶入科幻創作之中,試圖尋出華文科幻的真正光明之路。

內文簡介:
打開前世櫃  探索今生謎
穿梭三千年時空,只為見到她的淺淺一笑……

情定三生只是傳說?前世今生太過夢幻?
誰才是你心中的那個時空英雄?

走過桃源,歷經豪門,譜成星塵組曲;
巫術世界,異界神族,超現代啟示錄;
十八銅人,悟空三藏,劃時空G遊記!

山海經為什麼會引發星際大戰?
人類DNA與宇宙運轉有什麼關係?
小叮噹的時光旅行機竟真的存在?!
牛頓不是人,而是人工智慧百科全書?
比爾‧蓋茲竟是外星人?
桃源計劃又是什麼東西?

公元二三四五年,宇宙由一張巨大無比的天網覆蓋著,人類的一切皆仰賴著高科技的電腦運作。不論是四季更迭、春夏秋冬,還是白天黑夜、陰晴圓缺,都由生物電腦中的程序控制著。在那裡,DNA條碼替代了身分證,出國旅行是在虛擬空間漫遊。轉換態生化人更充斥在四周,嚴格注意著各種犯罪行為。核酸局雇員雷葛新就因為誤觸最高機密,竟成了被通緝的罪犯,因而不得不在宇宙不同空間四處逃亡,也打開了一個不為人知的星際世界。

【目錄】
倪匡/劉慈欣推薦序
自序
序章    時空英雄之歌
第一章  時光英雄雷葛新 
第二章  脫逃者 
第三章  走私者派洛特
第四章  生物式百科全書  牛頓
第五章  不歸之路 
第六章  多層次的米帕羅
第七章  時光警隊
第八章  桃源
第九章  豪門
第十章  綠火地球
第十一章  鐵火族是什麼
第十二章  少林地球
第十三章  十八銅人 木人巷
第十四章  巫術世界
第十五章  悟空 三藏  G遊記
第十六章  搜神震盪
第十七章  星塵組曲 
第十八章  雷蘭 
第十九章  時空大審
第二十章  神族
超異時空年表大事紀

※作者自序:
「新本 穿梭時空三千年」終於完成了! 完成一本書,對我來說本來應該是稀鬆平常的事,打從我1997年開始出書以來,我至少已經正式出版了上百本書,對於完成一本書,本該是駕輕就熟的事……
然而,這部「新本 穿梭時空三千年」的完成歷程卻完全不同,和我那上百本書的命運完全不一樣,過程之中,發生了許多古怪、詭異的事,有的是干擾,有的是溫暖的感動,有許多的經歷都是從前不曾有過的。
我的小說作品從1997年第一部小說開始,在短短的六年間出版了七十九本著作。這是一個相當驚人的數字,在當時的年代中,似乎也找不到有類似字數的作家。但是在這六年的創作中,我也付出了代價,在持續的繃緊、擠壓過程中,我在2003年終於「爆」掉了,當時像是一條緊繃的發條長久拉緊後,突然彈性疲乏斷掉了,於是從 2003 年後,我再也沒有寫出來一本長篇小說,縱使在那之後我仍然寫了不少東西,但已經不再是小說的創作,寫的是別的類型作品,跟小說、創作已經全無關聯。
這樣的日子過了好幾年,在這個過程中一直有讀者、出版社老闆鼓勵我是不是要再寫小說,當時我的感覺是,我人生中寫小說的配額(倪匡大師用語)已經用完了,六年間寫了近五百萬字的作品,大概已經把我一輩子要寫的素材全寫完了,所以也沒有答應過。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了2012年,在我停止寫小說後的近十年。2012年是個奇妙的年份,那一年是傳說中世界要滅亡的時間點,在那一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前,整個世界沸沸揚揚地傳說著,說馬雅文明預言整個世界會在十二月二十三日走到盡頭。當時的我,也不能說沒有進行任何的創作,但是的確已經近十年沒有寫長篇的作品了。那時候,我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遊戲似地在網路上寫些短短的鬼故事,寫著寫著,居然還累積了不少讀者。在這將近十年的歲月中,我還是一直以文字為業,只是和從前寫小說不同的是,我做的是一種幫人做影子寫手的工作,老實說收入很不錯,工作也比寫小說輕鬆。而且在這段過程中,還不知不覺地凝聚了另一種可以說是「練功」似的能力,但是當時我並沒有發現。在這段過程中,我很微妙地接觸了許多和科學方向相反的玄學領域,更幸運的是,我接觸的這些領域中的人、事,都是有著現代知識的智慧者,他們把古代的玄學演繹成現代人能夠接受的模式,而我幫他們把這些東西轉化成我擅長的文字,在這個過程中,我不知不覺也得到了許多從前沒有想過的知識和訊息。

