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105 Xf106
書籍名稱:帝王決5【全面反撲】 6【千鈞一髮】
作  者:水鵬程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09.20

出版重點:
※面對鮮卑慕容氏的大舉來襲與晉軍的攻擊,兩大勢力的夾擊下,唐一明該如何全面反撲?話說三個女人一臺戲,娶了三個老婆,表面上看似大享齊人之福的唐一明,又該如何擺平每個老婆呢?
※三國歸晉,五胡亂華,這是一段最悲慘的亂世,群雄割據,誰能在亂世中勝出?又是誰能帶領百姓走出迷霧,迎向幸福的光明?看穿越的反轉人生,魯蛇的強勢逆襲!
※跳脫穿越模式,打敗同質小說!超乎想像的故事內容,勢不可擋的王者來襲!

帝國唯我爭霸  誰是天生王者  決勝背水一戰
三國短暫一統  六朝再度崩壞
重建王者之路  決勝東晉亂局

讓帝國瓦解分裂的是內憂還是外患?
使人民顛沛流離的是天災還是人禍?
土豪、公卿、世族,誰是下一個勝出者?
赤壁之戰、淝水之戰,哪一個才是世紀之戰?

風聲鶴唳、草木皆兵,到底有多緊繃?
投鞭斷流、血流成河,究竟有多慘烈!
魏晉南北朝,中國歷史上一段長達四百年的混亂時期,也是進入隋唐盛世前的黑暗年代,他卻意外亂入,從此走向不凡的帝王之路……

面對傳國玉璽的誘惑,唐一明不但不為所動,反而為了泰山上的百姓著想,寧願拿出去交換糧食,這也使泰山上的百姓更加信服他。另一方面大燕公主慕容靈秀竟然對唐一明由恨生愛,不惜千里迢迢前來投奔唐一明,唐一明對她又是抱持著什麼樣的態度呢?唐一明已有兩房妻子了,兩人還能再結為連理,終成眷屬嗎?

【歷史小常識皇甫真,字楚季,生卒年不詳,安定朝那(今寧夏固原東南)人,十六國時期前燕大臣,先後輔佐前燕慕容廆、慕容皝、慕容俊、慕容暐四位君主,官至侍中、太尉。太和五年(370年),前秦滅亡前燕,皇甫真歸順前秦,擔任奉車都尉,數年後去世。

【目錄】
第一章  雜牌將軍
第二章  齊人之福
第三章  關中雙英
第四章  太公釣魚
第五章  燕軍反撲
第六章  一語點醒夢中人
第七章  連環馬陣
第八章  萬綠叢中一點紅
第九章  百姓歸心
第十章  建康風貌

內文精摘:
濟南城。
「太守大人!太守大人!」
「什麼事情?如此慌忙?」濟南城太守趙武看著來人問道。
太守府大廳裏,一個士兵手中捧著一封書信,急匆匆道:「大人,這是慕輿幹大人派人送來的信。」
「慕輿幹?他不是奉命出使泰山了嗎?快呈上來。」趙武說道。
士兵遞過書信,趙武打開匆匆地看了一遍。
「開什麼玩笑?居然讓我出三千車糧食?糧食都給他們了,老子吃什麼!」趙武憤憤地道。
「大人,可是慕將軍是陛下指派的使臣,並且早有聖旨交代,要我們都聽他的調遣,萬一拂逆了慕將軍,不僅鎮國公那裏無法交代,陛下那邊更是無法交代。」站在趙武身邊一個身穿棉袍的年輕男子說道。
趙武是燕國尚書令陽驁的同鄉,也是皇甫真的部下;他以前是後趙的幽州屬官,慕容氏佔領幽州後被俘虜,被同鄉陽驁說服,替慕容氏出力,皇甫真奉命鎮守青州,便讓趙武留守濟南。
他看了看站在身邊的那個年輕男子說道:「孟鴻,你的意思是說……讓我順從慕輿幹?」
那個年輕的漢子叫孟鴻,二十多歲,年紀甚輕。廣固之戰後,慕容恪俘虜了一批讀書人,將他們押到濟南城,交給皇甫真看管;皇甫真駐守廣固,所拘押的人便交給趙武。
