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公司:風雲時代出版(股)公司
出版類型:長篇暢銷小說
書系列別:現代系列-奇小說(3)
書系編號:Xf323
書籍名稱:神幻大師Ⅱ之7【冰山美女】
作  者:打眼
編  者:
定  價:280 特價$199元
開本尺寸:正25K-21〈長〉*15〈寬〉
裝訂頁數:平裝本-256頁
ISBN:978-986-352-664-3
原印條碼:978-986-352-664-3
CIP碼:857.7
出版日期:2019.01.10

出版重點:
※能讓號稱「冰山美女」的柏初夏融化的人是誰?原來冰山美人其實並不是天生如此,只是沒有遇到對的人燃起她的熱情,面對諸多富二代、政治權貴的追求者,柏初夏會因此動搖嗎?,她又該怎麼說服父親對方逸的反對呢?
※長知識了!果然是高手在民間,魔鬼藏在細節裡!藝術本無價,癡人難招架;浩瀚的古玩世界中,你是行家還是玩家?贗品偽貨真假莫辨,沒有慧眼只能打眼?!《淘寶筆記》作者打眼最新神作等你來評價!
※小道士為何會和古玩淘寶牽扯到一起?高僧師父留給他的,除了有形的寶物外,還有什麼無形的寶藏?
※網路原名《神藏》,已宣布籌備開拍微電影中!新浪、騰訊、搜狐、起點中文網最熱上億點擊。穩坐新書打賞榜冠軍寶座,閱文集團已宣布即將開拍微電影!

作者簡介:
打眼,本名湯勇,江蘇人。起點中文網簽約作家之一。擁有八年的典當從業經驗,使他對典當業及古玩、文物的鑑賞擁有豐富知識。成名作《淘寶筆記》在網路上點擊率已超過上億人數觀賞,他也因此躋身中國網路作家富豪榜。另著有《天才相師》、《寶鑑》,《神幻大師》(網路原名《神藏》)為其最新高熱度力作。

內文簡介:

劍起江湖嘯恩怨,愛恨情仇一瞬間;
人間世事多險境,神幻大師來化解!
靜則神藏,躁則消亡,
超強的法力讓他闖蕩五湖四海均能化險為夷;
過人的膽識讓他走遍千山萬水亦能屢獲奇寶。
謎樣的能力加上非凡的魅力,清水也成雞湯,
究竟還有什麼是他不能駕馭的?!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穿得再美也怕跌倒;
異於常人很會淘寶,神幻大師打眼駕到!
神秘組織「隱組」裡匯集各種高人,方逸卻不願加入,只因不想被束縛,反觀衛銘誠一心想進卻進不去,隱組的人究竟擁有多大的權力?方逸與柏初夏久別重聚,更加確定了彼此的心意,適逢柏初夏爺爺八十大壽,柏家的親朋好友皆會出席,方逸該如何取悅未來的岳父岳母,好讓柏初夏的父母願意將女兒託付終生?眼看方逸即將成家立業,前途正是一片坦途之際,老天還會給他什麼樣的考驗呢?

【神幻小檔案】壽山田黃石:產自於福建壽山鄉,是壽山石最具代表性的石種,田黃自古以來就被文人雅士達官顯貴及用印的人評為印石的第一名,又稱石帝。要判斷田黃的等級,則以「六德」即溫、潤、細、膩、凝、結為評判標準。

【目錄】
第一章 冰山美女
第二章  妙不可言
第三章  是人是鬼
第四章  國石評選
第五章  花生糕
第六章  壽山國石
第七章  貨賣識貨人
第八章  政治鬥爭
第九章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第十章  化學效應