然後,在2013年開始的時候,我突然覺得那種想要寫長篇的感覺回來了,彷彿是被上帝把那支寫作長篇的筆遞回了手上,我有很多的新想法,想要重新地把它轉化成文字,變成讓人驚艷的精彩故事。有了這樣的想法,我開始和許多朋友們聊起對於新作品的看法,也從這些年結識的許多奇異高人們那兒得到不少想法。在這裡要謝謝我的文壇好友們,像是馬來西亞的名作家張草兄、知名的劇作家夏佩爾、網路上知名的難攻先生、對於IT產業極為熟稔的陳皓朋兄……這些朋友們在當時的討論中給了我許多不同時空概念的想法,也提供了我許多不同的視野。這部「新本 穿梭時空三千年」的成型,箇中有許多想法都得力於他們的分享。於是,我決定把這次再出發的起始點,定位在我的科幻處女作:「穿梭時空三千年」上頭。這部小說是我當年出道時的第一部小說,一開始曾在報紙的專欄上連載了兩個多月,出版後也得到許多讀者們的肯定。日後,「穿梭時空三千年」在華文市場中有著相當重要的地位,它曾經在網路上廣為流傳,也啟發了許多現在知名作家們的創作靈感。曾有一位知名的年輕名家跟我見面時,很激動地告訴我,說「穿梭時空三千年」啟迪了他對於穿越小說的靈感,在他年少時期的寂寞心靈有著極重大的關鍵地位。
後來,我也輾轉聽過許多人告訴我,說他們在創作時用的故事、筆法,或多或少都受了「穿梭時空三千年」的影響,故事中時光英雄雷葛新的冒險故事、時空戰警的炫麗戰鬥、穿越時空的設定,對於許多年輕一代的創作者們,有著不可取代的「濫觴」位階。
於是,在2013年,我決定把十年來的新智慧、新想法,從「穿梭時空三千年」做為起點,將它重新演繹一次。在謹慎的考量後,我決定在舊有的故事翻新之際,將它加入完全嶄新的題材,我將本來想要寫成獨立作品的四部小說設定加入了「新本 穿梭時空三千年」,它們分別是「綠火地球」、「風水地球」、「少林地球」和「G遊記」,把故事的架構訂好之後,就開始籌備完成小說。
當時,我也追上了時代的潮流,走了一個「集資」平臺的計劃。因為這部重新復出的小說和我從前的寫作方式不同,它有著完整的企劃和架構,也有縝密的取材構想,這一些都需要時間和金錢,於是我在2013年發動了一個「穿梭時空三千年 小說寫作集資計劃」,讓支持我的讀者們以各種不同的金額,預先付出購買這本書及其相關周邊產品的贊助,讓我能在六個月的期間不用擔心經濟狀況地,完成這本小說。在這裡,要向在這個集資計劃中贊助我的好朋友致上十二萬分的謝意,因為這個計劃後來很成功,也募集到了目標設定的金額。所以,看起來一切進行得相當順利,因為以我從前的創作模式來說,我常常可以在一個月內完成兩本書,現在要以六個月的期間完成一部作品,應該是很簡單的任務。要在約定的 2013年七月中旬完成「新本 穿梭時空三千年」,似乎是很理所當然的事。但是,老天爺是很調皮又叛逆的,日後發生的那麼多事,讓這部小說的完成之日嚴重地延後,直到2015年的現在,才總算將它完成。
2013年的六月,我敬愛的父親在炎夏的一個清晨,在睡夢中與世長辭。父親是我當年捨棄了美國微軟工程師工作,成為作家的主要原因,除了他的健康因素之外,另一個重要的關鍵是父親始終支持我朝向自己的夢想前進,也一直以我身為作家為榮。

父親的過世,打亂了這部作品的進程。我在父親過世的數個月間,始終無法靜下心來將它完成。這樣混混厄厄地渡過了2013年,本想在2014年初振作起來,將這部和大家約定好的作品完成。萬萬料想不到的是,另一個更大的風暴又突然向我席捲而來。2014年初,過年前夕,我因為右小腿上一個指頭大小的燙傷,因為不可知的原因,居然衍生成為比蜂窩性組織炎還要嚴重的「壞死性筋膜炎」,一種致死率很高的細菌感染疾病。那年年初,我在一個半夜被家人送到醫院急診,當下緊急開了個醫生表示「死亡率三成」的緊急手術,之後又開了三次刀,住了四十天的加護病房。那年的新年,對我來說是相當悲慘的回憶,細菌吃掉了大半條小腿的肉。我在醫院的加護病房過了年。因為植皮手術的需要,剃了光頭。也在病床上躺了足足四十天。好不容易出了院,身體卻因為這次的感染,大約休息了一年,最後才恢復了健康。
然後,終於我在2015年完成了「新本 穿梭時空三千年」,時間比預定足足延遲了兩年。但是非常高興的是,它完成的格局和面貌是極度完整的,和我當時構思的面貌完全一致。而在兩年後的現在,我更因禍得福地遇見了我的經紀人 Jack Lee,Jack 對於我的作品有著全面性的規劃和格局,因此新時代的「穿梭時空三千年」,以及延伸下去的時空英豪系列,將會是一種跳脫小說文字格局的新時代面貌,它將會在2016起,以漫畫、電影、動畫的模式多樣化地出現。這是我對我的忠實讀者們所能呈獻的最好回報,在未來的時間內,大家將會看到立體化,全觀化的我的作品模式,也請大家期待。
在「新本 穿梭時空三千年」中,我呈現給大家的,是許多新時代的世界觀,大家可以發現,我的作品風格與從前有著顯著的不同,新作品的世界觀是一種跳脫科學的宏觀,我將大量的玄學元素,以大家能夠理解的現代詮釋法放入小說之中,在這樣的風格裡出現了神族、巫術、靈界、時空震盪等設定,它的趣味性變得更加多元。我一向是個大眾型的作家,不專注於文以載道或是艱深的哲理,在十年後的今天,這樣的創作觀更加明顯了,「寫出大家都看得懂愛看的小說」,是我目前唯一的最高指導原則,所以今後大家看得到的,我的新作品,都會秉持的這樣的風格,而且會更鮮明。
十年前,也許您的視野和人生曾經因為我的作品有所影響。十年後,我希望能以更成長更進步的故事讓您享受無比的閱讀樂趣。