趙武第一次見到孟鴻時,便感到他十分的與眾不同,別人都在大喊大叫,只有他冷靜異常,便將他留在身邊,當自己的幕僚。
孟鴻道:「大人,雖然大將軍統領整個大燕的軍馬,但是鎮國公的勢力也不可小覷,慕輿幹是鎮國公的堂弟,又有陛下頒發的特權,大人不能不從。」
趙武無奈地說道:「好吧,只是一下子抽調三千車糧食出來,濟南城的屯糧就會不足,此事該怎麼辦?」
孟鴻建言道:「此事也很簡單,大人是大將軍的部下,奉命駐守濟南,糧食短缺自然要派人去陳留;此時慕輿根負責糧草調度,所有駐軍的糧草都在陳留,只要將此事稟告給鎮國公,就會有糧草來的。」
趙聽了說道:「好吧,吩咐下去,今天整理糧草,明日你親自送去泰山。」
孟鴻道:「是,大人。不過,我們也應該向慕輿幹先通報一聲吧?城南五十里處有一個小山丘,那裏可以作為交換的地點,大人以為如何?」
「好,就照你說的辦。我這就派人去通知慕輿幹,讓慕輿幹明日午時在那裏等候。」趙武點了點頭,說道。
孟鴻笑了笑,沒有說話,心中緩緩地想道:「我早聽說了唐一明的大名,只是未嘗見過,明日交易的時候,也好看個究竟。」
濟南城外五十里的一個小山丘上,唐一明、慕輿幹、陶豹、孫虎、黃大等人久久地等候在那裏,山丘下面,是一排排列著隊伍的車隊,十分整齊,煞是威嚴。
「將軍,我們都等那麼久了,為什麼還不見人來?」唐一明向前眺望著,見地平線上看不到一個人影,不禁問道。
「漢王,您再耐心地等一會兒,信上說午時交易,如今離午時還有半個時辰,不妨再等等吧。」慕輿幹欠身說道。
黃大聽了,冷哼一聲,道:「換個東西還這麼婆婆媽媽的,一點都不乾脆。大王,如果他們到午時還沒有來的話,我看我們也不必再等了,他們要是想換,就把糧食運到泰山,也省得我們在這裏乾等。」
慕輿幹趕忙安撫道:「漢王息怒,都是屬下辦事不利,才害得漢王在此久等,待我回到薊城,一定會在陛下面前好好參上趙武一本,讓陛下治他貽誤軍機的罪名。」
唐一明點頭道:「我們姑且再等一會兒,如果到午時,運糧的隊伍還沒有來的話,我們便退回泰山。」
慕輿幹見唐一明主意已定,心中不禁暗罵道:「這個趙武,幫大將軍做事的時候,跑得比兔子還快,現在幫鎮國公做事卻婆婆媽媽的,等我完成這次使命,看我不在陛下面前狠狠地參你一本。」
他扭過臉,看到身後一車車滿載的長戟、盾牌,以及隊伍後面兩百多輛裝著炸藥的車,心中十分的滿意。
唐一明看見慕輿幹嘴角浮現一絲似有似無的笑容,忍不住問:「將軍為何發笑?」
慕輿幹忙掩飾道:「沒,沒什麼。」
「將軍是不是在笑我軍太過簡陋了?實不相瞞,泰山生活條件清貧,將軍這兩天在驛站吃到的肉,還是士兵們不辭辛勞從山上獵來的獵物呢。」唐一明解釋道。
慕輿幹拱手道:「承蒙漢王熱情款待,下官不勝感激。既然泰山清貧,為何漢王不遷徙到泰山郡?下官聽說年前漢王派了一部分人駐守在泰山郡,還開墾出不少良田,如果將所有民眾全部遷徙到泰山郡所轄的各個縣裏,不是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了嗎?」
唐一明道:「將軍有所不知,我們在泰山上住慣了,突然離開的話,只怕會有許多不適應;再說,泰山上地形獨特,易守難攻,可成一座堅不可摧的山城。不過,因為資源有限,炸藥也只能製造那麼多了,請將軍先帶回去用。」
