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405夜天子5【大限之期】Xf406夜天子6【峰迴路轉】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05
書籍名稱:夜天子5【大限之期】 6【峰迴路轉】
作  者:月關
定  價:280元 每本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3.09

楊應龍並不懷疑尊者即將歸天的真假,
「千年」這種蠱術,「殺人一千自損八百」,
一旦使用這種蠱術,施術者本人也會遭到反噬,必死無疑!

月關繼《回到明朝當王爺》後,再破百萬點擊率,最強力作《夜天子》!


看古裝版的痞子英雄葉小天,如何走跳大明朝!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夜天子」電視劇,並由月關親自編劇,陳皓威執導,徐海喬、宋祖兒領銜主演,精彩可期,萬眾矚目!

內文簡介:
葉小天成功護送水舞及樂遙回到薛家,欲打動「岳父大人」的心,將水舞許配給自己。然而薛父貪圖富貴,執意不允,且將無血緣關係的小樂遙趕出門。葉小天只得與樂遙及熊貓福娃兒暫住客棧,再想辦法。
此時在後方窺伺已久的楊三瘦管家及下屬兩人決心依楊夫人之命除掉水舞,卻因此誤殺了薛父。薛父誤以為是葉小天求親不成痛下毒手,臨終前最後遺言,不許女兒嫁與葉小天。


一天,獨留客棧的樂遙突遭不明人士擄走,葉小天心急如焚,與福娃兒、毛問智、華雲飛一路追尋,誰知竟誤入生苗族群,就在即將遇難之際,幸遇展凝兒而脫險。然而恰逢蠱神的侍神尊者大限之期將至,即將傳位給繼承者之際,野心勃勃的格格沃長老堅持不肯讓葉小天一行人離開……
格格沃是繼任尊者的最熱門人選,原因是他在八大長老中地位最尊,很有希望成為蠱神選定的最佳繼承者,事實上大多數時候尊者秉承蠱神之意選定的繼承人也確實是長老中威望地位最高的那個。
但是尊者的選拔並不是由上一任尊者綜合評價有資格的繼承人各方面的優點,從中選擇的一個,尊者只是一個傳話的人,決定這一切的是「蠱神」,蠱神選定了誰,它就會通過尊者來指定。
對這一點,格格沃一直有些懷疑,他會用蠱,而且是個用蠱高手,但他養了一輩子蠱,用了一輩子蠱,卻從來沒有見過蠱神,他甚至懷疑世上是不是真的有這麼一位神祇。

◎明朝小檔案:土司制度
中國的土司制度,主要集中於元、明、清三代,在以雲南、貴州、四川、湖南(含廣西、湖北)為中心的中國西南部非漢民族地區,實行了一種任命當地民族集團的酋長擔任地方長官的制度。歷史上稱這些由當地民族集團的酋長擔任的地方官為 「土司」或「土官」,學術界則統稱這種制度為「土司制度」。

【目錄】
第一章 弒父仇人
第二章 楊家二夫人之死
第三章 身穿黑袍的生苗長老
第四章 寂寞的尊者
第五章 饒舌蠱
第六章 赤裸裸的挖牆角
第七章 深情之吻
第八章 心蠱
第九章 駭人的千年蠱術
第十章 野心人人有

內文精摘:
蠱,自古就有這麼一個字,顯見它最初的時候並不僅出現於苗疆,也並非神秘到了許多中原地區的人聞所未聞,否則造字的聖人也不會創出這麼一個字來了,只是由於適宜發展的環境不同,它在苗疆這個地方發揚光大了而已。
