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公司:風雲時代出版(股)公司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421
書籍名稱:夜天子Ⅱ之5【江山美人】
作  者:月關
編  者:
定  價:280元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50-6
原印條碼:978-986-352-650-6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1.10

出版重點:
于監州本是一個很強勢的女人,而葉小天現在是她麾下四大護法之中公認實力最弱的一個,于監州為什麼會在真情流露的時候,對他表現的如此依賴?
月關破百萬點擊率,膾炙人口的最強力作《夜天子》
大明刑部獄卒古靈精怪葉小天,因為替落難楊姓高官送一封遺書返鄉,就此踏上人生脫軌之旅。
為逃避楊家追殺淪落葫縣,意外成為艾典史的替身,充滿正義感又不畏霸權的葉小天,鏟惡霸踢貪官,將葫縣攪了個底朝天,官愈做愈大,傾慕他的女人排成了一條龍……
自此之後,「文能提筆中舉人,武能舉掌摑賤人」的葉小天,擁有三歲遊走天牢,十八歲成為牢頭兒,三日內走遍吏、刑、禮三部,半年內連升四級的豐功偉業!
葉小天名言:「葉某人今天或許是你和世人眼中的一個笑話,來日卻必定是你們眼中的一個神話!」
原著小說已改編為同名電視劇,由月關親自編劇,最受歡迎男演員徐海喬與當紅人氣小花旦宋祖兒攜手主演

作者簡介:月關
起點中文網白金作家,筆名出自「秦時明月漢時關」。代表作品有《錦衣夜行》、《回到明朝當王爺》、《步步生蓮》、《夜天子》、《醉枕江山》、《獵財筆記》(風雲時代出版)等。月關作品橫掃網路,囊括多項年終大獎,連續五年佔據圖書館借閱榜第一名,並有多部作品改編為影視作品。在網路文學界擁有極大號召力,被譽為「網路歷史小說之王」。

內文簡介:
當于珺婷決心向張家的至尊寶座發起攻擊的時候,就再也沒有退路,只是……她似乎總能找到最恰當的時機,把她要做的事做到極致。張胖子這一次倒下,就再也沒有站起,他的心臟已停止跳動。他的生日,從此成為他的忌日了……
逼死張鐸,實非她的本意,她之所以巧妙安排,一次次打擊張知府的人望,就是希望用比較溫和的手段逼張知府妥協。諸葛亮罵死王朗,那只是戲說,于珺婷怎會想到真有人會被活活氣死,雖然她無心害張知府性命,可張知府畢竟是死了,此事傳開後,可以預料必定會有極難聽的傳言,她奪權的經過、手段也會被描述的非常不堪,到時很難說會不會有其他州府的權貴心生不平,跳出來橫生枝節。
但是,看到葉小天,她的心情一下子就平靜了,有他呢!只要沒把天捅個大窟窿,這位教主大人應該就能扛得住吧?

◎明朝小檔案:休沐
休假制度形成於漢朝。《漢律》明確規定:政府官員每過五日可以休一沐,稱為「休沐」,即休息和沐浴的意思。而知府老爺過生日,全府各行各業包括衙門就可以休沐放大假,這也只有土司當權的地方才能實現了。

【目錄】
第一章 自家東翁的身分
第二章 土司之位
第三章 橫刀奪愛
第四章 女人味土司
第五章 一牛定江山
第六章 真是豬隊友一隻!
第七章 江山美人
第八章 如此柳下
第九章 成了精的狐狸
第十章 危機不斷