慕輿幹靈機一動,建議道:「漢王,大燕疆域遼闊,境內物產豐富,下官知道您是個十分聰明的人,所以才能製造出炸藥這樣極其威力的武器,只要您吩咐一聲,製造炸藥需要什麼原料,下官定當立即派人將原料送到泰山上,這樣一來,我大燕就不用再買了,不過加工費用還是不會虧待漢王的。」
唐一明聽了說:「原來將軍是想把我這裏變成一個大兵工廠,替大燕加工炸藥啊?這個主意是不錯,不過,這項工作十分危險,稍有不慎就會發生意外,導致身首異處,如此高危險性的工作,不知道大燕肯出多少加工費用?」
「這個嘛……下官不能做主,只是,下官回去後,可以詢問一下陛下的意見,只要陛下同意了,好處自然少不了漢王的。您是當朝駙馬,又是陛下的親妹夫,下官還記得上次陛下派人送來不少給公主陪嫁的物品,難道漢王還看不出來陛下對漢王的好嗎?」慕輿幹道。
慕容靈秀和唐一明大婚,當時唐一明以王凱為使臣出使燕國,當慕容俊知道妹妹陰差陽錯地和唐一明完婚後,無奈之下,只好按照公主出嫁之禮,命人送給唐一明不少金銀珠寶。
那些金銀珠寶看似貴重,可是在這樣的一個亂世裏,一粒糧食一粒金,也就顯得一文不值了。
唐一明聽慕輿幹提及此事,冷笑一聲,道:「是啊,皇帝陛下對我可真是好,一連送了十輛馬車的金銀珠寶,只可惜,送來那麼多金銀珠寶還不如送我一點糧食實惠啊。」
慕輿幹見唐一明語帶抱怨,便不再說話,轉過身子,面朝北,眺望前方,期盼濟南城裏的燕軍到來。
良久,山丘附近沒有一絲聲音,十分的靜寂。
唐一明抬起頭,看了看天空的太陽,問陶豹道:「現在到午時了沒有?」
陶豹抬頭看了看太陽,回道:「大王,已經到了!」
唐一明見前方仍是半個人影皆無,便故意不耐煩地說道:「都已經午時了他們還不來,看來是來不了了,傳令下去,全軍撤退,回泰山!」
慕輿幹聽了,急忙安撫說:「漢王,您再等一會兒,一定是中途出了什麼事。」
「不等了,我已經等了一個上午,要來早來了!」唐一明佯怒道。
慕輿幹無奈,只得看著唐一明一行人緩緩向著泰山退去。他搖搖頭,扭臉又看了一眼北面,忽然看見一名騎兵手中扛著一面黑色大旗,旗上繡著一個大大的「燕」字,大驚道:「來了!燕軍來了!」
隨著慕輿幹的大叫,唐一明轉過身子,看到遠處緩緩駛來的燕軍車隊。
「燕軍來了,大家都原地待命!」唐一明下達了命令。
原本退走的漢軍此時都停了下來,就地待命。
大路上,燕軍大旗的後面跟著一隊長長的車隊,車隊上面載滿了糧食,前後相依,絡繹不絕。
趙武騎著一匹戰馬,穿著黑色戰甲,跟在燕軍大旗的後面,雙手拽著馬韁,腰中繫著一把長劍,背後披著披風,顯得十分神俊。
孟鴻跟在趙武的身邊,本來這次交易,趙武吩咐他全權負責,可是趙武又不太放心,便親自來了,留下一名偏將守城。
「孟先生,看來唐一明已經等候多時了。」趙武對身後的孟鴻說道。
孟鴻讚道:「將軍你看,漢軍軍容整齊,每個士兵都精神飽滿,難怪能夠在青州大地上橫行無阻。」
趙武冷哼一聲,不以為然地說:「唐一明不過是仗著手中的炸藥,如果沒有那些炸藥的話,就算他們再怎麼厲害,也絕非我大燕的對手。」
孟鴻笑了笑,沒有回答,心中卻想道:「大燕已經成為中原霸主,疆域越大,士兵的驕橫心理也就越強,如果長此下去的話,只怕對大燕極為不利。唐一明的大名我早有耳聞,只是沒有見過,他能夠在段龕和燕軍的眼皮下一直固守泰山,確實是個了不起的人物。」
過了一會兒,燕軍緩緩地走近漢軍,趙武命令軍隊在山丘下三里處停下,帶著孟鴻和幾名親隨驅馬來到山丘下。
