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科幻小說
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26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搜靈【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
出版日期:2016.10.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本書包含(含:搜靈、盡頭)二個故事。
一個奇妙且具有神秘力量的光環,似乎在急切地找尋人類的靈魂。
「你有靈魂嗎?」
「你的靈魂在哪裏?」
我們每一個人都自稱有靈魂,可是,有誰知道自己的靈魂在哪裏?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搜靈:
衛斯理被英國保險公司的代表喬森請去參觀一場大規模的珠寶展覽會,然而原本精力充沛、工作認真的喬森,卻看來疲累沮喪。每天深夜,喬森的屬下總是聽到他歇斯底里地大叫:「我沒有!我們沒有!你有嗎?你們有嗎?」與此同時,有位自稱是土耳其鄂斯曼王朝最後一位傳人但丁,希望衛斯理和他一同尋找王朝寶藏,只是,當衛斯理與但丁終於找到藏寶山洞,但丁卻起了私念,獨吞了寶藏,留下衛斯理一個人困在山洞中。這時,神秘的光環出現,問了與問喬森一樣的問題:「你有靈魂嗎?」「你的靈魂在哪裏?」這光環究竟是什麼?又為什麼固執地詢問人類的靈魂?而自視為萬物之靈的我們,真的有靈魂嗎?

※盡頭:
兩個血氣方剛的年輕人在街頭打架,衛斯理上前阻止,並將其中一人送入警局。只是,離走前那少年惡狠狠的目光,令衛斯理久久難以忘懷。
之後,衛斯理的童年好友,群眾心理專家章達,恰巧回國出席一個學術性會議,與衛斯理難得相聚。然而正當兩人討論著人類瘋狂的破壞性行為時,章達卻遭惡少年槍擊意外身亡。在章達死後,衛斯理才發現,章達因為研究而發現了一種極其神秘的力量,使自己的生命時刻處於威脅之下。是誰謀殺章達?他們究竟掌握了什麼神秘力量?人似乎漸漸在變,變得越來越不像人,越來越像野獸。人類的進化,會不會在這一代,就已到了盡頭,再向下去,不但沒有進步,反而走上回頭路?

【目錄】
※搜靈:
序言                  
第一部    大規模珠寶展覽      
第二部    奇怪的夢話        
第三部    沒落王朝末代王孫     
第四部    我們的靈魂在哪裏     
第五部   「天國號」上不可思議的事 
第六部    不知大光環是甚麼     
第七部    老祖母的奇遇       
第八部   「他們」的問題      
第九部    生命和反生命       
第十部    靈魂代表甚麼       
第十一部  滿洞寶石        
第十二部  和一種生命形式的對話 
※盡頭:
序言                 
第一部    不屬於人的眼光     
第二部    一種神秘力量      
第三部    小流氓自殺 
第四部    一個家庭        
第五部    神秘的會所       
第六部    又一次謀殺       
第七部    驚人大發現       
第八部    控制人類走向盡頭    
尾聲      

◎內文試閱:
長途飛行不是很愉快,整個旅程相當乏味,等我在紐約下了機,兩個穿著整齊的年輕人向我走了過來。其中一個道:「衛斯理先生,喬森先生實在抽不出空,吩咐我們來接你。」