內文精摘:
方逸走進場館,余宣看到消失許久的方逸,神情有些激動,繃著臉訓斥了方逸幾句後,這才說道:「你不先回家,怎麼跑這兒來了?我那孫老哥可是為了你的事掉了不少眼淚,你也不先回去看看?」
其實這次孫連達也受到了國石評選委員會的邀請,不過孫連達為了等方逸,就給婉拒了,沒想到方逸反而一個招呼沒打自個兒跑來了,讓余宣有些生氣。
「老師,我這次來是有別的事。」方逸愧疚的說道:「我本以為來了很快就能回去的,誰知道又有別的事情,這樣吧,我三天後就回金陵見老師去。」
「你也別回去了,我那孫老哥坐今兒下午的車過來。」余宣沒好氣地說道:「你孫老師這輩子學生滿天下,但真正能傳到他手藝的弟子就你這麼一個,你可別傷了他的心啊。」
「老師,我知道。」方逸發自內心的點了點頭。
「知道就好。行了,裡面有不少長輩,大多都是你見過的,我帶你進去見見他們吧。」當著柏初夏和華子易的面,余宣點到即止,沒有再訓斥方逸。
「老師,我還有點別的事。」方逸面有難色地說。
這會兒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要是再和那些長輩們一通見禮,估計等到自己想挑選玉石的時候,場館裡的人都要走光了。
「哎,你這小子,什麼事啊?」余宣瞪了方逸一眼,他是刀子嘴豆腐心,一聽學生有事情,立馬上了心。
「我想淘弄塊刻印章的石頭。」方逸看了眼柏初夏,說道:「品質要好一點的,老師您人面熟,幫我找一塊吧。」
「找印章石?」
余宣順著方逸的眼神看向柏初夏,頓時會意過來,笑罵道:「你這小子,給老師刻印章的時候也沒刻意去找石頭,這會兒要給柏老祝壽,你倒是挺上心的啊?」
「老師,您知道初夏爺爺過壽的事?」方逸詫異地道。
「我和柏老認識的時候,你小子還沒出生呢。」余宣說道:「柏老爺子喜歡畫畫,金石鐫刻的手藝也不錯,他每年過壽我都會送一枚印章呢,你說我知道不知道?」
「方逸,老師和爺爺是忘年之交。」柏初夏在一旁補充道。
余宣上次在金陵陪她參加那次地下拍賣,就是老爺子打的招呼,否則以余宣在行內的身分地位,就算是那位蘇總也未必能請得動他。
「那就更不是外人了,老師,您就幫我挑塊印章石吧。」方逸笑道:「我可是第一次見老爺子,要給老爺子留個好印象。老師,我以後的人生幸福可就拜託您了啊。」
「少給我油嘴滑舌了。」余宣啐了方逸一口,「你傾向哪種玉石?說出來我幫你參考一下。」
對於方逸的手藝,余宣自然不需要質疑,那印章石的材質就要考究一些了,能做印章石的石料除去福建壽山石、浙江青田石、浙江昌化石和內蒙古巴林石傳統的四大印章石外,還有很多玉石可以做印章的。
「老師,雞血石如何?」方逸問。
以前余宣給方逸講解過印章石的知識,而且余宣隨身就帶著一枚雞血石的私章,所以方逸對那殷紅如血一般的材料印象很深刻。
「雞血石是不錯,不過雞血石的名字裡面有個血字,送給過壽之人不是太妥當。」余宣沉吟了一下說道。
「這倒也是。」方逸聞言點點頭,「老師,那你有什麼推薦的呢?」
「壽山石吧。」余宣左右看了一眼,小聲道:「告訴你,壽山石已經被評定為國石了,不過這個消息還沒宣布,你要是想下手,現在還來得及,等明天宣布後,再想買就不是今兒這價格了。」
余宣是評選委員會的人,對這些內幕消息自然清楚的很。
「老師,去哪兒買啊?」方逸往場館裡看了一眼,裡面的玉石倒是不少,但全都被玻璃罩給罩在裡面,看樣子是只供遊客參觀,並沒有出售。