這,是我現在寫小說唯一的期待。             

蘇逸平   2015年八月


※劉慈欣推薦序:
劉慈欣介紹
https://zh.wikipedia.org/zh-tw/%E5%88%98%E6%85%88%E6%AC%A3
科幻小說來自西方,是一種已經受歡迎日久的文體。
關於科幻小說的成色,有許多不同的說法,有的科幻評論者對於科幻小說的認定頗為嚴苛,只要不俱備其中一個條件,就不被認定是正統的科幻小說。
另一種對於科幻小說的認定,認為科幻小說應該是「科」加「幻」加「小說」,三種組成的份量不同,就決定了它是什麼樣的科幻小說。科幻小說,如果沒有了「幻」的成份,那就是科學小說,將已知的科學加上故事的情節,但是並無幻想的成份,這是科學小說。所以,科幻小說的必要成份,要有「幻」這個成份,比方說,加入了「時光旅行」、「外星人」這類元素的,就可以算是科幻小說。如卡爾薩根的「Contact」、麥可克萊頓的「侏儸紀公園」,艾西莫夫的「兩百年人Bicentarial Man」,一者的幻想元素是外星人接觸,一者是基因複製出恐龍樂園,另一則是機器人的生命歷程,故事中除了科幻元素外所有的細節都有很嚴謹紮實的科學依據,這樣的作品就是科幻小說,是「科」的部份很紮實,「幻」的部份扮演關鍵角色的小說。另一種成份組成不同的「科幻小說」,就常常引起爭議了。「科」的部份很少,大部份是「幻」,或是「小說」的作品呢?
比方說,黃易老師的「尋秦記」,洋洋十數本的暢銷名作,但是真正屬於「科」的部份,只有一開始主角乘時光機跨越時空,從未來時代來到戰國末年,其餘的就都是「幻」和「小說」的部份了。這樣的作品,可以算是科幻小說嗎?在當代的一些小說分類中,據說是有人把「尋秦記」列為科幻小說的。對於這點,有不少鐵桿的科幻迷並不認同,甚至覺得這樣的分類對於科幻小說太不尊重。
作家朋友蘇逸平顯然也常常有這樣的困擾,他的作品「穿梭時空三千年」縱使常被歸類為科幻小說,但是據他說,這一點常常讓他陷入論戰當中,許多鐵桿科幻迷對於「穿梭時空三千年」被歸類為科幻小說極為不滿,逼得他後來只好出來表示這部作品應該是「幻想小說」、或是「奇幻小說」。但是多年來,仍然動不動就會引起科幻迷和書迷們的論戰。
好啦,現在蘇逸平經過了十年的沉潛,又將「穿梭時空三千年」的故事重新開展,加上了幾個新的時空世界,完成了「新本穿梭時空三千年」,想來,那股時時刻刻跟著他的爭論又要出現了。
蘇逸平的小說,算不算得上是科幻小說?大眾化的小說(我想我這樣說,他應該不會反對才是),能不能出現真正的科幻小說?在我個人的原則之中,有一個和一般科幻迷比較起來,算是寬鬆一點的認定,那就是我認為,不管是什麼樣的小說,都一定要有其道理,對於任何設定或是架構,都要言之成理,絕不能出現戲劇理論中的「機器神deus ex machina」。
在古希臘的戲劇中,每當出現劇情無法收拾,或是沒辦法結尾的時候,總會安排一個天神從天而降,把事情一把解決(因為神明無所不能),這個神明在後世就被稱為是「機器神deus ex machina」,一個在小說戲劇情節中牽強扯入的解圍角色。所以,如果你要寫一拳劈開地球的話,可以,但是你要解釋他有什麼樣的力量能夠劈開地球,而為什麼反作用力不會讓他的身體組織粉碎。而且還要解釋地球被劈開後會產生什麼樣的天災地變,或是整個地球的重力和磁場會產生什麼樣的變化,裂開的部份會不會形成黑洞,而地球裂成兩半後,還要告訴讀者會不會產生太陽系的變動,行星軌道會不會偏移……
身為讀你作品的人,我會想要知道細節和合理性的部份,而不是只看到一個裂開的地球,或是用巨大創可貼貼起來的受傷地球……那不是小說,只是卡通,或是漫畫。
同理,戰鬥間毀滅幾個星系、伸出橡皮手臂可以在數十公尺外和人對打,甚至是魔法、妖術、鬼魂,只要是能夠言之成理,就能為大家接受。不是搬出一個「機器神」,告訴我「你相信就是」就能夠打發萬千聰明讀者的。要能夠提出一個讓我們能夠接受的理由,而不是嘻嘻哈哈帶過。