就像辣椒傳進中國,哪兒都有種,偏偏就在川、湘、黔一帶最為盛行,又比如芥茉在春秋戰國時就是中國人慣用的調料,卻在日本發揚光大,還有鹹菜,自三國時期傳入朝鮮,幾乎就成了他們的標誌。
蠱,上邊一個蟲字,下邊一個器皿的皿字,言下之意,蟲子放在器皿內,為蠱。事實上也是如此,養蠱人就是把許多毒蟲放在一個器皿裡,讓牠們互相吞食,最後活下來的那隻未死的毒蟲,便成了蠱。
當然實際上的操作不僅僅這麼簡單,其中還有許多秘法,這只是養蠱人簡單的介紹,造出蠱這個字的人顯然也知道這種養蠱之法。李時珍此時已經老邁了,他的《本草綱目》已經完成,《本草》中也提到了蠱,言曰:「取百蟲入甕中,經年開之,必有一蟲盡食諸蟲,此即名曰蠱。」
顯然,李時珍也知道蠱的養法,他本就是湖南湖北一帶的人,又常入深山採藥,嘗盡百草,接觸這種事物的機會自然極多,所言當有所據。不過,李時珍在本草中說,蠱是一種專治毒瘡的藥。
其實不只《本草》中這麼說,宋代的《慶曆善治方》,唐代的《千金方》,也都提到了蠱,甚至還有養蠱、下蠱的方法,包括用蠱治病的醫方。不過在醫言醫,他們談的都是如何用蠱治病。
就像一根見血封喉的毒藤、一條噬人五步必死的毒蛇,這些名醫不會在他們的著作中大談特談如何用它下毒,下毒時有什麼禁忌,要如何保存這些毒藥,怎樣才能最大程度地發揮它的毒性,他們只會講如何用這種毒攻克一些頑症。
但是同為唐朝人的孔穎達在《十三經注疏》裡面卻提到了蠱的另一面:「以毒藥藥人,令人不自知者,今律謂之蠱毒。」
苗人習蠱者大多也是用來治病的,他們住在深山大澤之中,環境相對惡劣,各種毒蟲毒蛇又多,中毒是家常便飯,有「毒中王者」的蠱來克制各種毒蟲,相對就安全得多,苗人部落裡的巫師除了問卜吉凶,最大的作用就是當兼職醫生,他們研習蠱術的目的也就在於此。
這是展凝兒向葉小天介紹的內容,展凝兒當然不會蠱術,其實大部分苗人也都不會蠱術,但是展凝兒畢竟是苗人的一份子,再加上她出身世家,這種秘辛掌握的就多些。
展凝兒道:「習蠱術的多是婦人,一則是為了給家人治病,防治各種毒蟲,二來女兒家習了蠱術,便也多了一門防身的技藝,我們苗家女子是『嫁出去的姑娘,潑出去的水』,即便受了丈夫欺負,娘家也是不會跑到女兒家裡去為她撐腰的,部落首領也不理會這種家務事,想要有所保障,就唯有修習蠱術。」
葉小天心想,如果桃四娘習有蠱術,而且捨得對丈夫下手,那麼徐伯夷也就不敢那麼對她了吧?可是想想要是娶個苗女在身邊,一旦得罪了她,就有可能神不知鬼不覺地在飯裡、水裡或者酒裡給你下蠱,叫你從此乖乖馴服,葉小天便有種毛骨怵然的感覺。
葉小天道:「我看毛問智中了蠱毒之後,其形其狀詭異可怕之極,如果你們苗人盡習蠱術,那不是打遍天下無敵手了?」
展凝兒道:「蠱是要用自己的血來養的,要捉很多毒蟲,有時候一罐子毒蟲全死了,還得從頭培養,歷經數年甚至十數年時光,才能養成一隻蠱蟲,用過之後就沒有了,還要從頭養起,你以為這是撒豆成兵,說得那麼容易。
「再說萬物相生相剋,蠱也不是無敵的,天下間盡多奇人異士,太過倚仗蠱術,難免就要成為招惹禍災的根源。一旦招來強大勢力的忌諱,不惜代價發來萬馬千軍,恐怕就是滅族之災了,豈非得不償失?」
兩人正說著,格格沃便領著兩個侍衛從遠處走來,毛問智路徑不熟,從密林中穿過來時,格格沃已經到了,只好站在林邊樹後偷偷摸摸看著,對這些會擺弄毒蟲的傢伙,毛問智現在是深為畏懼。看著看著,毛問智突然發現,對面林中似乎也有人。
格格沃見了葉小天,倨傲地揚起了下巴,道:「葉小天,原來你在這裡?」
