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倪匡科幻精品集
書系編號:C++30
書籍名稱:衛斯理傳奇之活俑【精品集】(新版)
作  者:倪匡
定  價:240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416頁
ISBN:978-986-352-478-6
CIP碼:857.83
出版日期:2017.9.20

出版重點:
以活人做俑,是相當殘忍的事
然而如果過了兩千年,這俑還是活的
這又會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

這個故事設想奇特,靈感當初是怎麼來的,想不起來了——大抵是偶然想到,有了一個意念,在寫作的過程中,逐步形成。
活的俑——不但當時是活的,過了兩千多年,還是活的,利用了秦始皇一直在尋找的長生不老藥來發展出的故事,相當自然。和另一個以秦皇墓為背景的故事,利用了長城來發展的故事一樣,歷史上一些模模糊糊、語焉不詳、沒有什麼確切記載的事,都是幻想小說的好題材。若是資料太翔實了,反倒沒有了想像的餘地。──倪匡

內文簡介:
※【活俑】
馬氏牧場的傳奇少女馬金花,在十六歲那年,突然神秘失蹤。與她正鬧彆扭又私心傾慕的青梅竹馬卓長根,誓言非找回她。然而馬金花一失蹤,就是五年之久,再次出現時,卻絕口不提自己這五年的遭遇,且從此之後發奮向學,成為國際知名漢學大師。卓長根晚年為解心中之謎,藉白老大找來衛斯理與白素,然而唯一的解謎人馬金花已如風中殘燭,她口中說出的「實情」,卻令卓長根駭然不已……
※【屍變】
衛斯理在小艇上遭遇風暴,所幸登上了一艘正巧行經的大型遊艇,然而遊艇主人富商鄭保雲,卻態度粗暴地非要將衛斯理趕下船,船上似乎隱藏著不可見人的秘密。原來,鄭保雲事業有成的父親早在三年前逝世,以不鏽鋼打造且真空的棺材,在鄭保雲母親希望人老返鄉的意念下起出,豈料,棺材中竟傳出敲打聲,難道棺中人未死?還是,傳說中的屍變?

【目錄】
〈活俑〉
序言              
第一部    千里揚名奇女子  
第二部    兩個大謎團    
第三部    馬金花離奇失蹤  
第四部    五年行蹤成謎   
第五部    嚴守秘密一言不發 
第六部    重演當年失蹤事件 
第七部    洞穴中隱藏的秘密 
第八部    秘道現身千載古人 
第九部    地下宮殿偉大之至

〈屍變〉
序言              
第一部    海上遇險見怪船  
第二部    化敵為友有事相求 
第三部    棺材裏伸出手來  
第四部    來歷不明的奇人  
第五部    異乎尋常的屍體  
第六部    一個醫生的意見  
第七部    保險箱中的寶物  
第八部    吞吃秘密     

