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027-028
書籍名稱:官商鬥法Ⅱ之7【權力迷幻藥】之8【百密有一疏】
作  者:姜遠方
定  價:280元(*每冊特惠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出版日期:2016.05.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權力真的是最好的春藥?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東北有三寶,官場也有三寶?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在官商之路上,你需要的是高人、貴人還是女人?絕對不能碰觸的官場大忌有哪些?保證官運一路亨通的竅門是什麼?左右逢源縱橫官道,贏得先機才是商道!

作者簡介:
姜遠方,男,縱橫官場十年,後棄政從商。先後從事法律,外貿等行業。有多部中短篇官場小說發表於期刊雜誌。其長篇力作《官商鬥法》及《官術》,首發即網路點擊突破千萬,引起高度關注和網友的熱切追捧。被讚譽為「三十年來最壯觀的官場小說」。

內文簡介:
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  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官與商鬥,互別苗頭;商與官鬥,盡見真章!

東北有三寶,官場也有三寶?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在官商之路上,你需要的是高人、貴人還是女人?
小三、小秘,哪一個是突破心防的致命武器?
金卡、房卡,哪一個是打通關節的最佳利器?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
絕對不能碰觸的官場大忌有哪些?
保證官運一路亨通的竅門是什麼?

打通政商二脈;經營最高境界!
左右逢源縱橫官道,贏得先機才是商道!

趙婷在結束與傅華的婚姻後,很快與老外John在一起,然而,第二段婚姻並沒有因此更幸福,隨著兩人回到北京生活後,趙婷越不越無法忍受John逆來順受的作風,婚姻再度觸礁。然而,John卻不願與趙婷分手,兩人的衝突越演越烈。傅華夾在其中,更是兩面不是人,讓鄭莉十分不滿,三人說不清理還亂的關係更是讓事情雪上加霜。趙婷到底該如何擺脫John的騷擾?傅華夾在前妻與現任老婆之間,又該如何化解彼此的心結?另一方面,鄭莉的父親鄭堅由於不滿女兒沒有選擇官二代湯言,便對傅華心懷成見,加上重組案的關係,使他們的關係更是雪上加霜,傅華該怎麼做,才能扭轉劣勢?

【商場智慧語錄】
「激水之疾,至於漂石者,勢也。」——孫子兵法

【目錄】
第一章 亮相秀         
第二章 理想主義
第三章 黑臉白臉       
第四章 以身作則
第五章 負面影響      
第六章 炒作戲碼
第七章 玩出人命       
第八章 無言道長
第九章 海瑞和張居正   
第十章 新任省長