葉小天知道這格格沃對自己頗有敵意,不禁皺起了眉頭,道:「原來是格格沃長老,長老找我有什麼事麼?」
格格沃道:「有位貴人聽說你很受尊者賞識,頗有些好奇,想要見見你。」
葉小天奇怪地道:「誰要見我?」
這格格沃在此地已經是貴人了,能被他尊稱為貴人的,又是什麼人?展凝兒已經明白過來,冷笑道:「姓楊的要見我朋友做什麼?他鬼鬼祟祟的自己不露面,卻打發你來,你堂堂蠱神殿長老,成了替人跑腿傳訊兒的下人麼?」
格格沃老臉一紅,惱羞成怒地道:「展姑娘,你怎麼可以對本長老口出不遜?我……我是進村去找格朵佬商量事情的,順道兒替他傳個口信兒而已。」
葉小天向展凝兒問道:「他說的貴人是什麼人?」
展凝兒橫了格格沃一眼,說道:「那人就是安宋田楊四大天王中的楊天王,就因為有他全力支持,格格沃才野心勃勃想成為新一任尊者,你不用理會,那人口蜜腹劍,不是好人!」
展凝兒話音剛落,旁邊林中便傳出一陣朗聲大笑:「哈哈哈,展姑娘,楊某何時得罪了你呀,叫你對我有這般成見?不過,能蒙你贊一聲天王,楊某也是心中竊喜呢……」
葉小天本以為展凝兒口中那個口蜜腹劍的小人必定生得獐頭鼠目,卻不料從林中走出來的居然是一個成熟、英俊、瀟灑、極富魅力的中年男人,身材頎長,面如冠玉,目似朗星,溫文爾雅,那是最令少女為之心動的一種男性魅力。
同一個這樣成熟,充滿了男性魅力的男人站在一起,像葉小天這樣年紀輕輕、相貌清秀的青年,就像站在太陽旁邊的一顆星辰,立即就被奪走了所有的光輝。
儘管如此,偏偏令你生不起半點抗拒反感之意,你會覺得像他這樣的人,本就應該一出現就攫取所有人的光彩。只不過,展凝兒貌似不是正常的女人,見了這樣令少女們一見便會為之傾心瘋狂的美男子,她不但沒有一點著迷的樣子,反而露出了明顯的敵意與厭惡。
那個美男子施施然地向他們走過來,步履非常從容,葉小天注意到,他只穿了一襲玉色輕衫,衫角領口的花紋淡到不細看就看不出來,可就是這樣一身素色衣衫,穿在他的身上,卻讓他整個人煥發出一種美玉般的潤澤光采。
他的衣衫一塵不染,髮髻梳得一絲不亂,腳下那雙靴子,就連白色的靴緣都沒有染上一絲灰塵,常有人把皎潔純淨,美麗絕倫的女子比喻為玉人兒,這個已過中年的男子,竟也能夠給人這樣一種感覺。
展凝兒揚起下巴,冷笑道:「看吧,我就說你藏頭露尾,你這毛病還真是一點沒改,既然說要格格沃長老替你傳信,你自己偏偏還要跟來,躲在一旁鬼鬼祟祟的。」
中年美男子哈哈一笑,道:「展姑娘,你誤會了。楊某托格格沃長老捎信兒的時候,還不知道這位小兄弟是你朋友,及至得悉此事,楊某為了表示對展姑娘的敬重,這不就親自趕來了麼?」
葉小天看著這個很具魅力的中年人,心道:「他就是貴州四大天王中的楊天王?卻不知這位楊大土司叫什麼,對京城那些官兒,我門兒清,對貴州這邊的土皇帝們實是不大瞭解。」
那號稱楊天王的中年男子笑吟吟地對格格沃道:「有勞格格沃長老了。」
格格沃拱手還禮道:「土司大人客氣了,既然土司大人親自來了,那麼我就告辭了。」
格格沃向那中年男子點點頭,舉步向村中走去。中年男子轉向葉小天,道:「葉兄弟,你不要誤會,楊某對你沒有絲毫惡意。只是尊者他老人家近幾年來都不大見外人了,就連身邊八大長老,他肯接見的機會都不多。
「楊某自從到了蠱神殿,也只蒙他老人家接見過一回,卻不想小兄弟你竟能受到尊者青睞。楊某動了好奇之心,又因深山枯躁,無所事事,這才邀你一見,聽說你還是展姑娘的朋友,那好極了,展姑娘,不如就由楊某作東,邀你二人飲宴,可好?」