內文精摘:
馬金花雖然是女孩子,可是從小就像她豪邁的父親,一點也不像她那溫柔得一直像是農村姑娘的媽媽。
馬金花先學會騎馬,再學會走路。先學使槍,才學會拿筷子。先學會罵人,才學會講話。她十二歲那年,已經長得高成熟,不知道有多少小伙子,看到她就雙眼發直,成了出名的小美人。
不過,小美人的凶狠,也很快就讓人知道了,有八九個小伙子,仗著人多,在一次市集上,向十二歲的馬金花風言風語地撩撥,馬金花當時只提議賽馬,誰能贏得過她的,她就是賭注,九個小伙子欣然答應。曾經目睹過這場賽事的人說起來,還津津樂道。事情傳開去,自然免不了加油添醋,可是基本上還是可以相信的。
那天早上,十匹駿馬,在萬眾矚目之下,馬蹄聲響得像是暴雷,像是一股旋風,掃出了市集,馬金花一身白衣,白得像雪。她的頭髮又烏又亮,整天在野外,可是她的皮膚,還是那樣細膩潔白,比任何三步不出閨門的大閨女還要細,還要白。
她又在頭上紮了一條長長的白絲巾,策馬飛馳,絲巾飄揚,再配上那匹通體純白,一根雜毛也沒有的白馬,看得上萬人齊聲喝采,驚天動地。
而那九個想把馬金花贏到手的小伙子,自然也是一等一的騎術好手,所挑的馬,萬中選一,當真是人強馬壯,看得人心曠神怡。
當時,馬金花的父親馬醉木也在集上,有人問他︰「馬場主,你看誰能成為你的女婿?」
馬醉木只是嘆了一口氣,搖著頭︰「但盼這丫頭下手別太狠,年輕小伙子,看到了姑娘家,口上佔點便宜,免不了!」
當時,聽的人還不知道馬醉木這樣說是什麼意思,不過很快就明白了。
中午時分,市集中最熱鬧,馬金花單人匹馬,又像是旋風一樣捲了回來,喧鬧的市集,在剎那之間,靜了下來,靜得連在集上等待出售的牲口,都不敢發出聲響。
馬金花全身上下,都染著血,不但是她身上染著血,那匹白馬,也全身是斑斑的血跡。
可是看馬金花馳騁而來的那種情形,她又不像是受了什麼傷。
馬醉木帶著牧場中的幾條大漢,迎了上去,馬金花一勒韁,白馬一聲長嘶,人立了一下,立時穩穩釘在地上不動。
馬金花翻身下馬,第一句話是︰「把小白龍牽去洗刷,不准弄掉牠一根毛,也不准在牠身上留下一點血。」
牧場上的兩個彪形大漢,立時大聲答應,牽過那匹白馬走開去。
所有人還未曾來得及揣測究竟發生了什麼事,馬金花已向父親道︰「爹,公平競馬,我沒要他們的性命,騎術不精,他們自己從馬上摔了下來,斷胳臂折腿,那可不關我事!」
馬醉木只是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馬金花傲然地站著,當時在場的人,都說才十二歲的馬金花,就憑這一下子,就足以名揚千里!
那九個小伙子,還是馬醉木派了搜索隊出去,才把他們一一找回來,每一個都受了傷,毫無例外的是鞭傷,問起經過來,九個小伙子搖頭咬牙,沒有一個人肯說。最遠的一個,在近兩百里外找回來,就算他們不說,慣在馬背上討生活的人也可以知道,馬金花以一對九,在草原上奔馳追逐的經過是如何激烈!小伙子在開始的時候,可能還不捨得還手,但是到後來,擺明了是生死一線的事,怎還會憐香惜玉?可是馬金花硬是一點損傷也沒有,九個小伙子卻人人重傷,難怪他們沒有臉說出經過!
事後,方圓九百里的小伙子都知道,這個美麗得叫人一看就發怔的美人,是惹不得的。
一年一年過去,馬金花更美麗,也更沒有人敢惹她,十五歲那年平了中條山那股悍匪,只要老遠看到一團雪白的影子閃過,平時喝了點酒,表示不怕馬金花的大漢,都會忍不住打個哆嗦,唯恐自己的醉話,要是傳進了馬金花的耳中,那就有得受!
馬金花最敏感男女之間的情事,她十五歲之後,有不少大財主,派人來說媒,前來說媒的人,一律不見一隻耳朵離開,五次,大約最多六次之後,自然也沒有人再敢上門。
而平時,馬金花看來,卻和和氣氣,不過她身子高,尋常男人站在她身邊,總還比她矮了些,英姿俠氣,洋溢在眉宇之間,怎麼也掩不住,叫人自然而然,對她產生敬畏之心。
馬金花還有天生的管理才能,牧場中的大小事務,一經她處理,立時井井有條。而且,她還有一種異常高強的排難解紛的能力。那些粗豪的江湖漢子,有了爭執,每每演變成為刀光血影,但要是馬金花到場,不必幾句話,就可以令得本來已經反目成仇的人,變成肝膽相照的好朋友。