慕輿幹看見趙武帶著人來,立刻抖擻精神,底氣也變得足了,站在山丘上,大聲喝問道:「趙將軍,為何來得如此之晚?」
趙武、孟鴻等人對慕輿幹拜了拜,之後趙武說道:「將軍息怒,道路難走,所以耽誤了時辰。」
慕輿幹冷冷地道:「以後再誤了時辰,軍法從事!」
趙武一臉的不高興,卻也不去理會慕輿幹。
慕輿幹轉過身,畢恭畢敬地向唐一明說道:「漢王,既然糧食已經到了,我們就開始交易吧?」
唐一明卻道:「將軍,你急什麼?燕軍的運糧隊伍遠道而來,需要休息一下,如果士兵不休息好的話,又怎麼進行交易呢?」
「這個……」慕輿幹遲疑道。
「將軍,漢王說的沒錯,我大軍遠道而來,應該先休息一下,不如半個時辰以後再進行交易吧。」趙武拱手道。
「這位是?」唐一明看了趙武一眼,問道。
慕輿幹「哦」了一聲,回道:「這位是濟南太守,大燕游擊將軍趙武!」
「哦,原來是趙將軍,本王與趙將軍做了快半年的鄰居,卻從未來往過,此次能得見將軍,實在榮幸。」唐一明笑道。
趙武也陪笑說道:「漢王過譽了,趙武不過是燕軍一個小將,怎勞漢王青睞呢?」
唐一明笑而不答,轉身對孫虎吩咐道:「傳令大軍,就地休息,半個時辰後進行交易。」
孫虎應命而去。
站在趙武身後的孟鴻一直沒有說話,自上了山,他的目光便一直停留在唐一明身上。
「原來他就是漢王唐一明,果然是英武不凡。」孟鴻仔細地打量了唐一明後,心中暗道。
唐一明掃視了一下趙武周圍的幾個人,見其他人目光呆滯,而趙武身後一個年輕俊美的男子從剛才便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他的目光觸及到那個男子後,那名男子不但不移開視線,反而看得更加入神。
「這漢子倒是有趣,別人都不敢看我,只有他一直盯著我看。」唐一明心中緩緩想道。
他向前跨步問道:「趙將軍,你身後的這位是?」
趙武回道:「這位是下官的幕僚,叫孟鴻,字子均。」
「孟鴻?好名字,鴻者,遠大也,不知孟先生可有什麼鴻鵠之志啊?」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很長,唐一明閒來無事,便隨便問道。
孟鴻見唐一明詢問他的身分,便兩手抱拳,向唐一明深深地鞠了一躬,畢恭畢敬地說道:「在下孟鴻,參見漢王!」
唐一明見孟鴻十分有禮數,心中已經有了三分歡喜,便呵呵笑道:「難得難得,在這裏大多都是軍人,像孟兄弟這樣有禮數的人倒是很少見到。孟兄弟姓孟,該不會是亞聖孟子之後吧?」
孟鴻聽唐一明說話也很風趣,便道:「漢王過獎了,在下雖然姓孟,卻非孟子後人;如果都如漢王所言,那凡是姓孔的,就都是孔子的後人了。」
唐一明聽了道:「呵呵,你倒是很會說話。孟兄弟,看你的樣子,應該是個讀書人吧?」
「回漢王話,在下算是半個讀書人吧。」孟鴻道。
「半個讀書人?此話怎講?」唐一明好奇地問。
孟鴻嘆道:「在下只粗略讀過幾本孔孟之書,識得幾個字,與那些士族比起來,還是稍遜一籌。如今戰亂不斷,在下就算想讀書也不能夠了;為了一口飯吃,不得已去做一些事與願違的事,因而只能算是半個讀書人。」
唐一明聽後,覺得孟鴻說話十分得體,惋惜道:「可惜啊,像你這樣的人才,我的軍中十分稀缺呢。」
「大王,一個窮酸書生有什麼用?能上陣殺敵還是能夠開山鋪路?」陶豹聽了,不屑地反駁道。