那麼,蘇逸平的「新本穿梭時空三千年」符合這樣的要求嗎?
我頗喜歡他在原來的「穿梭時空三千年」中的時空設定:「網狀時空理論」,這是一種平行世界的概念,在世界上許多科幻作品中都有,不能說是蘇逸平的首創,但是蘇逸平把它解釋得相當清楚:我們所知的,一條線下來的世界,其實只是眾多平行世界之一,當一件事產生分歧點的時候,不同決定的世界就此分叉出去,形成別的事件發生線的平行世界。一般來說,平行世界之間是永不相交的,所以我們不知道這些分歧出去平行世界的存在。在穿梭時空三千年的故事中,未來時代的人發明瞭時光機,卻永遠沒人能回來,就是因為回去的不是我們這條線的已知世界,是別的分叉出去的平行世界。所以就算我們把一個人送回清朝的時間點,就算他在那個世界把所有人都殺了,我們的歷史還是看不到這件事,因為他殺掉的是別的平行世界的人,跟我們這條線無關。我聽蘇逸平說過,這個設定不是從科學的合理性著眼的,是為了小說中編造舞臺的方便,不被歷史的既定事實限制。我相信這個平行時空的理論不只影響了很多年輕一輩的創作者,可能也激發了許多現在當紅作家的穿越靈感,因為很好用,也可以自圓其說,導致了現在作品的穿越氾濫潮。
在「新本穿梭時空三千年」中,我看到了蘇逸平對於新故事的努力,縱使在十數年前原版穿梭時空三千年問世後,常被科幻迷不以為然的幾個設定:核酸工程(一種施打後就能讓人得到知識的科技)、能在水火風組態間變換的生化員警、以及科幻作者的最愛也最怕:時光旅行……都依然留著,但是在這部重新展開的作品中,有幾個故事和設定是我覺得有花心思去構想的,也加上了新世紀的元素。
在綠火地球中,蘇逸平設定了一個出現世界末日的平行世界,人類本來要以數十艘太空船離開地球,但是其中一個國家(明顯是中國)因為文明中的一些智慧啟發決定留了下來。有趣的是,末日後倖存下來的人們,苟活了百年後,成了沒有工業純粹自然的民族,卻突然遭逢了從天空下來,除了鐵殼和砲火外什麼都沒有的種族發動攻擊。綠色自然和鐵火種族的對戰,恰恰形成了百多年前,西方殖民者以船堅砲利入侵千百年來靠農業生存的大地之族的往事。自然與砲火、人性與機械、愚昧與殘暴的對抗,是個很有趣的故事。
在少林這個時空中,蘇逸平更發揮了想像力,把千年前的少林寺和微軟的比爾蓋茨連在一起。在這個故事中,蘇逸平很大膽地把少林寺的創始者達摩禪師虛構成一個不是武林高手,而是數學家工程師的人物,整個少林寺的武學來自一部達摩東渡時帶來的非矽晶式機械電腦,更把禪宗的「菩提本非樹」公案轉化成少林電腦爭論是否要有螢幕顯示器的戰爭,把木人巷和十八銅人解釋成電腦創造武學時的誤差。最後還把電腦?子蓋茨也捲進這場爭鬥之中。這樣的設定,覺得非常有趣味,在大眾閱讀的角度來說,是有趣的,而在科學的背景上,雖然不是很艱深的理論,卻算得上是言之成理。
巫術世界,是一個本來就有的故事,在這個故事中,蘇逸平假設了人類的文明發展歷程並沒有向科學的方向前進,而是因為某些因素,轉成了以巫術為主要生存技巧的世界。這個故事雖然有點趣味,但是在現實世界其實是可能性極低的,並沒有很深的科學精神。但是蘇逸平也許是體會到這個故事原本設定的先天不足吧?於是他在這個故事中加入了一群在巫術世界中極不得志的年輕人,這幾個年輕人的身份揭露後頗讓人莞爾一笑,因為他們是我們這個世界上最偉大的科學家們,有男有女,在巫術世界中是清一色的年輕人,因為科學精神大於巫術能力,所以在巫術世界都是鬱鬱不得志的失敗者。這群年輕的科學大師們在故事中得到了指點,各自得到了他們擅長的智慧,但是因為人性中的私心和貪念,接下來他們做的第一件大事,卻是幾乎毀掉了整個世界。

蘇逸平的「新本穿梭時空三千年」,是部閱讀起來頗有樂趣的作品,但他自己認為「如果你不覺得它是科幻小說,就當它是幻想小說」吧!作者既然這樣說了,我就不再掠美,也就不再執著於探討它是不是一本科幻小說了。欣見這位文學世界裡的夥伴再次開始創作,也恰好有這個機緣以此序聊聊我的看法。那就順祝這本著作的出版一切順利吧!

