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601-602
書籍名稱:這一代的武林1【決戰前夕】2【街霸秘笈】
作  者:張小花
編  者:
定  價:280特價$199元 (單本)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320頁
ISBN:978-986-352-661-2
原印條碼:978-986-352-661-2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8.12.20

出版重點:
新一代武林盟主即將登場 誰將是稱霸武林的勝利者?
放膽來踢館,爆笑絕無冷場!
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 張小花
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
※人生何處沒有武林!徹底顛覆你對傳統武俠小說的概念,新式搞笑武俠小說登場,一代「叫」主正式出道!不保證高顏值,卻絕對令你心跳加速,血脈賁張的超狂神作!
※古龍的武林是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是笑傲江湖;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沒聽過的武林,沒玩過的武林,讓人欲罷不能的武林!年度十大作品之一最受歡迎網路作家張小花讓人崩潰的神來之作!看了立即腦洞大開!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王小軍在莫名其妙的狀況下當上了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本以為可以好吃好騙混過一生,誰知一堆奇怪的人找上門來,案子應接不暇,讓他不想管事也不得閒。既然無法置身於武林之外,乾脆做好做滿,將門派發揚光大,終成一代「叫主」,無人敢惹。且看這一代的武林如何高手過招!

作者簡介:張小花
男,內地網路大神級作家,08年投入網路創作,作品搞笑中卻帶著哲理,讀者結合其筆名與寫作風格往往戲稱為「無性花妖」。天才是小花的自稱。又因他可以一次睡36個小時,所以是當之無愧的「覺主」。著有多本《史上第一混亂》、《我就是妖怪》、《史上第一混搭》高人氣作品。

內文簡介:
古龍的武林流星蝴蝶,金庸的武林笑傲江湖;
摸頭殺壁咚是哪一招,這一代的武林搞什麼?

人在矮簷下,怎能不低頭;
常在江湖混,別忘拜碼頭!
要想學得會,得跟師父睡?
武林高峰會,華山來論賤!
只聽過斧頭幫跑單幫,鐵掌幫是個什麼幫?
果真是高手在民間?還是武俠小說看多了?
不是舞鞋也不是五邪,武協又是哪位同學?
高手紛紛來踢館,難道是真人挑戰實境秀?

上一代的武林殺人於無形;
這一代的武林到底行不行?
山雨欲來,一場驚天風暴正要席捲武林……
沒有很混亂,只有更混亂!一向不學無術亦不學武術的王小軍,雖然掛著鐵掌幫第四順位繼承人的頭銜,卻從來沒想到有一天他也會涉入江湖。當黑虎門的胡泰來前來鐵掌幫討教武功,以及離家出走的千金小姐唐思思誤以為「鐵掌幫」是特色旅館前來投宿時,事情就開始複雜了起來。更離奇的是,竟然還有客戶上門拜託出任務,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武林秘笈】門派:一般人熟知的門派以少林和武當為兩大擔當,金庸《倚天屠龍記》中有六大派圍攻光明頂的情節。六大派分別為少林派、武當派、峨嵋派、華山派、崑崙派及崆峒派,金庸所著十五部武俠作品中,則共提到六十五個門派,四百八十一種武功。

【目錄】
第一章 鐵掌幫
第二章 我要跟你學功夫
第三章 盜帥楚中石
第四章 我只會蛋炒飯
第五章 隆興鏢局
第六章 唐門也是個門派嗎
第七章 第一重境
第八章 你惹錯人了
第九章 大象怕老鼠
第十章 決戰在即

