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037-038
書籍名稱:官商鬥法Ⅱ之17【畫龍終點睛】18【政壇大地震】
作  者:姜遠方
定  價:280(*特惠價$199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
出版日期:2016.10.21
購書網站: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官場上,怎麼做才是逢迎拍馬的最高境界?堪稱畫龍點睛的最佳話術又是什麼?能讓上司也讚嘆不已的能力者,又要如何才能不招人嫉妒?更不會令上司覺得有強烈的威脅感?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東北有三寶,官場也有三寶?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在官商之路上,你需要的是高人、貴人還是女人?絕對不能碰觸的官場大忌有哪些?保證官運一路亨通的竅門是什麼?左右逢源縱橫官道,贏得先機才是商道!


作者簡介:
姜遠方,男,縱橫官場十年,後棄政從商。先後從事法律,外貿等行業。有多部中短篇官場小說發表於期刊雜誌。其長篇力作《官商鬥法》及《官術》,首發即網路點擊突破千萬,引起高度關注和網友的熱切追捧。被讚譽為「三十年來最壯觀的官場小說」。

內文簡介:
打開官場文化的黑盒子  透視縱橫商界的大智慧
官與商鬥,互別苗頭;商與官鬥,盡見真章!

東北有三寶,官場也有三寶?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在官商之路上,你需要的是高人、貴人還是女人?
小三、小秘,哪一個是突破心防的致命武器?
金卡、房卡,哪一個是打通關節的最佳利器?
何謂為官之道?商路直通官路?
絕對不能碰觸的官場大忌有哪些?
保證官運一路亨通的竅門是什麼?

打通政商二脈;經營最高境界!
左右逢源縱橫官道,贏得先機才是商道!
雲山縣縣委書記孫濤因不滿孫守義報復他在市長選舉中搞怪,將他秋後算賬,調職到閒差養老,憤而在晚上跑到孫守義住處埋伏,趁孫守義回家時持刀威脅他,打算來個玉石俱焚。在孫守義軟硬兼施,好一番勸說下,才沒有鑄成大錯,孫守義也因此死裡逃生,逃過一劫。然而,事情過後,孫守義並沒有採取嚴厲措施處分他,反而付予重任,讓他負責海川新的農業項目。這招高明的用人之術不但化解了兩人的心結,更讓孫濤從此對他心服口服,成為死忠的支持者。而新到任的唯一女性副市長曲志霞,初來乍到就想伸手介入工程的招標操作,她的野心又會對海川投下什麼變數?

【商場智慧語錄】至人之用心若鏡,不將不迎,應而不藏,故能勝物而不傷。——莊子

【目錄】
第一章 化解危機
第二章 大做文章
第三章 點睛之筆
第四章 行賄買官
第五章 違紀行為
第六章 無理取鬧
第七章 小巫見大巫
第八章 高層勾結
第九章 借刀殺人
第十章 心理建設

內文精摘:

孫守義出了鄧子峰的辦公室,就往海川趕,在高速公路上,他的手機響了起來,看了看號碼,孫守義不由得笑了,居然就是剛才鄧子峰提醒他要小心的呂鑫。他心想這人是不是有感應啊,不然鄧子峰才剛提起他,他馬上就打電話來了。
孫守義接通了電話,呂鑫說:「孫市長,您現在在哪裡啊?」
孫守義說:「我在從齊州回海川的路上,怎麼,您找我有事啊?」
呂鑫說:「我明天會到海川看一看舊城改造項目的進展情況,想跟市長您見個面,不知道市長什麼時間方便啊?」
孫守義聽了說:「那明晚我設宴給您接風吧。」
呂鑫趕忙說:「這不好吧?怎麼好勞煩您給我接風呢?還是我請您吃飯吧。」
孫守義笑說:「那怎麼行啊,在海川,您是客人,我是主人,您總該讓我盡盡地主之誼吧。」
不管怎麼說,他對一個上門投資的客商都必須要盡到禮數;再來孫守義也有籠絡呂鑫的意思,更重要的是,舊城改造項目進行的並不順利,丁益和伍權遇到拆遷和資金上很大的麻煩,孫守義希望呂鑫能夠多帶來一些資金,好將舊城改造項目順利的做下去。所以他也只能把鄧子峰的叮囑放在腦後,先想辦法哄著呂鑫高興再說。
呂鑫便不再客氣,說:「那行,我就恭敬不如從命了。」
孫守義說:「那就明晚見了。」
回到海川後,已經是晚上了,孫守義來回奔波了八個小時,身體已經很是疲憊,在食堂隨便吃了點東西,就準備回住處休息。這時,他接到了劉麗華的電話。
孫守義對沈佳的愧疚其實並沒有持續多久,在回到北京跟沈佳在一起的時候,他就開始想念起劉麗華青春美好的身體了。不過回來後,因為有許多事情要忙,他並沒有馬上去找劉麗華。
現在劉麗華打電話來,讓孫守義又有些蠢蠢欲動了,便接通電話,說了句:「你等我,我一會兒就過去。」然後沒給劉麗華講話的機會,就掛斷了電話。
孫守義先回住處消磨了一會兒,看看天黑透了,這才跑去劉麗華那兒。劉麗華一見到他,立即熱情如火地撲進他的懷裏。
孫守義伸手攔住了她,笑說:「我今天奔波了八個多小時,很累了,你先讓我喘口氣。」
劉麗華體貼地說:「那好吧,我來給你按摩。」
劉麗華把孫守義拉到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後幫孫守義按揉著,一會兒之後,孫守義就感覺肩頸繃緊的肌肉鬆弛下來,身體舒服了很多。
劉麗華將頭靠在孫守義的肩膀上,問說:「怎麼樣,舒服嗎?」
孫守義聞到劉麗華身上那股誘人的氣味,忍不住心猿意馬起來,將劉麗華拉進懷裏,然後上下其手,在劉麗華的敏感部位撫摸著,劉麗華的情緒馬上就被孫守義調動了起來,嬌嗔著道:「你這個壞蛋,還不快帶我進去。」
年輕女人身上的氣味就是比中年女人的氣味好聞得多,兩人進了臥室,一番激戰之後,孫守義渾身疲憊,抱著劉麗華睡了過去。
孫守義正睡得香甜時,忽然感覺有人在推他,並且在他耳邊喊道:「守義,醒醒,醒醒啊。」
孫守義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看到是劉麗華在推他,就說道:「小劉,我睡得正香呢,你推我幹嘛啊?」
劉麗華說:「凌晨四點了,以往這時候你就要離開的。」
孫守義迷迷糊糊地說:「這麼快就四點啦?我還沒睡夠呢,你讓我再睡會吧,再讓我睡半個小時好了。」
劉麗華說:「行,半個小時後我再叫你。」
孫守義因為實在太累,閉上眼睛再次睡了過去。
再次睜開眼睛的時候,不由得嚇了一跳,外面已經是天光大亮,而劉麗華在他身旁睡得的正香。原來劉麗華自己也昏睡了過去,根本忘了半小時後要叫醒他的事。
孫守義看看時間,已經快到七點了,叫了起來:「慘了,慘了,小劉,快起來。」