內文精摘:
齊州,孟副省長辦公室。
孟副省長正在辦公室裏批閱公文,他今天的心情看上去還不錯,看公文時還哼起了流行歌曲。
孟副省長這麼高興是有原因的,昨天他出席活動的時候,東海電視臺派了一個女主持人劉瑤來貼身採訪他。
這個劉瑤是剛從學校畢業,才分來東海電視臺不久,新面孔,孟副省長一看就眼睛亮了。
劉瑤不愧是新時代的大學生,打扮時髦,微低的領口恰到好處的露出了白皙的乳溝,讓孟副省長的眼睛恨不得能鑽進去看個仔細。
孟副省長就沒話找話的問了劉瑤不少的問題,劉瑤也算乖巧,每個問題都很認真的回答,還不時朝著孟副省長甜甜地笑笑,讓孟副省長的魂都幾乎被笑掉了。
要想辦法把這個劉瑤弄來玩一玩,孟副省長心裏癢癢的,就想找個時間跟東海電視臺的台長說說,讓他多安排劉瑤做他的採訪報導,這樣他就有機會下手了。
孟副省長正在想著如何把美女弄到手呢,桌上的電話響了,一看是北京朋友的電話,不敢怠慢,一把抓起來,穩定了一下情緒,然後說道:
「是不是省長的事有消息了?」
孟副省長最近一直在等北京這個朋友的電話,就是因為這個朋友在幫他活動爭取東海省省長的任命,因此他一開口就問道省長的事是不是有消息了。
朋友嘆了口氣,說:「老孟啊,是有消息了,不過不是好消息,中央已經決定由嶺南省的副書記鄧子峰到東海來任省長了。」
「什麼?讓鄧子峰來任省長?」孟副省長驚叫了一聲:「這怎麼可能?」
朋友知道孟副省長謀取東海省長的位置很久了,一下子很難接受這個結果,便勸慰說:「老孟啊,你最好能理智一點,這是中央的決定,你必須要接受。」
孟副省長激動地說:「我接受什麼啊,我這麼多年辛苦在東海經營,還不就是為了能成為東海省的省長,現在突然蹦出一個鄧子峰,把桃子摘走了,你讓我怎麼能夠接受啊?」
朋友看孟副省長這個樣子,也有點惱火了,說:
「老孟,你別這麼衝動好不好?你不接受又能怎麼樣啊?現在這件事已經定案了,這幾天就會公布的,你最好能調適一下自己的心情,接受這個事實,別鬧得大家都下不來台。」
孟副省長想想也是,自己不接受又能怎麼樣呢?難道自己還能跟中央對著幹嗎?那除非是不要命了,便苦笑了一下,說:「對不起,我一時情緒控制不了。我知道,就算我不能接受也得接受。謝謝你了,幫我費了這麼多心。」
「我們之間無須客氣了。誒,老孟啊,新省長去了東海後,肯定是要建立自己威信的,這段時間你最好謹慎一些,不要做什麼出格的事,小心給人家整你的口實。中央肯定也會注意你的一舉一動的,別到時候讓我們這幫朋友不好說話。」朋友又苦口婆心地說。
孟副省長苦笑著說:「行,我裝孫子就是了。」
朋友掛了電話,孟副省長抓起桌上的茶杯就想摔掉,拿起來之後卻又放了下來,他知道鄧子峰被任命為東海省省長的消息肯定馬上就要公布了,自己這時候在辦公室裏摔杯子,傳出去,一定會被東海政壇上的人當做笑柄的。
這個時候輸人不輸陣,硬撐也是要撐著,起碼表面上不要讓人看出來他孟某人輸不起。
杯子放下來後,孟副省長的心情並不能平靜下來,此刻,他不再想什麼劉瑤了,滿腦子都是鄧子峰,公文也批不下去了,他站了起來,在辦公室裏煩躁的走來走去。
他想要趕緊把胸中的悶氣給發洩出去,如果再不發洩一下,他會發瘋的。
這時候,他想到了孟森,此刻,也只有孟森有辦法能讓他平靜下來,他抓起電話打給孟森。
孟森一接通,孟副省長就問道:「你那兒有沒有來新的貨色啊?」
孟森愣了一下,雖然孟副省長來他這裏玩過很多次,但是還是第一次這麼直接的就問來沒來新貨色,看來這次孟副省長是煩躁的不輕啊。
孟副省長喜歡玩的是那種從來沒經歷過男人的女人,這種女人可不是隨手一抓就能抓到的。而且又跟他上次來玩的時間間隔的很短,一時之間,孟森手頭還真是沒有現成的貨,便問道:「您是準備馬上就過來嗎?」
孟副省長聽孟森話說的含含糊糊,便沒好氣的說:「是啊,我不是準備馬上就過去,我又問你幹什麼?」
孟森語帶歉意地說:「不好意思啊,我手頭現在還真是沒有您想要的。」
孟副省長一聽就火了,說:「孟森,你什麼意思啊,我現在還是副省長呢,你就這樣拿我不當回事了?你可不要狗眼看人低,信不信我馬上就能整死你啊?」
孟森急忙解釋說:「孟副省長,您聽我說,我哪敢不拿您當回事啊?您要的那種貨色並不是隨時都能有的,要不您給我幾天時間,我想辦法給您弄兩個來?」
孟副省長惱怒地說:「不行,我現在一刻都不想等。」
孟森苦笑地說:「孟副省長,您真是難為我了,您就等兩天,我保證弄來讓您滿意的貨色,行嗎?」