內文精摘:
市區中心地帶一條與主幹道比鄰的老商業街上,一輛三菱越野徜徉在路中間走走停停。馬路並不寬,勉強只能供兩輛汽車會車,三菱後面的車等得光火,本想大鳴其笛,但車主們一看那耀眼的警用牌照,都理智地緘默了。
開車的是個中年員警,肩扛兩槓兩星的二級警督,坐在副駕駛上的,則是個看樣子剛過實習期的年輕人,同樣是一身警服,手裡拿著地圖東張西望在帶路,是以車開得跟人一樣也左顧右盼,遲遲疑疑的。
那中年員警瞅了一眼屁股後面的車龍,滿腦子官司道:「幹了十年刑警,這是我出的最莫名其妙的任務!也不知道局長是怎麼想的!」
「在那!」
小員警這時興奮地叫了起來,同時手伸出車窗外一指道:「真的有這地方!」
順著他手指的方向,臨街的一道鐵門上掛著一個牌子,上面赫然寫著「鐵掌幫」三個字。
中年員警也像吃了興奮劑一樣打閃,停車,兩個人飛快地下車來到鐵門前,目光各異地打量著那塊牌子。
「沒想到真有鐵掌幫!」小員警眼神有掩飾不住的新奇和好笑,「鐵掌水上飄不會真的住在這裡吧?」
中年員警瞪了他一眼,用力捶了幾下鐵門。
不大一會工夫,兩扇鐵門中的一扇猛地被人打開,那人探出頭來道:「你們找誰?」
這人二十左右歲的年紀,單眼皮,高鼻梁,雖說樣貌不醜,可天生有種「泯滅於眾人矣」的氣質,是那種既然你可以隨便敲門,我也可以隨便冒出來的普通青年。
中年員警掏出證件打開道:「我們是市刑警隊的,我叫王宏祿,這是小李,有些事情想跟你瞭解一下。」
單眼皮的後生顯然一愣:「刑警隊?」
王宏祿道:「我們可以進去嗎?」
「哦,進來吧。」後生一閃身讓開了大門。
小李進來之後才發現,門後是一處寬敞的院子,而且居然有兩進兩出,院子北廳裡正圍了一桌老頭在劈裡啪啦地打麻將,東西兩邊的廂房門口則擺著兵器架,但架子都是空的。
單眼皮後生見小李的目光在北廳停留片刻,忙道:「哦,他們都是有老年證的。」
聽了這句此地無銀的解釋,小李和王宏祿交換了一個無奈的眼神。
後生把兩人領到東邊一間空屋裡坐下,王宏祿道:「你也介紹一下自己吧。」
單眼皮後生兩手捂在襠前,站在當地老老實實道:「我叫王小軍,二十一歲。」
王宏祿笑了:「你別緊張,我們就是來瞭解一些情況,不是審訊。」
王小軍這才擦著汗,坐在邊上道:「沒怎麼跟員警打過交道,尤其是刑警隊的。」
小李拿出筆記本看了一眼道:「你們這個鐵掌幫……註冊的是民間協會?」
「呃對,你就把我們當成圍棋協會和象棋協會那種就行。」
小李道:「但作為一個幫會,你們還是會有幫主掌門這樣的職位吧?」
王小軍嚇了一跳道:「幫會?員警叔叔你可別害我,幫會不是早就被取締了嗎?」
王宏祿一笑道:「咱們誰也別打官腔,我們這次調查不是針對你們鐵掌幫,小李這麼問主要是好奇。」
小李也道:「是的是的。」
王小軍這才長出一口氣道:「原來是這樣,不瞞兩位,我的正式身分是鐵掌幫幫主第四順位繼承人——」他補充了一句,「跟英國的哈利王子一樣的。」
小李聽到這兒,不禁肅然起敬道:「原來是小王幫主。」
王小軍忙搖手解釋:「不是,是第四順位繼承人,不是第四代幫主,意思是說除了我爺爺這個幫主,我爸、我大師兄和我小師妹以外,我排第五。」
王宏祿道:「也就是說,從形式上來說,鐵掌幫更像是武術協會或武館,你們平時也搞傳授武功、比武切磋這些活動嗎?」
「呃……」王小軍尷尬道,「說實話很少,從我記事起就學過幾套拳,兩位要是想看,我這就換鞋去。」他腳上還趿著拖鞋。
王宏祿擺擺手:「咱們言歸正傳吧,我先給你看些照片。」
