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科幻小說
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05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蜂雲【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432頁
ISBN:978-986-352-443-4
原印條碼:978-986-352-443-4
CIP碼:857.83
出版日期:2017.4.20

 

出版重點:
※本書包含(含:蜂雲、合成、湖水)三個故事。
衛斯理看到了一大群蜜蜂,突然自一團白雲之中冒了出來!
乘坐飛機而看到有飛禽從白雲中冒出,已經可以算是奇蹟。
而如今,冒出的竟是蜜蜂!還是超級巨大的蜜蜂!
「蜂雲」描述外星生物在地球的可能性。「合成」是一個典型的科學幻想故事--通過外科手術來改造人,故事稍微觸及了一下人性和獸性,以及兩者之間的衝突,是衛斯理故事中最早討論這個問題的一篇。另一個故事「湖水」,分明是一個鬼故事,但結果演變成是人在作怪,作者是想直接寫靈魂的存在的,但二十多年前社會風氣提到靈魂,總斥為迷信,要經過許多人的提倡說明,到今日,才使人正視靈魂的存在,寫作人也能毫無顧忌表達自己的觀點。人類的觀點,總算在進步。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內文簡介:
※《蜂雲》:
這一天,對別人可能是平常的一天,但對著名生物學家陳天遠教授而言,卻是最不平常的一天。因為太空署的一項錯誤,使得陳教授有機會研究有關海王星的一切,而這一天,在三千倍的顯微鏡下,出現了一個像變形蟲似的生命,正以倍數的方式增長著。當陳教授將他培養出的一種激素注射進一窩蜜蜂之中,蜜蜂將有可能變成地球上從來未曾見過的生物,一大群巨型蜜蜂,長達一英呎以上,在上空雲層匯集,形成一團難以形容的色彩組成的妖雲……
※《合成》:
生活規矩、從不遲到的裴達教授,這回破天荒地遲到了。原因是昨夜,他的實驗室遭小偷入侵,實驗室及所有資料近乎全毀!然而更驚人的是第二天,裴達教授竟被自己的助手,也是自己妹妹的未婚夫貝興國謀殺了!當衛斯理受託介入這件事,竟發現裴達教授進行著一項駭人聽聞的活人實驗計劃……

※《湖水》:
一群學生在年輕教師的帶領下到湖畔遊玩,一個膽子大的學生,不慎意外落水,所幸在老師搭救下,順利脫險。然而,老師卻發覺,這名學生在獲救後,變得和以前不同,像是有另一個人的靈魂,進入了他體內,使得他變成另一個人。當衛斯理問那個孩子:「當那天跌進水時,你有什麼感覺?」那孩子竟以十分粗厲且大聲的湘西山地方言回答:「我當時想到,那不是意外,是謀殺!」

【目錄】
※《蜂雲》:
第一部 地球上的奇蹟   
第二部 捲入骯髒特務糾紛
第三部 出神入化的化裝術
第四部 吞噬——長大
第五部 海王星生長方式的大蜜蜂
第六部 人間最醜惡的一幕
第七部 六個怪物的產生
第八部 裝死求天葬
第九部 怪物形成
第十部 它們回去了

※《合成》:
第一部 殘酷之極的謀殺
第二部 探訪疑兇
第三部 堅信愛人不是兇手
第四部 自己承認殺人
第五部 「合成計劃」
第六部 力大無窮來去如風
第七部 一個白痴
第八部 驚心動魄圍捕亞昆

