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2)
書系編號:Xe041-042
書籍名稱:權錢對決之1【權力核心】之2【十億富豪】
作  者:姜遠方
定  價:280 特價$199元(單書)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
出版日期:2016.12.21
購書網站:http://www.eastbooks.com.tw/
 
 
出版重點:
※黑心商品、豆腐渣工程,沒有不黑,只有更黑!
掏空資產、國庫通私房,沒有不賺,只有狠賺!
重大弊案瞞天過海、交保金額再創天價,案情果然不單純!
最原始的官場面貌赤裸裸呈現,
最火爆的商場競鬥火辣辣上演!
無商不奸、無官不鬥?官鬥模式已經開啟 商戰攻略隨時開打
※錢和權的對決,官與商的交鋒!不被打倒的官場求生術是什麼?掌控天下的權力方程式怎麼算?
※官字兩個口,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商字一張嘴,任憑指鹿為馬倒果為因!權力使人腐化,金錢令人迷失,誰被犧牲,誰會上位,其中包含了多少心機,又隱藏了多少的角力?為了權勢,不惜使盡各種手段;為了名利,可以拋下一切尊嚴!朋友或敵人沒有永久不變,勝利與慘敗只在一線之間!
 
 
作者簡介:
姜遠方,男,縱橫官場十年,後棄政從商。先後從事法律,外貿等行業。有多部中短篇官場小說發表於期刊雜誌。其長篇力作《官商鬥法》及《官術》,首發即網路點擊突破千萬,引起高度關注和網友的熱切追捧。被讚譽為「三十年來最壯觀的官場小說」。
 
內文簡介:
錢和權的對決 官與商的交鋒
看不見的黑手 道不盡的內幕
 
奸商、酷吏,哪個才是社會之惡?
金錢、權勢,哪樣才是罪惡之源?
 
政商名流,編織成一齣社會寫實劇!
大款貴婦,勾勒出一幅人性欲望圖!
 
政治人物搞的是權謀;商場人物博的是機會!
在愛情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
在官場中,不被拋棄的才是高手;
在商場上,不被取代的才是贏家!
官字兩個口,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商字一張嘴,任憑指鹿為馬倒果為因!
朋友或敵人沒有永久不變,勝利與慘敗只在一線之間!
無商不奸、無官不鬥?
官鬥模式已經開啟,商戰攻略隨時開打……
 
◎【權錢名言錄】計畫搞不過電話,電話敵不過長官一句話!
 
天子腳下的北京,設立了許多各省各地的駐京辦公室,這些駐京單位的工作內容,除了送往迎來,接待來自四處的貴客嘉賓或政要首長之外,身上兼具最重要的任務就是招商引資,替自己的省市爭取最大的經濟效益。尤其在當前業績掛帥的年代,駐京辦的作用更是不言而喻。本書即是以一個駐京辦主任的角度,深刻描寫官場與商場最寫實的樣貌,勾畫了人性和欲望最強烈的一面,讓你看到不為人知的官商內幕。
 
傅華因介入社交名媛高芸和未婚夫胡東強的婚事,惹來胡東強的不滿,放話要找道上兄弟畫花傅華的臉,傅華於是透過劉康居中協調找對方前來談判,談判結果會如何?而兩人可謂不打不相識,在傅華與他坦承面對面談判後,加上傅華在驚險中救出差點身陷死亡危機的胡東強,讓胡東強從此對他心服口服,又在私人會所介紹他結識了一幫高幹子弟,一行人前往海川投資。這讓金達對傅華又有什麼意見?
 
 
【目錄】
第一章 兵行險棋
第二章 二代鬥富
第三章 知子莫若父
第四章 權力核心
第五章 買官遊戲
第六章 逢場作戲
第七章 優秀血統
第八章 禁忌之愛
第九章 爭風吃醋
第十章 心理博奕
第十一章 穩操勝券
第十二章 歷史重演
第十三章 節外生枝
第十四章 免職處分
第十五章 影響大局
 