他從檔案袋裡倒出一堆照片,攤在桌子上,王小軍逐一翻看著,照片上是各式各樣的汽車,這些汽車無一例外地遭受了創擊,有的在車頭,有的在車身,均是深刻的凹痕。
王小軍滿頭霧水道:「又有人砸日本車啦?」
小李道:「不全是日本車。」
王小軍愈發迷茫道:「你給我看這些幹什麼?」
王宏祿道:「你仔細看看這些凹痕的形狀像什麼?」
王小軍把幾張照片拿近,見那些凹痕的最深處形狀都不規則,周邊則有淺淺的指印,赫然竟像是被人用手掌拍上去的。
「這是……掌印?」王小軍納悶地嘟囔了一聲。
「知道我們為什麼來找你了吧?」小李道。
「就因為我們叫鐵掌幫?」王小軍哭笑不得道,「這要是屁股印,你們還不得去美國找鋼鐵俠去?」
小李言簡意賅道:「鋼鐵俠不存在,可鐵掌幫是存在的。」
王小軍激動地揮舞著手臂道:「什麼嘛,武俠小說看多了吧?你們可是人民保姆,這種怪力亂神的東西怎麼能相信呢。你們覺得真有有這種本事的人存在嗎?」
小李臉一紅。
王宏祿又掏出一張照片道:「這個人你見過嗎?」
照片上人超不過三十歲的樣子,中分髮型,眉眼普通,王小軍端詳了一眼道:「從沒見過。」
他小心翼翼道:「這就是你們所說的嫌犯吧?」
王宏祿不置可否道:「這案子定性為毀壞他人財物,報案的是一個富二代,家裡開汽車修理廠,照片上的人叫齊飛,和富二代看上了同一個女孩,現在可以肯定的是,這些掌印都是他弄上去的,因為爭風吃醋而報復富二代,富二代家裡找人要把性質改成恐嚇勒索,上頭也很重視,聽那個女孩說,齊飛無意中說起他曾在鐵掌幫學過功夫,所以我們才來找你瞭解情況。」
王小軍拍著大腿道:「這人我壓根就沒見過!這個齊飛人呢?我要當面問問他!」
「失蹤了,我們也正在找他,可要說大肆發通緝令又不合適,所以我們現在也很頭痛。」
小李道:「怎麼不見鐵掌幫裡其他人?我們想見見你爺爺和你父親。」
王小軍道:「都不在本地,你們問也白問。幫主是我爺爺,我打小就跟著他,我都沒見過,這人就肯定不是我們鐵掌幫的,難道你們還信不過我?」
王宏祿道:「最後一個問題——據你所知,你爺爺或你父親有沒有照片上這種能力?」
王小軍痛心疾首道:「可別相信高手在民間那一套!現在人心浮躁,真的高手早就上各種綜藝節目去了!」
小李似笑非笑道:「這麼說,你是不相信你自己家傳的功夫?」
王小軍推心置腹道:「大家都是混口飯吃,你沒見我這兒都改成老年活動中心了嗎?」
這時,正屋有個老頭胳膊一抻,亮出個茶壺朗聲道:「小軍,添壺水!」
王宏祿和小李交換了一個眼神,一起站了起來。
王宏祿道:「那我們就告辭了,這是我的名片,有什麼線索隨時聯繫我。」
他無意中向北屋掃了一眼,背對著門口那人,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王宏祿一愣,王小軍忙道:「哦,那是王大爺的孫女,今兒老哥幾個三缺一,臨時拉她來湊數的。」
「不送!」
王宏祿和小李已經快步走到大門口,眼看就要出去了,小李忽然轉身道:「對了,我想問問貴幫現在一共有多少人?」
「呃……」王小軍老大不情願地說:「我剛才不是說了麼:我爺爺、我爸、我大師兄還有小師妹,當然,還有我。」
小李無語道:「鐵掌幫一共五個人,你是第四順位繼承人?」
王小軍趕人道:「兩位警官慢走。」
出了大門,王宏祿看了小李一眼道:「你覺得怎麼樣?」
小李笑嘻嘻道:「幫主不姓裘,很失望啊。」
王宏祿淡淡道:「早就知道會白跑一趟——走吧。」
小李正色道:「王哥,你說那些手掌印子是怎麼回事?」
王宏祿瞪了一眼道:「你不是聰明嗎?多動動腦子!」
小李邊開車門邊嘀咕道:「我看八成是用模子一類的東西刻上去的。」