劉麗華驚醒過來,看到天光大亮,也不由得慌張起來,衝著孫守義說:「守義,對不起啊,我沒想到居然睡了過去。」
孫守義急說:「你先不要跟我說對不起了,現在最要趕緊的是我得想辦法離開這裏啊。」
劉麗華想了想說:「要怎麼離開啊?外面樓道裏已經有腳步聲了,你這時候出去肯定會被人認出來的,要不,我給你一副墨鏡戴上?」
孫守義苦笑了一下,說:「大清早的,我戴副墨鏡出去,不是讓人盯著我看嗎?」
劉麗華慌張的說:「墨鏡不行的話,那怎麼辦呢?」
孫守義這時候反而冷靜了些,說:「好了好了,你先別慌,總會有辦法的。不行的話,等這邊的人都上班了,我再離開好了。」
劉麗華一聽,眼睛亮了,說:「守義,你不愧是市長,這種辦法都想得出來。」
孫守義無奈地笑了一下,作了個莫可奈何的表情。
為了避免引起懷疑,孫守義就打電話給司機和秘書,說他會晚點去辦公,讓他們不用去接他。劉麗華也打電話去單位,說早上有點事要晚點上班。
安排妥當後,兩人就枯坐在那裏熬時間,等著上班的人離開。
在等待的過程中,孫守義和劉麗華都倍感煎熬。劉麗華忍不住說:「守義,我們這樣子下去不行,你和我的住處都是公家宿舍,左鄰右舍都認識你我,害我們每次相會都那麼匆忙;不盡興不說,還老擔心會被發現。如果我們不另外找個住處的話,我擔心遲早會出事的。」
「另外找個住處?」孫守義看了劉麗華一眼,說:「怎麼找?」
劉麗華有些不高興了,說:「怎麼找你還要問我啊?別忘了,你可是海川市的市長耶,有多少人要指著你發財啊,要搞套房子還不是一句話的事?最好是能找個偏僻的社區,那樣我們幽會起來也可以放心一些。」
平心而論,劉麗華提出這個要求也不過分,她只是想要一個安全的幽會環境而已。但問題是買套房子動輒就要幾十上百萬,這可不是孫守義正當收入可以額外負擔得起的。
當然,孫守義如果開口跟哪個開發商要套房子,的確是輕而易舉的事,孫守義相信他只要跟束濤或者呂鑫暗示一下,房子馬上就能拿到手,但是那樣就是索賄受賄了。孫守義被難住了。
劉麗華看孫守義好半天不說話,知道他有為難之處,就說:「算啦,房子的事你就當我沒說好了,我知道你從來不收別人的錢,弄套房子對你來說並不容易。」
劉麗華越是表現的體諒他,孫守義就越發感覺到內疚,他覺得自己很窩囊,連個養情人的小小金屋都弄不到,實在太無能了;何況,他也不想在幽會的時候被撞到。既然捨不得跟劉麗華分手,那他就該安排一個安全的幽會環境來。
於是孫守義笑笑說:「其實你說的也有道理,我們是需要搞套房子。這樣吧,你先不要急,我來想想辦法。」
劉麗華質疑地看了看孫守義說:「守義,你別勉強了,現在的房子很貴,你能有什麼辦法啊?」
孫守義笑笑說:「難道你不相信我?」
劉麗華說:「我是不想讓你去做你不願意做的事情。」
孫守義領會地說:「不會的,我不一定非要去跟別人索要,我總還有幾個朋友,借點錢來交付頭期款應該沒問題的。」
「你要借錢?我的大市長,」劉麗華不禁笑了起來,說:「你也真夠可憐的了。」
孫守義苦笑說:「沒辦法啊,我這個市長可是個窮人。」
孫守義手裏確實是沒錢,他的收入除了留一點零用外,都給沈佳做家用了;除此之外,他並沒有其他的收入來源,手裏自然就沒什麼錢。
他現在的想法是,先弄筆錢付買房子的頭期款,之後再讓劉麗華按月付後面的費用。這雖然有點寒酸,卻不失是一個解決問題的辦法。
這時,外面走廊已經沒有了腳步聲,孫守義急著離開,就不再談房子的事,讓劉麗華去外面看看有沒有人。劉麗華看左右領居都上班去了,趕緊知會孫守義,孫守義才從她家裏快閃離開。