※內文試閱:
沉靜遙遠的濤聲,寶藍色的海洋在靜夜緩緩地拍著海浪。
雷葛新發現,自己再一次又來到了這個奇異的時空……
夜空遼闊靜寂,泛著同樣淡淡的珠玉色澤,與大海連成一線,分不清哪一邊是海,那一邊是天空。
空間中,幽幽地傳來了輕柔的曼聲而歌……
「時光英雄雷葛新,為了所愛,穿梭三千年的時空
他逃離了凶殘的追捕,只為了見到她淺淺一笑……
他踏入桃花源的無涯守候,踩過豪門的血海起落
他拾取重創的神明盔甲,俯看綠與火的惡戰傾軋
巫術的壯美留不住他,菩提、電腦、少林,慧可的斷臂鮮紅飄雪
神界的永生留不住他,悟空、龍馬、八戒,三藏的女身輕蘿飛揚
星塵的淚水難使他回頭,神界之謎因他崩壞顯露
時光英雄雷葛新,為了一份失落的回憶,穿梭三千年的時空
只為了見到她的淺淺一笑……」
歌聲若隱若現,但是因為歌中吟唱的內容人人都熟悉,是以不用細聽,歌聲便以非常清晰的形象,深深印在人的腦海。
只為了見到她的淺淺一笑嗎……?
遠方的天空彷彿是點亮了什麼,像是有什麼光源在夜空中「噗」的一聲,遙遠地炸了開來。
寬廣的天空,這時候成了一個絕佳的顯像螢幕,淡淡的光花從光點處暈開,展開成了色彩鮮明的巨大圖形……
像是一幅幅巨大無比的走馬燈一般,在天空中如輪如風一般地掠過。
如無聲的華麗遊行,也像是繽紛五彩的電影,從海平線遠際的天空映射出來。
「刷」的一聲輕響,有一道身影從巨幅影像中掠過,由遠而近,衝向雷葛新的面前,氣勢驚人,彷彿就要直直地迎面而來。
但是那身影並沒有撲向他,而是越過他的上空,向更遠處奔去。而在那身影最接近他的那一瞬間,電光火石的一照面,看清楚了那個身影的臉,才發現那居然是他自己!
而在那身影的後面,則有無數看似火焰、水紋、旋風、閃電的身影,尾隨著他,像是有著累世冤仇般地同樣劃過上空,向更遠處拼命地追去。
「他逃離了凶殘的追捕,只為了見到她淺淺一笑……」
夜空再次恢復了靜寂。
遠方的巨大夜色之幕,這時候又開始出現了光影,一閃一閃的節奏下,由糢糊變清晰。
那是一群穿著閃亮奇異金甲的戰士,但是他們身上的裝備已然殘破,有的人臉上燒成焦炭,有的半邊臉甚至已經成為白骨……
這群無聲的金甲戰士在夜空中顯現,因為形影太過清晰,無聲的空間裡,卻彷彿聽得到痛苦者的哀嚎,以及盔甲碰撞的聲音。
他們在夜空的巨大之幕裡跳進一條河裡,努力地洗刷著身上的盔甲,動作既狂野又執著,彷彿這樣才能把上頭的惡靈洗掉……
「他拾取重創的神明盔甲,俯看綠與火的惡戰傾軋……」
洗刷盔甲的死靈戰士形影漸漸消失,隨之出現的,是幾個古怪的身影。
帶頭的,是一個渾身充滿精力的小個子,一身毛茸茸的金毛,手持亮晃晃的金屬棒子,另一手持著馬繩。馬上騎著的是一個比女子還要俊美的主教,跟在後頭的,是一個瘦長的蒼白男人,臉上戴著古二十世紀大戰時的飛行員豬鼻面罩,另一個挑著行李的,卻是個一身皆是縫補痕跡的生化怪人。
「神界的永生留不住他,悟空、龍馬、八戒,三藏的女身輕蘿飛揚……」
奇怪的是,雖然這幾個怪人只是巨大夜空中投射而出的光影,但是卻彷彿看得見雷葛新似的,每個人雖然都是朝向遠方走去,卻一致地回首凝視著他。
空間之中依然有人曼聲而歌地唱著那首「時光英雄雷葛新」,但空氣中卻開始出現奇異的氣息,這群人的形影雖然無聲,但卻隱隱然可以感覺到,他們回首依依不捨的表情中,說的是重覆的一句話。
「來吧……快來吧……我們等你……」
那群怪人的身影像是失焦的影像一樣,再次消失。
但是,什麼時候消失的,他一點也不知道。
因為在這個時候,雷葛新的注意力已經完全轉移開來,再沒有注意到空中的巨大光影了,曼聲而歌的幽幽女聲,這時候逐漸地變得清晰,聚焦起來。
歌聲現在不再遙遠空靈,傳來的位置,彷彿只是不遠前的海邊沙灘。
寶藍的夜色中,白色的海灘晶瑩如玉。
在那裡,遙遠的另一端,有個纖巧的身影站在那裡……
於是他開始狂奔,想要看到那個背景的絕美容顏……
空間中仍幽幽傳來縹渺的歌聲。
「我穿越了三千年的時空,只為了見到你的淺淺一笑……」
雷葛新像是要把肺炸裂了一般地,在這個無垠的空間中死命奔跑,因為這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隨著狂野的奔跑,遠方的巨大夜空也隨著他前進,光影不住地變幻。
但他完全沒有心思看別的地方,一心只是死命地盯著前方那個纖巧的身影,似遙遠,又逐漸接近,彷彿已經快要追到,但卻又有無盡的距離。
一定要看到!雷葛新在心中這樣慌亂地想著。這是他生命中一直不停出現的影像,他知道自己畢生的唯一夢想,就是看到那淺淺的一笑……
織巧的身影似乎又近了些,這一次……這一次很接近了,這一次一定要看到……
然後,整個宇宙就和過去千百次一樣,在這一個最關鍵時間點轟然碎裂!
然後,雷葛新也在這個浩瀚的碎裂中,沉落到了時空中的最深層。

