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505
書籍名稱:當代商神5【商戰天下】6【風雲際會】
作  者:何常在
定  價:280特價$199元(單本)
開本尺寸:正25K-15x21cm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19-3
原印條碼:978-986-352-619-3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09.20

出版重點:
※隨著眾多網站方興未艾的創建,互聯網大潮真的來臨了嗎?這是否也意味著一場最新科技的商戰即將開打?在各自為王的情況下,誰才是最後的勝利者,稱霸天下?
※無名小卒要如何迅速致富?普通人要怎樣才能實現夢想?網軍、網紅當道,網路世界成為新一代商業戰場及平凡素人一展長才的平臺。本書即敘述小人物在時代大潮中奮鬥搏擊的成名傳奇!真實還原互聯網締造財富神話的波濤詭譎!更勝胡歌〈獵場〉十年沉浮蝶變!
※《武動蒼穹》作者、政商小說大神何常在神筆之作!全面超越《問鼎》《交手》!何常在迄今為止至為滿意之作!可謂商戰版《官場筆記》!創業者的《史記》!新浪讀書、搜狐讀書、騰訊讀書聯合力薦!點閱率屢創新高。
※想知道馬雲是怎麼創下資本額超過三萬億人民幣的阿里巴巴帝國?馬化騰如何創造排名全球第四大、僅次於谷歌、亞馬遜和E-Bay的騰訊集團?以馬雲、馬化騰、李彥宏、雷軍等名人為原型,重現互聯網三大帝國、七大諸侯的創業奮鬥史!

作者簡介:
何常在,原名崔浩,兼具網路作家和實體書暢銷作家雙重身分,亦是著名商戰小說作家,作品散見於國內各大報刊。曾在國家級報社駐當地記者站從事文化工作,周旋於官場之間,切身體驗官場的雲譎波詭,以旁觀者的角度觀察官場浮沉,可謂深得官場三昧。因之將十餘年來的官場所感所悟心得付諸文字。著有暢銷長篇小說《問鼎》、《勝算》、《交手》、《高手對決》和《武動蒼穹》等。在其政商小說走紅之前,他曾經寫過網文、青春美文和小品文,以及詩歌,而且在不同題材不同領域上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獲得2016年度網路作家金獎,2017年第二屆網文之王評選中位列百強大神。。


內文簡介:

天才高手 傲視群雄
當代商神 捨我其誰

善謀者勝,善算者贏!
商深到底是誰?他究竟有多神?為什麼被眾人奉為神明?連百大CEO都要買他的賬?
他是互聯網的隱形富翁,幾乎所有網路上市公司背後都有他的身影!在美國著名投資人史蒂夫眼中,他是IT行業一流人物中的一流人物!
歷時十八年、無數次創業失敗及商戰交鋒,他的成功秘訣與致富原因即將被公開披露……

商戰版《官場筆記》!創業者的《史記》!
小人物在時代大潮中奮鬥搏擊的成名傳奇!
真實還原互聯網締造財富神話的波濤詭譎!
全方位解密網路三巨頭成名及商戰真相的謀略大作

世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嗎?明明是商深的發小,也是最好的朋友,卻因為能力與感情的失意,對商深頗有心結,加上畢京亦與商深有許多恩怨,於是他聯合畢京及地方上的混混,企圖打?商深。正值互聯網起步發展之時,他們各會以什麼方式在互聯網的戰場上較勁呢?而商深與范衛衛漸行漸遠,終成陌路,而與崔涵薇因事業上的合作反而越走越近,他們之間會如崔涵薇所希望的,成為明正言順的一對佳偶嗎?
【商神檔案】惡意軟體是一種惡意程式碼類別,包括病毒、病蟲及特洛伊木馬程式。破壞性惡意軟體會利用熱門的通訊工具進行散佈,包括透過電子郵件與即時通訊傳送病蟲、從網站丟下特洛伊木馬程式。 惡意軟體也會嘗試刺探利用系統上存在的漏洞,進而無聲無息且輕鬆地入侵系統。

【目錄】
第一章 單選題
第二章 真命天女
第三章 一劍在手,天下我有
第四章 無盡遺憾
第五章 商戰天下
第六章 網路新貴
第七章 綁架程式
第八章 拐角遇到愛
第九章 曾經的愛情
第十章 三劍客


內文精摘:

「你是誰?」
祖縱第一次見到商深,見商深當前一站淡然從容的樣子,頗有幾分領袖風采,愣了愣,目光越過商深,落在商深後面的崔涵薇身上。
「薇薇?」
祖縱眼前一亮,沒想到崔涵薇也在,他最近流連花叢,交了無數新女友,早就將推倒崔涵薇的事拋到了腦後,沒想到今天在這裡意外重逢,數月不見,崔涵薇愈加出落得亭亭玉立了。
「你怎麼也在?這些都是你朋友?」
崔涵薇對祖縱十分反感,從祖縱出現的一刻起,她的心情就沉到了谷底。她本能地朝旁邊一閃,躲開祖縱故作熱情的擁抱,冷冷地回道:「祖縱,你還是不改你囂張狂妄的本性,請你離我遠一些,我不想和你說話。」
「你是我的女朋友,怎麼連話都不想說?不說話的男女朋友還真是奇葩。」祖縱依然嬉皮笑臉地向前湊了上去,伸手要摸崔涵薇的臉,手剛伸出,就被另一隻手抓住了。
「祖縱,不要騷擾我女朋友。」
商深挺身而出,雖然他還沒有和崔涵薇確定關係,但他以她男朋友的身分出面名正言順,「再動手動腳的話,小心我教訓你。」
「教訓我?」祖縱怪笑一聲,「你算老幾,敢教訓我,信不信我一根小手指就可以把你打得連你爹娘都不認識你?不對,你說什麼?你說薇薇是你女朋友,少胡說八道了,薇薇怎麼會看上你這個癟三?」
「如果我是癟三,恐怕你是連癟三都不如的人渣。」商深挺直了胸膛,「薇薇怎麼會看上我是她的事,反正她看不上你就是了。」
他俊郎的外表和不凡的風姿立時將如骷髏一般的祖縱比得如塵埃裡的螞蟻。
「他就是我的男朋友。」崔涵薇抱住了商深的胳膊,將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一臉甜蜜地說:「他是我今生的最愛,我只愛他一個人,祖縱,請你走開,不要打擾我們。」
徐一莫、藍襪和衛辛三人對視,一齊作嘔吐狀,快被崔涵薇給甜死了。
祖縱眨了幾下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再次打量了商深幾眼:「你叫什麼名字?」
「商深。」
「哪裡的?」
「中國的。」
「我問你哪個地方的人,不是北京人吧?」
「保密。」
「保密你個頭。」祖縱怒了,雖然他對崔涵薇並沒有什麼真感情,也壓根沒有真把崔涵薇當是他的女朋友,但當眾被崔涵薇羞辱貶低,他哪裡還忍得住,頓時跳了起來,伸手就朝商深的頭上打去,「我打爆你的頭!」
商深豈能讓祖縱打中,閃開了祖縱的一擊,哈哈一笑:「說不過、比不過就動手打人,祖縱,你還真以為自己是別人的祖宗?你不過是個狂妄自大的跳梁小丑罷了。有本事的話,以理服人以德服人,靠拳頭和囂張贏了別人,也不會讓人心服口服。說服對手永遠比打敗對手有難度,什麼時候你能讓別人臣服在你的光輝之下,你才是一個真正的勝利者。」
此話一出,祖縱反而愣住了,愣了片刻,他自嘲地嘿嘿笑說:「長這麼大,還是第一次聽別人說我是跳梁小丑,不過想想,剛才我跳腳的樣子還真有幾分跳梁小丑的風姿,哈哈。商深是吧,我叫祖縱,很高興認識你。」
商深也是一愣,沒想到祖縱此人倒也有意思,既然對方主動伸手示好,他又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何況他剛才才說了說服對手永遠比打敗對手有難度的話,就接過了祖縱伸過來的手,淡淡一笑:「我是商深,很高興認識你。」
祖縱和商深握了握手,又不無遺憾地看了崔涵薇一眼,搖搖頭說:「別說,商深,你和薇薇站在一起,還真有夫妻相。今天我是來吃飯的,不是打架的,既然薇薇跟你在一起,我也不好再說什麼,這樣吧,我要和你公平競爭,要做到以德服人,以理服人,要讓你心服口服地服我,要讓薇薇心甘情願地離開你然後跟我,所以我決定了,從現在開始,我們就是薇薇的共同追求者,以後各憑本事來贏得薇薇芳心,怎麼樣?敢不敢賭?」