孟副省長也明白自己可能要的太急了些,便嘆了口氣說:「小孟啊,你不知道我現在的心情,我現在是一肚子火無處發洩啊,你就想想辦法吧,我確實無法忍受下去了。」
孟森陪笑地說:「實在不行,我給您安排個技術好的伺候您,跟您說,這個絕對不比之前的差,絕對能讓您得到最高的享受。」
孟副省長此刻也無可奈何了,便說道:「也行,你安排好就來省裏接我吧。」
孟森這才鬆了口氣,說:「行,我馬上就過去。」
四個小時後,孟森就來省城接了孟副省長。見孟副省長臉色黑得嚇人,孟森知道一定是發生什麼讓孟副省長不開心的事了,他也不敢問,只專心開著車往海川趕。
一路上兩人都沒說什麼話,直到快到海川了,孟副省長才說:「小孟啊,你有沒有準備上次那個東西啊?」
孟森知道孟副省長指的是上次他來玩的時候,給小姐服用的k粉,上一次孟副省長就因為k粉玩得十分盡興,這東西對孟森來說倒是隨手可得的,便說道:「已經準備了。」
孟副省長說:「那到時候別忘了給小姐用上。」
孟森立即說:「行行,我會安排的。」
兩人再次來到上次孟副省長來過的那個地方,小姐早就在包廂裏等候著,孟森讓孟副省長先過了目,孟副省長看看小姐的模樣倒還可愛,便點了點頭,表示滿意。
孟森吩咐小姐一定要伺候好這個貴客,又塞了包k粉在小姐手裏,就退出了包廂。
這個小姐是熟通這一行的老手,k粉這種助興的毒品用過不少次,所以孟森才會放心的交給小姐自己去服用。
小姐就倒了一杯酒,把k粉放了進去,一口喝了。
此刻孟副省長想的都是他的省長寶座得不到了,滿心的煩躁,也沒心情跟小姐玩什麼溫柔了,一把把小姐抓過來,扒下衣服,便折騰了起來。
這個小姐也確實像孟森所說的那樣,技術高超,她用盡各種花樣去取悅孟副省長,再加上k粉的作用,行為達到了一種癲狂的狀態,孟副省長一身的煩躁和氣力都被小姐消耗迨盡,最後徹底的癱軟在床上,疲憊的跟小姐相擁著睡了過去。
半夜時分,孟副省長被小姐壓在他身上的胳膊給硌醒了過來,就推了一把小姐的身子,想把她推開。推了一下沒推動,他突然發現小姐的身子十分僵硬,嚇得他一下子坐了起來。
孟副省長鎮定了一下,去鼻子那裏試了試,小姐竟然沒有了呼吸,人已經死了。
孟副省長還是第一次離一個死人這麼近,嚇得渾身篩糠一樣的發抖,他想站起來,卻怎麼也動不了,只好使盡渾身的力氣往外挪了挪自己的屁股,儘量離死掉的小姐遠一點。
發了一陣抖之後,孟副省長多少平靜了些,腦袋開始恢復了一點思維,他明白自己絕對不能坐在這裏等著被人發現,應該趕緊想辦法善後。
想來想去,也想不出什麼好主意來,只有趕緊通知孟森來處理了。孟副省長哆嗦的找到了自己的手機,撥了孟森的號碼。
由於是深夜,孟森可能已經睡得很熟,好長時間都沒有人接。
終於,孟森被吵醒了,接通電話,就罵了句:「誰啊,這麼晚讓不讓人睡覺了?」
孟副省長顫抖的說:「小孟啊,你趕緊過來,出事了。」
孟森聽孟副省長的聲音都不是人聲了,嚇了一跳,問說:「孟副省長,出了什麼事了?」
孟副省長說:「你先別問,趕緊過來,一個人來啊,不要帶別人。」
孟森聽情形知道問題很嚴重,趕忙說:「行,我馬上就過去。」
幾分鐘之後,孟森就出現在包廂外面,孟副省長給他開了門,左顧右盼地看了看孟森,說:「別人不知道你來吧?」
孟森說:「不知道,出什麼事啦?」
孟副省長把孟森拉進來,關上門,然後才說:「小孟啊,你給我安排的這是什麼人啊?她死了。」
「死了?!」孟森大吃一驚,趕忙過去床邊看了看,試了試小姐的呼吸,小姐確實已經香消玉殞了。
孟森見過不少打打殺殺的場面,對死人倒沒有什麼畏懼,見狀便罵了句:「這個臭女人,一定是用藥過量了。」
孟副省長害怕地說:「小孟啊,你先別去管她了,你說我怎麼辦?」
孟森回過頭,輕鬆地說:「您不用擔心,這種事情我能處理的,沒事的。」
看孟森這麼輕描淡寫,孟副省長有點不相信,便說道:「小孟啊,這可是一條人命,你能處理得了?」
孟森笑說:「行,您就放心吧,保您沒事。時間不早了,你趕緊收拾一下,我送你回齊州。」
孟副省長用半信半疑的眼神看看孟森,說:「真的沒事?」
孟森拍了拍孟副省長的肩膀,說:「您放心好了,一點事都沒有,您趕緊收拾吧,我們馬上就出發。」
孟副省長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了一些,他穿好衣服,跟著孟森出了包廂,孟森把包廂的門鎖上,兩人便直奔齊州。

