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17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Ⅱ之1【歪打正著】
作  者:打眼
定  價:280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605-6
原印條碼:978-986-352-605-6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7.20

出版重點:
※方逸原本只是去找失蹤的司元傑,卻歪打正著地破獲了一樁涉及殺人詐錢的重大案件,也算是功德一件了。緊接著就是過舊曆年,方逸也隨著柏初夏去給外公拜年,在壽宴上,他能被得到女方家人的認可嗎?
※《神幻大師》全新第二輯精彩展開,看方逸還會遇到什麼奇遇和奇人!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寶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內文簡介: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為了找尋逾期未歸的司元傑,方逸連同胖子幾人前往追查他的下落,卻遍尋不著,沒想到他竟是被拐騙到礦場,而意外揭發出一連串駭人聽聞的害命謀財大案!原來歹徒利用礦老板不願意外事故上報以免遭到停工處罰的心理,將孤苦無親的人騙至礦場謀害後,再高價勒索礦場老板,為息事寧人,礦老板通常都會同意付錢了事,歹徒於是大賺黑心錢。安全救回司元傑後,方逸開始忙著幫柏初夏外公過壽的事,然而女方家皆不看好方逸,在門戶之見森嚴的傳統家庭中,方逸該用什麼方法打破歧見,爭取自己的幸福呢?

【神幻小檔案】鄭板橋(1693-1766),名燮,字克柔,號板橋,清朝著名書畫家,「揚州八怪」之首。擅畫竹、蘭、石著稱,其書畫的獨特風格和傑出成就在當時產生不小影響,追隨者甚眾,有「板橋派」之稱,其中最令人膾炙人口的是「難得糊塗」這一匾額。

【目錄】
第一章 立下大功
第二章  過河拆橋
第三章  歪打正著
第四章  錢幣四看
第五章  重磅炸彈
第六章  偷梁換柱
第七章  品酒鑑人
第八章  鄭板橋的名畫
第九章  望氣之色
第十章  情敵相見

 

內文精摘:
方逸猜得不錯,此時在礦區東南角的倉庫,的確正在上演一齣抓捕大戲。
尤龍執意要去看死去的尤小樂,間接也破壞了孫局長之前佈置好的抓捕計畫,不過人員是機動的,對付的又只是尤龍一個人,很快孫局長就重新做了安排,將手下最精銳的幾個老手派到倉庫埋伏起來。
尤龍在徐工的帶領下,踩著那厚厚的積雪往倉庫方向走去。
尤龍一邊和徐工閒扯著,一邊頗為警惕的看向四周,當他的眼睛從倉庫左側掃過時,瞳孔忽然緊縮起來,因為他看到地上分明有一條剛壓出來的輪胎印子。
「徐工,先歇歇腳吧,沒想到倉庫這麼遠啊。」
尤龍拉了把身邊的吳二寶老婆,停下了腳步,轉過身子擋住徐工的視線後,看似隨意的問道:「這倉庫是裝什麼東西的?我看就是個鐵皮屋,我弟弟待在裡面,不會跑進去什麼野獸吧?」
「怎麼可能有野獸?」聽到尤龍的話,徐工笑著搖搖頭道:「這是放置廢棄設備的倉庫,平時倉庫門都是鎖起來的,連人都不會過來一個,哪裡會有野獸跑來啊,就算有,牠們也進不了倉庫的。」
「唉,一想到我那弟弟,我這心就像是刀絞一樣的疼啊,」尤龍用手捂住自己的心口窩,長嘆了口氣道:「徐工,不看了,咱們回去吧,我怕看了之後受不了啊。」
「啊?不看了?」
聽到尤龍這突如其來的話,徐工卻是愣住了,眼下萬事俱備只欠東風,倉庫大門距離這裡只有三十多米的距離了,只要將尤龍帶進門內,他就算是會飛,也插翅難逃了。偏偏就在這臨門一腳的關口,尤龍竟然要回去,頓時把徐工給閃了一下,一時間徐工竟然不知道該如何接尤龍的話了。