「敢呀,怎麼不敢?」商深發現雖然傳說中祖縱很無恥下流,真相是他也有可愛的一面,就爽快地接受了祖縱的賭局。
「就這麼說定了,公平競爭,各憑本事。」
「一言為定!」祖縱再次和商深握了握手。
不知何故,他對商深印象很不錯,不但對商深沒有太強烈的敵意,反而覺得商深是個可交的朋友,他拍了拍商深的肩膀,「薇薇眼光很高,人很挑剔,你能得到她認可真不簡單,回頭好好聊聊,傳授一點經驗給我,哈哈。」
「……」商深有些無語,祖縱也太沒有城府了,說要和他公平競爭,卻向他請教經驗,這麼看來,其實祖縱是個心思簡單的人。
他只好無奈地笑說:「好吧,有機會就一起交流交流。」心裡卻想,泡同個妞這樣的事,能一起私下交流嗎?
「就這麼吧,我先去吃飯,回頭再聊。」祖縱又依依不捨地看了崔涵薇一眼,作勢欲抱,「薇薇,真的不抱一下嗎?」
崔涵薇搖頭,逃到一邊。
祖縱自嘲地一笑,回頭看到葉十三,臉色頓時晴轉多雲:「以後別讓我再看到你,見一次打一次,媽的,影響我吃飯的心情。要不是今天見到了薇薇讓我心情好一點,我非打得你生活不能自理不可。」
話一說完,還朝葉十三呸了一口,領著隨眾聲勢浩大的上樓而去。
伊童一幫人張口結舌地呆立當場,望著祖縱囂張而不可一世的背影,沒有一人敢挪動腳步,全都嚇傻了。就連葉十三和畢京也不敢相信剛才發生的一切,吃了那麼大的虧,不但沒有還回來,還讓對方揚長而去,太丟人了。
幾人面面相覷,雖然心中憤憤不平,卻沒有一人敢向前一步去追祖縱。剛才祖縱的囂張和狂妄給幾人留下了不可抹滅的印象,都被祖縱的強悍和氣勢嚇破了膽。
直到祖縱一行完全消失在樓梯的拐角處,伊童幾人才如夢方醒,葉十三恨恨地瞪了商深一眼,一拉伊童,小聲說了幾句什麼,然後伊童也意味深長地看了崔涵薇一眼,轉身帶領眾人離開了。只留下一地雜亂的腳印無聲地訴說著剛才曾經發生過的一場衝突。
等伊童幾人走遠,文盛西說道:「真沒禮貌,明明是商深替他們解了圍,連句感謝話都沒有就走了,真沒水準。活該被打!商深也是,要是我,才不管他們,讓他們被祖縱狠狠打一頓才解氣。」
馬化龍搖搖頭:「我覺得商深做得對,做人要看長遠,不能計較一時得失。我們已經大獲全勝了,得饒人處且饒人。」
「真氣人,你還是不是男人?」崔涵薇見商深想耍賴,生氣了。
「不是。」商深一臉認真地說道:「我還是一個男孩。」
「噗……」崔涵薇被商深氣笑了,一放茶杯說道,「反正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收不回來了,你看著辦!你當著那麼多人的面說要和祖縱公平競爭,你也知道祖縱是個大嘴巴,你是我男朋友的事實,相信一夜之間就會傳遍北京的圈子,不管你是不是我實際上的男友,名義上是跑不了了,與其背了一個虛名,不如坐實了比較好。」
商深撓了撓頭:「涵薇……」
「叫薇薇!」
「薇薇……」商深摸了摸鼻子,不好意思地說,「等不到衛衛對我當面說分手,我不想放棄最後的希望。」
「如果范衛衛永遠不再見你呢?你要等她一輩子?」
崔涵薇想不通商深的邏輯,「你到底是想等范衛衛一個鄭重其事的分手,還是想以此為藉口拒絕我呢?如果你對我真的一點感覺也沒有,好,我不勉強,我退出。」
商深不知道該說什麼,平心而論,他確實有幾分喜歡崔涵薇,不對,應該說是很喜歡崔涵薇,雖然她稍有傲慢的小性子,但對他確實好得沒話說,不但會是生活上的良師益友,也會是事業上的合作夥伴。對崔涵薇,他無從挑剔,無話可說。
「說話!」
見商深半天不說一句話,崔涵薇急了。商深在別的事情上都挺拿得起放得下,就是在范衛衛的事情上不夠爽快,雖然她也可以理解范衛衛是商深的初戀,初戀最難忘懷,但她就是理解不了為什麼范衛衛明明告訴商深已經和他分手了,商深還要等她。
其實她也清楚,如果不是為了等范衛衛,商深對她是有感覺的,她能感覺得到。
