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603-604
書籍名稱:當代神醫之3【回天有術】之4【醫道對決】
作  者:笑論語
定  價:280 (單書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出版日期:2016.4.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天下沒有治不好的病
首部揭秘古老秘方的神奇治療小說
有如扁鵲再世、華陀現身的當代神醫
金針度穴、內氣凝針、燈蒸療法等匪夷所思的古代神奇治療手法,一次展現。
王志將表姨父朱輝的病治療得差不多,豈料分身去了一趟外地,回來竟發現表姨父病危!
原來,醫院主任想賺取醫藥費,朱輝的病未癒,就被改了方子,一味地給用不對症的好藥,還打點滴。中西合璧,果真無敵,這一下朱輝可遭了殃,肺的宣肅功能失調導致血液循環失常,從而引發心臟功能失調!

作者簡介:笑論語
本名王文濤,起點中文網VIP作家。自幼酷愛寫作,起點都市新人寫作季第三名。《當代神醫》掀起新的閱讀潮流,一經發布即榮登起點中文網各榜單榜首。
 
內文簡介:
從這次治療表姨父朱輝的病,王志再一次真切感受到了中醫的沒落。朱輝的病雖然看起來很重,說到底其實並不複雜,但是好多醫院都看不好,歸根結底就是認不清病症,這就是西醫和中醫的最大區別。
所以說中醫博大精深,著眼於一個整體系統,從人類整體的營衛系統來解決。中醫五行經過近千年的醞釀和積累,早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醫療體系,肺屬金,腎屬水,金生水,故肺腎關係稱之為金水相生,又名肺腎相生,兩者息息相關。
不僅是肺和腎,肺和肝,肺和脾,肝和腎,身體的五臟六腑整個內臟系統都是一個整體的循環,五臟之氣,皆相貫通。正因為中醫理論之中各種關係互相交錯,讓大多數學習中醫的人都理不清頭緒,從而導致學習中醫的人越學越煩,失了興趣。想要重振中醫的王志,未來的路還很長遠……

 

◎ 醫者有云:寧治難病,不治壞病。
寧願治療複雜的疑難病症,也不願治療被其他醫生治壞的病症
上一次朱輝的病情是肺失宣肅,通調水道失職,水液代謝失調之症,經過王志的調理,水道已通,所以全身的浮腫消了,不過腎虛肺弱,還需要好好調理。如今朱輝的病未癒,就被李宣傑改了方子,改了方子也就罷了,也要對症啊,李宣傑這傢伙是被豬油蒙了心,完全不管不顧,一味地給用好藥,而且這西醫藥物也不只用了一次。
中西合璧,果真無敵,這一下朱輝可遭了殃,肺的宣肅功能失調導致血液循環失常,從而引發心臟功能失調。心居胸中,屬陽,在五行屬火,腎在腹中,屬陰,在五行屬水,心腎相互依存,相互制約,這種關係稱之為心腎相交,又稱水火相濟、坎離交濟。心腎這種關係遭到破壞,形成了病理狀態,稱之為心腎不交。朱輝原本就腎虛未復,如今再加上心臟功能遭到破壞,這一下體內的病症可是亂得一塌糊塗,也幸虧水道早被王志疏通了,要不然朱輝估計已經不在這兒了!

◎穴道養身小知識:
胃經(足陽明經)-足三里
穴位:沿脛骨前緣上移,至脛骨微隆處,在該處的外方約一寸之凹陷中。
功效:可理脾健胃,使胃腸蠕動正常,升清降濁,調和血氣,為全身強壯穴道之一。

【目錄】
第一章 無官無職的勢力
第二章 外甥是名醫
第三章 多情男子
第四章 晚到一步
第五章 白演的苦肉計
第六章 寧治難病,不治壞病
第七章 傷寒派傳人
第八章 遭奪取的古書
第九章 陰絕脈體質
第十章 解除婚約