展凝兒硬梆梆地道:「你讓我去我就去,那我多沒面子,你那地方,本姑娘不想去。」
楊天王不以為忤,微笑道:「好,那我給足你面子,我們就在這裡吧。」
楊天王往山坡上一指,道:「幕天席地,面臨大湖,聽濤飲酒,不亦快哉。」
展凝兒皺了皺眉,道:「我出來時不曾說與表兄,若是回去晚了恐表兄著急……」
葉小天察顏觀色,心中暗想:「別看展姑娘對他的樣子看起來凶巴巴的,恐怕只是占了女兒家身分的便宜,知道使使小性子也不會真的得罪了他。但是真要拂卻此人顏面的時候,她還是顧忌很深的。
安家不是安宋田楊四大家中的土司王麼?排名第一的土世司家。她外公是土司王,又何須忌憚他人?看起來,這排名是一回事兒,實力卻是另一回事了,這個楊大土司雖然在四大天王中排名居末,論實力卻未必如此。至少那田家既然在開國時候就被太祖皇帝陰了一把,接著又被成祖皇帝揍了一頓,元氣至今就沒恢復過來,田家排名第三的這把金交椅,可能早就坐不穩了。」
葉小天對貴州的土司老爺們不太瞭解,正常來說,以他的身分,就算定居貴州,和這些大人物們也是八輩子都不可能有半分交集,也沒有必要打聽他們,田家的經歷,還是他到了銅仁之後才漸漸瞭解到的。
但是葉小天此時察顏觀色,所做出的推測竟是八九不離十。安宋田楊四大家中,排名居末的楊家,實力此時已經隱隱然躍居首位,成為真正的土司王了。只是依據家族傳承之悠久和實力排序叫慣了的安宋田楊四大家,大家一直就這麼叫了下來,這又不是華山論劍,時不時還要重新排排名。
楊天王頷首笑道:「呵呵,安南天麼?好,那麼就請展姑娘先去知會令兄一聲吧,如果令兄有暇,不妨請他同來。楊某先去準備,三柱香的時間之後,楊某在山上恭候大駕。」
楊天王說完,便向兩人拱拱手,微笑著離去。
葉小天道:「這人是誰啊,看起來很威風的樣子。」
展凝兒道:「他是播州土司,叫楊應龍。唐末時候,他的先祖楊端打敗了南詔,割據播州,從此不管江山如何變幻,楊家都佔據播州,世襲罔替,到如今已有六百多年了。楊應龍是隆慶五年繼承他爹職位的,在位僅九年,楊家便勢力大漲,此人很是了得。」
葉小天贊同地道:「我看也是,楊應龍,人中之龍啊!此人有權、有財、有貌,不過凝兒姑娘你好像很討厭他啊?」
展凝兒凶巴巴地瞪向他道:「怎麼,我不能討厭他嗎?」
葉小天趕緊道:「可以,當然可以,只是……我看這位楊天王實在挑不出一點叫人討厭的地方呢。」
展凝兒冷笑道:「那是因為你還不瞭解他那不足為人道的嗜好。」
葉小天道:「此人有何嗜好?」
展凝兒鄙夷地道:「此人……此人性喜漁色……」
葉小天道:「哦……,男人不色,何來男人本色?不色,是沒有能力色。這位楊天王位高權重,稱霸一方,再加上一副風流倜儻的好相貌,喜歡女色,也無可厚非啊。」
展凝兒臉蛋兒微微有些暈紅,似乎有些忸怩:「你不懂!他……他要只是好色原也沒有什麼,只是此人性好人妻。而且色膽包天,但凡他看中的婦人,不管什麼身分,他都要想方設法弄到手,真是……真是無恥……」
葉小天道:「原來和曹操一個毛病啊。」
展凝兒道:「嗯!就是跟白臉曹操一個德性!」
葉小天道:「啊……啊……」
展凝兒瞪眼道:「你啊什麼?一副心嚮往之的臭德性,你很羡慕是不是?」
葉小天無辜地道:「我哪有,我只是覺得不可思議,放著黃花大閨女不要,偏偏喜歡人妻,唉,這些有權有勢的人,大概是對越容易得到的就越沒興趣,比如你表哥……」
展凝兒「啪」地一拍刀柄,葉小天立即收聲,小聲嘀咕道:「我又沒說假話,凶什麼凶?」