一路上,孟副省長都蜷縮在後座上瑟瑟發抖,不時還會往車外看看,似乎擔心後面有什麼人追他。
平安地抵達齊州,孟副省長看看到了自己的地盤,心裏多少有了些膽氣,下車的時候,再三交代孟森說:「小孟,這件事你一定要處理好啊,千萬別留下任何尾巴。」
孟森看孟副省長又開始指手畫腳了,心裏暗自好笑,便說:「您放心吧,我保證不會讓任何事牽連到您的。」
孟副省長點點頭,又提醒說:「還有啊,不要跟任何人說我昨晚到過海川。」
孟森說:「昨晚您去過海川嗎?沒有啊。」
孟副省長這才笑笑說:「那就好,行了,你趕緊回去處理善後吧。」
孟森不再廢話了,還有一個死掉的小姐在他的夜總會裏,這可是一顆炸彈,不排除的話,隨時可能將他炸得粉身碎骨的,便調轉車頭,飛速的往海川趕。
趕回海川時,已臨近中午,他打開包廂,小姐的屍體還靜靜的躺在那裏,似乎什麼事情也沒發生一樣。
孟森坐在那裏思考著,這件事該怎麼處理才好呢?最好是弄成一起簡單的小姐自己吸毒猝死的案子,不要牽涉到旁人。
這件事還不能直接報案,那樣子的話,公安部門肯定要驗屍,一驗屍,就會發現小姐死亡前和男人發生過性行為,如果順著這條線索查下去。很可能就會發現孟副省長留下的痕跡,那這件事的真相就整個暴露了。
如果不直接報案,最好是先讓醫院來處理。那這裏面有兩個關卡要過,第一道關卡是醫院,小姐發生意外,醫生必須搶救,可是醫生如何搶救一個已經死得僵硬的屍體呢?那就要找醫院的關係了。
找了醫院的關係,就可以想辦法讓醫院出具死亡證明,有了醫院的死亡證明,就面臨另一道關卡,就是公安方面的確認。
由於小姐是非正常死亡,不經過公安部門的確認,屍體是無法火化的,這就等於是保留了孟副省長的罪證,因此屍體絕對不能留,必須儘快想辦法火化掉。
想清楚這些關係,孟森明白自己該做什麼了,他先幫小姐穿上衣物,然後打電話給濱港醫院的院長蓋甫。
他跟蓋甫的關係相當鐵,他手下小姐的身體檢查和兄弟跟人打架時被砍傷,都是在濱港醫院處理的,每年蓋甫也從孟森這邊得到不少的好處,現在是用到蓋甫的時候了。
孟森再次鎖上了包廂的門,回到他在夜總會的辦公室,打開保險櫃,從裏面拿出了十萬塊現金,找了個袋子裝起來,然後才打電話給蓋甫。
蓋甫接了電話,說:「孟董,找我有什麼事啊?」
孟森說:「我在夜總會,你過來一下,我有事需要你幫忙。」
蓋甫很高興,對他來說,孟森是他的老主顧了,只要孟森說要他去幫忙,那就意味著一筆意外的收入在等著他了。
濱港醫院是家小醫院,平常沒什麼油水,此刻孟森找上門來,他自然要馬上服務到位啦,便說:「行行,我馬上去。」
十幾分鐘過後,蓋甫就出現在孟森的面前,問孟森:「孟董,說吧,你想讓我幹什麼?」
孟森看了一眼蓋甫,慎重地說:「老蓋,這次的事情有點麻煩,我可以相信你嗎?」
蓋甫笑說:「孟董啊,你這話說的就不實在了,我們都這麼多年交情了,我信不信得過,你還不清楚嗎?」
孟森面色嚴肅地說:「不是我信不過你,主要是這次的事情太過棘手,也許你不太願意幫我這個忙的。」
蓋甫立即說:「你這是哪裡話,您的忙我一定願意幫。」
孟森滿意地說:「夠意思,這是這次的費用,你先拿著。」