【前記】
紙牌屋裏的秘密:巨款、權鬥、色劫現形記
 
《權錢對決》是全方面呈現當代中國官場、商界內幕和真相的精彩之作,佈局宏偉,情節生動。
作為中國權力中心的北京,設立了各省各地的駐京辦公室。雖然駐京辦主任的官階不大,但身為第一線的官員,卻掌握了最內幕的消息,得知許多機密的情報,或是政商名流不為人知的小道八卦;更因為跨足官商兩界,經常遊走黑白兩道之間,成為各派人馬積極拉攏的對象。
本系列故事是以東海省、海川市的「駐京辦公室」主任傅華為主角。他憑著優秀的學歷和突出的工作能力,被任命到北京擔任這個職務。在大陸高層政壇,各省市的「駐京辦」一直是各大諸侯與北京掌權當局合縱連橫的樞軸,初入政壇,他就像是誤入叢林的兔子,官場上走後門、弄關係、搞鬥爭的把戲,以及高官巨賈之間權錢交易、翻雲覆雨的作為,種種光怪陸離的現象都被傅華看在眼中。他不但是首當其衝的要角,也是官場上牽一髮動全局的棋子。
原任東海省第一把手、省委書記呂紀,與第二把手、省長鄧子峰都是權力鬥爭的高手,他們明爭暗鬥,而第三把手的孟副省長作惡多端,呂、鄧反而投鼠忌器。正如海川市第一把手金達、第二把手孫守義也是暗中傾軋,反而讓一干違法斂財的副市長興風作浪。
諷刺的是,這些高官們皆因涉入桃色風波而栽在女人手裡,小則失官,大則賠命,卻仍抵不過誘惑而中箭落馬。
市長金達原本與傅華交情非淺,然而,隨著金達在海川逐漸站穩腳步,私心漸露,加上身旁有心人的挑撥是非,兩人漸行漸遠,終成陌路。而傅華的學長賈昊更是利用在國銀公庫任職之便,與不法商人勾結,大鑽法律漏洞,玩弄金錢遊戲賺取暴利。
傅華夾在矛盾叢生的省、市高官之間,閱歷了官商鬥法、權錢對決的大風大浪,也目睹了色慾橫流、殺機頻現的「官場現形記」。
在瞬息萬變的政壇中,傅華利用身旁各種可利用的關係,為自己編織了一張強大的人脈網絡,包括海川市、東海省,甚至輻射到北京,這也成為他最佳的保護傘。
在情感之路上,他的感情生活亦是高潮迭起,十分精彩。深具女人緣的他歷經了兩次婚姻。前妻趙婷是通匯集團大企業家的嬌嬌女,使傅華在招商引資上得到許多助益;現任夫人鄭莉,則是出身紅色世家,是中共極高層元老的愛孫。
這些背景和人脈,讓傅華看盡商界爾虞我詐的一面和官商間鬥法的咋舌內幕,也不自覺地被捲入官場權錢對決的漩渦。
在官商的你來我往中,買官賣官不稀奇,爾虞我詐不奇怪,錢有了權的加持,立即無所不能;權有了錢的幫襯,更是如虎添翼。官商之間收紅包、拿回扣,早已不是什麼新鮮事;凡有工程必有弊案;銀彈加子彈是基本配備。小模、女星也可以是酬庸的一部分,只看如何投其所好而已。官與官之間的相捧相鬥,不過是權勢角力的考量罷了。正如同食物鏈上的生物一方面要捕食,一方面也得小心自己成為其他生物的食物一樣,官場與商場隨時上演著你死我亡、你上我下的戲碼,沒有永遠的朋友或敵人,只有利與不利的最大化結果。
官商勾結的重點其實並不是「勾結」,而是勾結的內容及如何勾結?官官也非不能相護,而是是否為故意包庇、蓄意放水?!好的官商合作,可以促進地方繁榮,形成雙贏局面;怕的是上下其手,商人大賺黑錢,官員中飽私囊,搞出一堆豆腐渣工程,留下的爛攤子,只好由全民買單。這些不法弊案暗藏了多少不當的利益輸送,是一般人看不見的無底黑洞。交保金屢創天價,代表的不只是富豪的身價,更是涉入案情的程度有多深!官商之間臺面下的運作,早已是不能說的秘密,端看誰玩得高明,玩得不著痕跡。小老百姓看到的只有神鬼如何交鋒:外神怎麼通內鬼!
性格決定命運,儘管傅華有很多機會可以往更高層發展或是轉戰商界,然而因為傅華擇善固執的個性及低調的作風,使他無意介入複雜的權勢爭奪,仍不改初衷,寧願守著駐京辦主任這個小官安於現狀;正因處於旁觀者的角度,讓他對高層的內鬥傾軋洞如觀火。
《權錢對決》正是深刻描寫了官場與商場最寫實的樣貌,勾畫了人性和欲望最強烈的一面,審時度勢、步步為營方為官場生存之道;強強聯合、內外雙贏才是商場不敗法則。在官商的舞臺上,還有多少不能說的秘密?看不見的臺面下,其中暗藏的交易有多黑暗?猶如一個無底黑洞,小老百姓看到的只有外神怎麼通內鬼、神鬼如何相互交鋒!只要官、商存在的一天,權錢對決的戲碼永遠不會落幕。
 