兩個員警走後,王小軍飛快地跑去續水,背對門口的長髮飄飄男氣咻咻道:「王小軍,你怎麼滿嘴胡說八道,害得人頭也不敢回。」
男人長相秀氣,修長的指頭上夾著一根香菸,說起話細聲細氣,倒也有幾分別樣的風韻。
「你回頭他們也看不出來你是男的。」王小軍道。
「討厭!」長髮男衝王小軍一甩手。
王大爺接過水壺,眼盯著牌堆問:「員警找你什麼事兒啊?」
王小軍不平道:「您是看著我長大的,我有多大膽兒您還不知道?」
王大爺對面的李大爺打臉道:「小時候你跟我們家小五打架,半夜往我們家鎖頭裡塞棉繩的事兒你忘啦?」
王小軍陪笑道:「除了那破天荒的一遭,還被我爸打個半死,我還犯過什麼事啊?」
正對門口的張大爺點點頭:「嗯,還真沒別的。」
「對吧!」王小軍背著手在各人背後轉悠、看牌。
李大爺忽然道:「我說小軍,人家別的麻將室中午都管飯,你這兒什麼時候也能這樣啊?」
王大爺也道:「就是啊,這人一回家吃飽了就犯睏,就想躺著了,你這是自斷財路啊。」
王小軍無奈道:「我不是沒人手嗎,老幾位要是不嫌棄,我——」
張大爺斬釘截鐵道:「你做的我們不吃!」
王大爺道:「你可以雇人嘛。」
王小軍苦笑道:「我這常年四季就你們幾個老主顧,那點錢養活我都不夠了,還雇人?」
正說著話,大鐵門忽然被人一腳踹開,一條鐵塔般的漢子大步流星走到院子當中,把破舊的旅行包往腳下一扔,抱拳朗聲道:「黑虎拳門下胡泰來,特來向鐵掌幫討教武功!」
這句話震得院裡價響,屋裡的人面面相覷,長髮男怔忪道:「喲,這是……」
「踢館!」
王小軍接住了他的話頭,鬱悶地抓著頭髮道:「居然有人踢館踢到我這來了!」
胡泰來見沒人應答,仍舊抱著拳大聲道:「請問哪位當家?」
李大爺在王小軍背上拍了一把:「快點,當家的。」
王小軍拖著死囚上刑場一樣沉重的腳步磨蹭到門口,扒住門框道:「你……怎麼個意思?」
胡泰來聲若洪鐘道:「在下黑虎拳胡泰來,特地來跟同道切磋印證功夫,望不吝賜教。」
王小軍嘆氣道:「就是踢場子來了唄?」
胡泰來道:「別誤會,我是真心來請教的,希望能和武林同仁採長補短,共同進步。」
王小軍鬱悶道:「明明就是踢場子來了!」
胡泰來似乎不善言辭,笨拙道:「你說是就是吧。」
王小軍踟躕到胡泰來面前,試探道:「這位老兄,我們這雖然名字叫鐵掌幫,可早就改成老年活動室了,要不你換一家踢?」
不等胡泰來說什麼,王大爺先不幹了:「別呀小軍,幹什麼吆喝什麼,我見你們家這塊牌子也掛了幾十年了,今天總算有人找上門來了,你不能慫啊——三筒!」說著話往牌堆裡扔了一張牌。
王小軍恨恨道:「您這是看熱鬧不嫌事兒大啊!」
胡泰來道:「小兄弟,看來這裡只有你是鐵掌幫的人,你要是準備好了,我可就不客氣了!」
李大爺冷不丁道:「且慢動手!」
他拿起那張三筒砌進牌裡,雙手一擠一按,「胡了!」收了三家的錢,麻利地搬著椅子來到門外,往牆根一擺,舒服地坐上去,這才道:「你們打吧,我看著。」
「還有我!」張大爺動作也不慢,扛著椅子挨住李大爺坐好,隨後是王大爺和長髮飄飄男,仨老頭一個美男子在牆根下坐成一排,乍看還真有點像《中國好聲音》的導師們全都就位了。
王小軍崩潰道:「你們這是非要看腦漿被打出來不可呀!」
胡泰來頓時充滿了期待,雙拳擺開,拉出架勢道:「得罪了!」他上臂微曲,肱二頭肌頓時呈現出像拱橋一樣的優美形狀……
王小軍忽然想起什麼,像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叫道:「等等,我們鐵掌幫有規矩——自幫主以下,幫眾不能隨便和人動手!」
胡泰來疑惑道:「居然有這樣的規定?」
王大爺也看著李大爺道:「有這樣的規定嗎?」
張大爺忽道:「我以前好像聽過這麼一說。」
王小軍感激涕零道:「就您是我親爺爺!」
王大爺失望道:「這什麼破規定,不許跟人動手,還開什麼幫,立什麼派啊?」
胡泰來道:「既然這樣,那麻煩你把你們幫主請出來吧。」
王小軍一副逃派歡天喜地幸災樂禍的樣子:「不在!別說你找不著,我都找不著!」
王大爺點頭道:「這倒是真的,那老頭好像就壓根想不起來還有這麼一個孫子了。」
胡泰來頓時像被霜打了的茄子,十分失望。
李大爺道:「你們還打不打?你們不打我們打!」
胡泰來燃起了萬一的希望:「幾位前輩難道也是江湖中人?不知是哪門哪派的?」
「我們打麻將!」話音未落,仨老頭和一個美男子又一陣風似的坐回牌桌前,速度之快像被導演切了畫面似的。
「這位胡兄慢走不送!」王小軍轉身就要回屋。
「那個……請稍等……」胡泰來低著頭,小聲地說了一句。
「你還有事?」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