唐一明道:「話不能這樣說,如今大燕是中原霸主,雖然是馬上奪取天下,卻不能在馬上治理天下,所以,擁有一批飽學之士,也是亂世中的治國生存之道。打仗打仗,打的是什麼?打的不是仗,而是國力。如果國力虛弱的話,連武器裝備都不能夠配發,讓士兵赤手空拳地上陣,那豈不是送羊入虎口?」
慕輿幹聽了,心中不以為然,當即反駁道:「我大燕鐵騎橫行無忌,所過之處,百姓無不望風而降。我大燕立國時,根本談不上什麼國力,不過是靠著各個部族的人口去燒殺搶掠,到各處掠奪金銀財寶;沒有國力,我們的雙手是幹什麼的?難道我們不會去搶?漢王,我看你是太過優柔寡斷了,難怪你在泰山上一待就是大半年,而面對泰山外面許多無人之地也不去佔領,卻甘願躲在山溝裏。」
趙武道:「我倒是覺得漢王說的沒有錯,對如今的大燕國來說非常受用,如果陛下能夠休養生息幾年,專心治理國內百姓,大燕的國力必定會登上一個新的臺階,到時候再發兵攻打任何國家,必定會無往而不利。」
「哼!這是你們漢人的想法,在我們鮮卑人眼裏卻不敢苟同。以戰養戰,打到哪裡就搶到哪裡,這樣的打法才是我大燕的根本,只要邊打邊搶,不出三年,我大燕就能統一天下!」慕輿幹蠻橫地說道。
趙武聽了,反問道:「請問將軍,那統一天下之後呢?」
慕輿幹道:「所有的人都臣服了,統一之後自然不敢反叛,還擔心什麼?」
唐一明見趙武和慕輿幹槓上了,心中暗道:「咬吧咬吧,你們狗咬狗,我在這裏看熱鬧,最好動起手來才好。慕輿幹是慕輿根的堂弟,趙武是皇甫真的部下,皇甫真又是慕容恪的部下,而慕輿根和慕容恪雖然表面上和睦,私下裏慕輿根卻一直很嫉妒慕容恪,大燕現在雖然沒有外患,但是內憂嚴重,慕容俊又好大喜功,看來不久大燕就會徹底瓦解了。」
他想到這裏,瞅了一眼孟鴻,見孟鴻臉上沒有任何表情,面對趙武和慕輿幹的吵鬧也無動於衷,心中起疑叫道:「這孟鴻既然是趙武的幕僚,看見自己的主人和別人吵起來了,卻也不去幫忙,難道他根本無意待在燕軍嗎?前者軍師能夠說服常煒,我為什麼就不能策反一個人呢?」
燕國的廷尉常煒自從願意暗中投靠唐一明後,便每隔一段時間派人從薊城將國內的消息秘密送達泰山,所以唐一明和王猛對於燕國境內的一切大事十分的清楚。
孟鴻斜眼看了一下唐一明,目光中充滿了崇敬之情。他的腦海中一直在思索著唐一明剛才說的話,不禁緩緩想道:「漢王果然是不一般的人物,一句簡單的話便洞穿了整個亂世。打仗打的是國力,所以晉朝不管怎麼失敗,依舊屹立在南方;看來,漢王之所以能夠這麼長時間一直佔據泰山,在泰山上的實力絕對不容忽視。如今燕國大軍集結在洛陽一帶,準備發動對秦國的戰爭,只要一打起來,青州、徐州一帶必然空虛。漢王是個聰明的人,這種良機必然不會錯失,肯定會發兵攻打青州、徐州。我本是漢人,要是能夠用我所學輔佐漢王,也許以後的青史中也會留下我孟鴻的名字。」
一旁趙武聽到慕輿幹的話,心中雖然生氣,卻不能就此發怒,而讓唐一明等人看笑話;更何況慕輿幹是他的上司,又是特權使臣,更加不能得罪。
他臉色陰鬱,冷冷地說道:「漢王,我的部下已經休息得差不多了,我看就趕快進行交易吧。已經過了午時,大家都還沒有吃飯,如此拖下去也不是辦法!」
唐一明聽了道:「嗯,你說得有理,那好吧,陶豹,傳令下去,馬上進行交易,一車武器裝備換兩車糧食,一次五車交換!」
陶豹道:「俺這就去傳令下去。」
趙武便對唐一明拱手道:「漢王,下官還要處理交易之事,就不在此逗留了!」
唐一明點點頭道:「將軍請便!」
趙武便轉過身子,對孟鴻等人說道:「我們走!」