馬金花是這樣一個萬眾矚目的傳奇性人物,她的一切行動,都成為人們飯後酒餘的談話資料,她的一舉一動,都被編成各種各樣的故事。
像這樣的一個人,忽然失蹤了,而且一失蹤,就是五年之久,這似乎有點不可想像吧?
可是,事實卻是,在馬金花十六歲那年,她突然神秘失蹤了。
那天,天氣極佳,正是暮春,是牧放馬匹最好的季節。由於她的失蹤,形成了極度的轟動,所以在她失蹤之前的一切行蹤,事後都被調查得清清楚楚。
馬金花失蹤的經過是這樣的:
一早,馬金花就吩咐了牧場的總管,她要帶著一隊正當發情的兒馬去放馬——把幾百匹處於春情發動期的雄馬,帶到遼闊的草原上去,讓它們盡情地去馳騁,把它們那種無窮無盡的精力散發出來,然後,在它們盡情撒野的過程中,挑選其中最精壯的,作為配種之用,替牧場增添無數優良的馬匹。
放馬,是牧場中的大事,四年之前,馬金花第一次主持放馬,有幾個老資格的放馬人嘀咕幾句,表示馬金花不能勝任,以後,再也沒有人對馬金花的這項能力,表示過任何懷疑。
那天早上,馬金花騎著她的「小白龍」,高舉著右手,「呼」地一下,揮出了手中的鞭子,鞭梢在半空中劃了一個圓圈,把空氣劃破,發出嘹亮的一下爆音,牧場的木柵打開,三百多匹馬,嘶叫著,揚鬃踢蹄,爭先恐後,奔馳出去,所有的人,沒有一個覺得會有任何意外發生。
馬金花一馬當先,她騎的那匹白馬,是整個牧場中最好的一匹,據說,也是整個華北最好的,至少在黃河以北,長城以南,再也找不出更好的馬匹來,馬是馬金花從小養大的,馬和人之間,兩為一體,小白龍不睡馬廄,而留在馬金花的閨房,馬金花又愛穿白衣服,所以,她策騎小白龍飛馳,看起來就像是一團迅疾無比,在向前滾動著的白色旋風。
未經馴服的兒馬,性子暴烈,奔馳起來,也特別急驟快疾,再有經驗的牧人,也不敢把自己置身於暴烈的兒馬群中,因為那樣極度危險,劇烈奔馳,踫撞顛蹶難免,如果一個不小心,自馬背上跌了下來,那非被上千馬蹄踩踏成為肉醬不可。
所以,牧馬人都是先排成了隊形,在大群兒馬還未衝出來之前,作好準備,馬群一開始急馳,牧馬人就緊貼在馬群的旁邊跟著飛馳,盡力保持馬群的隊形,不使馬匹奔散開去。
同時,在馬群的後面,也要有牧馬人押陣,在放馬的時候,出動的牧人,都是有經驗,騎術一流,一個牧馬人,如果一生之中,未曾參加過一次放馬,那簡直不能算是牧馬人。
那一次放馬,馬氏牧場中出動的牧人,一共有八十餘人,自然多是經驗豐富的好手,也有是今年第一次參加的新手。
馬金花一馬當先飛馳,馬群衝出來,所有的牧馬人,精神都變得極緊張︰馬群奔馳得太快了。
幾百匹兒馬,像是狂風,向前捲去,距離馳在前面的馬金花,相去不會超過十丈。
所有的牧馬人也都感到,馳在最前面的馬金花,也感到了馬群奔馳的速度,超越了尋常,所以,大家都看到,她在馬上,連連回頭,看了幾次身後的馬群,就盡力策馳著小白龍,飛快地向前馳出去。
因為若是帶頭放馬的人,被馬群追上,置身於馬群之中,就會引起不可控制的大混亂,那將是一場大悲劇!
「小白龍」果然是萬中選一的好馬,一經催策,四蹄翻飛,去勢快疾之極,這一來,可能更刺激起原來就在奔馳的馬群,馬群向前奔馳的速度也更快。
最狼狽的莫如那八十多個牧人,他們本來在馬群的兩旁列成隊形,一起在向前飛馳,但是漸漸地,他們開始落後了。
落後的形勢越來越不妙,本來牧馬人分成兩列,把馬群夾在中夾,可是轉眼之間,飛馳的馬群衝向前,兩列牧馬人之間,已經沒有馬匹,馬匹全在他們前面,而且和他們之間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這是在牧馬的過程之中罕見的異象,那八十多個牧馬人除了拚命策騎,希望趕上去,沒有別的辦法可想。
其中有幾個騎術特別精嫻的,唯恐失去了控制的馬群衝得太急,要是把馬金花圍進了馬群,那極度危險。所以,他們為了察看前面的情形,都紛紛站立了起來。有的,甚至站到了鞍子上,使自己可以看得更遠。