孟森說著,就把準備好的十萬塊放到蓋甫面前,蓋甫眼睛頓時放光,伸手把錢拿了過去,殷勤地說:「我先謝謝了,什麼事啊,孟董?」
孟森看蓋甫收下了錢,心說:這傢伙果然是個貪財鬼,也不問是什麼事,就先把錢收了。行,我不怕你收錢,就怕你接不下這件事來。
孟森便笑笑說:「是這樣的,老蓋,有個小姐昨晚自己吸毒過量,今天上午被發現死了,我需要你幫我處理一下。」
蓋甫臉上的笑容僵住了,說:「孟董啊,這種事可是要報案的。」
孟森說:「老蓋,如果我能報案,還需要找你幹什麼?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最近的情況,這個夜總會還在停業階段,這種事我哪敢驚動警方啊?你先幫我處理一下,給那個小姐弄份死亡證明出來。」
蓋甫苦笑了一下,說:「可是這種非正常死亡的情形,最終還是需要經過警方的。」
孟森瞪了一眼蓋甫,說:「老蓋,我是想經過醫院處理後,警方就不會太過注意這件事。警方那邊的關係我也會處理的。」
蓋甫猶豫地說:「可是……」
孟森有點火了,他覺得蓋甫推三阻四,是不願意幫這個忙,便不高興的說:「你是不是怕了?你怕的話,把錢退給我,我再找別人。」
蓋甫卻捨不得將錢退給孟森,便笑笑說:「孟董誤會我的意思了,這件事情我一個人辦不了,還需要別人配合,這個錢嘛,恐怕就……」
孟森罵了蓋甫一句:「媽的,你嫌錢少早說啊,囉裏囉嗦這麼半天!說,你想要多少?」
蓋甫算了算說:「我這邊是夠了,但是跟我配合的人最少需要五萬。」
孟森爽快地說:「行,五萬我給你,不過,這件事你需要給我安排得好一點啊。」
蓋甫拍拍胸脯說:「沒問題。」
孟森從保險櫃裏又拿了五萬扔給蓋甫,這種竹槓他是願意被敲的,像蓋甫這種人,圍在他身邊只是為了錢,他如果表現的太仗義了,孟森反而會懷疑的。這個時候多付一點錢,辦事的人心裏也愉快,才能把事情給辦好。
蓋甫趕忙把錢收好了,說:「人在哪裡,我先看一下。」
孟森就領蓋甫去那間包廂,蓋甫察看了一下,確信並無外傷,這才打電話,讓醫院派救護車和醫生過來。
救護車很快就來了,蓋甫先出去跟醫生嘀咕了半天,然後他們才一起進來,裝模作樣的診斷了一下,然後將屍體拉走了。
救護車開走之後,蓋甫轉過頭來對孟森說:「你趕緊安排找人吧,這件事肯定是要經過城區分局的。」
孟森笑了笑,說:「你們做好你們的病歷就行了,城區分局這邊,我來安排好了。」
蓋甫說:「那我先回去忙了。」
送走了蓋甫,孟森就撥了一個電話號碼。這個號碼,他輕易是不會撥打的,現在因為情況嚴重,他必須確保萬無一失,因此不得不動用這個潛伏很久的關係。
電話接通了,對方問道:「什麼事啊?」
孟森說:「我這邊出了一個很嚴重的事,需要你幫我協調一下。」
對方說:「協調什麼?」
孟森說:「夜總會死了一個小姐,吸毒過量致死的,我不想讓城區分局進行驗屍,你看有沒有辦法幫我安排一下?」
對方便問:「現在屍體在哪裡?」
孟森說:「在濱港醫院,他們會出具病歷和死亡證明。」
對方想了想說:「這件事恐怕要驚動城區分局刑警大隊了,你去找他們的大隊長陸離,他是我一手拉拔起來的,他會幫你安排的。」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