「這都到地方了,你不進去看看?」徐工努力地說服道。他知道在倉庫門後就埋伏著他們的人,自己只需要把尤龍引過去就算是完成任務了。
「唉,不去了,進去更傷心。」尤龍用手遮住眼睛,看似一副傷心欲絕的樣子,實際上他的那雙眼睛正在滴溜溜地轉著,倉庫邊上還沒來得及遮掩的幾雙腳印和倉庫右側停著的一輛吉普車也被尤龍看在了眼裡。
尤龍一向疑心病很重,做事也夠小心謹慎,看到這種種跡象,心裡便知不對,當下向吉普車走去,口中道:「徐工,我以前腰肌受過傷,實在是走不動了,那車是誰的?咱們開車回去吧。」
「壞了,他們怎麼沒把車給藏起來?」
看到那輛吉普車,徐工心裡頓時「咯登」了一下,連忙伸手拉住尤龍的胳膊,說道:「那是檢修線路工人開來的,他們可能在倉庫裡,咱們進去把鑰匙要來。」
「要你媽的鑰匙!」尤龍忽然瞪起眼睛,還沒等徐工反應過來,右手就從腰間拔出一把匕首,一下插進徐工的腹部,接著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低吼道:「敢給龍爺我下套子,等我出去弄死你全家!」
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誰都沒想到,在尤龍拔出匕首後,一股血箭從徐工的腰腹間噴灑出來,將皚皚白雪染成血紅一片,看到尤龍的舉動,旁邊的女孩已然被嚇呆了。
「龍哥,怎麼了?」
吳二寶老婆一時間也沒反應過來,愣愣地看著臉龐扭曲的尤龍,一臉慘白。
「咱們的事漏風了,趕緊到那輛車上去!」
尤龍一把抓住年輕女孩的長髮,右手拿著匕首,拖著女孩向吉普車快步走了過去,至於倒在地上身體微微抽搐、不知生死的徐工,尤龍沒有再多看上一眼。
「混蛋,怎麼回事?怎麼會有輛車子停在那裡?」
遠在兩百多米之外的小樓裡,正拿著望遠鏡觀察情形的孫局長暴怒起來,沒想到距離尤龍進倉庫只有一步之遙的時候,竟會發生這種變故。
尤龍這夥人都是些心狠手辣的傢伙,從他掏出匕首刺傷徐工的舉動就能看出來,在他狗急跳牆之後,抓捕工作肯定會受到很大的影響,說不定還會出現傷亡。
「嫌犯挾持人質準備逃亡,一組馬上實施強捕,二組注意配合掩護,三組救護傷患,千萬不能讓嫌犯跑掉!」孫局抓起對講機,下令指揮道:「注意,嫌犯手上有人質,務必要確保人質安全!」
扔下對講機,孫局長重重一拳砸在窗戶上,原本安排妥當的抓捕工作,居然會出現這麼大的簍子,簡直令人不可饒恕。

在孫局長的命令下,倉庫裡的一組和分佈在倉庫外圍的二組三組人員立時向尤龍包圍了過去。
眾人都看出尤龍想搶車的動機,一組從倉庫出來後,迅速來到了吉普車的旁邊,七八支黑洞洞的槍口同時對準了尤龍。
「媽的,讓老子猜對了!」
看到這麼多人,尤龍心裡生出絕望的情緒,一把拉起被他拖在地上的女孩,把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大聲吼道:「給我讓開,不然老子殺了她!」
要說誰對法律最瞭解,其實並不是律師,而是那些蹲過監獄的犯人,監獄裡面的人才很多,能把案情給你分析得一清二楚,所以尤龍知道自己犯的罪,就是槍斃十次都不夠,因此他早已心存魚死網破的念頭了。
「別衝動,先把匕首放下,有話好好說……」抓捕組的組長開口說道:「尤龍,今兒你是跑不掉的,何必拿個女孩子做擋箭牌?把人放下,我算你自首……」
「滾一邊去,娘的,你以為老子傻子啊?」
聽到那人的話後,尤龍破口大罵:「自首不自首,結局都是一樣的,你們要是不想讓這女人死,就把車鑰匙給老子,不然老子死了也要拉個陪葬的!」
尤龍知道自首會在判刑的時候考慮從輕處罰,但是以他犯的罪行,就算是從輕處罰,那也是槍斃的下場,所以抓捕組組長的話對他而言是沒有什麼意義的。
「龍哥,怎……怎麼辦?我……我不想死啊……」
尤龍是存了拼命的心思,但這突如其來的一幕,卻把吳二寶的媳婦給嚇得不輕,一把拉住尤龍的胳膊哭嚎了起來。