展凝兒拔出刀子一指葉小天,嬌叱道:「我有凶過你嗎?」
葉小天:「……」
這時,早已走到二人身邊,卻因為二人一直在鬥嘴,以致被他們完全無視了的毛問智咳嗽一聲,彬彬有禮地道:「請問兩位,俺可以插一句嗎?」
葉小天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你一向咋咋唬唬的,什麼時候變這麼乖了?」
毛問智苦著臉道:「不乖不行,苗女凶猛啊!」
展凝兒:「……」
葉小天心道,這貨哪壺不開提哪壺,這丫頭要是一發飆,倒楣的十有八九還是我,於是趕緊岔開話題道:「你要說什麼?」
毛問智這才想起正事,一拍後腦勺道:「你們快看山上。」
葉小天和展凝兒扭頭向山上望去,不知何時,那裡突然出現了許多身著錦衣的豪奴,一片雜草叢生,中間零落地生長著幾棵小樹,那些豪奴抽出鋒利的佩刀一通劈砍,片刻功夫就將小樹伐去,綠草平齊,弄得彷彿一塊鮮綠的地毯。
隨後又有十六名赤裸著肌肉虯結上身的力士扛來一捆捆從西域重金買來的豪華精美的駝毛地毯,將它們平鋪在綠草地上,接著又有人在地毯四周插下鐵頭的立竿,開始架設天窗花架,又把一匹匹錦綢花緞繞著那立竿圍成幔牆。
幔牆剛一圍好,就有許多鮮衣豪奴出現,捧著各式坐具、臥具、長几、矮凳,以及金銀各式器皿,一一走進圍幔當中去,又有許多彩衣妙齡少女,或抱琵琶,或持長簫,輕盈地自林中走來,彷彿一群美麗的仙子。
那個地方正是楊應龍方才信手一指說要宴請二人的所在。那裡本來雜草叢生,可是就只這片刻功夫,這片平平無奇的荒草地就變成了一座行宮,豪奴竭誠侍奉,麗人賞心悅目,絲竹之聲隱隱,酌金饌玉,富麗堂皇。
這楊應龍的信手一指,竟然有點石成金的神效,葉小天不由驚歎道:「大丈夫當如是也!」
展凝兒看著葉小天道:「彼可取而代之。」
葉小天驚喜地道:「我行麼?」
展凝兒飛起一腳,沒好氣地道:「行個屁!你以為你是項羽啊!」
葉小天「哎喲」一聲,捂著屁股道:「你還說你不凶……」
展凝兒冷哼道:「這就叫凶?這還是輕的呢!走,赴宴去,記住,一會兒多吃菜少喝酒,話不要亂說,一切看我眼色行事。」
展凝兒像隻傲嬌的孔雀般走在前面,葉小天受氣的小媳婦兒似的跟在後面,小聲跟毛問智嘀咕:「你說她這麼凶,將來怎麼嫁得出去。」
毛問智道:「大哥,這話可不對啊。俺只聽說過討不著老婆的光棍,就沒聽說過嫁不出去的姑娘。這女人吧,她再醜再凶,只要不挑,就一定嫁得掉,再說人家展姑娘長得仙女兒似的,還能沒人要?」
展凝兒負手而行,好像沒有聽到他們兩人說話,其實一直豎著耳朵聽著,聽到這裡,下巴翹得更高了。葉小天板起臉道:「人家請我吃酒,你跟來幹什麼,病才剛好,回去歇著吧。」
毛問智道:「大哥說得是!俺現在還真是哪兒都不想去,二柱說得對,這嘎噠太危險了!」毛問智說完就迫不及待地溜掉了,葉小天本想拿捏這吃貨一把,不想竟是這樣一個結果,只好哭笑不得地看著他遠去。
山坡上魔法般出現了一座美麗的行宮,那帳頂有些像遊牧民族的帳篷,卻又不完全相似,它不在乎實用性和耐損度,更注重華麗的裝飾效果,上邊金銀的飾花在陽光下熠熠放光。
展凝兒走到那座華美的行宮前,馬上就有錦衣侍衛上前,向她彎腰一禮,做出有請的姿勢。
展凝兒見楊應龍沒有親自出迎,不由冷哼一聲,不過細論起來,楊應龍雖與她是同輩,卻是楊氏大土司,身分比她父親還要高些,原本就無需出迎,她也挑不出不是,便不悅地走向那道錦緞懸掛的帳門。