內文精摘:
王志回到家的時候竟然遇到了許久未見的一個親戚。這個親戚是王志母親江雲娘家的人,名叫江晨,算起來王志應該叫她表姨。這個表姨後來嫁到了江中市,可是很少走動,如今來家中可算是稀客,王志回來碰到了,不好立馬就走,只好留下說了一會兒話。
這不聊不要緊,一聊卻是哭笑不得。
原來是他的表姨父生病了,在江中市看了好幾家醫院都不見好轉,後來聽說江淮市中心醫院中醫部有個姓王的中醫大夫很厲害,因此跑來了江淮,誰知道住了院才打聽到王醫生已經調走了。
來了江淮,又沒有找到那個大夫,表姨有些氣惱,原本打算回去的,不過想起自己還有個表姐在江淮,因此過來看看。一來是許久未見,敘敘姐妹之情,二是順便打聽一下,看看表姐是否知道這個王大夫的去處,她在中醫部問了好幾個人都沒人願意說。
「小志啊,你在中心醫院也上了一段時間班了,可認識這個厲害的王醫生?」
江雲對於自己這個表妹的事情還是很上心的,因此聽完表妹的事情就向王志打聽。
聽到江雲的話,王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沒曾想他的名聲竟然連江中市的人都知道了,想必是李宣傑不待見自己,所以自己前腳剛走,這後腳自己的名字就成了禁忌了,要不然表姨想打聽自己的去處應該不難。
猶豫了一下,王志笑道:「我不知道晨姨說的是哪個王大夫,不過我也在中心醫院幹的時間不短了,表姨要是信得過,我就給表姨父瞧瞧,實在不行,我也認識幾位元老教授,到時候可以請他們出手。」
「這樣啊。」江晨看王志年輕,本是想拒絕的,不過對方好歹是自家外甥,又是一片好心,也就勉強地說:「那好吧,你就給看看,實在不行我們再想辦法。」