慕輿幹看到趙武離開的身影,冷冷說道:「哼!神氣什麼啊?不就是打過幾次仗嗎?」
唐一明眼睛一轉,笑道:「慕輿將軍,看來趙武根本就沒有把你放在眼裏啊。」
慕輿幹怒道:「他敢!本將軍是陛下親自任命的使臣,手中握有特權,他要是敢不聽我的命令,我能讓他死無葬身之地。」
「將軍何必發那麼大的火?你和趙將軍都是燕將,應該一起為國盡忠才對啊。不過,我聽說趙將軍一直都看不起將軍,說將軍是依靠裙帶關係才做到左將軍的位置的。」唐一明故意添油加醋地道。
慕輿幹被任命為左將軍也不過才兩個月,之前他連趙武都不如,只是一個雜牌將軍。在燕軍中,要想有爵位,就必須立功,以功勞來進行封賞,慕輿幹雖然參軍很早,可是自從臉上被敵軍砍傷之後,便膽小起來,一直未再進爵。如果他不是鎮國公慕輿根的堂弟,又在慕輿根面前苦苦哀求,而慕輿家人才幾乎喪盡,慕輿根才不會在慕容俊面前說情呢,慕輿幹也決計不會做到左將軍的位置。
在燕國,依靠裙帶關係爬上去的官員,一般都為人所不齒,所以慕輿幹雖然做了左將軍,卻得不到別人的認可。為此,他便想借助這次出使的機會給自己立個大功。可是沒想到的是,呼延絕和那幾個武士竟然會被人發現且身首異處,可謂是官途不順。
慕輿幹聽到唐一明的話,急忙道:「漢王,你是怎麼知道的?這些話當真是趙武說的?」
唐一明挑撥道:「自然是聽來的。將軍,你可以想像一下,我與趙武素無來往,今天也是第一次見面,這樣的話都能傳到我的耳朵裏,就更別提你們燕軍中的人了。」
「他娘的!老子招誰惹誰了?竟敢這樣數落我!看老子回去後,不在陛下面前狠狠地奏他一本!」慕輿幹大怒道。
唐一明勸道:「都是同殿之臣,中間有點隔閡也是難免的。將軍大人不計小人過,我看就不用跟趙武這種小人計較了。何況,算起來趙武也是大將軍慕容恪的部下,試問現在整個大燕國中,又有誰的勢力能跟大將軍相比呢?本王聽說上庸王慕容評已經被免去了軍權,留京聽用,可確有其事?」
慕輿幹點點頭,道:「確有其事,慕容評這老匹夫年紀太大了,又殘忍好殺,不利於進行對秦作戰,陛下只能將他留在京師,一來防止他的勢力坐大。與大將軍比起來,慕容評這個老匹夫更具有危險性,他要是全權負責對秦作戰,那我和鎮國公就肯定會受到排擠。大將軍不一樣,大將軍任人唯賢,對陛下也是忠心耿耿,用兵如神,是絕佳人選;不過,大將軍是大將軍,趙武是趙武,趙武竟然敢詆毀我,這事就算到了大將軍那裏,趙武也難逃責罰!」
唐一明聽到慕輿幹的話後,心中想道:「原來大燕國內的派系竟是如此複雜,慕容恪一派,慕容評一派,慕輿根又是一派,看來就算我不從中作梗,三派也絕對會爭奪不休。不過,以現在的形式看來,慕容恪這一派倒是很強勢,其中不但有慕容垂、陽驁、皇甫真這樣的名將,打仗方面也是他們的強項,對秦作戰,肯定是無往而不利了。」
慕輿幹轉過身子,看到趙武命令人推著糧車正在和漢軍進行交換,兩軍都很嚴謹,檢查得很仔細,生怕會上當受騙。他心中惱怒趙武,肚中開始發餓,便對唐一明說道:「漢王,您在此稍歇,我去去就來!」

作者簡介:
水鵬程,1985年生,喜愛金庸的武俠小說,高中時嘗試寫長篇武俠小說,成為行走在現實邊緣和文字光影中的少年。大學畢業後在網上進行創作,用「水鵬程」為筆名,毅然投入網路寫手的行列,目前仍筆耕不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