這兩個年輕人自己報了姓名,舉止有禮。
我把行李交給了他們,和他們一起離開了機場,上了車,駛向目的地。
目的地是一家豪華大酒店,珠寶就是在這家大酒店的展覽大堂展出。從這個月份的第一天起,酒店便已不再接受普通客人,而只租房間給珠寶展覽會的來賓。
酒店的房間有大有小,有豪華有普通,前來參觀的人都自認為很有地位,當然人人都想訂到最豪華的房間。酒店方面的措施十分強硬,接受訂房,可是房間得由他們來分配。
我未進櫃檯,那職員一看到了那兩個年輕人,就大聲道:「衛先生好,你的套房在二十樓,二十樓的貴賓有蘇菲亞羅蘭小姐、根德公爵和泰國的曼妮公主,如果你覺得不適合,可以更改。」
我笑道:「適合得很。」
套房的設備,豪華絕倫,我一進房間,就道:「喬森呢?我什麼時候才能見到他?」
那兩個年輕人互望了一眼,一個道:「他在展覽場,如果衛先生急著要去見他,我們可以帶路。那地方,沒有特別的通行證件,不能接近。」
另一個的神態,看來有點曖昧,講話也遲遲疑疑:「衛先生,你何不休息一下?喬森先生最近……情緒……很有點不穩定……他在工作,不喜歡有人去打擾他。」
我陡地呆了一呆,不禁氣往上沖,但對方看來是一個不怎麼懂事的小孩子,真不值得生他的氣。所以我忍了下來,冷冷地道:「第一,據我所知,全世界的人都會情緒不穩定,喬森先生決計不會。第二,我是他特地請來的人,要是他有半分不歡迎的表示,我立刻就走。」
我的話,已經是可能範圍之內最客氣的了,可是那年輕人還是聽得滿臉通紅,囁嚅著想爭辯什麼,但是又不知如何開口。
我倒有點不忍,伸手在他肩頭上拍了拍:「算了,帶我下去見他吧。」
那年輕人仍然脹紅了臉:「真的,喬森先生的情緒,很……不穩定。」
我聽得他一再這樣提及,心中倒也不禁疑惑。本來我已向門口走去,這時轉過身來:「他的情緒如何不穩定?」
那兩個年輕人又互望了一眼,那個脹紅了臉的道:「我們和喬森先生住在一個套房的兩間不同的房間中,房間和房間之間,隔著一個客廳……」
我不等他再講下去,就揮手打斷了他的話頭:「不必形容你們的居住環境,你只要告訴我他的情緒如何不穩定。」
那年輕人道:「接連幾天,他都講夢話。」
我一聽,忍不住哈哈大笑。那兩個年輕人都有惱怒神色。另一個急急地道:「是真的,我們全聽到。」
我走前幾步,將雙手分別按在他們的肩上,本來是想向他們解釋的,但是繼而一想,何必對他們這種年輕人多費唇舌?所以,我就不再講,只是淡然一笑:「那也不算什麼,走吧。」
那兩個年輕人中的一個,看來比較容易衝動,而且固執:「他講的夢話很怪,反反覆覆都是那兩句。」
我忍無可忍,對他們的無知,十分生氣,沉下臉來:「聽著,人人都可能會說夢話,但只有喬森不可能。他是一個極出色的情報人員,曾經嚴格地自我訓練,不但不講夢話,而且還進一步,可以控制自己的意志,故意講夢話來迷惑旁人。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全世界不超過一百個,而喬森恰是其中之一。」
另外一個年輕人看出我真的生了氣,忙道:「那或許……是我們聽錯了。」
固執的那個卻還在堅持:「不,我們沒有聽錯,他說夢話,昨晚我們又聽到了。他在大聲說:『我沒有!我們沒有!你有嗎?你們有嗎?』」
我盯著那年輕人,他神情固執而倔強,我只好嘆了一聲:「或許他在對什麼人說話?」
那年輕人道:「不,只有他一個人在房間!」
我有點無可奈何地笑了起來:「值得再為這問題討論下去?」
那固執的傢伙總算同意了,可是他還是咕噥了一句:「我講的全是事實。」
我沒有再接口,走過去開了門,向外走去。