第一章  時光英雄雷葛新

時間,是公元二三四五年。
那具山貓公司出品的人工太陽此刻正在巨大的藍天裡閃爍著熾烈的光芒,空氣中有炎熱的味道。
遙望遠方,地平線盡頭的天際一片白雲也沒有。
根據山貓公司印發的人工太陽手冊上所說,這座最新科技人工太陽「貓耳」七三六型能夠模擬出古代世界的各種天氣型態。包括那些只能在古書上出現的美麗詞句:風和日麗的晴天、傾盆大雨的夏夜、秋風蕭瑟的九月午後以及粉妝玉琢的雪地清晨,據說都鉅細糜遺地涵蓋在山貓公司總部的一具超大型量子生物型資料處理器裡面。
換句話說,在這樣一個奇妙的空間裡,存在著二十四世紀地球人已經無緣親見的各種天氣,在那裡,處理器晝夜不休地模擬著狂風、烈日、秋陽、驟雨以及三月陽春等錯縱複雜的天氣,並且很微妙地共存在生物電腦中的小小空間裡。
生活在這個年代的人大多頗能接受這樣的設定及安排,經由人工方式在太陽下覺得熱,在冬天裡覺得冷,下雨天則被淋得一頭濡溼……
不過話又說回來,不能接受又能如何呢?經歷過核酸超人戰爭時期慘烈摧殘的二十四世紀地球如今已成不適於活物生存的致命鬼域,如果沒有人工太陽,生活在全地球十三座巨蛋型遮敝幕的所有生物將會在幾天內死於絕對低溫。
按照古代的說法,這一天是個風和日麗的好天……既然人家這麼說,就算它是吧!一大早全球電視臺的連線氣象預知站表示:
經過各方面的數據綜合(它們的開場白總是如此),今後三天將持續著相同的天氣,想仿效古風在原野上附庸風雅地野餐一番的人們可以開始準備了云云。
就在這個時候,位於城市西南區的公務員人工智慧大廈裡,雷葛新本來正在人工陽光映入的床上酣睡,上班時間已經過了好一會,他的生物型鬧鐘卻在重要時刻出錯,理應在清晨七時三十分將清醒激素擴散在房間的設定卻臨時故障。
雷葛新在一個色澤寶藍的夢境中突地從高空墜下,驚醒過來,有一陣子還弄不太清楚到底自己身在何方。
昨夜的夢境,就像是溶岩裡的寒冰一樣,總是在他睜開眼睛的瞬間消溶不見。
他重重揉了幾次眼睛,看見牆上的復古式螢光古阿拉伯數字鐘上的時間,才知道大勢已去。