「臭娘們,你嚎喪啊?」尤龍一巴掌抽在女人的臉上,開口罵道:「把嘴給我閉上,跟在我後面別出聲,再他娘的亂嚎,老子捅死你!」
尤龍這一巴掌抽得吳二寶媳婦半邊臉頓時腫了起來,不過也把她給打清醒了,當下一聲不吭的跟在尤龍身後,她知道如果能上了那輛吉普車,或許還有一線希望逃出去。
「讓開,快點給我讓開,不然我現在就殺了她!」
尤龍架在女孩脖子上的匕首稍微用了點力,一道血痕出現在女孩白皙的脖子上。
「尤龍,你要知道,抗拒是沒有好下場的……」
看到這一幕,抓捕組的組長也是滿心的無奈,如果沒有孫局長的命令,他此刻已經下令開槍了,而且有足夠的把握能在擊斃罪犯的同時,保證人質的安全。但是孫局長要求抓活的,這就讓抓捕小組的人感覺到為難了,畢竟匕首就貼在女孩的脖子上,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割破女孩的喉嚨,投鼠忌器之下,誰也不敢靠近尤龍。
「去你娘的,坦白從寬牢底坐穿,抗拒從嚴回家過年,少在這裡矇騙老子……」
尤龍說話的時候,匕首依然緊緊地貼在女孩的脖子上,並且儘量把身體蹲低,躲在女孩和吳二寶媳婦的中間。
「你想怎樣?」深一腳淺一腳的在雪地中趕過來的孫局長,大聲說道:「尤龍,你應該明白,現在你已經是插翅難逃了,還是放下那個女孩,像個男人一樣的自首吧!」
「男人?」尤龍很古怪的笑了起來,「你還不如說讓我像個男人一樣死掉呢,沒什麼好談的,要不讓路,要不大家就同歸於盡,反正老子死了還有個墊背的,也他娘的值了。」
「不要衝動,她死了你也活不了,咱們可以談談……」
孫局長發現,尤龍十分冷靜鎮定,並不像普通的那些犯罪分子一樣,在絕望的時候會大喊大叫,胡亂揮舞著手,此刻的尤龍,拿著匕首的手非常的穩定,這說明他心中是有求生欲望的。
「沒什麼好談的,我看你是個大官吧?這裡的事,你能不能做主?」
尤龍的匕首一刻都沒離開女孩的脖頸,他知道只要自己稍一放鬆,就會被子彈擊中,所以儘管嘴上說著話,卻沒有任何多餘的動作。
「我能做主,只要你別傷害人質,什麼都好談。」
孫局長在心裡嘆了口氣,抓捕組的失誤帶來的後果,直接讓他們陷入到了不利的局面之中。
「還是那句話,沒有什麼好談的,你們把車子發動起來,然後都給我讓開,我就放了她。」
尤龍的眼睛看向那輛吉普車,雖然車子很破舊,但下面卻是裝了雪地胎,用來逃跑剛好。
至於逃出連山煤礦之後怎麼辦,尤龍則是根本就沒時間多想,眼下對他而言最重要的事,就是先逃出警方的包圍圈,到時候一到地廣人稀的草原上,逃脫的機會就會大大增加。
「這是不可能的。」孫局長怒聲道。
「不可能?那大家就一起死吧!」
尤龍的眼中閃現出瘋狂的神色,拿著匕首的右手往下一放一插,頓時在女孩的肩膀上捅了一下,女孩慘叫一聲,但嘴巴緊接著就被尤龍的左手給捂住了。
「住手!」
孫局長真的很想下令擊斃面前的尤龍,但他知道不到最後的時刻,孫局長是不會下這個命令的。
「孫局,咱們還是讓開吧。」抓捕小組的組長忽然開口說道,他是背對著尤龍的,在說話的時候對孫局擠了一下眼睛。
「嗯?趙二民,你想幹什麼?」
孫局長愣了一下,對自己手下的大將他自然很瞭解,趙二民是市局刑偵隊的一把老手,他說這句話,肯定是有深意。
「局長,咱們不能看著人質受到傷害呀,」趙二民說話的聲音故意放大,眼睛往吉普車旁邊看了一眼,說道:「嫌疑人跑了,咱們可以再抓,但女孩要是受到了傷害,那誰負責啊?」
「想抓老子?下輩子吧!」
聽到趙二民的話,尤龍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的神色,只要能跑出警方的包圍圈,他往這大山裡面一鑽,別說是面前的這幾個警察了,就是調集軍隊過來,也不可能在山裡面抓到自己的。
「你說的也是……」
孫局長順著趙二民的目光看去,發現在吉普車左側的地面上,有一個微微隆起的雪堆,眼神不由一凝,難道趙二民在那雪堆下面埋伏了人嗎?