但是他們都無法看到前面的情形,因為雙方的距離,正在迅速地拉遠,奔馳的馬群,捲起了大量塵土,再前面,馬金花的處境如何,完全看不見。
放馬的馬群,本來就最難控制,但是像如今這樣的情形,卻也十分罕見,那些經驗豐富的牧馬人,這時除了拚命策騎,希望可以追上馬群之外,別無他法。可是馬群卻像是瘋了,越奔越快,那八十多個牧馬人也分出了先後,馳在最前面的只有六個人,那六個人是頭挑的好手,他們騎著的馬匹,已經被策馳得渾身是汗漿,他們自己也一樣大汗淋漓。
可是,前面馬群,已經離他們更遠,連一點影子也看不見了。
那六個人又拚命趕了一會,他們的坐騎無法支持,其中有兩匹馬,前腿一屈,跪跌了下來,馬上的人在地上打了一個滾,支撐著站了起來。
兩匹倒了地的馬,望著主人,眼中好像有一種抱歉的、無可奈何的神情。另外四個人也勒住了馬,其中一個經驗豐富的,立時伏身,把耳朵貼在地上。
馬群雖然已經離遠了,但是幾百匹馬在奔馳,馬蹄打在大地上的震動,相當驚人,有經驗的人,可以憑藉地上傳來的輕微震盪,而判斷出馬群的遠近。
那人伏在地上用心聽著,其餘五個人圍在他的身邊,心急的連聲問︰「怎麼樣?離我們多遠?」
那伏地在聽蹄聲的人,神情怪異之極,口角牽動著,說不出話。
這種伏地聽蹄聲的本事,牧馬人多少都會一點,得不到回答,另外兩個人也把耳朵貼到了地上,可是,古怪的神情,像是會傳染,那兩個人的神情,也變得怪異之極。
這時,又有十來人個陸續趕到,也紛紛下馬,三個人慢慢站了起來,齊聲道︰「馬群不見了!」
所有的人,都發出了七嘴八舌的指責聲︰馬群怎麼會不見了?
那三個人指著地上,示意不相信的人,自己把耳朵貼在地上去聽,一時之間,伏向地上的人,超過了二十個。而且,每個人的神情,都在剎那之間,變得同樣的怪異。
他們聽不到任何蹄聲。
幾百匹馬在奔馳,就算已馳出去了五六十里外,一樣可以有感覺,何以竟然一點聲息也聽不到呢?
所有的人互望著,沒有人出得了聲。最先打破沉寂的是一個小伙子,他陡然一揮手︰「馬群停下來了。」
其餘人一被提醒,立時都大大鬆了一口氣。對了,馬群一定是停了!馬群停下來,不再奔馳,自然聽不到什麼啼聲。
可是,各人又立即感到,事情還是不對頭︰在奔馳中的馬匹,當然會停下來的,可是,那一大群馬,全是性子十分暴烈的兒馬,不奔出超過一百里去,怎會突然停下來?
而根據馬群剛才奔馳的速度來看,至多奔出二十來里,如果不是有什麼特別的原因,不會停下。
幾個為首的牧馬人商議了一下,覺得停在這裡空論,不是辦法,馬群是不是停下,趕上去看看,立刻就可以明白。由於有許多馬匹,已經疲憊不堪,所以並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追上去,大約只有二十個人左右,一起上了馬,帶頭的是個青年人,那時候只有十八歲,他的名字是卓長根。

作者簡介:
倪匡,本名倪聰,字亦明。浙江鎮海人,1935年生於上海。1957年移居香港。學問皆靠自修而來。在偶然的機會下,他開始用筆名「岳川」為《真報》寫武俠小說,並逐漸由業餘寫作轉為職業寫作。六十年代初,在金庸的鼓勵下,他開始用筆名「衛斯理」寫科幻小說。第一篇小說名為《鑽石花》,在《明報》副刊連載,從此開始他的寫作生涯。倪匡寫作範圍極廣,包括武俠、科幻、奇情、偵探、神怪、推理、文藝等皆有涉獵,自進入文壇以來,迄今寫了三十年,一個星期寫足七天,每天寫數萬字,自稱是全世界寫漢字最多的人。最令人稱奇的,是他可以寫三十年而靈感不斷、題材不盡,且是暢銷的保證。出版界流傳一個笑話:即使倪匡寫的是無字天書,也會迅速售清。充其量下次購買倪匡的作品時,看清楚是不是無字天書續集罷了。倪匡的廣泛興趣、過目不忘的本領,以及鍥而不捨的研究精神,使他所寫的各類作品深入人心。尤其他的科幻小說已成當代經典,結構嚴謹,馳情入幻,又帶啟發性,常使人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