09:11。
早晨九點十一分,距離上班時間已經過了十一分鐘!
「我的媽呀!」他大聲叫道,然後一傢伙跌下床鋪。
雷葛新在清晨九時十三分匆忙跳進衣服重製儀裡,讓空氣中的氮分子組成今天要穿的生物材質衣服,均勻地噴灑在他的身上,不到兩分鐘,他便已經火速衝出大門,搭上第一座陽光能電梯。
從電梯略見斑駁的透明窗口望出去,公元二十四世紀的城市全景在俯瞰的眼中逐漸加大,是幅算得上賞心悅目的場景。
容納三百萬人口的中型城市錫洛央,此刻正在山貓人工太陽的映照下,綻放柔和而帶金屬光澤,像一幅古代原始電腦晶片放大圖。
雷葛新很清楚,如果此刻時光倒流,回到四個世紀前的二十世紀第一工業時代,當時的世界大城的市容可不會這樣賞心悅目。就如同昨晚那部害他今晨沒爬得起來的古裝電影「星際終結者ID4」描述的一般,古代名城紐約的髒亂市容比起被異星人炸掉後的慘狀也沒好上多少。
然而,與現今這種看似完美的天堂世界相較,雷葛新卻奇異地對古代那種紛亂但帶有無窮生機色彩的城市極度的嚮往。
不過,今天沒有時間胡思亂想,陽光能電梯以高速下落,抵達地面,雷葛新走出大樓大門,到了對街的一具銀亮建築物旁邊,這種裝罪酷似古代的電話亭,他將手腕伸入建築物的一個小孔,生化掃瞄光束掃過他腕骨上的DNA條碼,機器裡傳出柔和的女聲。
「核酸局雇員雷葛新,地下天網傳送帶將在十七秒後傳送,抵達核酸局時間,一分十四秒,請準備就位。」
雷葛新走進傳送亭,他的身體在明亮的光線下沉入地底七公尺,坐在「天網」傳送機的小室中時,總算能夠輕鬆地喘了喘氣。
四周的投射壁上這時映照出電腦模擬的透明地下景象,彷彿是坐在一艘地底的潛水艇,悠遊在城市地底似的。
這是雷葛新調到核酸局工作以來的第一個月,雖說工作有點乏味,然而他心裡頭想,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了,畢竟到這樣的政府一級高薪機構做事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肥缺。比方說,他的前主管,市檔案處主任就睜大眼睛,無法置信地簽下他的轉職證明,並且一改之前的倨傲態度,「務必請您到了核酸局有空幫在下張羅張羅」。
但是事實上,自己為什麼可以轉到這種城市的一級重鎮單位,雷葛新也完全搞不清楚。他自認為工作能力普通,也不擅長和人交際,缺乏積極的野心,唯一的優點是和同事們處得還不錯,但這只是喝合成咖啡時可以聊聊的特質,和城市最有競爭力的優秀人才相比,一點也沒有什麼優勢。
管他的,反正人家把好機會雙手奉上來,難道還要說「不用了,謝謝」嗎?
沉靜的小型輸送匣在地底前進,一路上城市地底的模擬景物在雷葛新的胡思亂想裡不住倒退。
雷葛新挺喜歡在虛擬空間漫遊的孤獨之感,只可惜這種在地底悠游的時間總是不長,繞過市中心的分流道,拐個彎就已到了核酸總局。
傳送機裡這時候傳來同樣的女聲甜美地說道:「雷葛新,核酸局已經到了,請你準備上陸,請努力工作,祝你一天愉快。」
投射壁上的陸面風光逐漸消褪。雷葛新理了理頭髮,走出傳送匣。放眼看過去,對街聳立入雲霄的就是格局宏偉,號稱太陽星系最堅固建築的後創世紀核酸史料總局。
時間已是早晨九點二十一分,距離上班時間已經遲了二十一分鐘,局裡的考核規定明確地把上下班的時間列入重要考量之一。早在二十一世紀時科學家就已經發現,工作效率的優劣不在於時間,而在於品質,但是為什麼在這樣的一級星際機構裡,還有這種陳腐的官僚式規定呢?雷葛新一邊在腦裡不著邊際地抱怨,一邊火速越過大街。
就在這一剎那,毫無預警地,整條本來尚稱平靜的大街突然就天翻地覆了起來。
雷葛新正通過了大街街心的一半,突然間,左側的地平線「砰」的一聲巨響,一部米黃的核動力自用小貨車帶著濃煙衝天而起,飛過雷葛新的上方,重重地在他的右方街道上著地,隨之起火燃燒。
轟然的巨響出現之際,馬路上的人車紛紛閃避,「砰砰」的交撞聲,煞車聲、撞擊聲此起彼落。
小貨車上的車門打開,兩名穿著同樣黃顏色抗幅射裝的人從車裡翻滾出來。
雷葛新目瞪口呆地看著這一幕,身後這時又傳來一長串刺耳的空氣渦輪煞車聲,他回頭一看,幾十部藍白相間的市警陸空兩用車閃爍著警燈在濃煙中出現。
「趴下!趴下!你們都趴下來!」從車上逃出的兩人之一狂聲大呼,朝遠離小貨車的方向一躍。雷葛新愣在當場,只聽得尖銳的「清」一聲從耳際劃過,市警方無視於夾在兩方之中的雷葛新,立刻發射出一枚高爆彈,閃亮的銀點越過雷葛新,擊中黃色小貨車,將它「轟隆」一聲炸得支離破碎,灼亮的金屬片四散飛揚。