「讓開,把車給他!」
孫局長看到趙二民微微點了下頭,心中不由大喜,看向尤龍說道:「車子給你,你放人!」
「讓他們把車子先發動好!」尤龍眼珠子滴溜溜的轉了一圈,開口說道:「另外把車門全都給我打開,後車箱也打開,你們要是敢在裡面藏人,我馬上就殺了她!」
「心思縝密,奸詐如狐!」
孫局長在心裡給尤龍下了個評語,這個犯罪分子的心理素質和狡猾的程度,是他以前從來沒見到過的,在這種危急的情況下,尤龍居然還能想的那麼周密。
「把車門打開,車子發動好。」孫局長擺了擺手下令道。
「孫局,這……這車子不是我們的啊……」聽到孫局長的話,趙二民苦笑道:「我們來的時候車子就在這裡了,我們也沒有鑰匙……」
「梁老闆,這是誰的車子?」孫局聞言愣了一下,敢情自個兒是冤枉抓捕小組的人了。
「孫局,這……這車子是礦上的……」梁大平的聲音從孫局長的背後傳了過來。
「疤子,你他娘的把車子開到這來幹什麼?還不趕緊給我發動?」梁大平回頭衝著自己的保安隊長吼了起來。
「老闆,我……我也不知道出事了啊……」
聽到梁大平的吼聲,刀疤臉隊長囁囁嚅嚅的從人群後面走了出來。
這車子的確是他停在這裡的,而且說到這事兒,還不能怪刀疤臉。
殺人騙賠的事,在礦上就只有兩個人知道,一個是梁大平,另外一個則是徐工,至於別人,梁大平是一點口風都沒露,昨兒也只告訴保安隊長,來的那幾輛車子,是市裡的人過來檢查整頓的。
不過梁大平昨兒多了句嘴,他告訴刀疤臉隊長,沒事的時候多巡邏一下,尤其是放置尤小樂屍體的倉庫,不要讓人隨便走動。
昨兒刀疤臉隊長喝多了,一覺睡到了大過午,忽然想起老闆交代的事,當下就開著礦上的破吉普車轉悠了過來,只是剛來到倉庫,刀疤臉就覺得肚子有些疼,當下把車一停,自己鑽進倉庫邊的一棟房子上起了廁所。
但是讓刀疤臉沒想到的是,等他身心舒暢的出來之後,卻發現一群拿著手槍的人出現在自己面前,嚇得刀疤臉隊長差點轉身就跑,梁大平喊出那一嗓子的時候,刀疤臉正偷偷地一點一點的往人群外挪移呢。
「你哆嗦什麼?還不快點去把車子發動起來?」
看到保安隊長那副模樣,梁大平就氣不打一處來,這小子平時打人那叫一個心狠手辣,怎麼到了關鍵時刻就掉鏈子了呢。
「老闆,我……我這就去……」
刀疤臉是心裡有苦說不出啊,他今年四十二歲,卻有整整二十年都是在監獄裡度過的。十六歲的時候,刀疤臉因為耍流氓在少管所待了兩年,十九歲打架鬥毆致人重傷被判了八年,二十九歲那年因為看場子和客人發生衝突,把人的一隻眼睛打瞎了,又是入獄三年,最後一次入獄則是因為攔路搶劫,又在監獄裡待了七年。
可以說刀疤臉前面的這二十年,見警察的次數比見自己爹娘還多,刀疤臉也不知道自己有多少次是在睡夢中被警察給戴上手銬帶走的,所以他現在一看到警察就不自覺地腿肚子發軟。
「還不去?」
梁大平沒好氣的踢了刀疤臉一腳,看他那模樣,梁大平也知道這小子心裡是在琢磨什麼。
「好……好!」刀疤臉拿著車鑰匙從人群裡走了過去,但是在他走到尤龍身邊四五米的時候,卻被尤龍喊住了。
「你從那邊過去,先把四邊的門全給我打開!」
尤龍謹慎的看著刀疤臉,雖然憑直覺,他感覺刀疤臉不像是警察,但現在的尤龍就像是個驚弓之鳥一般,任何細微的動作都會讓他無比的緊張。
「哥們,做事夠小心的啊?」
刀疤臉怕警察,但像尤龍這樣的人他可是見多了,在監獄裡待了二十多年,刀疤臉什麼樣的罪犯都見過,當下道:「哥們,你犯的事可不小呀,來了這麼多警察,要是我換成你,乾脆自己抹脖子算了。」
「你在號子裡待過?」尤龍撇了眼刀疤臉,歪了歪嘴說道:「那是你太遜了,今兒爺們就讓你看看我是怎麼跑出去的。」