內文精摘:
葉小天離開的當天,就有兩位土司趕到了銅仁,第二天,又有四位土司陸續趕到。對於是否出兵討伐格朵佬部,這一次眾土司們有了不同的見解,爭論很是激烈。
一方面,上一次格朵佬部出山,只是佔據了提溪司所屬的山地範圍的一部分,對其他各地的土司沒有任何影響。再者,當時一些土司已經被于俊亭收買,要配合她擠兌張鐸,在有政治訴求的前提下,自然無視了格朵佬部的存在。
而這一次則不然,現在是于俊亭暫代知府一職,出兵與否對張知府沒有影響,有可能受到影響的反而是剛剛一鳴驚人的于監州。再者,雖然格朵佬部還是在提溪一帶折騰,並未涉及其他地方,可他們得寸進尺的舉動,令一些土司很是反感。
「老虎不發威,真當我們是病貓不成!一群沒見識的山裡蠻子,還真以為我們怕了你!」抱有這種心理的土司不是一個兩個,他們都覺得有必要給生苗一點教訓看看,讓他們曉得山外究竟是誰的天下,從此以後規矩一些。
抱有這種心思的土司,很有一些就是于俊亭派系的人,對這些人,于俊亭只能說服勸解,不能用強力壓制,所以很是費了一番唇舌,才制止了他們的蠢蠢欲動。
但是,隨著土司們的陸續到來,贊成出兵的土司還是占了將近一半的數量,而且長風道人捐資助戰的行為也助長了他們的氣焰。別看長風道人是個神棍,但他近來在銅仁府當真風光一時無兩,很有一些土司和頭人對他的道行神通崇信不疑,既然這位活神仙也贊成出兵,那很顯然是應該出兵的。
不能小看了土司們的智商,卻也不必太高看他們的見識。被神棍一通忽悠便利令智昏的高官權貴,即便放在資訊發達、科技高度發展的後世也同樣不乏其人,何況是這個年代,尤其是在比較偏遠落後的地區。
兩派土司在議事時爭論不休,于俊亭一面堅持要等到葉小天的調查結果,之前絕不能動兵的原則,一面對他們曉之以情、動之以理地進行規勸,而張胖子則在一旁煽陰風、點陰火,極盡調撥之能事。
于俊亭兩面應付,正焦頭爛額之際,兩個衙役攙著一個信差一路小跑地衝進了二堂大廳,那信差精疲力盡,雙腿發軟,顯然是一路縱馬不曾稍息。兩個衙役手一鬆,他就雙膝一軟,跪在了堂上。
「稟……稟報知府大人,生苗……生苗格朵佬部請動了其他部落的生苗相助,打進提溪司,把提溪司張長官及其家眷,乃至當地眾權貴們,一股腦兒地抓回山上去了。」
此言一出,滿堂皆驚。方才還辯得唾沫橫飛的眾土司目瞪口呆。張胖子呆了半晌,也顧不得再裝病了,他「蹭」地一下從椅子裡拔起來,喝道:「生苗出動了多少兵馬?」
那信差道:「小人不知道,漫山遍野,不計其數,約摸著,恐怕十萬人都不止!」
「噗!」張胖子腿一軟,又坐回了椅上。
「葉小天究竟想幹什麼?他不會是昏了頭,想靠生苗硬生生奪了我們的地盤吧?」于俊亭想著,心頭急跳了幾下,但她掐指一算,如果按行程,葉小天現在還未到提溪才對。
于俊亭趕緊問道:「你來時路上,可曾見到前往提溪調查的本府推官葉小天一行人?」
那信差搖了搖頭,道:「小人急於報訊,抄的是小道,所以不曾遇到什麼葉大人。」
「原來如此!」于俊亭吁了口氣,道:「你辛苦了,下去歇息吧。」
兩個衙役急忙扶了那信差出去,于俊亭向滿面驚疑的眾土司掃了一眼,冷冷地道:「我說什麼來著?小不忍則亂大謀,你們不聽,現在招惹了強敵不是?你我俱都是有家有業的人,真要是這場亂子鬧大了,大家都要遭殃,真當山裡那幫蠻子那麼好對付?人家可是光腳不怕穿鞋的!
你們吶,真要等到大亂不可收拾,朝廷就有了藉口。一旦朝廷出兵干涉,那可是請神容易送神難,真要是他們來了就不走了,我們這裡可就要變成葫縣第二了,要換流官來當家做主了!」
眾土司還沒消化完這個消息,聽了這話,都滿面驚懼地竊竊私語起來。張胖子急怒攻心,對于俊亭道:「你說的這是什麼風涼話!提溪司已被攻佔,提溪司長官都成了俘虜。覆巢之下,你以為提溪于家就可以倖免為難嗎?」
于俊亭微微冷笑,道:「知府大人吼得這麼大聲,真是中氣十足啊。于某是小女子,這種大事可擔當不起,知府大人既然已經痊癒,不如就請知府大人掛帥,親自討伐生苗去吧。」
女人身分有時候對她是不利的,但有時候對她又是很有利的。起碼于俊亭此時這般示弱,別人都覺得理所當然,可是張胖子僅僅示弱了一回,就被眾土司給鄙視了。
于俊亭這麼一耍賴,張胖子馬上捂著心口又坐回去,喘啊喘的好像說不出話來了。他倒是想出兵,可前提是要讓于家打頭陣,損耗于家的實力,這一回他可不想傻呼呼地讓張家大傷元氣了。
其他土司一聽,登時鴉雀無聲了,尤其是剛才那些叫囂出兵最厲害的,都把嘴巴緊緊閉了起來。嘴炮誰都能放,隨便出點兵應應景兒也沒關係,可是要動真格的?生苗又沒到我的地盤上鬧事……
真到了動真章的時候,土司們就打起「各家自掃門前雪」的主意了,這也是貴州一地千百年來無論朝廷政權怎麼更迭,始終是土司們當家做主,可他們積蓄了千餘年的力量,卻始終局限在貴州一隅,難成大氣候的一個主要原因。