王志雖然去了中醫學院當院長,但是在中心醫院的名聲那可不是吹的,特別是在中醫部,幾乎沒有人不認識王志。
王志帶著江雲和江晨走進中醫部的時候,一路上的護士醫生不管心裏待見不待見,見了他都笑呵呵地打招呼。
「王醫生來了。」
「王醫生好啊。」
諸如此類的問候一路上不下十幾遍,看得邊上的江雲目瞪口呆,自己的兒子竟然有這麼好的人緣。
江晨一開始也和江雲同樣的想法,可隨著打招呼的人越來越多,江晨就發現不對了。
首先,王志太年輕了,就算他人緣好,年輕的護士對他尊敬地笑一笑,打個招呼,這無可厚非,可是一些四五十歲的大夫見了王志也客氣地問候,甚至還有好幾位是副主任醫生。
江晨的丈夫,王志的表姨父住院的科室就是內科,所以當王志走進內科的時候,內科的醫生都齊齊迎上來問好,郭軍更是笑呵呵地過來拉著王志的手道:「王志啊,你捨得回來了。」
「呵呵,郭主任見笑了,中醫部如今是巴不得我不來吧。」王志打著哈哈。他這才到中醫學院四天時間,有人來打聽自己竟然沒人應,這可讓他有些不滿。
「怎麼會呢?這中醫部離了你可出大亂子了,你這小子。」郭軍自打那天和王志喝了酒,就有事回老家了,今天中午才回來,所以不知道李宣傑使的壞招,並沒有聽出王志的弦外之音。
他沒聽出來,邊上的幾個人可尷尬得要死,王志身後的江晨他們幾個人可都認識,今早才來的病人家屬,這一早上沒少向他們打聽王志的事情,現在人家竟然把王志找來了,這中間的門道可就不言而喻了。
「好了,不多說了,我今天來是看病人的,這位是我表姨,我表姨父今天住進了咱們內科,承蒙大家照顧啊。」王志一語雙關地說,說完邁步向病房走去。他來的時候已經問清了表姨父的病房號,自然是熟門熟路。
江晨看到一群醫生面對王志竟然有些抬不起頭,心中靈光一閃,頓時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王志,再回想剛才王志走進來時眾多醫生打招呼時的稱呼,要是她還不明白自己這個小外甥就是中心醫院大名鼎鼎的王醫生,簡直就可以一頭撞死了。
「雲姐,這事你也瞞著我,真是的,難道自家姐妹還信不過?」跟在王志的後面,江晨對江雲埋怨道。
「我瞞著你什麼了?」江雲有些疑惑地問道。
「小志就是中心醫院的那個王大夫啊,你難道不知道?」江晨驚訝地問道。
「你不會搞錯了吧,小志才多大,他來中心醫院不過半年多時間而已。」江雲可不信,難道自己的兒子自己還不瞭解?
「半年多的時間,那就對了。」江晨此時已經完全確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據她所知,這個王醫生就是這半年多才傳出名聲來的。
看著跟在王志後面走來的郭軍,江晨接著說道:「你沒看到小志走進這個科室的時候那些醫生的表情嗎,還有那個跟在後面的,那可是科室副主任,要是小志是一般的大夫,他敢這樣對待人家?」
「這個我也說不清,小志這半年來確實變得神神秘秘的,經常十天半個月不回家,他的事情我也不清楚。」聽到江晨這麼說,江雲也有些不確定了,猶豫地說道。當然眼中的自豪卻是展露無遺,要是兒子真的是那個名聲極佳的王大夫,這可是很長臉的事情啊。
王志並不知道表姨和母親在後面聊著自己,而是和郭軍邊走邊說著話,郭軍剛才沒感覺到什麼,但是王志愛理不理地直接走向病房,郭軍就看出不對了,急忙跟了上去。
王志的表姨父名叫朱輝,今年四十二歲,是江中市一家私企的老闆,也算有些家產,在當地的小縣城能排得上號,也算是個人物。不過他一個月前出了一次差回來,沒多久就病倒了,這一病就是半個月。
半個月來,江晨帶著朱輝跑了不少醫院,錢花了不少,可就是不見好轉,在沒有辦法的時候聽一位朋友說江淮市中心醫院有個王大夫治病很神,這才來試試運氣。
朱輝的病狀表現為全身浮腫,小便不暢,呼吸不穩。
王志走進病房,看到朱輝,即便見過不少病人,也被嚇了一跳。
朱輝躺在病床上,整個人已經變形了,臉上腫得都看不清面容了。
王志小心地走到病床前,掀開被子一看,雙腿也腫得不成樣子,他隨意地一掃就看出朱輝的病情嚴重得不得了,這也幸虧來了中醫部,要是去了西醫部,醫生就該建議截肢了。
雙手在朱輝身上摸了一遍,然後把了脈,王志已經大體瞭解了朱輝的病情。
這是明顯的肺失宣肅,通調水道失職,水液代謝失調之症,通調水道失職,必累及於腎,而腎不主水,水邪氾濫,又可影響於肺,肺腎相互影響,導致水液代謝失調,發為水腫。
「郭主任是怎麼診斷的?」看完之後,王志轉身看著一邊的郭軍問道。
「肺經招邪,禍延腎水,鎖水功能失調。」郭軍也不隱瞞,這種情況倒是好判斷,但是診治起來就麻煩了。這種情況,一個不慎就會傷腎極重,到時候可是越治越重。
「嗯。」聽完郭軍的話,王志點了點頭:「這是風邪襲表犯肺,肺氣不得宣降,不能通調水道,下輸膀胱,以致風遏水阻,風水相搏,流溢於肌膚,形成風水,而現發熱惡寒,小便不利而浮腫,確實有些麻煩。」
「小志啊,能治好嗎?」江晨在邊上聽著早就忍不住了,急忙問道。
「能治,您放心吧。」王志輕聲安慰道,腦子裏卻在思考著方子。
這個病的腎因卻在肺,要是剛開始在沒有浮腫之前自然是要先宣肺,再調腎。可是如今已經浮腫成這樣,就要先利尿了。
王志思考了一會兒說:「我開個方子,先喝著,要是明天浮腫消了,那自然是好,接著換藥,要是浮腫未消,我再輔以針灸。」
「小志啊,你表姨父可就全靠你了。」江晨拉著王志的手,眼角的淚水不住地流了下來。
剛才在王志家的時候,江晨還控制得住,可是如今到了病房,看著丈夫的樣子,眼淚就止不住了。
「表姨您就放心吧,我保證三天之內還您一個健康如常的表姨父。」王志安慰了一下江晨,走到邊上開始寫方子。
王志拿起筆正要寫藥方,忽然想起張仲景有一個有名的麻黃附子細辛湯劑,要是進行適當的改動,正好對症眼下這個症狀,比他想到的方子要好數倍。
張仲景的麻黃附子細辛湯原本只為治太少兩感證而設,但在臨證時若能適當加減,其作用更加廣泛,只是因為時間久遠,腦中的記憶實在太多,差點疏忽了。
想到這裏,王志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額頭,臉上露出無奈的苦笑,這腦子裏的東西多了有時候並不是一件好事。
提起筆寫好藥方,王志將方子交給郭軍道:「按此湯劑給病人服下,不出三天保證痊癒。」
郭軍接過王志遞過來的藥方,很詫異地看了一眼,問道:「就這麼一點藥?」
「對,就這麼一點藥。」王志笑了笑道,「治病主要看是否對症,不在用藥多少。」
郭軍對王志的醫術是一萬個放心,剛才一問也是因為有些好奇,這麼重的病症竟然用如此簡單的藥方就可以治好。
「小志,你姨父的病真的沒事?」江晨依然有些擔憂地問道。
「放心吧,藥到病除。」王志笑著安慰她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