※《湖水》:
第一部 借屍還魂
第二部 十六年前的事
第三部 過去了的大明星
第四部 揭破一件謀殺案
第五部 誰是兇手
後記

內文精摘:
那天早上,我正在陽臺上享受著深秋的陽光,聽到在離我所躺的地方,只不過二十來碼子處,發出她尖聲的呼叫,我立即一躍而起,循聲望去。   
殷嘉麗正穿著白色的工作服,她雙臂揮舞著,從那間密封的長方形的實驗室中,衝了出來,向屋子中奔去,口中失聲地叫著:「陳教授,陳教授,他出現了,他真的出現了,我看到他了!」 
我被殷嘉麗的話陡地吃了一驚,「他」是甚麼人?難道有甚麼歹徒,在襲擊殷嘉麗麼? 
我幾乎絕不考慮,翻身躍下了欄杆,從很高的露臺上跳了下去,身子彈起,便向前奔了過去。  
當我翻過了陳教授住宅的圍牆時,有兩個人以充滿了奇異的眼光望著我。   
一個是殷嘉麗,我們不止見過一次了,另一個,是看來神情十分嚴肅的中年人。   
那中年人踏前一步,喝道:「你是甚麼人?想做甚麼?」我知道我自己已造成一個誤會了。我連忙道:「我是你們的鄰居,剛才我聽得這位小姐的高呼,我以為是發生了甚麼意外——」   
我的話還未曾講完,那中年人和殷嘉麗,便同時發出了「哼」地一聲,齊聲道:「請你出去!」   
他們兩人下了逐客令,可是又不等我出去,便匆匆地向實驗室走去,「砰」地一聲,將實驗室的厚門,重重地關上。   
我變得尷尬地站在那裏,老實說,我是很少被人這樣奚落的。我一個轉身,想要離去,但是我又決定等他們出來,好向他們表明,我絕不是他們想像之中那樣的人。   
我剛才設想著我應該怎樣措詞之際,實驗室的門,又被打了開來。   
我回頭看去,只見那中年人——他當然是陳天遠教授了——跳著向外走去,我實是難以相信,像他那樣的一個學者,神情又是如此莊嚴的人,竟然會跳跳蹦蹦著向前走過來的。   
我正在錯愕間,他已經到了我的面前,一伸手,按在找的肩上。   
這時,我才注意到他的面上,現出了狂喜的神情,他大聲道:「朋友,它出現了!」   
這句話他是用英文說的,所以我知道他說的是「它」而不是「他」。   
我還未及問,陳天遠教授又已道:「朋友,不管你是甚麼人,你恰在這時候出現,請來分享我們的一份快樂,你來看,你來看!」   
他一面說,一面拉著我,向實驗室走去,我不知道陳天遠教授發現了甚麼,使得他如此興奮,對我的敵意完全消除了。  
他一直將我拉進了實驗室,我一跨進門去,是一間小小的工作室,一架十分大的顯微鏡,正放在工作桌上,而殷嘉麗則正在顯微鏡前觀察著。   
她聽到了腳步聲,卻並不回過頭來,道:「教授,它分裂的速度十分驚人,相互吞噬——」   
陳天遠道:「你讓開,讓我們這位朋友看看。」   
殷嘉麗側了側身子,她美麗的眼睛,瞪了我一眼,我報以一個微笑,來到了顯微鏡前,我先看了看顯微鏡的倍數,是三千倍的。   
我湊上眼睛去,我看到了幾個如同「阿米巴」變形蟲也似的東西,正在蠕動著、分裂著,數字一倍一倍地在增加,越來越多。   
但是相互之間,卻也拚命在吞噬,轉眼之間,便只剩下了一個,而那一個,又開始分裂,不到幾秒鐘,又到了成千成萬個,相互間仍然吞噬著,到最後,又只剩下了一個。這樣的一次循環,大約不到二十秒鐘,而那種微生物,在吞噬了其他之後,它的體積,看來已大了許多。
它們吞噬的,可以說是它的本身,這種生長的方式,的確是聞所未聞的。   
我看了大半分鐘,才抬起頭來,道:「這是甚麼東西?」陳天遠教授「哈哈」大笑起來,道:「你聽聽,他說這是甚麼東西,哈哈,這個『甚麼東西』將是地球上的奇蹟。」   
我在那時,對於陳天遠的實驗課題,也還一無所知,我聳了聳肩,道:「那算是甚麼?要用三千倍放大鏡才能看到的奇蹟?」   
陳天遠教授瞪著我,我剛準備再問時,殷嘉麗已道:「教授,我們該去報告國際太空生物研究協會了。」  
陳天遠點頭道:「不錯,朋友,你該高興今天看到了這種生物,因為它是海王星上的生物。」   
殷嘉麗又提醒陳天遠:「教授,你不該和陌生人講太多的話。」   
陳天遠揮了揮手,道:「不錯,朋友,你該離開這裏了!」我雖然不願離開,還想進一步滿足我的好奇心,但是在這樣的情形下,卻也不能不走了。   