于俊亭雖然擺出一副「打死都休想讓我出兵,你們誰願意誰去打」的架勢,其實心中也不無緊張。對於蠱教,她雖比普通人瞭解的多,但也不是十分熟悉,按照她的理解,出動數萬大軍,洗劫提溪司,應該是葉小天的授意才對。
可是如果這個舉動是葉小天的主意,那麼葉小天究竟有何打算,就很難預料了。如果葉小天做事真的如此不計後果,莽撞粗暴,而且野心如此的不可掩飾,那這個人就不能留了。
于俊亭輕輕瞇起了眼睛,耳畔想起了她先前對文傲的一番叮囑:「文先生,如果一旦發現葉小天此人不可控制,務必殺之!」
「大人,葉小天是蠱教之主,如果殺了他,會不會……」
「如果此人野心勃勃,且不可控制。我們早晚必受其害,而且他既然選擇了銅仁做為出山立威的突破口,我們會是首當其衝的受害者。與其如此,不如先下手為強!再者,葉小天一旦身死,我就不信蠱教還是鐵板一塊,他們內部為了爭奪教主之位,必定會起紛爭,到時候他們未必還有閒情逸致出山與我們做對!」
「好!那我見機行事罷!」
銅仁府的人都知道于俊亭手下有兩員大將,文為文傲,武為于海龍。但是很少有人知道,文傲不僅是于俊亭的智囊,而且有一身好武功,他曾在于俊亭面前與銅仁第一勇士于海龍交手,僅僅走出五步,出手七招,就把于海龍打翻在地。
同時,他還是于俊亭的師傅。這個看起來不諳武功的嬌滴滴弱女子,同樣有一身不俗的好身手。
葉小天和文傲此時剛剛進入提溪境內,先往提溪司報訊的隨從匆匆趕回來,正迎上葉小天和文傲,便把生苗打下提溪司,抓走提溪司長官等人的事向葉小天稟報了一番。
葉小天吃了一驚,事情怎麼會變得這般嚴重?
葉小天急忙道:「我等沿途趕來,並未見有百姓逃難吶,你打探到的消息可屬實麼?」
那隨從道:「千真萬確,屬下是在提溪長官司打探到的消息。格朵佬部與各部落援軍一同打進提溪司,抓了提溪司長官和當地諸多權貴便回山了,並未屯紮城內,也未騷擾地方,所以百姓並未受到驚動。」
葉小天聞言心中略安,格朵佬既然做事還有分寸,事情就未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文傲冷眼旁觀,見葉小天的驚詫確是發自內心,不由暗暗起疑:「格朵佬部與提溪司的衝突愈演愈烈,難道並非出於他的授意?也對,將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如此說來,我倒要看看,葉小天對此究竟做何反應。」
文傲催馬上前,問道:「生苗只攻打了提溪司?有無攻打其他地方,比如說提溪于家?」
那隨從道:「生苗並不曾攻打其他地方,據說是因為提溪司包庇道士,毆打巫師,污辱蠱教,這才激怒了格朵佬部,邀請了山中部落幫忙,對提溪司發動攻擊。」
文傲鬆了口氣,道:「如此還好。」
葉小天道:「文先生可要先去于寨主那裡看看?」
文傲略一猶豫,問道:「葉大人準備如何行止?」
葉小天道:「提溪司長官和一眾權貴都被抓上山了,我還能和誰商量?只好直接上山,去見那位格朵佬族長了。」
文傲「動容」道:「這樣不妥吧,太危險了,萬一他們想對大人不利的話……」
葉小天道:「他們只攻打提溪司,並不曾對地方有太多滋擾,可見下手還是有分寸的。本官只是銅仁府派來查探情況的使者,我想,那位格朵佬族長之所以留有餘地,也是希望和官府還有得商量,應無大礙的。」
文傲當然並不擔心葉小天上山會遇到什麼凶險,他只是在考慮自己要不要隨同葉小天上山。趁葉小天解釋的當口兒,文傲已急急思索了一番:葉小天既然隱瞞了蠱教教主身分,處心積慮地弄了個官兒當,顯然不會就此輕易暴露。那也就是說,他還是有大把機會接近葉小天,一旦察覺葉小天野心太大,做事太不擇手段,他想刺殺的話,照樣有機會。
這樣的話他倒不妨先往于家寨走一趟,一則給葉小天留出充分的空間和時間,讓他和自己的部下商量下一步的舉措。再者,于家寨現在是幼主當家,可謂「主少國疑」,也確實需要他去安撫一下。
想到這裡,文傲便答應下來,帶了他的隨從從岔路口離開,直奔于家寨去了。等文傲一走,葉小天不禁看了李秋池一眼,現如今留在他身邊的人,就只有這位仁兄還不知道他的真正身分了。經過上次被困大悲寺的考驗之後,葉小天已經不想再瞞著李大狀。而不久的將來,也許對任何人,他都不必再有所隱瞞。
李秋池和葉小天相處這麼久,已經漸漸瞭解他的性格為人,見他對文師爺如此交待,而他的好兄弟華雲飛等人又毫無異議,情知勸也沒用,便很聰明地沒有開口。
不過一想到傳說中那些山中生苗是如何的蠻橫無禮,李大狀不禁又憂心忡忡起來……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