【試閱】
北京。晚上七點。
由於傅華介入「天策集團」少東胡東強與未婚妻高芸的婚事,胡東強懷疑高芸與傅華有染,心生不滿,放出話來要找人對他不利;因而傅華拜託黑道老大劉康,請他居中聯絡對方,打算兩人面對面解決此事。
傅華按約定時間準時出現在「清心茶館」。他報了白七的名字,服務員把他領進一個大包廂,包廂裏已經有了不少人。
傅華看到主位上坐著一個五十左右歲,有些乾瘦,眼神卻很尖銳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身後站著兩名體型彪悍的大漢,像是中年男子的保鏢。
中年男子的左手邊坐著胡東強和一個三十多歲留著長髮的男子,在胡東強和長髮男子的身後也站著幾名打手型的壯碩男子。中年男子的右手邊則是空著的,想來是虛位以待等著傅華的到來。
傅華心中猜測主人位子上坐的那個人,就是白玄德白七,而坐在胡東強身邊的長髮男子應該就是蘇強了。
胡東強看到傅華,眼睛惡狠狠地瞪了他一下,不過當著白七的面,他不敢做什麼。
傅華進門後,白七抬起頭來看了看他,有點驚訝的說:「你是一個人來的?」
傅華笑笑說:「是啊,我又不是來打群架的,要那麼多人幹什麼。您就是白玄德白董吧?」
白七客氣地說:「叫我老七就可以了,傅先生,你敢一個人來,我很佩服。請坐吧。」
傅華就去空著的位子上坐了下來,說:「謝謝白董幫我安排這次見面。」
白七笑笑說:「傅先生客氣了,你這個謝字我可受不住,這是劉爺安排的事情,我老七肝腦塗地也要做到的。」
傅華感謝說:「一碼歸一碼,你這份情我是要領的。現在白董,可不可以給我個機會,讓我跟這位胡東強胡少說幾句話呢?」
白七笑笑說:「請吧。」
傅華就對胡東強說:「胡少,有些事可能是我讓你丟了面子,這樣吧,我當著今天這麼多朋友的面給你端茶道歉,希望你大人大量,高抬貴手放我一馬,可以嗎?」
傅華說著,便拿起茶壺倒了一杯茶,然後雙手端起遞向胡東強,說了一聲:「對不起了,胡少。」
胡東強惡狠狠地瞪著傅華,說:「姓傅的,哪有這麼簡單,現在全北京都知道我的未婚妻跟你睡了,我栽多大的面子啊?你一杯茶就想把這件事糊弄過去了嗎?妄想!」
見胡東強不接茶杯,傅華將杯子放了下來,看著胡東強說:「胡少,那你想怎麼樣呢?」
胡東強蠻橫地說:「按我的心思,我非廢了你不可,但是今天這件事情你找了白董,白董這個面子我是要給的。你要我原諒你不是嗎?可以,你給我跪下磕三個響頭,然後再說對不起,我就放過你。」
白七有些不高興的看了看長髮男子,說:「蘇強,胡少這要求可是有點過分了啊。」
蘇強陪笑著說:「白董,我不是不給您這個面子,但是今天這件事我也很為難。本來這單活我都跟胡少敲定了,但是您發話,我不敢不聽,不過這位傅先生跟胡少有奪妻之恨,我也得照顧一下他的面子,一杯茶我感覺是有點太輕了點。」
白七協商說:「蘇強,道上的規矩,端茶認錯誠意已經很夠了,你難道真的要傅先生給胡少跪下磕頭嗎?」
傅華衝著白七笑笑說:「白董,您不要為難,這件事還是讓我跟胡少兩人自己解決吧。」
白七看了看傅華,傅華示意他能夠處理好,白七就點點頭說:「行,你們自己處理。」
傅華轉頭看著胡東強,冷笑一聲說:「胡少,你別欺人太甚了,我給你端茶說對不起,是不想再跟你繼續這麼糾纏下去,你以為我怕你嗎?上次你找人打傷我,砸了我的車,我還沒跟你算賬呢。今天正好一起把賬算清楚。」
胡東強有恃無恐的說:「傅華,你還挺囂張的啊,我倒要看看你要怎麼跟我算這筆賬。來啊,今天不跟我算清楚,你就是個孫子。」
傅華冷靜地說:「你別急,聽我慢慢跟你說。高芸的事你能怪我嗎?你自己花天酒地,沒能力管住未婚妻,你怪誰啊?男女之間的事本是你情我願的,人家不願意跟你,你自己不檢討一下,卻把責任怪在我頭上,你算什麼東西啊?」
「你!」胡東強氣急了,指著傅華的鼻子罵說:「你信不信我現在就弄死你啊?」
「哼,你吹什麼牛皮啊,」傅華冷笑說:「你要有那份膽量,早就跟我當面單挑了,也不用躲在人家背後偷著算計我。」
「你這傢伙跟我叫板是吧,」胡東強氣呼呼地叫道:「我今天不弄死你,我就不姓胡!」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