我保持著禮貌,向後退開了兩步,但是我的好奇心,卻又使我停了下來,明知可能碰釘子,仍然問道:「我所看到的,究竟是甚麼?是原形蟲,還是變形蟲?」   
陳天遠教授有些悲哀地搖了搖頭,那顯然是因為我自作聰明的問題,在他聽來是太幼稚了。
他再度拍了拍我的肩頭,道:「朋友,我很難向你解釋得明白的,你機緣湊巧,看到了世界上還沒有人見過的海王星上的生物,就應該很滿足了,走吧!」   
我更奇怪了:「海王星上的生物?這是甚麼意思?」   
陳天還不再回答我,向我連連揮手。   
我心中想,反正我暫時也不準備搬走,就在貼鄰,究竟是怎麼一回事,還怕不明白麼?於是我就退了出來,陳天遠和殷嘉麗兩人,又進了那間實驗室。   
我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用一具長程望遠鏡去觀察陳天遠和殷嘉麗兩人的行動,我發現他們兩人十分忙碌,到了下午,我命人自市區送來的「偷聽器」已經送到了。這種小巧的偷聽器在英美各國,已普遍為商業間諜所使用,能夠在對街的大廈中,偷聽到對面大廈中的秘密交談,如今我用來偷聽陳天遠教授和殷嘉麗的交談,當然這是大材小用了。   
只可惜,偷聽器是利用特殊靈敏的裝置,將微弱的音波放大,所以才能聽到人耳所聽不到的聲音的,所以在我聽到陳天遠和殷嘉麗交談的同時,實驗室旁的機器聲,也變得震耳欲聾,使我聽不十分清楚兩人的交談聲。   
我聽了兩三小時,總算也知道了不少有關陳天遠教授的事,這就是我寫在篇首的那些。同時。我也知道我在顯微鏡中看到的那種反覆地進行「分裂——吞噬」運動的微生物,是存在如同海王星表面情形完全一樣的實驗室中所產生的。   
我雖然無所事事,但是我在明白了這些之後,我的好奇心也滿足了,這並不是使我感到興趣的事情。   
當晚,我一早就睡了,在有規律的機器聲中,人似乎更容易入睡。   
我不知道我在被那一聲驚呼聲驚醒的時候,我已睡了多久,我所可以肯定的是,那下驚呼聲發出之後不到一分鐘,我已經向聲音發出的所在,奔了過去。  
那一下淒厲,恐怖的驚呼聲,是從陳天遠教授的住處發出來的,我直奔到他住所的圍牆之外,我聽得在圍牆之上,發出一種呻吟聲來。   
當我抬頭向上看去的時候,我看到一個人,雙手抓住了圍牆上的鐵枝,身子正在搖曳不定,自他的背後,鮮血正汩汩而下。呻吟聲當然是那人發出來的,剛才那下驚呼聲,自然也是那人所發的了。   
我剛想喝問間,那人的手一鬆,整個人,便已經跌了下來,我連忙趕向前去。   
時間正當在清晨,天色十分黑暗,當我趕到那人面前的時候,那人動了一下,勉力以雙手撐起了身子,向我望了過來。   
老天,我見過不少死人,受傷的人,或臨死的人,但是我從來未曾見到過一個人在臨死之際,面上露出了如此恐怖的神情。   
他面上的肌肉,全都作著不規則的扭曲,而且在簌簌地抖動著。他的眼中,放射出恐怖之極的青光,他的喉核,如同跳豆也似地跳動著,發出了極其難聽的「咯咯」之聲。  
他只向我望了一眼,撐住身子的手便軟了下來,倒在地上,死了。   
我連忙俯身去察看他背上的傷痕,依我的經驗來看,他似乎是被一柄刃口十分窄,但是刀身十分長的尖刀所刺死的。   
他死了,當然是被殺的,那麼兇手呢?   
兇手可能就在附近,我不應該毫不警惕!正當我想到這一點的時候,突然有甚麼東西,觸及我的肩部,我的反應十分快,立即反手向肩後抓去,我握到了一條毛茸茸的手臂。   
我立即一俯身,想將握住的那人自我頭頂摔過來,跌倒在地上。可是,那條手臂,卻以一種異乎尋常的大力一掙,掙了開去。   
我大吃了一驚,心想這一次,可能是遇到勁敵了,我連忙轉過身來。   
當我轉過身來,定睛向前看去時,我不禁呆了,而且覺得秋夜似乎出於意料之外的涼,令得我有毛髮直豎的感覺!   
不要以為在我的面前是出現了甚麼三頭六臂的怪物。所以我才如此的,絕不是,如果在我的面前是兀立著甚麼怪物的話,那麼我第一個反應將是想到如何去對付它,而不是怕它!   
可是如今在我眼前,卻是甚麼也沒有!   
我陡地一呆,以背靠牆而立,我想到那個死者臨死之前,臉上那種恐怖的神情,我的心中,更是駭然。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