這幾天,在這家酒店中的住客,全是來自世界各地的豪富顯貴,所以保安工作之嚴密,真是無出其右,除了各個顯貴住客自己帶來的私人保鑣之外,酒店方面也請了近百名保安人員。
我才走出房門,就看到四個典型的英國保安人員,在一間套房門口徘徊,那自然是根德公爵的護衛。另外,還有四個膚色黝黑,身材矮小,看來十分強悍的人,在盡頭處另一間套房之前守著,那可能是泰國公主的保鑣。而走廊中、電梯口、樓梯口,還有酒店方面的保安人員。
我和那兩個年輕人來到電梯口,等電梯到了,一起跨進去,電梯中的閉路電視攝像管在轉動著。電梯向下去,一直到了展覽會場的那一層停下來,我不禁被外面的陣仗,嚇了老大一跳。
全副武裝的警衛,守在川堂上、大門前,神情嚴肅,如臨大敵,看那情形,守衛得比希特勒當年的秘密大本營還嚴。
我們三個人才一跨出電梯,就有一個面目看來相當陰森的中年人大叫一聲:「請停步。」
他雖然在「停步」之上,加了一個「請」字,但是語氣之中,殊乏敬意。
我根本不想聽從他的命令,但在我身邊的那個年輕人卻拉住了我。那中年人走過來,用探測儀器繞著我的身子,上下打轉。在我身邊的年輕人已經道:「告訴喬森先生,衛斯理先生來了。」
立時有另一個人,按下了無線電通話儀,轉達這句話,會場的門打開,喬森出現在門口。我的忍受程度,到這時,也到了極限,一看到了喬森,我就大聲道:「喬森,你知道我在想什麼?我在想,我是不是應該向這裡的保安系統挑戰!」
我故意提高聲音,人人可以聽得到。一時之間,氣氛緊張。喬森向前走了兩步:「衛,他們開不起這種玩笑,對不起,一切不便,全由於我的命令。」
喬森才走出來的時候,我沒有好好打量他,這時聽得他一開口,聲音之中,充滿了疲倦,我不禁呆了一呆,喬森精力充沛,幾乎永無休止,聲音是他,可是實在又不像他,當我看清楚他時,我更加怔呆。
上次我見到他的時候,一頭紅髮,滿身肌肉,精力充沛,但這時,站在我面前的喬森,雖然紅髮依舊,身體看來也很強壯,但是卻一臉倦容,更令我驚訝的是,他全身的精力,彷彿全已消失無蹤了。
一個人看起來是不是精力充沛,或是無精打采,本來相當抽象。可是,我一看到喬森,這種感覺之強烈,實未曾有。我相信只要以前見過他的,都會有同樣的感覺。
我的神情,一定強烈地表現了我的訝異,所以喬森立時伸手在他自己的臉上摸了一下,現出一個苦澀的神情:「我怎麼了?」
我嘆了一聲,過去和他握手:「你看來好像不是很好。」
喬森呆了一呆,嘆了一聲:「我……太疲倦了,這個展覽會,簡直要了我的命。」
我聽得他這樣講,對他十分同情,搖著頭:「何必那麼緊張,我看,不會比對付納粹更困難吧,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地方?」
喬森的神情高興了一些:「有,我給你一個地址,你到那邊去見一個人。這個人是一個超級的珠寶竊賊,你要設法讓他知道,向這個展覽會下手,絕無可能成功……」
他說著,就在身上掏摸著,摸到第三個口袋,才取出了一個對摺了的信封,交了給我。看到他這樣的動作,我又不禁皺了皺眉:精神極端不集中,恍惚的人才會這樣!
我接過了信封:「我們什麼時候,喝一杯酒?」
喬森道:「晚上我來找你。」他招手把那面目陰森的中年人叫了過來:「衛斯理先生是我的好朋友,以後他可以自由進出,不要對他進行例行的保安手續。」
那人答應了一聲,我向會場中張望了一下,看到不少工程人員正在忙碌工作,喬森也一副立刻要逼我去辦事的樣子,我只好道:「好,晚上見。」
我自己一個人轉身走進電梯,到了大堂,拆開那信封,裡面有一個地址,和一張模糊不清的側面像。
喬森說我要去見的人是一個超級珠寶竊賊,照片雖然模糊,但我卻有十分熟悉的感覺……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