在警方表示出投鼠忌器的態度之後,尤龍信心大增,只要能活著逃出連山煤礦,他就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了,就算警方以後能抓住他,那也能多逍遙一段時間。
「疤子,你他娘的把嘴巴給我閉上!」
看到自己的保安隊長和尤龍聊起了天,梁大平差點都要崩潰了,沒好氣地吼道:「把車子啟動完後趕緊給我滾回來!」
「好的,老闆,我這不是想幫著勸這哥們自首的嘛!」刀疤臉嘿嘿一笑,從尤龍身邊繞了個彎,將車門全都打開來,說道:「哥們,你運氣不錯,我昨兒才給這車子加滿了油,最少能跑個五六百公里……」
「少廢話,把那幾個門都給我關上!」尤龍快速的往車裡看了一眼,低聲道:「啟動車子之後就給我滾一邊去,要不然老子扎死你!」
「怎麼說翻臉就翻臉啊,哥們我可是向著你的。」
刀疤臉嬉皮笑臉的說,按照尤龍所說,坐到駕駛座上,足足打了七八次的火,才將這輛破吉普車給發動起來。
「滾,離我遠一點!」尤龍警惕的看著四周,對身邊的吳二寶媳婦說道:「你去開車!」
「我開車?」被嚇得半傻的吳二寶媳婦此時終於回過神來,連連搖頭道:「龍哥,我……我不會開車啊。」
「你不是會開拖拉機嗎?這玩意和拖拉機差不多。」尤龍沒好氣地罵道:「你他娘的整天在老子的肚皮上喊著開車,怎麼現在給你車你卻不會開了?要是開不起來,老子捅死你!」
「我……我試試……」
吳二寶媳婦也知道現在不是討價還價的時候,當下往吉普車跑了過去,而尤龍也頻頻回頭觀察著後面的情況。
「動手嗎?」
趙二民用眼神看向孫局長,不過孫局長卻是輕輕搖了搖頭,眼下尤龍距離那個雪堆還有兩三米的距離,就算裡面藏著人,此時跳出來也會驚動到尤龍的。
「他娘的,你踩的是倒車擋。」
這一愣神的功夫,吳二寶媳婦上了車,只是她真的不會開車,踩了油門後,車子卻是往後倒出了個十來米,堪堪從那個雪堆旁邊壓了過去,讓趙二民等幾個知道內情的人眼皮子忍不住跳了一下。
「回來,給我回來!」
尤龍回頭衝著吉普車吼了起來,拖著女孩往吉普車的方向走了幾步,一隻腳正踩在那個雪堆上。
「咦?怎麼回事?」
尤龍感覺到右腳往下陷了進去,回頭一看是個雪堆,心裡頓時放鬆一下,只是就在他剛回過頭去的時候,一個比尤龍還要大上一圈的胖子,忽然從雪堆裡跳了出來。
別看那人挺胖,但動作一點都不笨,還沒等尤龍聽到身後的聲響反應過來,一隻大手就死死的鉗住尤龍握住匕首的那隻手,往外用力一掰,頓時讓匕首離開了女孩的脖子。
「這人是從哪裡出來的?」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尤龍的大腦出現了幾秒鐘的停頓,在這大雪皚皚的地方,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遮擋物,這人難道是憑空冒出來的嗎?
尤龍這一愣,女孩已然脫離了他的魔掌,顧不上正在流血的脖子,拼命地往人群的方向跑去,而警方的反應也很快,一下子蜂擁而上,在尤龍反應過來正要掙扎的時候,七八個人已經將他死死地按在雪地之中。
由於都是警隊精英,幾乎就在制服尤龍的瞬間,他的雙手就被剪在背後,身上的腰帶鞋子全都被解了下來,吳二寶後腰上的一把彈簧刀也被人給摸了出來。
與此同時,另外一組人向吉普車撲了過去,一把將還在手忙腳亂踩著油門的吳二寶媳婦給拉了下來,兩個大嘴巴下去,哭嚎著的吳二寶媳婦頓時閉上了嘴巴。
直到此刻,孫局長才算是鬆了口氣,安排妥當的抓捕工作出現意外,發生了傷亡事件,給這原本能稱得上完美的行動蒙上了一層瑕疵。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