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009 Xf010
書籍名稱:搜神異寶錄之9【藏地尋秘】 之10【聖湖風暴】
作  者:婺源霸刀 
定  價:280元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88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7.10.10

出版重點:
一把造型奇特的鑰匙 引出一群各懷心計的人
步步連環殺機的背後,是誰布下千年迷霧?
西藏的殭屍為何與眾不同?
西藏的女人,更加令人不捨!
懸疑作品的巔峰之作,不看到最後,你無法知道真相!

內文簡介:
苗君儒受劉大掌櫃之託,鑒定一個形似老式銅鑰匙的黑色小物件。然而鑒定過後,苗君儒卻勸告此物擁有者康禮夫盡早將該物送回,遲了恐怕性命不保。豈料康禮夫卻別有用心,威脅苗教授與他走一趟西藏,尋找一個傳說中的地方。

藏族流傳著一個寶石之門的傳說,據說雪山之神為了懲戒愚蠢貪婪的世人,將世上所有的奇珍異寶藏在一個神秘的地方。而絕世之鑰,正是開啟寶石之門的鑰匙。進入寶石之門的路線圖,則刻在一塊《十善經》玉碑上。
然而在人跡罕至的高原上,處處都充滿著恐怖和神秘,古怪生物、吸血殭屍,苗君儒該如何揭開塵封千年的歷史懸案,破除邪惡勢力的侵入?

關鍵名詞便利貼:絕世之鑰
傳說雪山之神為了懲戒愚蠢貪婪的世人,將世界上所有的奇珍異寶都收集起來,藏在一個很神秘的地方,並用神力把那地方封閉起來。為了獎賞智慧的勇士,雪山之神在那地方留了一扇門,雪山之神還給世人留下了一把絕世之鑰,只有拿著鑰匙,找到隱藏的巨人,破解三個謎題,才能進入寶石之門,獲得驚人的財富。

【目錄】
第一章 絕世之鑰
第二章 神殿僧人
第三章  血色之鑽
第四章  高原雪魈
第五章  死人口
第六章  天葬台
第七章  西藏殭屍
第八章  贊普陵墓
第九章  人皮鼓
第十章  神秘組織