「這些當然是不賣的,這都是成品。」余宣說道:「走吧,老師今兒就給你當一回掮客。」
「老師,連我你也要收費?」方逸故意叫道,余宣說出「掮客」這兩個字,那就代表他不是白介紹的。
「費用不高,用你收的石頭給老師我雕琢一枚印章就行。」余宣笑道:「你小子的作品這一年多是水漲船高,老師才真是買不起呢。」
「方逸,要不你也給我刻個印章吧,材料我自己出。」一旁的華子易看了眼熱,忍不住也想摻一腳。
「得,今兒來的,人人有份。」方逸乾脆大方說道:「材料也不用你們出,我多收幾塊石頭就行了。」
「走吧,我先帶你們看看咱們國家最精美的玉石都有哪些。」
余宣帶著方逸等人進入到場館裡,一一給眾人介紹了起來。
這次國石評定的基本原則首先要求的是質地,玉石的質地必須細膩、溫潤,而且儲量要豐富,太過小眾的玉石,恐怕大眾都不知道,那也談不上是國石了。第二點就是這種玉石要有豐厚的文化底蘊;第三是要求它的加工性能好,經濟效益顯著。至於最後一點,就是社會認知度要高,海內外享譽恆久。
符合這幾點的玉石,在國內並不只是壽山石一種,像是四大印章石還有和田玉岫岩玉還有獨山玉等等,都符合上面這些標準,只不過在不記名投票中,壽山石以其優異的品質和良好的寓意,最終奪得了魁首。
在場館內擺放的這些玉石,都是各地收藏家的藏品和博物館的館藏,可以說是彙聚了國內的名石,而且這些石頭大多都未經雕琢,在人們面前展現出最原始的風貌。
「大自然才是真正的雕琢大師啊。」
一件件物件看過去,就是方逸也讚不絕口,這些玉石每一件都可謂是天然的工藝品,甚至有幾件方逸看著都不知道該如何下刀。
「這塊壽山石是我拿來的。」余宣指著玻璃櫃裡一塊拳頭大小、通體呈橘紅色的石頭,說道:「這就是壽山石,這種料子叫做紅田石,是壽山石中極為少見的一種。我以前給你講過這種料子,有人用後天煆燒也能燒出紅色來,不過這塊是天然紅,你仔細看,以後見到後天煆燒的就能分辨出來。」
余宣本身就是閩南人,壽山石又產自閩南,幾十年下來,余宣手上的珍品不少,而這塊壽山石的形狀有點像是一隻憨態可掬的猴子,極為難得,這也是余宣能拿得出手的最好一塊。
「這塊壽山石很漂亮,形狀也是渾然天成,拿來做什麼都不如現在這個樣子。」方逸仔細觀察後評論道。
其實真正的極品玉石,大多都是隨形而雕的,就像是和田玉籽料,通常都是寥寥數刀勾勒出一個簡單的形狀,將石皮完整的保留;這寥寥數刀,也正是考驗雕工手藝的地方。
「走,去那邊。」
在學生面前顯擺了自己的藏品後,余宣帶方逸來到場館的東邊,這裡同樣也擺放著各種各樣的玉石,不過在介紹玉石的標籤上,卻多了一些玉器廠和公司的名稱電話。
「和他們這些公司廠家比起來,老師我的藏品又不算什麼了。」余宣指著那些展位說道:「我是碰到機會才會收一些石頭,而這些公司廠家就是吃這行飯的,咱們所說的那四大印章石料,有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在他們手裡,或者是被他們開採出來的。」
國石的評選其實在一定程度上,也是這些玉石商們所推動的,因為被賦予了國石的名字後,那種玉石的價格必定會水漲船高起來,就算沒能評上第一,所經銷的玉石廠也會增加很多曝光度,對他們的生意自然是好處多多。