「呵呵,你們來啦,坐,請上坐!」
楊應龍早已在帳中相候了,帳中鋪著名貴的波斯地毯,靠墊、坐枕、矮几,一應俱全,矮几上有金杯玉盞,還有盛著色誘人涎的水靈靈的各色水果。
楊應龍換了一身便袍,臥於一張巨大的白熊皮上,倚著靠枕,一見他們進來,便笑吟吟地坐起,道:「展姑娘,葉兄弟,請坐!」
楊應龍下首早已設好兩張席位,一左一右,自然是給葉小天和展凝兒準備的,展凝兒隨手挑了一張座位坐下,葉小天便也在另一邊席後就坐。
這時兩名白衣侍女捧著細頸長瓶兒上前為他們斟酒,葉小天自昨日經歷了毛問智的遭遇以後,心裡也有了些陰影,雖瞧那酒漿澄澈,心裡還是有點擔心,但他瞧了展凝兒一眼,見她神色自若,便也放下心來。
且不說以楊應龍的身分,要對付像他這樣的人就沒有下毒的道理,就算想下毒,也不會當著展凝兒的面。展凝兒固然忌憚楊應龍,楊應龍對安家和展家又何嘗沒有忌憚,如非已成死敵,不會貿然下毒手的。
那兩個侍女雖是身分卑微的奴僕,但玉頸修長、身材高挑,濃黑的雲髻高挽,如同兩隻天鵝般美麗高雅。她們彎腰斟酒時,領口半敞,可以看見纖巧的鎖骨和一痕雪玉般的肌膚,衣袍下有兩顆珠狀物微微搖顫出誘人的漣漪。
葉小天正是少年慕艾的時候,美麗的異性對他而言有種特別的吸引力,如此美景豈不心動,不由深深地看了兩眼。楊應龍看似隨意,其實一直在觀察他的神色,見此情景,不由微微一笑。
兩個美貌侍女斟完酒後便輕移蓮步,悄然退到一邊,捧瓶站定。圍幔旁邊,又有許多美貌樂師,這邊菜肴一上,檀板清鳴,絲竹弦管便合奏起來,聲音柔和,既不會影響主人與客人談話,又能很好地烘托氣氛。
兩個粉光脂豔,美麗動人的舞姬身著誘人舞服姍姍而上,將一隻青銅蓮花的香盒置於三席中間,點上一枝天竺占婆香,便在嫋嫋輕煙、淡淡幽香中玉足輕踏,飛雪迴旋般舞蹈起來。
楊應龍作為主人,先向二人敬了一杯酒,持箸挾了口菜,笑道:「楊某和展姑娘熟悉得很,在水西的時候經常可以見到。倒是這位葉兄弟面生得很,你也是水西人?」
葉小天欠身道:「楊土司誤會了,在下本是京城人氏,因為一樁事情離開京城,在葫縣的時候與展姑娘相識。」
「哦?」
楊應龍愣了愣,看看展凝兒,再看看葉小天,露出恍然神色,道:「原來如此,呵呵,小天兄弟俊逸不凡,一看就是人中龍鳳,展姑娘那就更不用說了,水西大族、名門之後,兩位般配得很,難怪一見鍾情了。」
展凝兒先前說葉小天是她朋友,只是出於好心,想給葉小天一個保護,可不想真被人誤會他們是情侶,再加上剛才上山時葉小天還在背後嘲笑她嫁不出去,展凝兒正生氣呢,這時正好反唇相譏。
展凝兒馬上道:「楊土司,你這眼光兒著實差了點兒,本姑娘就算不是一隻天鵝,難道就得嫁給一隻癩蛤蟆。」
楊應龍一愣,葉小天馬上反擊道:「楊土司的確是誤會了,在下就算是一隻癩蛤蟆,難道就非得娶一隻母癩蛤蟆?」
「你……」
展凝兒瞪著葉小天,杏眼中幾欲噴火,看樣子若非是在他人宴席上,就要對葉小天飽以老拳了。葉小天回了她一個挑釁的眼神兒,心道:「就興你羞辱我,還不許我還嘴麼?」
楊應龍哈哈大笑道:「你們還真是一對歡喜冤家,好好好,不是情侶便不是情侶,今日飲宴當一團和氣,你們不要鬥氣啦。小天兄弟,你與展姑娘既非情侶,緣何受展姑娘之邀來到這裡呢?」
葉小天苦笑道:「楊土司,在下並非展姑娘相邀而來,而是為了追索兩個擄走親人的賊一路到了這裡,誰知竟引起了格格沃長老的猜忌,不許我們離開,這才有了陰差陽錯見到侍神尊者的事兒。」