內文精摘:
重慶市磁器口古玩街,禮德齋古董店內廂房。
兩杯冒著熱氣的清茶,就放在苗君儒面前的茶几上,他一副全神貫注的樣子,左手拿著一個黑色的小物件,右手拿著一個放大鏡,身體微微前傾,眼睛透過放大鏡仔細盯著那物件。他保持著這個姿勢,已經超過了半個小時。
那物件長約十五公分,寬約三公分,厚度約一公分,通體黝黑,入手很沉,上寬下窄,上部的外形與老式銅鑰匙有些相似,扁扁的,便於手拿。其下部分為不規則的圓形,像極了大冷天屋簷上倒掛下來的冰棱,表面隱約有一條條的細線,十分的均衡,細線中間隱隱有亮光閃爍,如同夜空中的星星。
就這樣的東西,若是沾上點泥土隨意丟在地上,是很少有人彎腰去揀的。
坐在苗君儒對面的,是一個三十多歲,西裝革履,頭上戴著文明帽的男人,他的名字叫康禮夫,其公開身分是重慶禮德公司的總經理。禮德公司下屬有多家公司工廠和珠寶古董店,生意都相當不錯。
站在康禮夫身後的那個年約七旬,穿著長衫大褂,戴著瓜皮帽的老頭子,姓劉,是禮德齋古董店的掌櫃,人稱劉大古董。說起這劉大古董,在國內古董界,那是一位很有名氣的人物。他九歲到北京琉璃廠古藝齋學徒,廿一歲出師,一生見過數不清的絕品古董。在古董界浸淫了這麼多年,對各類古董玉器字畫的鑒定能力,極少有人與之匹敵。
古董界流傳著一句行話:秦磚漢瓦,孰道真假,唐宋名家,都怕劉大。無論什麼東西,只要一到他的手裏,立馬就能辨出個真假來。任憑偽造者的本事有多麼的高超,都無法逃過他的火眼金睛。
康禮夫和劉大古董的神色顯得緊張而凝重,緊盯著苗君儒,連呼吸都似乎有些急促。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康禮夫似乎有些不耐煩了,端起茶杯輕輕抿了一口。從口袋裏拿出煙盒,正要點煙,見苗君儒長長吁了一口氣,放下放大鏡,忙遞了一支煙過去,問道:「苗教授,看出來沒有?」
苗君儒並未回答康禮夫的話,而是直盯著劉大古董,緩緩說道:「劉掌櫃,您老在古董界也是首屈一指的人物,居然還有看不出來的東西?」
劉大古董一臉慚愧之色,連連拱手道:「苗教授,羞愧得很,老朽在行內混了幾十年,見過不少奇珍異寶,很少有走眼的時候,為此也頗受同行們的推崇。可這東西,我實在無法斷定。之前也請了幾個行內的高人來看過,都沒有辦法看出來。」
康禮夫說道:「如果連你苗教授都看不出來的話,這東西恐怕……」
苗君儒擺了擺手,正色道:「康先生,這東西對於你來說,或許是不祥之物。我不知道你通過什麼途徑拿到這東西,我勸你還是早早送回去。晚了,恐怕連你的命都保不住!」
聽了這話,康禮夫冷笑道:「苗教授,你這是在嚇我吧?我康禮夫活這麼大,還不知道『死』字是怎麼寫的呢!不要說是其他人,就是連老頭子,也要給我叔叔幾分面子!」
他的叔叔是國民政府的重要人物,深受蔣總裁的器重。在叔叔的庇護下,他的生意遍佈國內各大城市,鴉片、藥品、布匹、鋼材等緊俏物資無不涉足。除孔令俊的揚子公司外,沒有哪一家公司能夠與之匹敵。
「既然這樣,那我就沒什麼好說的了!」苗君儒把那物件放在茶几上,起身說道:「告辭!」
他剛走到門口,就被兩個精壯的男子攔住。
康禮夫嘿嘿一笑,說道:「苗教授,今天請你來的真正目的,可不是讓你看東西!」
苗君儒回身問道:「那你想我做什麼?」
康禮夫點燃了一支煙,深深吸了一口,說道:「既然你看出來了,我就不想再遮掩,我沒有別的意思,只想你跟我們去一趟。為了得到這東西,我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我是個生意人,付出了代價,總得有所回報,你說是吧?」
苗君儒冷笑道:「康先生,你相信傳說麼?」
「怎麼不信?」康禮夫站起來,指著對面藏物擱架上的一匹高約兩尺、造型扁平、顏色深邃的玉馬說道:「歷史上有很多傳說都是可信的,不說別的,就拿它來說,它可是商紂王的寵物。傳說它能化為真馬,夜行八百里,每年逢七月十四紂王自焚之時,仰天長嘶不已。它化為真馬我沒有見過,不過我聽過它的叫聲,和真馬一般無二。」
苗君儒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考古這麼多年,他深知很多古董物件上有一些奇特的現象,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當下說道:「康先生,既然你相信那個傳說,為什麼不直接帶人過去尋找,而要拉上我呢?」
康禮夫說道:「有關苗教授的傳奇故事,我聽過不少。我想,除了你之外,沒有人能夠幫我這個忙。我打聽過了,你在西藏那邊有過一次奇遇,有你一起,我就放心很多。苗教授,我答應你,只要找到那地方,我們五五分成,就算找不到,我給你十萬大洋,怎麼樣?」
站在旁邊的劉大古董一聽十萬大洋這個數字,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
苗君儒淡淡地說道:「我只是個考古學者,不是探險家,我建議康先生還是去找別人吧。自日寇侵華以來,難民無數,餓殍遍野,國殤之痛大於天。那十萬大洋,還是用來救濟百姓,多做些善事為上,我苗君儒領受不起。」
康禮夫的臉色頓時一變,沉聲道:「苗教授,你的意思是堅決不去嘍?」
苗君儒說道:「我不會把我的時間花在無謂的地方!」
那兩個精壯的男子掏出槍來,往前逼了一步,還不等他們再有什麼動作,只覺得眼前一花,手腕上傳來一陣劇痛,握在手裏的槍不知怎麼到了苗君儒的手裏。當他們再次看清面前的情形時,嚇得連忙退到一邊。