這時候,雷葛新才意識到處境的危險,陡地身形一矮,伏在地上。逃過爆炸一劫的兩名黃衣人同時解開外衣,取出類似手提箱的武器,閃亮出無聲的艷藍色光束向市警隊還擊。一時之間,趴在地上的雷葛新頭頂上空交會著雙方的重型火力,偶爾相互碰撞,落下燙人的火花。
市警隊的高爆性火力以數量佔優勢,但是命中率不佳,而兩名匪徒的量子武器則百發百中,被藍光貫穿的物體那一瞬間總給人毫髮無傷的錯覺,然而那只是毀滅前幾分之一秒的迴光返照罷了,藍光一旦穿過車體或人體,立刻像失去支撐的結構建築一般傾垮下來,冒出一陣白煙。
被量子光束擊中的市警車已經毀掉好幾輛,每輛的下場都是一箭穿心、化為煙塵。
兩名黃衣人絲毫無懼於市警隊的火網,且戰且進,逐漸向核酸局的大門口接近。原來,他們的目標是攻進核酸局。
雷葛新伏在地上,仰頭望著他們在灼熱的火網中向核酸局大門口逐漸接進,那兩人的面罩這時已經扯下,其中一人是個面色冷傲的瘦高男人,另一個則出人意料地是個嬌小的美女,在硝煙瀰漫的空間中,兩人的臉上卻是堅定的沈靜神情。
眼看著市警隊的火力已然無法阻止兩個人攻向核酸局的大門。便在這個時候,空氣之中突然泛出淡淡的水氣芳香。在核酸局的大門之前,景物突地如水幕般開始糢糊不清起來。
市警隊的指揮官愣了一下,揮手讓手下停止攻擊。站在十來部全毀的警車後邊,幾十名警察放下武器,專心地看接下來這一場極為罕見的交戰景象。
這時候,核酸局前的水幕已經變得更為具體,像是一幅巨大的藍色波紋牆一般,擋住了來犯二人的去路。
那兩名企圖攻進核酸局的男女在水幕般的空間阻擋之下依然奮力挺進,個頭嬌小的女人一反手,量子武器的光束變得更為熾亮,以十倍的威力向核酸局大門發射,只是,那光束卻在水幕前只是亮了一亮,全數被水分子般的力場吸收。
那男人虎地一下跑過女人的前頭,從口袋中掏出兩顆紫色的制式質子手榴彈,這是二十四世紀個人攻擊武器中最強力的彈種,如果使用得宜,一個人足以毀掉一個師團。不過那是種玉石俱焚的攻法,因為質子彈的涵蓋範圍之下,連攻擊者也會受波及。
兩顆質子手榴彈如果真的爆炸,包括兩名匪徒、雷葛新、路人,甚至更遠處的市警隊都絕無倖理。
市警隊中有人發出驚呼,還有人就地臥倒,也顧不得如果真的爆炸,臥倒和直立其實也沒有太大差別。紛亂中只有雷葛新不知道這種終極武器的厲害,仍然愣愣地保持伏地的姿勢,仰望那兩名匪徒在光幕之前逐漸無計可施。
個頭嬌小的女匪徒再度向核酸局前的水幕發射質子光束,這時候,水幕突地精光大盛,原本柔和的水性轉為激烈,波紋開始憤怒起來,將光束反射回兩人的腳前,擊碎地面,激起一大陣煙塵,逼得他們倒退幾步,女人還因而狼狽跌倒。
那男人一咬牙,拇指一推,便向水幕方向丟出質子榴彈。
眾人在那一剎那間幾乎心臟一致停止。眼見得兩枚泛紫金光澤的質子手榴彈劃出一道弧形,全部人玉石俱焚的命運似乎已無可避免……
核酸局大門口前的水幕逐漸向中心凝聚,彷彿是慢動作一般,兩顆威力無比的質子手榴彈穿透水幕,水幕卻像是一張無比堅韌的橡皮網,兩顆彈頭堪堪穿透,再被水力場扯回。凝縮中的水分子幻化出一個淡淡的人形,隨著顫動的波紋開始清晰地成形,出現在眾人幾近軟癱的驚嚇眼神之中。
兩名匪徒這時也彷彿忘了自己的動作,愣愣地站在雷葛新前方不遠處,仰視著人形波紋逐漸成形,從天空下降,雙手各拎著一顆質子手榴彈。
「波」的一聲,質子手榴彈在水紋人形的手中炸開,紫紅色的光芒只在水分子力場中略為亮了一亮,原先可以殺害數千人於一瞬的終極力量如今卻只像是在五公尺外吹爆一個牛皮紙袋。
水紋在爆炸後更為凝聚,人形緩緩落地,著地之際,已經幻化成為一個壯碩如牛,臉上長滿鬍渣的大漢。
大漢身著核酸警隊的制式服裝,但是雷葛新從未在局裡見過這種職階的核酸警察,也沒看過有人穿這種如大海般湛藍的顏色制服。
眾人一片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兩名匪徒中的男人最先回過神來,他眼睛一瞇,便往壯碩男人身上開了一槍量子光束。
壯碩男人饒有興味地看著量子光束從自己身上透體而過,又看了男匪徒一眼,陡地眼神精光大盛,身體卻沒有如一般物體般崩垮碎裂。
「我是核酸警隊『水』支隊隊長陽風,」他叉著腰,俯視著兩名匪徒說道,聲音粗豪,震得人耳朵嗡嗡作響。「現在正式宣布將兩位逮捕。」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