到了市政府,在辦公室坐下,孫守義這才鬆了口氣,這一早上總算是平安度過了。
這時秘書走進來,報告說金達打電話來,說是有事要跟他說,讓他上班後過去一趟。
孫守義心中暗自慶幸金達沒有打手機給他,問他在哪裡,不要他還真是不好解釋,就對秘書說:「行,我知道了,我一會兒就過去市委。」
孫守義處理了一下手邊的事務,就趕緊去了金達辦公室。
金達看見他,開玩笑說:「老孫,一大早你去忙什麼了,不會是偷著去會情人了吧?」
孫守義知道金達是在開玩笑,不過畢竟心虛,心裏還是慌了一下,笑了笑說:「您真會開玩笑,我哪有什麼情人啊?再說,誰大早上的去會情人啊?誒,您說要找我有事,什麼事情啊?」
金達說:「是這樣的,我是想跟你說說泰河市副市長周正南。」
孫守義愣了一下,金達為什麼會說起周正南?他最近好像沒什麼事啊?!
金達娓娓說道:「我想說的是這傢伙向我行賄的事!昨晚這傢伙找到我,拿著一包錢,說要送給我,讓我幫他進泰河市常委班子,我很生氣,讓他把錢拿走,他還纏著我不放,簡直是豈有此理。老孫,我找你來,就是想商量一下這件事要怎麼處理。我看了一下,那傢伙拿過來的錢最少也有十萬,這錢是從哪裡來的,很成問題啊,不處理我覺得不行。」
孫守義聽了,說:「原來是這樣啊,這傢伙也去過我那兒,也給了我一包錢,被我訓了一頓後灰溜溜的走了,哪那知道他還沒醒腦子,居然又去找您。」
「他也送錢給你?」金達看了一眼孫守義,說:「這傢伙把我們海川市委當什麼了,買官職的便利商店嗎?老孫,你說要怎麼處理他比較好?」
孫守義看了看金達,說:「您真的想要處理他啊?」
金達點點頭說:「當然是真的了,這傢伙出手那麼大方,肯定有問題;按照紀律,必須要嚴肅處理才行。怎麼老孫,你有不同意見?」
孫守義說:「是的,金書記,叫我說,這件事還是不要去管他了,反正您和我都沒拿他的錢,他的圖謀也實現不了,我們就當不知道這件事算了。」
孫守義經過孫濤那件事之後,對一些基層官員的心情頗能理解,他知道如果處理周正南,等於毀掉了他半生的努力成果,實在有點殘忍。有了孫濤的教訓,孫守義便不想這麼做。
「那怎麼行,」金達不滿的說:「老孫,這麼做可就是在姑息周正南的違紀行為了。」
孫守義說:「這我也知道。不過,您想過沒有,周正南能做到今天這個位置,身邊肯定有不少的人脈網路,處理他可能會牽動不少人。您和我都是新接手班子不久的人,如果造成太大波動,對海川的局勢並不利;再說,周正南除了送錢這一點外,並沒有什麼惡跡,犯不著非要給他一個處分才行啊。」
金達不禁遲疑了一下,孫守義說的很有道理,泰河市原本是李天良在做市委書記,說不定周正南的事還可能牽涉到李天良呢。
金達新坐上市委書記的寶座,當然不希望下屬哪個部門搞出什麼弊案出來,害他臉上無光;何況裏面還牽涉到他的親信李天良。於是金達又問了孫守義一次,說:「老孫,你的意思是不要去動他?」
孫守義說:「我覺得不要去管他比較好。周正南這麼做,其實也有大環境的因素,現在社會風氣這麼差,難免給他造成一個印象,認為不花錢買官就不能獲得升遷,這一點我覺得是可以諒解的。」
金達點點頭說:「那就暫且放過他吧,希望他能從這次的事情當中吸取教訓,不要再犯類似的錯誤了。」
孫守義笑笑說:「我想我們倆都不收他的錢,他應該會從中得到教訓了。」
金達說:「那行,老孫你去忙吧,我要跟你談的就是這件事。」
「好的。另外,投資丁益和伍權他們的那個香港商到海川了,晚上我會設宴給他接風,您要不要參加一下啊?」孫守義問道。
金達想了想,搖頭說:「我晚上已經有安排了,就不去了。」