男女之間的感情是很微妙的,明明當事人都可以感覺到彼此對對方的好感,卻不敢或不願說清楚講明白。然而在外人看來,他們的關係早就明朗化了。
「我和衛衛、畢京之間有一個一年之約,之前你也聽到了,畢京還想在一年之約到期時和我一比高下。我也相信衛衛是個言出必行的人,一年之約到期之時,她肯定會出現。」商深說出了他的真心話,「而距離一年之約只有半年時間了,半年後,如果衛衛不出現,我就當她徹底從我的生命中消失了。」
半年時間?崔涵薇想了想,她都已經等了半年,也不在乎再多等半年了,何況接下來的半年裡會有許多事情要忙,也就不再逼迫商深了,端起茶杯,燦然一笑:「好吧,再給你半年時間,如果半年後你還不對我好,我就跟別人跑了。」
「跟誰?」商深一臉緊張。
「要你管!」崔涵薇嘻嘻一笑,「要麼是祖縱,要麼是葉十三,反正都是你不喜歡的人,噁心死你。」
商深摸了摸後腦,憨厚地說:「要是實在想跟人跑,你至少要找一個門當戶對的,別隨隨便便就跟了祖縱或是葉十三。」
崔涵薇以為商深會說出一番什麼大道理來,正準備洗耳恭聽時,不料商深話鋒一轉,嘿嘿一笑:「你可以考慮一下黃廣寬或是朱石……」
「要死呀你。」崔涵薇被商深成功地反將一軍,隨手抓起一樣東西就砸向商深,「打死你算了。」東西出手覺得不對,原來是手機,哎呀一聲。
還好商深眼疾手快,伸手接住了手機,取笑道:「隨便就拿手機砸,到底是有錢人。」
「去你的,一個手機算什麼,我是怕砸傷了你。」崔涵薇見天色不早,起身要走,「我要回家了,明天公司正式開張。」
「要不別走了,你住得那麼遠,明天早上我們一起去公司,多方便。」
商深是真心挽留崔涵薇,崔涵薇住的地方離京北花園遠,離公司也遠。
「真心想我留下來?」崔涵薇羞澀一笑,上下打量商深,「會不會不安全?」
「怎麼會不安全?」商深啞然失笑:「不對,是我可能會不安全吧。」
「你!」崔涵薇氣得伸手去打商深。「商深,你老實交代,你不會真和范衛衛發生什麼了吧?」
「你覺得呢?」商深故意逗崔涵薇。
「我怎麼知道?」崔涵薇又急又惱。
多情總比無情惱,商深搖搖頭,崔涵薇對他是真的動心了,他輕輕說道:「不是尊前愛惜身,佯狂難免假成真。曾因酒醉鞭名馬,生怕情多累美人……其實,我真的不想傷衛衛的心,可是最終還是傷了她的心,到底是為什麼呢?」
見商深一臉悲愴,崔涵薇沒再繼續追問下去,她感覺到商深是個傳統的人,應該不會和范衛衛發生什麼,畢竟相處的時間還短。
她向前將頭靠在商深的懷裡,柔聲道:「不怪你,也不怪她,只怪你們情深緣淺,有緣無分吧。」
商深輕輕抱住了崔涵薇,感受到懷中崔涵薇身體的溫熱,想起他和崔涵薇相識以來一起走過的風雨,說起來,他和她在一起的時間比和范衛衛在一起的日子還要多,也許,她才是他的真命天女。
「抱抱我,商深。」崔涵薇柔情無限,覺得商深經歷了太多不該經歷的感情糾葛,很想用她全部的愛來溫暖商深。
「不管遇到怎樣的阻力,也不管經歷怎樣的風雨,只要你在,我就永遠不會離去,我保證。」
商深用力抱住了懷中的崔涵薇,第一次感受到崔涵薇的真情流露,他的心都要融化了。他將頭埋在崔涵薇的長髮間,嗅到崔涵薇秀髮的清香,心亂如麻。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不知何故,商深一時想起了許多人,許多事,范衛衛、葉十三、杜子清、徐一莫以及眼前的崔涵薇,鼻子一酸,眼淚奪眶而出。
人生是一條滾滾向前奔流不息的河流,錯過的也許就會永遠錯過,而曾經擁有的,也未必就真的屬於你。還是勇敢地大步向前吧,前方,才是你勇往直前的未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astbooks 的頭像
eastbooks

風雲書網官方部落格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