苗君儒像玩小兒玩具一樣把玩著手裏的兩支槍,槍口朝著那兩個人來回晃動,他低聲說道:「我最討厭別人用槍指著我,更討厭別人逼我做事!」
劉大古董一見情況不妙,忙上前說道:「苗教授息怒,你是我請來的貴客,怎麼跟他們兩個人計較起來了,來來來,請坐,請坐!康先生也沒有別的意思,只希望得到你的幫助!」
苗君儒把手裏的兩支槍丟在地上,對劉大古董說道:「劉掌櫃,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之前見過這個東西的人,恐怕都被滅了口,康先生那麼做,是不想這東西的秘密讓別人知道!」
劉大古董訕訕地一笑,沒有說話。就在幾天前,重慶市好幾個上了年紀的古董界元老級人物相繼暴病而亡,聯想到剛才劉大古董說過的話,就不難猜出那幾個人死亡的幕後真相了。
康禮夫聲音陰沉地說道:「苗教授,就算你能夠從這裏走出去,也難保沒有人朝你的背後開槍!」
苗君儒輕蔑地看了康禮夫一眼,說道:「你們除了用那種下三流的手段,還會用點別的嗎?康先生,我寧可死在街頭,也不願意助紂為虐!」
康禮夫氣得臉色發青,從衣內拔出手槍,大聲說道:「姓苗的,你別不識好歹,從來沒有人敢不給我面子,只要你從這裏走出去,我保證,死的絕對不止你一個。不是有一個姓廖的女教授和你的關係好麼,我知道她女兒長得相當不錯,如果賣到妓院裏去,保準是頭牌!」
苗君儒憤怒地望著康禮夫,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卑鄙。」
康禮夫得意地笑起來:「怎麼樣,想通了麼?」
苗君儒可以不懼自己的生死,但他不得不考慮廖清和程雪梅的安危。
每個人都有弱點,一旦弱點被對手捏住,就只有屈服的份。他想了一會兒,說道:「要我去也可以,我有條件!」
康禮夫的眼睛一亮:「什麼條件,儘管說!」
苗君儒說道:「你不是要給我十萬大洋嗎?那些錢我不要,我要你從明天開始,在朝天門碼頭上支起十口大鍋,煮粥施捨難民,另外給每個前來討粥的難民每人兩塊大洋,一身衣裳!」
自抗戰以來,湧入陪都重慶的難民已有數十萬之多,每天仍有上千難民湧入。康禮夫丟掉煙蒂說道:「沒問題,這粥和大洋立馬就可以辦,只是那衣裳,一時間沒有那麼多!」
苗君儒說道:「你禮德公司屬下不是還有幾家制衣廠,專門製作軍服的嗎?臨時用來製作民衣也未嘗不可!」
那幾家制衣廠製作軍需用品,每天能給康禮夫帶來上萬大洋的利潤,他忍痛說道:「好,苗教授,我豁出去了,我們什麼時候動身?」
苗君儒說道:「三天以後!」
他剛走出屋外,就見劉大古董從後面追上來,連聲叫道:「苗教授,請等一等!」
苗君儒停住腳步問道:「劉掌櫃,還有什麼事嗎?」
劉大古董拱手道:「苗教授,剛才聽你和康先生說的那些話,我聽著不明白,康先生好像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卻一直沒有對我說,還要我找人幫他看。你既然已經看出來了,也沒有說是什麼。你們都提到傳說,到底那東西和哪個傳說有關?」
苗君儒說道:「劉掌櫃,我說過那東西是不祥之物,你不知道也罷!」
劉大古董說道:「我看東西那麼多年,這一次居然看不出來,實在心有不甘,心有不甘哪!」
苗君儒微笑道:「劉掌櫃,你當真不怕死麼?」
劉大古董說道:「我活了這麼大年紀,黃土已經蓋頂了。從康先生對那東西的珍愛程度,我就知道我一生見過的無數奇珍異寶,都比不上那東西。要是能讓我知道那東西是什麼,就是現在讓我死,也值了!苗教授,自古七十二行,行行出狀元,我也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之理。看在我們之間還有些交情的份上,你總不能讓我帶著一份遺憾進棺材吧?」
對於一個在古董界享有很高聲譽的人物來說,若是看不準一件古董的真偽和來歷,無疑是最大的屈辱,至死都將耿耿於懷。苗君儒能理解劉大古董的心情,他說道:「劉掌櫃,我不想害你,三天後我和他一起走,如果我有命回到重慶的話,再告訴你那是什麼東西!」
劉大古董站在台階上,看著苗君儒走下台階的步伐,是那麼的沉重與無奈。他實在不明白,他已經將話說到那份上,苗君儒為什麼還是不肯說,難道僅僅是為了保住他的命?或是為了掩蓋與那東西有牽連的歷史真相?康禮夫究竟想去哪裏,去做什麼呢?
康禮夫從屋內慢慢走出來,斜視著劉大古董說道:「劉掌櫃,我勸你還是少操那份閒心,苗教授不想你死,我同樣也不想你死,明白嗎?」
他走下台階,在幾個黑衣男子的護佑下,上了停在路邊的黑色福特小轎車。
劉大古董望著那小轎車消失在街道盡頭,他知道他一時間無法知道答案,但是那個答案除了苗君儒和康禮夫外,應該還有一個人知道,就是前兩天到過他店裏的那個外地人。

作者簡介:
婺源霸刀,本名吳學華。筆名亦有:未卜、昭然、草草蟲。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法學會法制文學研究會會員、中國書畫家協會理事、中國毛體書法藝術研究院副院長、廬山白鹿洞書畫院高級研究員。
一個靠深厚的徽州文化孕育出的優秀小夥子,經過十幾年的不懈努力,終於成為專業創作人士。現已出版各類題材的中長篇小說二十多部計500餘萬字,電影電視劇多部。曾任數家雜誌社及軍事類報紙的執行主編、記者。著有《問官場,誰是貪官?》(風雲時代出版)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