所以這些玉石商們都會拿出自己庫存裡最好的石頭,方逸隨著老師一路走來就發現了好幾塊不錯的料子,只是這些料子體積都有點大,刻成印章反倒是有點兒浪費。
「老師,這些展櫃裡的石頭都有賣嗎?」
方逸看中了一塊長方形不規則的石料,雖然這塊料子做印章也有些可惜,不過以方逸的手藝,這個可以做成三枚印章,比之隨形雕琢的物件價值也差不了太多。
「小夥子,看中這塊料子啦?」
方逸話聲未落,站在展位旁邊的一個中年人開口道:「這塊料子可是我們公司壓箱底的寶貝,是非賣品,要不是國石評選,我們都不會拿出來的。」
「真的不賣?」
聽到那中年人的話,余宣站了出來。他個頭不高,又站在方逸和衛銘城的身邊,所以剛才中年人並沒有看到他。
余宣顯然認識這個展臺的負責人,半開玩笑半是認真的說道:「高經理,這話是你說的,回頭我要知道你這料子出手了可得找你啊。」
「哎呦,余老,您怎麼也在這兒啊?」
看到余宣,那人先是愣了一下,繼而馬上滿臉堆笑的說道:「余老,這要早知道是您的學生,我會出這個醜嗎?您也知道,我們做生意的,自然是有買有賣,否則我們還怎麼幹下去呢。」
「有買有賣這句話是正理。」余宣聞言點點頭,招呼方逸道:「走,去那邊看看。」
「哎,余老,您這學生要真想要,咱們可以談談嘛。」
看到余宣要走,小高連忙攔住了他,在買賣行有句話說得好,那就是好馬配好鞍,貨賣識貨人,尤其是玉石這東西,只要品質夠好,總會有人花大價錢將其買走的,高經理剛才說不賣,是把方逸當成行外人在抬價了。余宣無疑是識貨人,知道這塊壽山石的價值,賣給余宣也能省得雙方都浪費口舌。
「高經理,你們公司這次沒帶幾塊料子來吧?」余宣看著對方說道。
「是沒帶幾塊,不過可都是最頂級的料子,余老,肯定會讓您學生滿意的。」
高經理說話很有自信,他們這次精挑細選帶來的幾塊極品壽山石,這幾天問價的可不止方逸一個人,這位高經理名片都已經發了一大摞了。
「料子不多就不看了。」出乎高經理的意料,余宣直接拉著方逸就離開了。
「老師,我看他的料子還不錯啊。」方逸有些不解余宣的舉動。
「我帶你去找些原石,要比這種料子便宜一些。」
余宣在玉石行裡打了幾十年的滾,自然知道如何得到石料才是最經濟實惠的。
「老師,這個也能賭石?」方逸聞言愣道。
「不算賭石,壽山石的原石也是能看到石肉的,不過卻沒有加工過。」
余宣指了指旁邊的展臺,說道:「這些料子看上去晶瑩剔透,光澤滑潤,其實都是拋過光的,要不然哪有現在的色澤啊。」
玉石所說的精雕細琢,並非是一句空話,再極品的玉石剛被採出來的時候都是陰晦無光的,「寶玉蒙塵」這個詞最初就是形容沒有經過雕琢的玉石,後來才被應用到一些懷才不遇的人身上的。
「走,有老師在這裡,還能讓你吃虧嗎?」
余宣邊說著,邊將方逸等人帶到一個展位前,對站在展位前的一個人說道:「老石頭,我給你帶顧客來了,快點把你那些好東西都給我拿出來!」
余宣對著說話的那人,大概六十來歲的年齡,臉上皺褶不少,身上那套中山裝一看就是便宜貨。
「老余頭,我呸,有好東西也不賣給你!」
被余宣稱作老石頭的那人,並不賣余宣的帳,反倒是衝著余宣啐了一口。不過方逸等人都能看出來兩人對話時臉上的笑意,顯然這是一對開慣了玩笑的老朋友。

全站熱搜

eastbook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