楊應龍目芒微微一閃,追問道:「擄走親人的賊?」
葉小天點頭道:「不錯!在下有一個小妹,雖然沒有血緣之親,卻患難與共,情同手足。在銅仁的時候,我把她寄放在客棧中,去尋訪另一位朋友,誰知她卻出了事……」
葉小天把發生在銅仁的事對楊應龍簡單地說了一遍,懇求道:「楊土司,格格沃長老既是你的朋友,能否請你代為說項,讓他放我們離開啊,遙遙被人擄走,迄今下落不明,每每想起我都揪心得很。」
楊應龍深深地望了葉小天一眼,緩緩點頭道:「原來如此,回頭我跟格格沃長老談一談吧,不過他這人固執得很,只怕不容易說通。」
楊應龍微微一笑,道:「卻不知葉兄弟你是如何得到尊者賞識的,若是能讓格格沃明白這一點,說不定他就會放你離開了。他這個人啊,什麼都好,就是有些功利心,對這尊者之位,他眼熱得很呢。」
葉小天搖頭道:「在下也不知那位尊者為何要留我聊天,當時……似乎也沒說什麼。」
葉小天就把當時同尊者見面交談的內容對楊應龍說了一遍,楊應龍看出葉小天不似作偽,可仔細想想他和尊者見面所談的內容,反而更加摸不著頭腦了。
因為葉小天說話詼諧有趣?豈有此理!尊者平素不苟言笑,呆板訥言,是個喜歡說笑話的人麼?再者說尊者作為一個用蠱高手,確實有種很奇妙的感應,可以預知死期將近,一個明知快死的人,還這麼有心情聽笑話?
楊應龍思來想去,也只能是尊者對葉小天莫名的好感歸結為緣份了。世上也只有這種東西,才是不可琢磨也沒有道理可講的,或許葉小天就是合了尊者的眼緣,所以引起了尊者的興趣。
想到這裡,楊應龍放下酒杯道:「呵呵,或許是因為尊者與你有緣吧,葉兄弟,楊某有一件事想拜託你,來日你同尊者聊天的時候,可否探一探他的口風,問問他是否已經確定傳承人選呢?」
葉小天道:「我聽凝兒姑娘說過,似乎尊者要在歸天之前才會獲得蠱神指示?」
楊應龍作為一個上位者,同格格沃一樣,對於蠱神是否存在存有疑慮,即便蠱神真的存在,一個神祇會無聊到干涉他在人間的信徒們選首領?楊應龍一直深深存疑。楊應龍真正在乎的是蠱神在苗疆各部之中的影響,是作為蠱神代言人的尊者可以發揮的巨大作用。
楊應龍淡淡一笑,道:「展姑娘所知也是有限,有的人天年將盡時,提前很久就已臥床不起人事不省了,這時蠱神即使賜下神諭,一個昏迷不醒的尊者又如何向信徒們傳達呢?所以很多時候,尊者都是提前得到神諭的,只是因為擔心節外生枝,所以秘而不宣。」
葉小天心中暗道:「果然如此。」
雖然他知道了蠱毒的可怕,卻還是不信有什麼蠱神。作為天牢獄卒,他見多了落敗的上位者,早就明白了這樣一個道理:決定一切的是實力和智慧,即便真有神明,那也是神是神,人是人,神不會來干涉人的世界。
楊應龍道:「還有一點,如果尊者還沒有選定繼承人的話,那麼……」
楊應龍的神色有些嚴肅起來,他微笑的時候,給人的感覺和煦如春風,但只是顏色稍稍一正,便有一種不怒自威的威儀,儘管葉小天見慣了大人物,心還是不由自主地跳快了一些。
楊應龍道:「那麼……我希望你能為格格沃長老說幾句好話,呵呵,尊者聽到了,蠱神也就會聽到,這對格格沃成為下一任尊者將會有很大幫助。」
葉小天沒想到楊應龍如此直白,而且是當著展凝兒的面,他們兩家各有支持的人,楊應龍這牆角兒挖得也太明目張膽了吧?
葉小天道:「恐怕……凝兒姑娘不會同意我這麼做吧?」
楊應龍微笑道:「她此時聽而不聞,視而不見,如何反對呢?」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