晚上七點,孫守義在海川大酒店設宴招待呂鑫。呂鑫在伍權和丁益的陪同下一起出席。
孫守義跟呂鑫握了握手,說:「呂先生,歡迎您來海川,怎麼樣,來這裏的感覺如何?」
呂鑫指著窗外燈火輝煌的夜空,誇讚說:「實話說,我真是沒想到海川會這麼繁華,從這裏看出去的夜景,絲毫不差於香港的維多利亞港啊。孫市長,你們把這個城市建設的真是太漂亮了。」
孫守義笑笑說:「這我就要糾正您一下了,呂先生,應該說我們一起再把這個城市建設的更漂亮才對,您可別忘了,舊城改造項目是有你很大一筆資金投入的,您對海川市的貢獻也很大啊。」
眾人各自入席後,服務員陸續把菜送上來。孫守義問說:「呂先生想喝什麼酒啊?」
呂鑫笑笑說:「入鄉隨俗,我知道海川本地出產的葡萄酒很好,並不差於什麼五大酒莊的酒。孫市長,咱們就喝本地出的乾紅好不好啊?」
孫守義不得不說這呂鑫處事還真是圓滑老道,他稱讚海川本地的葡萄酒,一下子就讓丁益、伍權這些海川人感到親近許多。
孫守義笑笑說:「想不到呂先生對我們海川市的葡萄酒評價這麼高,那好,我們就喝您說的乾紅好了。」
孫守義就讓人開了一瓶紅酒,給在座的人斟滿了,端起酒杯說:「這杯酒我先敬呂先生,歡迎您來海川。」
呂鑫跟孫守義碰了碰杯,說:「謝謝孫市長。」
兩人各自喝了一口,又吃了點菜。
孫守義放下筷子,看著呂鑫說:「不曉得呂先生是不是已經看過舊城改造項目了?」
呂鑫笑笑說:「是呀,今天下午丁益和伍權已經陪我看了工程的進度了。」
丁益在一旁說:「我和伍權都很佩服呂先生的這種敬業精神,原本我們想他旅途勞頓,想要他休息一下等明天再去工地,沒想到他到海川後就堅持要馬上看工地,根本就沒怎麼休息。」
呂鑫說:「時間就是金錢,我急著去看工程的進度,也是在為我自己節省金錢啊。」
孫守義笑著說:「難怪呂先生的生意會做得這麼大,原來你是這麼注重時間效率的人啊。丁益伍權,你們倆這次跟呂先生合作真是有福了,你們可要借此機會多跟呂先生學習他做生意的經驗啊。」
伍權趕忙說:「市長,我們正在學呢。」
孫守義便問呂鑫說:「呂先生,既然看了工程進度,怎麼樣,還滿意嗎?」
呂鑫竟搖搖頭說:「實話說,我很不滿意,工程進度遲緩,這樣下去是不行的。市長,這個你可要幫幫我們啊。」
孫守義詫異地說:「怎麼回事啊,丁益,是什麼原因造成你們的工程進度遲緩呢?我記得拆遷問題已經解決啦?」
丁益訴苦說:「其實我們進度已經很快了,只是呂先生不太明白我們內地的一些工程審批程序而已,這個市長您就知道了,要開工建設需要很多部門的批准,這些部門沒在相關文件上蓋上章,有些事情就不好做了。」
孫守義就看向呂鑫,說:「呂先生,這我可以幫丁益伍權他們說幾句話,他們的確是很高效的在運作了,市政府也儘量給他們開了綠燈,不過有些程序是必須要走的,所以需要一些時間。」
呂鑫說:「這我知道,不過,孫市長,你們的批准程序涉及的部門實在也太多了些吧?我數了一下,居然要蓋幾十個章之多,過程實在太繁瑣了,您是不是可以幫我們簡化一下呢?」
孫守義說:「簡化是不太可能的,因為這牽涉到政策規定方面的問題。不過,我倒是可以幫你們督促一下,讓相關部門加快審批的速度。」
呂鑫聽了說:「那我先謝謝孫市長了,來,孫市長,這杯酒我敬您,感謝您對這個項目的支持。」
孫守義笑說:「呂先生不要說這麼客氣的話,這個項目也關係到海川的城市建設,我們大家就共同努力把它建設好吧。丁益、伍權,你們倆也別光看,一起喝一杯吧。」
丁益和伍權就舉起酒杯,四個人碰了一下杯,各自喝了一口酒。
孫守義又說:「呂先生,您這次來海川,不會是光看工程進度這麼簡單的吧?」
呂鑫笑笑說:「是的,我順便想來看看海川的投資環境,然後決定是不是要繼續投資下去。原本我是很不滿意工程進度的,幸好海川市有您孫市長這樣開明又有能力的領導在,讓我對海川市的經濟發展很有信心。衝著您,我願意繼續投資下去。」
孫守義高興地說:「那真是很感謝呂先生對我孫某人的信賴了,我也代表海川市委市政府感謝您對海川經濟建設的支持。」
呂鑫直爽地說:「這種官面上的話,孫市長以後就不要在我面前講了,我不喜歡聽這種客套話。我願意跟您合作,在海川投資,某種程度上也是看重您這個人,我覺得您直率仗義,跟我很對脾氣。我想,您應該知道我的背景吧?」
孫守義承認說:「我知道,但我覺得這並不妨礙我們海川對您的歡迎。」
呂鑫感觸地說:「我到內地,很多地方領導對我都很歡迎,不過我看得出來,他們歡迎的是我的錢,不是我這個人。他們希望我投資,卻又擔心我複雜的背景會給他們造成某種程度的損害,所以他們對我表面上熱情,內心卻保持著距離,所以他們的熱情就顯得有點假。但是你孫市長不一樣,包括北京的那次見面,你都沒有因為我複雜的背景而刻意回避我,這才是真朋友做的事情。」
孫守義很有誠意地說:「接觸久了,您就會明白我這個人的,我不會表面上說要跟您交朋友,心裏卻對您充滿戒備,不管您背景怎樣,只要您來海川是正當投資,那就是對我和市政府的支持,我都是歡迎而且衷心感謝的。呂先生,我承認海川某些方面做的還不夠好,就像您說的審批程序太過繁瑣的問題確實存在。但是我在這裏跟您承諾,我會盡我的力量去幫你解決這些問題的。也歡迎您隨時把遇到的困難反映給我,我會為你們這些來投資的客商做好應有的服務的。」
「好!」呂鑫聽了,滿意地說:「有孫市長這個承諾,我對我在海川的投資就更有信心了。孫市長,您這個朋友我交定了,以後您如果有什麼事情需要我幫忙的,跟我說一聲就可以,我一定會盡力的。」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